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23章 滾出去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22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入眼即是赤/裸的背部及側面的輪廓。

文翊歆坐在床邊,飛速地把手裡的衣服擋在胸前,轉過去背對著門,大喊,“出去!”

元喬晟立時醒來,不再停頓一秒,把門拉上。

站在門口,眼前還是剛才那一幕。

她的背很美,皮膚很白……其實在她穿露背婚紗的時候,他已見過,甚至因為拍照的需要,手掌撫觸過她的背和腰;但那時她像是整個人都在發光發亮,吸引得他的眼球移不開她的面龐,她整個人,無法將目光仔細地停留在某一個部位。

今天不同,今天是他們結婚的第二天,她在主臥,坐在床邊換衣服。

他看到了近乎整塊後背,還有隱約的側面輪廓,不過她拿著衣服的手臂剛好擋住,側面看得並不全面。

但她的肌膚白皙得如同奶油般滑膩,吸引得他竟無法及時反應。

可是……他為什麼要反應?他們不是昨天才結婚的嗎?他們是夫妻啊!他怎麼一聽到她大吼就乖乖地把門關了起來,把自己關在了門外?

既然已經決定當夫妻過一輩子了,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情形?

元喬晟轉身,再次握上門柄,但鎖猛地轉動,門一下子被拉開。

文翊歆穿著整齊地站在他眼前,冷著臉,“你有什麼事?”

淡然的眼漲起了暖融融的笑意,元喬晟又露出了那樣魅惑人心的微笑,眸光裡的詭異讓人不禁打顫。

文翊歆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一步,再一步,連何時退回床邊都不知道,當後跟碰到床身時才反應過來,但一切似乎有點晚。不知是因為站不穩還是別的,她已整個人仰倒下去。

緊隨而至的,是元喬晟修長的身軀。

他的氣息撲灑在她的鼻尖唇邊,她有些抵觸這樣的感覺,別開了臉,聲音略顯顫抖,“你、你要幹嘛?別忘了,你說過,你不會勉強我的。”

元喬晟不說話,臉懸在上方,一眨不眨地觀察著她的反應。

她的手忽然大力地從他身下抽出,往側邊伸去,他這才注意到,床上堆滿了她的衣服,從內到外,應有盡有。而她這麼著急,是忙著去把一件純白的內衣藏到其他衣服下。

原來剛才她在試裝選衣。

忍著笑,他捉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動作,且一併將她的手固定在頭頂。

文翊歆估計是被這突來的舉動嚇傻了,只會睜圓眼瞪他,連一動都不會動,聲音全被鎖在了喉嚨裡,大氣都不敢喘。

這樣的反應讓元喬晟有點驚訝,瞬間即被想笑的衝動取代,只覺得這個小姑娘做什麼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忍不住想逗逗她。

然後他在她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頓時感覺到她渾身猛地一顫。

“你你你……你在做什麼啊?”

強忍住笑,他擺出垂涎欲滴的表情,捉住她的另一隻手再提上頭頂,身體壓得更緊,眼睛唇邊全是戲謔的笑,“寶貝,我們已經結婚了,你覺得夫妻之間會做什麼?”

文翊歆本已瞪圓的眼又更用力地瞪了起來,這時才開始掙扎反抗,“你別亂來啊!你放開我!你說過、說過不會勉強我的,元喬晟!你說話算話啊!”

“可是……”他頓了頓,飛快地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她又僵住不動,“我是因為昨天忙了一天很累,沒有精力才那麼說的,現在嘛……”

“啊——元喬晟你混蛋!”他壞笑的靠近讓她放聲大喊,“你放開我!我不要——我告訴你!放開!”

他又抬起頭,把臉懸在她上方,帶上苦惱,“喂,你是我老婆,我是個正常男人,那方面總有需求的。”

不知是被嚇到還是氣到,她開始喘息,冷冰冰地吼回去,“有需求不代表有供給!你給我滾下去!”

他充耳不聞,“寶貝,有需求就意味著有供給,經濟學原理就是這麼說的,不是嗎?”說完,又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文翊歆被氣得快要哇哇大哭了,便也口不擇言,“我這裡沒有供給!你要供給就去找其他女人!就像昨晚一樣,解決完了再回來!”

