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25章 流連花叢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21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元喬晟挑眉,“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學你在花叢中流連吧?”

溫裕嘿嘿笑了兩聲,把咖啡擺上桌,整理了一下衣服坐端正,神情忽顯不自然,“說實話,今天找你還有一件事。嗯……那天你婚禮的伴娘,我覺得挺不錯,所以你看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弄到聯繫方式?”

元喬晟已無奈搖頭起身,把報告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裡,“抱歉,那是我老婆的朋友,我跟她不熟,你自己想辦法。”

“喂,元喬晟,哥幫你照顧人,你是不是也應該幫哥一把?”

“我是擔心你追到手不久就把人家踢開,會影響我跟我老婆的感情,節外生枝的事情我得儘量避免。”

溫裕抬手無奈地指了指他,又無奈地垂下,提起西服外衣走人,嘴裡罵罵咧咧,“不用你幫,我自己也有辦法!趁我在繁厘的這段時間,一定會把她追到手!”

辦公室裡又恢復了寧靜,元喬晟坐進轉椅裡,轉而面對窗子,望進藍天白雲,過了好一會兒,想了想,發出一條短信。

濱湖佳苑。

剛下了計程車,手機飛來一條短信,是元喬晟問她午飯吃什麼。文翊歆摸了摸鼻尖,這傢伙進入角色倒挺快,很快回復他“回娘家”三個字,繼而往文家走。

經過伯父門前,瞥見屋門竟是露著一條縫隙,文翊歆踟躕片刻,上前敲了敲直接推開。

沙發上,文翊羨不知正在做什麼,匆匆忙忙地把什麼藏了起來,起身笑問,“翊歆,你來了?怎麼來也不提前通知一聲?”

斂起異樣的眼神,文翊歆微笑著向她走去,“我是打算去看爺爺奶奶,剛好看到你家門沒鎖,就進來了。沒打擾到你吧?”

“沒有,沒事。”文翊羨甜甜笑著搖頭,上前握住她的手往門口走,“我們一塊去爺爺那,家裡就我一個人,午飯還沒著落,一起去吃桂嫂的手藝吧。”

文翊羨的態度突然轉變,前所未有的親切,文翊歆暗自思忖,目光有意無意瞥向沙發處,但什麼都沒看到,遂不好多說,和她一起去家裡。

然而,當文翊羨轉身鎖門時,突來的風吹起她的發,垂在臉頰的發線飛揚起來,那兩道指印淒然入眼。

文翊歆皺眉,欲言時已被文翊羨挽住胳膊,微笑著帶她往家那邊走。

家裡只有文寬在,鐘點工在廚房做飯。瞧見兩個孫女一同到來,他微微發怔,笑著讓她們坐下等會兒一起吃飯。

文翊歆照舊先去喂青花瓷缸裡的兩條錦鯉,它們依舊健壯得如白玉紅寶鑲嵌拼湊在一起。

“爺爺,奶奶呢?桂嫂今天怎麼也不在?”身後,文翊羨陪著文寬坐在沙發上,輕聲問道。

文寬放下茶杯,陽光從側面的窗子穿入,照得他銀髮更加亮眼,“你奶奶和桂嫂一早去佛堂拜拜,等會兒就回來了。”

“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奶奶怎麼突然去拜?”

“翊歆剛結婚,再來十天你也要和安東結婚了,你奶奶是去拜拜,求菩薩保佑你們能夠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文翊羨仍是微微笑著,笑容卻莫名蕭瑟了許多。

喂魚回來,文翊歆當做沒看見她表情的變化,自然地端起水坐進沙發,轉移了話題,“依我看,讓奶奶求菩薩保佑那兩條錦鯉產子比較好。”

“話可不要亂說……”

文寬話未說完,已聽到門鎖轉動,周湘美和桂嫂交談聲傳來。

看見兩個孫女都在,周湘美倒沒什麼變化,神情反而愈加驚歎,神秘兮兮地坐進沙發,“我跟你們說,今天我跟桂嫂去拜菩薩,遇到了郝儀琳。原來啊,佛堂裡一直放著的那個無字牌位是她供奉的,真是奇怪,郝家有誰是不能立字的嗎?”

文寬瞅了她一眼,端起茶繼續喝,略帶厭嫌道:“少管閒事啊!”

“我這怎麼能叫管閒事?恰好撞見了就跟你們說一說。”周湘美不滿意地斂起神秘的臉色,轉而微笑著問文翊歆,“喬晟呢?是不是也來了?”

“他忙!我一個人來的。”

周湘美的臉色不禁黯淡了許多,又提起笑容問:“翊歆,你跟喬晟都已經結婚了,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奶奶可是等著當曾祖母呢!”

文翊歆怔了怔,立刻喜笑顏開,拍著周湘美的手勸道:“奶奶,你就安心地過好晚年生活。兒孫自有兒孫福,您不用擔心。孩子嘛,該來的時候就會來的,要是來不了,也沒有辦法強求……”

“可是翊歆……”

“好了,奶奶,孩子要不要,也不是我跟喬晟說了就算。

就像你拜菩薩,求菩薩保佑,那也不是一求就見效果,總得有一段時間,不是嗎?”

