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08章 門當戶對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19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猶豫不決時,聽到抽泣不止的文翊羨強忍著哭腔道:“你現在放心了,一定會是我嫁到鄭家去。”

文翊歆低著頭,保持沉默。

“現在他們在商量和鄭家婚約的事情,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媽一定會讓我嫁過去。”她輕笑出聲,“這就是所謂的‘生米煮成熟飯’,不是嗎?”

“其實……”

“所以,你不用再擔心會嫁過去。這是不是對我的報應?怪我以前總是欺負你,不尊重你,所以要讓我代替你嫁給那個混蛋!”

“你不要這麼說,其實我……”抬起頭的瞬間,看見文翊羨已經脫下衣服,邁進浴池,而她的身上佈滿了一個一個惹眼的鮮紅吻痕。

即使已經感知到發生了什麼事,但當親眼看到這樣的場面,文翊歆還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不說話了?看我這個樣子,是不是覺得我很活該?活該我過去要那麼欺負你,占你便宜——”她每說一下,就用力地擦拭著身上的肌膚,力度之大恨不能把整層皮撕下來,淚珠一顆一顆地掉進浴池,混著清水又潑在了她的皮膚上。

水聲、哭聲交織在一起,帶著厚重的絕望和恨意鼓進文翊歆的耳膜,一下下似要震破般猛力。

看著她煎熬難受,文翊歆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同為女孩子,無論誰遇到了這樣的事,其苦痛程度都是旁人無法體會到的。

“別這樣!別這樣了!”她蹲在浴池邊,緊緊地抱著文翊羨,不讓她再那樣用力地揉搓自己的身體,“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勇敢面對!如果你相信我,把我當姐妹,就不要這樣壓抑自己,可以跟我傾訴宣洩!”

漸漸地,文翊羨不再掙扎,仍由文翊歆抱著她一下下抽噎。

幫文翊羨上樓拿睡衣的時候,剛好聽到文遠揚在書房裡大吼大罵,不知道在和誰通電話,緊接著“嘭”一聲,有什麼摔在了地上。

文翊歆沒多留,拿著睡衣往浴室去。

一直陪到文翊羨入睡,她才離開,剛把房門關好,文遠揚亦從自己的房間出來,看到她時揚了揚下巴,一起往樓下去。

“翊歆,今天你去哪了?”

“在家,怎麼了?”

“在家?你什麼時候回家的?”

文翊歆一怔,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我一直都在家,除了去領男朋友回來吃飯出去過。”

文遠揚靠近一步,頗有步步緊逼的意味,“你昨晚不是沒回來嗎?怎麼會一直在家?”

“誰說我昨晚沒回來?!”

“你昨天去找霍競航要說法,然後就沒回來,你怎麼可能一直在家?”

文翊歆頗不服氣,想要反駁回去,又及時想到他怎麼會這麼清楚她的行蹤,不由得眯起了眼,“我怎麼知道我去找霍競航了?”

被反抓住辮子,文遠揚一時語塞,“我……”

房門在此刻打開,伯父伯母一個憂愁一個暗喜地走了進來。

見文翊歆還在,餘夢佩即刻喜笑顏開地走過來,握起她的手,“翊歆,恭喜你呀,終於能夠和喬晟永結同心了!”

文翊歆震驚地睜圓了眼,“什、什麼?”

“翊羨嫁到鄭家去,而你可以毫無顧慮地答應喬晟的求婚,跟他永遠地在一起了!”

“媽!”在她發問之前,文遠揚已大聲反駁,“怎麼可以讓翊羨嫁給鄭安東那個混蛋!她的終生幸福會因此毀了啊!”

餘夢佩惡狠狠地瞪一眼兒子,“你閉嘴!你連自己的事都處理不了,有什麼資格管你妹妹?”

“爸——”

坐在沙發裡的文雲偉一臉疲憊,只能無奈地揮揮手,“就是這樣了,你爺爺已經決定了,沒有辦法改!”

“怎麼可能沒有辦法?!不是說翊歆……翊歆!”

文翊歆已無法再呆站著不動,拔腿跑回了家裡,氣喘吁吁地對還坐在沙發裡說話的家人質問,“你們就這樣草率地把我們姐妹嫁出去嗎?在你們眼中,我們究竟是人,還是一份商業合同?”

