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14章 必須嫁過去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30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餘夢佩遲疑片刻,匆匆掏出手機,翻頁把企劃案的每一個細節拍了下來,又原模原樣地放回去,提著衣服離開。

宏大國際大樓裡。

文翊歆默默地陪著文翊羨從一樓轉到頂樓,流覽過每一個品牌,每一個櫥窗,最後停在了五樓的萊茵咖啡廳。

文翊羨率先走去,在窗邊落座,文翊歆點了一杯摩卡,一杯薑糖咖啡,又要了一份酥餅才入座。

文翊羨變成這樣鬱鬱寡歡的樣子,或多或少是可以理解,也值得同情的。

暗暗歎息一氣,文翊歆用柔和而輕鬆的語氣道:“逛了這麼多,有沒有看中的?不然你告訴我,我幫你去把它包起來。”

文翊羨無神的目光始終注視著樓下的車水馬龍,半分鐘過後,才微微波動,“不必了,晚上的飯局我不會去。”

“翊羨……”

“我媽讓你來做說客的?”她挑了挑眉,是那樣的不屑,“省省吧,我聽不進去。”

服務員端來咖啡和酥餅,待她退下後,文翊歆才說:“我不是要勸你,是想告訴你,既然已經成為定居,不如換個心態面對,你何必這樣成天都悶悶不樂,為難自己呢?”

文翊羨慢悠悠地移動目光看向她,冷冷勾起唇角,“作為局外人,你當然說得輕巧。這種事情是發生在我身上,不得不嫁到鄭家的也是我,不得不放棄和心愛人感情的還是我,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你沒有資格說我。”

看來最近她的生活確實過得不輕鬆,鄭家、父母、陳燁華的三重壓力足以讓她這個從來都被護在爸媽、哥哥羽翼下的千金小姐崩斷每一個試圖強撐的神經。

文翊歆默默地端起咖啡,喝了半杯,吃了兩塊酥餅,又平心靜氣地望了一下這座城市繁華卻擁擠的街景,才不緊不慢地開口,“你或許認為在這個家裡,沒有人會體諒你的心情,今天我就把態度表明,只要你還當我是姐妹,隨時都可以找我傾吐,即使我做不出切實的幫助,至少你說出來也能輕鬆些。”

文翊羨始終冷淡的眸光隱約緩和了一下,不足一秒又回到似冰封水面的冷固,而後端起咖啡慢慢啜,吃了一塊酥餅。在這期間,她似乎決定了什麼,道:“陪我去把那條領帶包一下。”

文翊歆正在喝咖啡,本打算續杯,聽她這麼說,忙點頭並召喚來服務員,指了指桌上剩下的五塊酥餅,“幫我打包。”

怔愕的不僅服務員,還有文翊羨——她那驚訝不已的表情顯然在說,堂堂文家大小姐,點了一碟酥餅,僅剩五個居然還要打包?而服務員的驚訝源於在這裡消費的客人大多非富即貴,從來沒人要求打包,何況只是五塊酥餅?!

其他桌的客人都投來了訝異的目光。

文翊歆不滿地皺眉,刻意提高了因生病而沙啞的嗓音,“幹嘛?我又不是偷又不是搶,付了你錢這東西就是我的,我愛怎麼處理是我的自由。快打包!”

服務員訥訥點頭,拿來外帶咖啡用的紙袋裝好遞給她。

出萊茵咖啡廳的門時,文翊羨冷漠的臉忽現一抹笑意,輕聲道:“三年不見,你真的變了很多。”

她挑挑眉,“不是我變了,是你以前沒有發覺我的另一面。”

文翊羨淡淡地笑開,還是無心思與她鬥嘴,便一同默然地搭了電梯下樓,把之前看中一條領帶包好。

出得大廈來,在計程車站等車,竟不想等來了陳燁華。

他還穿著正式的西服,手裡提著公事包,跑業務的他顯然是才從客戶那裡出來,恰巧遇見了一直想見卻始終無法相見的文翊羨。

文翊羨一看到他,立刻轉過身背對,語氣亦焦急起來,“我不想見他,你快幫我把他擋住!快點!我不要見他!”

心中還有愛才會不知如何面對。

文翊歆暗自歎息,快步上前把陳燁華攔了下來,揮手讓他後退離開,“走吧,走吧!”

“翊羨!”陳燁華試圖從她身旁繞過,試了好幾次都是徒然,便不顧身處人潮來往的街道,提高分貝大喊,“拜託你跟我談一談,好不好?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一起面對!”

“喂!你幹嘛?你別喊——”

“翊羨!你不要急著把我推開,我們一起面對!翊羨!”

