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09章 協議結婚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26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唉——翊歆,我和競航再過兩個禮拜就要辦婚禮了,一時間我想不到比你更適合的伴娘,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展現一下你的度量,為你競航哥哥送上衷心的祝福呢?反正你現在剛回國也沒事,又是單身,真是伴娘的最佳人選。更何況,因為你和競航分開,搞得長輩之間見面也尷尬,不如趁此機會,把一些誤會解除了。另外,一般婚禮上,伴娘有很大的幾率會和伴郎走到一起,你剛剛失戀,如果能在我們的婚禮上沾沾喜氣,再開始戀愛,也是很好啊。而且伴郎是阿弦,雖然說他只是楚管家的兒子,從小被欺負長大,性格溫吞軟弱,但是真的很有才華,你們感情這麼好,進一步發展也不錯。”

“當然了,最難得的還是你媽媽。一直都聽說文家二夫人對人和藹平等,知人善任,不計出身,所以你跟阿弦在一起,一定不會像翊羨跟陳燁華那樣,遭到母親的反對。”

始終背對著舒嬡的文翊歆已經忍到了極限,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遍一遍勸誡自己不可以發飆,忍到雙手緊握到能聽到骨節咯咯作響,終於才等到她把話說完,淡定地轉過身,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說完了?”

霍競航開車到來,下車輕輕拽了拽舒嬡的衣袖卻被她甩開不理,微笑中得意昭然可見,“怎麼樣?翊歆,雖然說,我和競航對不起你,但我現在還是很為你著想吧?”

努力地再忍下一口氣,文翊歆換上得意洋洋的滿臉幸福,似漫不經心地開口,“本來我是打算默默地進行,不然讓別人知道了對我不好就算了,對你們也不好可就真是大麻煩。”她無奈地搖頭再歎一氣,擺出非常苦惱的樣子,“但是看你為我打算得這麼細緻,為了不讓你在孕期還為我的事傷神,我還是決定告訴你們——其實,我也要結婚了!”

她刻意頓了一頓,待兩人神色裡的震驚凝固幾秒,才好像很不情願地繼續告知,“新郎是我在國外認識的,你們應該多多少少也知道,他剛好調任斯威夫特亞太地區的總經理,陪我一起回到繁厘。我們想低調進行,不過聽你這麼一說,還是覺得該告訴大眾的就得告訴大眾,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打我的主意,你說對不對?”

從震驚中緩過神來,霍競航輕聲問,“翊歆,你沒在開玩笑吧?”

她笑彎了眼,“競航哥哥,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開玩笑呢?”

“你不是要嫁給鄭安東嗎?”事情出乎意料,舒嬡驚詫萬分。

“翊羨嫁到鄭家,我跟喬晟結婚。今天沒想到能遇上你們,婚禮邀請函也沒準備,”文翊歆一臉的惋惜倒是有模有樣,像是真的一樣,“改天吧,改天我一定親自登門,雙手送上邀請函。”又抬起手來看看手錶,惋惜之情更重,“真的抱歉,我還要去找喬晟商量婚禮的事,有時間再坐下來聊咯!”

走之前,她彎下腰對著舒嬡的小腹甜聲道:“寶寶,在媽媽肚子裡要乖乖哦!”

走遠幾步,深深呼出一口氣,想要大步走遠,卻發現腳步竟沉重得似灌了鉛般。風吹過,皮膚凜冽地疼起來,她抬手去摸,碰到一片潮濕。

身後,舒嬡看著她驕傲走遠的背影,眉頭越蹙越緊,不懂為何會變成這樣局面,心中堵得慌,又礙于霍競航在場,不敢打電話問舒昊,忍著氣和霍競航向車子走去。

又來到摩士寫字樓下,卻不再如昨般提起勇氣上樓。在樓下繞了好多圈,想著元喬晟昨天驅車離開時篤定的話,更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沒事逞什麼英雄?!

可此時,心口依舊沉重得呼吸不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從寫字樓出來一人,一眼就認出了她,“文小姐是來找元總的嗎?”

認出他是元喬晟的助理,她禮貌地微笑,“他現在有時間嗎?”

助理笑著點頭,直接引著她上樓,並不急著去辦事。

看到她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元喬晟一點都不驚訝,待秘書端上咖啡,才慢吞吞地從皮椅裡起身,朝她這邊的沙發走來,入座之時痞氣十足道:“看吧,honey,我就說你一定會來找我的,而且是來和我商量結婚的事,沒錯吧?”

文翊歆首次覺察到這個人不簡單,全身警鐘鳴笛起來,“你怎麼知道的?你調查我,還是調查我家?你安的什麼心?”

元喬晟被她難得嚴肅的表情逗笑,無奈地搖頭端起咖啡喝一口,才不急不慢地回答,“你們文家和鄭家的婚約,在我到繁厘的那天就聽說了。不管是家族聯姻還是商業聯姻,這麼大的事,這

個圈子裡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

“然後呢?”

