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18章 拍婚紗照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28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她以為家裡人會阻止,但雙方家長卻為了慶祝她金榜題名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宴。霍競航牽著她的手出現在包間房門時,家長們明明都看到了,卻只是呼喚著他們快快入座。

抽出了信,任由燈光照得再如何明亮,即使能夠看到折疊背後的字跡,最終還是又塞了回去。

屋裡人都已經休息,她赤著腳來到樓下,在廚房裡找出桂嫂常用來熏烤肉類的那個東西,她叫不上名,卻知道怎麼用。連上電,按下按鈕,便有幽藍色的火焰噴出,如一道閃電映亮了漆黑的房間,也驚得她差一點撒手。

看著信封焚化時跳動的火焰,她想起那天她去找他要原因的場景。

“翊歆,我沒有辦法……”

他只說了這一句。那時,臨近傍晚,夕陽的金色輝芒灑落在他的背部,反射出強烈的光線,依舊如同之前的每一個傍晚,他陪她回家說再見的耀眼。

光芒被擋在了他身後,她站在他跟前,覺得耀眼得不像話。

“我沒有辦法……”

她還想再問卻已沒有辦法,舒嬡拽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拖到另一邊,親口告訴她理由。

她沒有說話,眼神一直望著已背對過去的霍競航。

失望,滿眼的失望,滿心的失望,徹底的失望!

她寧願他親口告訴她理由,即便再不堪,也不要第三個人來告訴她。

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憑什麼要由第三個人來插足,憑什麼來趾高氣昂地炫耀些什麼?

但她終究什麼都沒有說,抿了抿唇,咽下漲滿胸腔的怒氣,亦咽下漲滿眼底的霧氣,一言不發地轉身。

拍結婚照這天天氣好得不像話,一掃前幾日的陰霾。初晴綻放,空氣中漂浮著蒸發的露珠,在明亮的陽光下發射出彩色,倒像一顆顆七彩泡泡。

文翊歆換好裝出來,只看到元喬晟一人在等。

他的表情不似平日的緩和輕鬆,不管怎麼看總覺得眉頭是微微蹙著的,唇角亦微微地抿著,像有什麼放不開,直到她走到他跟前才回過神來。

他看她的眼神略有驚愕,瞬間就展開柔和的笑容,想要抬手去摸她的頭,卻發現她的髮髻梳得十分精緻,隨即目光落在了她的白色婚紗上。

第一次,元喬晟覺察到這個小姑娘身體裡有一股奇特的力量,這股力量會支撐著她、促使著她變成一個讓人難以捉摸的女人。

這股力量是什麼?他想抓住,卻連一絲蹤跡都捕捉不到,因為它轉瞬即逝,在文翊歆微笑起來的刹那。

“怎麼樣?我選的這套婚紗不錯吧?”

元喬晟點頭,隨即抿出溫柔弧彎,“出乎意料,不太像你。”

文翊歆聳肩,對此不予評論,提起裙子往攝影室走。

這套婚紗不是他提議的裹胸裝,也不是他想像中的公主蓬蓬裙。上身採用旗袍領口的設計,後面卻是性感的心形大露背,似是魚尾又非魚尾的不規則大面積拖地裙擺。

周身素淨高雅,搭配一條白珍珠項鍊,這麼簡單就將他從不曾見過的嬌柔嫵媚的一面裝點出來。

沒有頭紗,髮髻梳得精緻而雅麗。

身後遲遲沒有動靜,她轉身。光線從教堂式的窗戶投射,籠罩在她的周身,裁剪出優美的曲線。褐色的瞳仁被光芒照得近乎晶瑩,似透明的迷夢,清澈又深邃;濃密翹長的睫毛恰如翅膀,在逆著光撲動。

那一瞬的眸光,媚眼如絲。

“幹嘛不走?臨時反悔了嗎?”

元喬晟這才發現,她只戴了一對珍珠耳釘。

但美得不像話。

他點點頭,跟上她的步伐。

攝影室內所有人都在等待,Jane瞧見文翊歆頓時驚呼“My Jesus”,緊接著便是讚不絕口。

元辛督禮貌地微笑,看著這一套婚紗,恍如看見了很多年前的一道身影。

穿著一身火紅旗袍的身影。

夏筱雨的笑容淡淡的,不似那晚見到女兒試穿的開心與驚喜,一切源於三天前,她經過那家婚紗店,僅僅是好奇便邁步進去——那套婚紗是文小姐自己設計的。

文翊歆背著她在做與服裝設計有關的事情,這是她至死也不樂見的。但她沒有質問,沒有揭穿,因這是女兒唯一一次的婚禮,她可以做出讓步。

選定放大掛在牆上的婚紗照是那張元喬晟從她身後擁住她的腰,與她雙手相握在她的小腹,而她微微側臉,目光相撞停在凝視的一刻,他們相距得太近,近到文翊歆能數出他因注視她而低垂的睫毛的數量,近到元喬晟能清晰地看到在她的褐瞳裡,這一刻只有他的影子。