慌亂不知所措中,一輛計程車靠站停了下來,文翊羨不假思索開門上車,直到傳來關門聲,文翊歆才知曉她已經離開了。而陳燁華在車子駛出的那一刹猛地把文翊歆推往一邊,追了上去,卻還是跟不上速度。

看著他頹廢緩下的步伐,文翊歆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換了另一個方向走開。

走出不到五十米,包裡手機響了起來,竟

是從蘇黎世打來的電話,腦海裡搜索一圈,只有可能是元喬晟的家人。

果然,是Jane打來,用並不熟練的中文告訴她,明天下午就到繁厘來了。雖然文翊歆滿嘴歡喜地答應,心底終是忍不住暗罵元喬晟,竟然連這種事情也不告訴她!

甫掛斷電話,就立刻給元喬晟打去,彼端似是燈紅酒綠,燕語呢喃,他說了一句“等會兒”後,過了幾秒才聽到一片清靜。

“你在哪?”

“寶貝,才這麼一會兒就想我了?”

“我問你在哪?”

“你是在查崗嗎?”

“元喬晟!”

隱約傳來他得意的笑,“我在鳳陽月生,怎麼了?”

鳳陽月生?文翊歆頓時火氣大起,那種私人會所集多重功能於一身,專為談生意的人在正事之余消遣尋樂!果然他元喬晟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沉下氣,她冷聲道:“你媽媽打電話跟我說明天就到繁厘來了,你知不知道?”

“我媽媽?”他頓了一頓,恍然大悟,又笑道,“你說Jane?”

“直呼其名?你不叫她媽媽?”

“我從小都叫她Jane!”

“沒大沒小!”

“她說這樣稱呼會讓她覺得自己一直都很年輕!”

文翊歆剛要再問,就聽到彼端響起一個嬌柔的女聲——元總,您還不進去嗎?

元喬晟沒有回答,但是停頓了幾秒才對電話這邊說:“我知道她明天要來,住宿全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擔心。她來得晚,所以後天才會一起吃飯,我明早會告訴伯父伯母。文翊歆?”

“你現在在鳳陽月生是不是?”

“怎麼了?”

“沒什麼,我過去找你。”

“你來做什麼?”他的聲線不禁提高些許。

壓著心中的不滿和怒氣,她拿出撒嬌的腔調,“人家想你了嘛,恨不得現在就見到你!”

“小姑娘,別耍什麼花招,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

“我沒有耍花招,就是想見你嘛!你媽媽明天就來,好歹我也得跟你一起準備一下,不是嗎?就這麼說定了哦,我馬上就去找你!”

不由分說掛了電話,想起剛才的對白,文翊歆不由得發抖,恨不能抖掉一身雞皮疙瘩!等她搭車到了鳳陽月生的門前,才回過神來,拍了拍腦袋也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哪根神經打錯,竟然就這麼鬼使神差地到這來了?

她本打算就此作罷,卻在準備離開時,無意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大步進入會所。

文遠揚?他獨自到這裡來做什麼?

好奇心驅使下,還是走了過去,面對詢問從容不迫地報上元喬晟的大名,婉拒侍者的帶路,循著文遠揚匆匆走去的方向追去。

會所走道是金色壁紙裝修,一派金碧輝煌的氣象,而包間隨之設立,除了門牌號不同,根本區分不出有什麼差別。

驀地,身後響起一陣暴動,快速轉身望去,只見幾位打扮妖嬈的女子慌亂地從前面一個包間跑出,又傳來酒瓶砸碎的聲音。

文翊歆不是愛管閒事的人,也知道在這種混亂場合要懂得退避,只是酒瓶破碎聲之後,緊接著傳來了文遠揚的怒吼——

“你他媽馬上給我滾回你家去!”

遲疑了一秒,文翊歆循聲來到半掩的房門邊,屏息靜聽裡面的動靜。

“鬆手,不然別怪我不看你即將成為我小舅子的情面!”這個隱忍著怒氣卻還是咄咄逼人的聲音並不熟悉,但從話語中可以判定是鄭安東。

“今天我就是替翊羨教訓你!”

“我數到三,你如果還不鬆手,別怪我的拳頭不認人!一、二——”

“好了!”——舒昊?!“文少,鄭少,不管怎麼說,二位就快要成為一家人了,在這裡當著這麼多少爺的面鬧,這……實在不太雅觀!都消消氣,消消氣!文少,來,坐下,鄭少也坐下,有話好好說,何必撕破臉呢?”

在其他幾位二世祖的勸服下,扶著兩位正是怒氣衝天的少爺落座。

舒昊抄起一瓶倖存的紅酒,又挑了兩個酒杯斟上,擺在文遠揚、鄭安東面前的桌上,最後為自己斟滿一杯,“文少,鄭少,首先,我做自我檢討。因我的疏忽才導致今天的局面,我幹了!”

仰頭飲盡滿滿一杯,舒昊眉頭都不皺一下,放下酒杯,他把桌上的兩杯分別遞到那兩位面前,等他們接手,“文少,其實事發之後,鄭少就非常生氣地問我原因,我也很想找個機會跟你解釋,但看兩家因此結親,我也插不上話,就一直沒說。今天在這,大家都是朋友,我說的絕對是大實話,不會欺騙二位。即便二位氣還消不下來,先看在大夥的面上,幹了這杯,行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