跟周湘美耐心說話勸導,最好的辦法就是談及她拜菩薩的事,這樣她總能接受,不再堅持。

人老了,不像年輕人還有事業可拼,尤其在這樣的大家庭中,家業有人照顧,子孫自有子孫的生活。於是老人家便長年祭拜,求神靈保佑,家裡供奉著菩薩還不夠,每逢初一十五就親自到佛堂祭拜祈福。

午飯過後,爺爺奶奶要午休,文翊歆也不再多留,同文翊羨一塊離開。

文翊羨送她到入口處打計程車,一路上很少說話,幾乎沒有什麼交流,到了入口,聽到她低聲問,“翊歆,你跟喬晟結婚,這兩天過得很開心吧?”

她的聲音很輕很輕,輕如風中一縷煙,聽不出是有心關懷還是隨口一問,一如她閃爍不定的眼神,望不清究竟是什麼情緒。

文翊歆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主動拉住她的手,“我跟你在萊茵咖啡說的話,一直都算數,只要你需要,你可以隨時找我,不管是現在,還是你以後結了婚,你都可以打我手機。”

文翊羨“嗯”了一聲,眸光始終向下看,反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去吧,上車吧。”

她沒再多說,亦沒有問臉上的指印是怎麼回事,默默上了車,從後視鏡裡可以看到文翊羨站在入口處的身影越來越遠,也越來越渺小。

那兩道指印……她抿了抿唇,文家的人絕不可能對自己孩子下手,即便文翊羨再叛逆,說話再目無尊長,也絕不可能受到暴力,唯一僅有的可能就是……她掏出了手機,翻找出文遠揚的號碼,在天水園下了車才站在路邊撥了過去。

嘟過五聲,電話被接通。

彼端有些嘈雜,像是置身在綜合或是批發市場之類的環境,依稀可以聽見叫賣、吆喝、討價還價的爭執聲。

文翊歆不由得皺起眉來,“你在哪?”

文遠揚的態度比她的語氣還惡劣,“你沒事打我電話,一開口就問我的行蹤是要做什麼?”

“文遠揚,我沒空跟你吵,也沒心情管你的行蹤。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要提醒你盡到一個哥哥應盡的責任。比起到會所恐嚇別人,關心一下你妹妹究竟在想什麼會更實際!”

音落,通話掐斷。

深呼吸一口氣,文翊歆把手機放進包裡,來到電梯前,它又唱了起來,置之不理,且直接拒接,她踏進電梯廂。

樓上,元喬晟站在窗前,從她下車就看著她。

她不知道在和誰打電話,厭惡是那樣的明顯,即使是在鳳陽月生聽到那樣的話,也沒有這樣的表情。

她生氣了,生氣的時候是眉頭深鎖,周身被某種強烈的氣息所籠罩,那種氣息是暴動,煩躁,愁怨。

斂起目光,他轉身,坐在吧台前等她進屋看到他。

但是文翊歆開門進屋,目光沒有一秒飄向他。她低頭皺著眉換鞋,散發出那股氣息雖然不再強烈,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直接把鞋踢在地上,沒有放進鞋櫃。

抬起頭,她終於看到了他,眉頭略微舒展些,硬聲問:“你吃過飯了嗎?”

這算是她的關心嗎?元喬晟微笑依舊柔和,“吃過了,你呢?”

“嗯,吃過了。”她把鑰匙隨手扔在了吧臺上,徑直往樓上走。

忍了忍,元喬晟還是問出口,“今天面試不順利嗎?怎麼回來是這種心情?”

已經看不見的人影又折了回來,趿拉著拖鞋,用力地抿一下唇,搖頭又要上去,複又頓住,走了過來,“斯威夫特招新人的時候,你面試過人吧?”

元喬晟摸了摸下巴,搖頭。

“沒有?!從來都沒有?”

“面試不需要我去做面試官,人事部那邊會處理好。”

她又皺眉,低下頭不再說話,不知又在思考什麼,驀地,她端起他倒好放在吧台的酒,仰頭悉數飲盡。

鐺——水晶杯撞在大理石的吧臺上,她深深呼出一口氣,扭頭上樓。

想給楚弦電話詢問情況,又擔心讓他為難。如果她還有戲,那麼楚弦應該會主動聯繫她。

文翊歆一下午都坐立不安,在房間裡踱步。

世間最為磨人性子的大約要非等待莫屬,焦灼,煎熬的滋味交織而來。

三天等待過去,除了睡覺、吃飯、繪圖、聽音樂,沒有其他成果,但終究沒等到消息。

元喬晟的休假亦是即將到期,這三天來隻除了做好飯叫樓上的人下來吃,其餘時間顯然不願有太多交集,各自消磨各自時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