“然後?”他挑了挑眉,深思的模樣似乎很專注真誠,“然後就是——對你,我其實是有好感的。不然你以為我那天真的是閑著沒事,要假裝聽不懂中文,配合你翻譯啊?”

提起那天的事,文翊歆沒好氣嘀咕,“誰知到是不是你吃撐了?也許戲弄人好玩唄!”

“嗯,還真是!”元喬晟頗為配合地點頭,“戲弄別人不好玩,戲弄你挺有趣的!”

“喂——”她不滿地瞪眼。

“寶貝,你知道有一種海洋生物叫做刺魨嗎?”

“什麼東西?”

“一種魚,平時看上去非常乖巧溫順,很討人喜歡,可是一旦受到刺激就立刻豎起全身的刺,圓鼓鼓地面向刺激它的物件,魚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就像你這樣。”

他忍著笑很嚴肅地解釋,手指很配合地指向她的眼睛,話音剛落,就被她狠力打落。

“你說的那是刺蝟吧?”

“我說的是你!”

“元喬晟!”

“喂喂喂,別直呼其名,以後就要改口叫老公了,現在先練習練習,叫一聲老公吧,老婆!”

看著他吊兒郎當的樣子,哪裡配得上這麼完美的皮囊,文翊歆咬咬牙,“你做夢!”

他又不以為意地歎了口氣,“不知道有的人今天到這裡來是幹什麼?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現在是上班時間,即便我是總經理,也不能無視公司章程。”

文翊歆真心覺得在他面前,自己好像被吃定了一樣,忍了忍,只好很沒出息地說:“我們……就結婚吧!”

“噢?你想通了?”

她點一下點頭,心隨著這個動作沉了下去。也許只有把禍攬在了自己身上,才不用再提心吊膽!

“你是被逼的,還是……”

“我自願的!”聲音如何能提到這麼高,這麼堅定響亮,文翊歆並不知道,只覺得心裡有個屬於愛情的聲音漸漸消失,也許以後都不會再發聲。

元喬晟沉寂了一會兒,起身摸了摸她的頭頂,“我知道了,今天下班後我跟你回去,把結婚的事商量一下。”

她默默地點一下頭,此刻,已不願再管其他。

一下午,文翊歆坐在這層樓的咖啡館,點了一杯摩卡沒喝完,靜靜地坐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元喬晟下班找來,讓一起去文家時,才恍然從大夢中醒來。

元喬晟看著神情恍然的她,僅是抿了抿唇,眸光卻倏地堅定下來。

一切已成定局,明確地知道了接下來的道路,不用兀自掙扎抵抗,整個人反而莫名地輕鬆了許多。

按照商量和爭取好的,婚禮並不會大型舉辦,全按照西方的習俗來,只邀請親人和親密的朋友到來即可,而元喬晟已和父母聯繫過,在婚禮前三天就會來到繁厘市。文家嫁女兒,出手的彩禮自然不能寒酸,置了一套別墅又送了一輛車,斯威夫特那邊僅是禮金就下了八百萬,還不論其他。

與鄭家的婚約也在同一時刻操辦,畢竟是商業家族聯姻,邀請繁厘市商業圈上流社會的人物到場必不可少。

一時間,文家雙喜臨門,上門送禮來王道賀的人絡繹不絕。

喜事臨頭的文翊歆和文翊羨並沒有期盼得那麼開心。文翊歆僅是淡然對待,這份淡然中有一種隨意的灑脫,抱著把自己逼到絕處再重生的心態;文翊羨已是心死,和陳燁華的三年戀情隨著一夜亂情告吹,把自己嫁到鄭家,更像是要從此糾纏不休,相互折磨。

然而,年輕氣盛最是不懂世事艱辛,更不知,選擇往往不代表結束,而是意味著開始。

婚禮前最需新人關心的兩件事還是新房的裝修格局,以及婚紗的選擇。

挑選過牆紙、窗簾、地毯之後,兩人在一家叫做藍蘊的咖啡廳歇息。

看著文翊歆沒精打采的模樣,元喬晟傾身拍了拍她的額頭,蹙眉道:“喂,你這個樣子是想要表現對嫁給我很不滿嗎?”

文翊歆癟嘴,雙手把唇角拉高,“這個樣子好了嗎?元總!”

“哎,文翊歆,我是很認真地跟你說,”他坐直了身體,一本正經,“娶你,真的是對你有好感,換句話說,就是我喜歡你,所以,你可以放心,結婚之後,我一定會對你很好。”

文翊歆連看都沒看他,低著頭自顧自地喝咖啡,“沒關係,你不用勉強自己來面對我。反正也就是一張紙,你不用太在意,如果你有喜歡的姑娘,發展到想要和她結婚生孩子過一輩子,你直接跟我說明白,不需要背著我養情人。因為我會很寬宏大量,絕對筆一揮,放你自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