元喬晟眼裡的笑意漸漸如潮水退去,換上淡然的眸光,輕柔地落在她皺眉瞪眼的臉上,緩緩地,情不自禁地把臉往下沉。鼻尖碰觸到她的鼻尖,看到她緊張地閉起眼,他微揚唇角,臉頰挨著她的臉頰,把臉埋進了她的長髮中。

她發裡的香氣是另一種全然不同的味道——淡淡的清香,似是百合的味道,又似是雨過天晴的陽光氣味。但是她的脖頸間,乃至全身都散發著一股香味,似是鮮奶的醇香

,又似是奶油的甜膩。

文翊歆顯然被完全嚇傻了,全身僵硬得像一塊石頭。

房間裡很靜很靜,靜到她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心跳聲,那樣咚、咚、咚的響聲,強烈而有力,近在咫尺的距離。

忽而聽到他柔和的聲線,“老婆,襯衣領口上的唇印是個意外。”

文翊歆褐色的眼珠動了動,卻沒有出聲。

緊扣她手的那雙手順著她的胳膊、手臂收回,撐在她的身側,元喬晟抬起了臉,亦抬起了他的身體,定定地看著大氣不敢喘的文翊歆,聲音很輕很柔,但也很認真。

“老婆,昨晚我出去,不是去尋歡的,而是雅芙來到樓下找我,她喝了酒,我得把她送回去。至於領口上的唇印,我跟你坦白,我們以前是戀人,交往了三年,但是在四年前就已經分手了。昨晚她喝醉了,才會留下那些唇印,不過我們真的什麼都沒做。那天Jane到來的時候,你也聽到了,雅芙是代表Jason來的,她是Jason未來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弟媳,我怎麼可能亂來,對不對?”

剛才那樣親昵的動作都沒有讓文翊歆臉紅,元喬晟這樣溫柔的注視和溫柔的解釋反而讓她從臉到耳根紅了個透。

文翊歆不知所措,在元喬晟繼續溫柔的凝視中,僵硬地嗯了一聲。

元喬晟頓感哭笑不得,“我解釋明白了沒有?”

她點頭,“嗯。”

“你聽懂了沒有?”

她又點一下頭,“嗯。”

元喬晟彎出柔和而滿意的笑,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既然我解釋明白,而你也聽懂了,那……老婆,以後有沒有供給?”

“啪”一下,元喬晟的額頭挨了一拍,文翊歆反應太快太敏捷,他毫無準備更無力阻止,挨打之後差點被她掀翻在地。

文翊歆一手叉腰站在他面前,氣勢淩人,“元喬晟,放規矩點!真把我惹怒了,絕對要你吃不完兜著走!”

暗暗歎息,元喬晟起身,奈何剛一動作,發威的那人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

這架勢……他暗笑,原來這只小老虎是紙做的;於是猛地一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進懷裡緊緊箍著,戲謔道:“照你這麼說,我還真要不規矩了。不然,連吃都吃不到,哪來的兜著走?”

“你混——”

“好了好了!”不管她怎麼掙扎反抗,元喬晟還是輕而易舉地把她攬住,帶往下樓,“飯都做好了,再不吃就要涼了,快去吃飯。”

餐桌上做了三菜一湯,主菜竟然是蟹?文翊歆不作聲,坐下接過元喬晟遞來的飯碗,不知道該從何處下筷。

元喬晟把蟹整個端在自己面前,拿出蟹夾來剝殼,一面把蟹肉分離出來,一面歎息搖頭,“覺得還不錯就稱讚幾句,我又不會不好意思。”

文翊歆瞥他一眼,夾起另一碟筍炒魷魚吃。

“來。”他起身,端著碟子把蟹肉扒到她碗裡,“嘗嘗味道怎麼樣。”

他這個樣子讓文翊歆非常不適應,雖說一開始認識的時候是被他耍得團團轉,但自始至終,他都表現得非常體貼和紳士。而確定結婚後,從來都是溫柔相對,也動輒就捉弄她,可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柔體貼。

但就是這樣樣子,讓文翊歆非常地不適應。

她放下了碗筷,清了清嗓子,看向對面的人時,發現他已經在看著她,明顯做好了聽她說話的準備。

“那個……元喬晟,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把話說清楚,所以……”

她皺了皺眉,不知道該怎麼說。

元喬晟溫和笑開,語氣依舊溫柔,“所以什麼?沒關係,你說,我會認真聆聽。”

“嗯,那我繼續說,”咽下一口氣,為自己儲存點勇氣,她直視他深邃的眼,“我們雖然結婚了,但是,目前的情況是,我們其實並不熟悉,所以,我還是不想有太多,咳,親密的行為……你懂吧?”

元喬晟聽著,摘下了一次性手套,摸了摸下巴,冥思苦想道:“親密的行為?這個親密怎麼界定?你得說清楚,我才好照辦。”

思考片刻,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文翊歆沉下慍怒氣焰,“親密的行為包括……接吻,當然還有……上/床。”

“這樣啊……明白了。放心,我會做到!”

“你要記住啊!你可是說過,不會勉強我的!”

他堅定地點頭,“我不會勉強你,除非……”他看著她笑,不說話。

文翊歆頓覺頭皮發麻,“除非什麼?”

他斂起笑意,咳了一下,“除非你願意。”

“你放心,我不會願意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