文寬和周湘美已瞪起了眼。

夏筱雨忙起身低聲勸著,拉她往樓上去,“回房說,聽媽媽的話,回房說。”

把門關上,夏筱雨拉著她坐到床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語重心長道:“你爺爺的脾氣,你肯定很清楚,他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當年白手起家的時候,在中途拋開了鄭家,你爺爺一直耿耿于懷,覺得對不起故去的朋友,現在有這個婚約,也算是對過去的補償……”

“所以就要拿孫女一輩子的幸福來補償嗎?媽,你知不知道翊羨今

天……”

夏筱雨抿唇點頭,眼眶也泛起了紅絲,“你伯母都說了,所以才會讓翊羨嫁過去。你也知道,依著你伯母那種性子,翊羨是不可能和陳燁華走到一起的,但是翊羨現在這個樣子,如果不嫁到鄭家,將來也不可能再嫁一個比鄭家還門當戶對的人家。”

“不嫁就不嫁,如果翊羨真的要和陳燁華在一起,就沒什麼可以阻擋!”

看著女兒不以為意的樣子,夏筱雨歎了口氣,苦澀笑道:“你們現在是孩子,還不夠明理。人生光有愛情是不夠的,還有很多很多東西要考慮,這些都可能成為愛情的牽絆。你們現在是年輕,張口閉口不是為了夢想,就是為了愛情。但是要知道,愛情不等於婚姻,但是婚姻是一定會講究門當戶對的!”

“又不是封建時代,講什麼門當戶對?!”

“翊歆,你剛出校門,這個社會、這個世道是什麼樣子,你還沒見過,會說這些話不足為奇。可是媽媽就是門不當戶不對最好的例子,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再怎麼為文家付出,都始終不能讓你奶奶完全接納我……”

“媽,”聽著媽媽用自身來說教,文翊歆頓覺鼻尖酸澀,握住她的手。

夏筱雨微微一笑,反過來拍她的手背。

“可是,你能和爸爸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也覺得很幸福,不是嗎?”

“是,在這個家裡,只要一想到你爸爸和你,就算吃再多苦,受再多委屈,都覺得是值得的。可是翊歆,這些年看著媽媽這樣,你也會覺得很辛酸,不是嗎?看著你爸爸在我和你奶奶之間為難,聽著你奶奶在你面前說我的不是,你心裡也很不是滋味,也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很無奈,對不對?”

文翊歆不可否認地點頭。

“所以,生活和愛情是兩碼事,必要的時候,為了生活是不得不放棄愛情的。如果你堅持選擇愛情,就要做足準備,有勇氣抵抗生活的狂潮。”

文翊歆吸了吸鼻子,“就像媽媽這樣嗎?”

“貧嘴!”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夏筱雨接著說,“媽媽說的是翊羨。不過跟她一比,你也算幸運,至少還能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真的要幸運很多倍……”

不知不覺中,文翊歆把臉埋了下去。

捕捉到這一不自覺的動作,夏筱雨試探著說出話裡話,“除非,這個元喬晟根本不是你男朋友,你不過是臨時找來充數的?”

文翊歆猛地抬起頭,睜圓一雙水靈大眼,回答之前,腦子飛速運轉——現在已經是翊羨嫁過去,即便她坦白和元喬晟毫無瓜葛,也不會怎麼樣了罷?可是……

“我們真的認識啊!可是,媽,”討好地抱住媽媽的胳膊,她把腦袋擱在媽媽的肩上,“我和他還沒有到結婚的地步,真的要這麼急嗎?”

“是沒有到結婚的地步,還是根本就沒有交往?”

“怎麼可能沒有交往?!就是覺得還不至於結婚,而且我剛滿二十三,這麼小就結婚不利於晚生晚育。”

額頭上挨了一下不輕不重的拍打,她“嘶”了一聲,立刻坐直身體。

“你今晚想清楚,明天我從公司回來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只有那樣,媽媽才能幫你,不然按照你爺爺的脾氣,你真的會沒得選。”

二十三年來首個失眠夜度過得十分煎熬,文翊歆很清楚媽媽的提醒是多麼正確。從小到大,除了三年前的出國是豁出去不顧一切地要求換來,其他的全是聽家裡的安排,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是按照家裡的期望一步步念過來。

連最感興趣的服裝設計都不得不小心翼翼藏著掖著,轉去學規定的管理專業,因此出國多待一年,背著所有人跑到巴黎偷學服裝設計,結果就是這一年,讓青梅竹馬的戀情告吹,被第三者插足進來,摧毀的原因就是肉欲。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餐,文翊歆就離開了家,跑去找元喬晟,希望能請他幫忙說清楚,這場戲就到此為止。

卻不想在經過醫院的時候,遇到了霍競航和舒嬡。他們顯然才胎檢出來,舒嬡站在醫院門前等霍競航去開車。

文翊歆本想躲,不惹是非,然而舒嬡已開口叫住她。

她走近的姿態孕味十足,肚子還不算太大就已如即將臨盆般慢悠悠地踱著步,“走這麼快,是要去哪?怎麼看到了競航,連個招呼都沒有?再怎麼說,曾經你也叫他一聲‘哥哥’啊。”

忍下氣,文翊歆平靜地看向她,“早上好!”打過招呼,她扭頭就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