拍攝這一張時,起初設計只是他從身後擁抱她

,但在攝影師摁下鍵閃光燈亮起的一刹,她卻驀然扭頭側臉。

只因她忽然聽見他在她耳邊的氣息,“老婆。”然後她轉頭,這一瞬被定格。

五天后,選定婚期到來。

一切沿襲西方的婚禮習俗,但並未選擇教堂,而是在空闊的草原上佈置上鮮花和賓朋座位,中間道路直通神父的案台。與此相對的另一方,是豐盛的各色菜肴酒水,供親朋自選。

雖然說只邀請親朋好友,商業圈子裡有交情的都可以忽略,但作為繁厘市舉足輕重的企業家族,交好的鄭家、霍家還是受邀前來。

這一切,文翊歆並不知道,更沒有做好在婚禮上見到霍競航的準備。

所以當她挽著文雲勇的手臂向站在神父旁邊的元喬晟走去時,不意瞥見賓朋座椅裡的那一對眼神,霎時覺得陽光太過刺眼,竟讓她有短促的暈眩感,如果不是看到旁邊的楚弦在對她投以堅定和祝福的眼神,她不知是否會絆倒。

她的心,果然還沒有找回來,不然本該凝視著新郎的視線怎麼會偏離?

掌心傳來異樣的溫度,文翊歆回神,看到身邊的人,心靜了下來,但是不安。

今天她戴了頭紗,不知是不是隔了一層紗的原因,她的視線變得有些恍惚,覺得看到的所有都不真實,一如方才元喬晟的神態,竟是那樣的沉重,似若有所思。待她再定睛看去,他已彎出溫和笑容凝望著她。

她亦彎了彎唇弧。

下午陽光明媚耀眼,溫暖得讓人有似醉酒的微醺感。

神父開始詢問,“各位,我們今天在這裡出席這位男士和這位女士的神聖婚禮。請問你們倆彼此當中,有誰有什麼理由認為你們的婚姻不合法嗎?在場的各位當中,有誰能提出正當的理由,指出這兩位的婚姻不合法嗎?”

隨著這個詢問賓客的聲音,元喬晟仿佛回到了婚禮開始的一個小時前,他在等文翊歆從化妝間裡裝扮好出來。

白雅芙穿一襲寶藍色裹胸禮服,脖頸上什麼都沒戴,胸前的白皙皮膚露得很徹底。

她朝他走來,唇邊笑意似有似無。

這個樣子的她,他見過,在五年前白玉莊園,她二十歲的生日晚會上。那時她穿著黑色絲質的裹胸晚禮服,裙身是前短後長的設計,露出修長的雙腿。她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是那樣堅定地朝他走來。

唇邊的笑,似有似無。

那是第一次,她穿著性感,懂得展露作為女性的美麗。

她朝他走來,左手環上他的脖,右臂輕揚,打了一個響指,原本供客人享用美食的悠揚音樂頓時換成Tango的經典曲目《Por una cabeza》

他們所處的位置臨時成為舞池。

念書的時候,他學過Tango和Waltz,最擅長的是Tango,但白雅芙認為它不及Waltz優雅,執意選擇學習華爾滋。沒想到再她二十歲生日的這天,她為他跳了一曲Tango。突來的轉變讓他一時不知所措,腳步沒能及時跟上,惹得她眯眼怒視,半分鐘後才調整過來。

跳完這支舞曲,他們一起跑上了樓。

近乎瘋狂地奔跑,還在樓梯上就踢掉了高跟鞋,她勾住他的脖子,他環住她的腰,他們凝望著對方,眼裡全是歡愉的笑,然後他們開始接吻。

交往兩年來,從來沒有過的熾熱接吻,像是要把對方吞進肚子一樣。

擁吻著,旋轉著,他的背撞開了房門,她赤著腳踢上了房門。屋裡沒有開燈,但映著簾外的月色和燈火,並不漆黑。

他們的雙手在對方身體游走,然後她聽到腰側的拉鍊被拉開的聲音,而她的手亦為他褪下燕尾服,開始尋找襯衣的紐扣。

那一夜,莊園裡的薔薇花盛放得比火焰還要熱情,如情人嬌豔的紅唇,鮮紅欲滴。

那是放縱的瘋狂,如縱火自焚的徹底發瘋,是要耗盡畢生精力來點燃生命之火,即使燒盡也要燒得徹底燒得美麗的瘋狂!

但是當他要進入她的那一刹,瘋狂的神經驀地回到了正軌,他用還存留著的清醒拉開床頭的抽屜,胡亂地翻找,借著簾外的光線他找不到,急問,“Where is it?”

她對他的行為疑惑不解,“What?”音落,她便明白他在找什麼,忽然間心中不知是喜是悲掠過,但還是拉開了另一個抽屜,取出來給它。

他會這麼做,是處於想要保護她的心理,抑或只是不願意把自己完完全全毫無保留地交給她?她不知道,也無心去猜測,只是她還是料到他會這麼做,所以才在生日前一晚專門去買來放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