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26章 新婚夫妻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46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最後休假的一晚吃過晚飯,文翊歆主動把碗刷乾淨,又回到房間去。

他做飯,她刷碗,結婚五天來,已成為一種不言而喻的默契。

合上這個季度的報告,元喬晟拉開書房的門上樓。幾番敲門無果,他直接推門而入,只見陽臺處,文翊歆抱膝而坐,戴著耳塞,地上有一個本子,不知她在專注地畫什麼。

那雙和她的一模一樣的藍色大號棉拖闖入眼簾時,文翊歆頓了頓,又繼續筆下的繪圖。

元喬晟在她旁邊蹲了下來,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的臉看。

夕陽斜射的光全從陽臺處灑了進來,她的側面像是鍍了一層金,就連烏黑的及腰長髮都反射出金光一片。

沒有人說話。

時不時聽到樓下有車鳴喇叭的聲響。

天空中有歸鳥飛過,在陽臺的地板上掠影而過。

樓下又飄上來小孩子的歡鬧聲,以及家長的叮囑喊聲。

但四周還是很靜,靜到他可以聽到她筆下的沙沙聲,還有耳塞裡的旋律。

《Big big world》。

這一頁紙上的圖還沒有完成,但已看得出是一條長褲。

元喬晟起身,走出了房間,下到樓下打了個電話,再次上樓時,她的圖又多了一些細節,褲兜的形狀,周邊的裝飾花紋。

他又蹲下,聽見她的耳塞裡還是那一首歌。

曲子漸進尾聲,她放下了筆,抬起頭看著他,卻沒有摘耳機,“你有什麼事?”

頓了一會兒,他道:“一起下去走走。”

她沒回答,低下頭再次握起筆,耳塞裡同樣的旋律又響了起來。

I’m a big big girl

In a big big world

It’s not a big big thing

If you leave me

But I do feel

That I will miss you much

Miss you much

這次,他等了一會兒,握住她的手稍一用力就掰開手指,將筆奪了出來。

她沒有喊罵,甚至一聲都沒吭,只抬起眼,本就又大又圓的褐瞳睜得更圓更大,因薄薄怒意而閃耀著尖銳的光亮。

“一起出去走走。”他語氣淡漠地重複了一遍,摘下她的耳塞,握住她的胳膊要帶她起來。

她沒動,一絲都沒動,仍用剛才那種眼神看著他。

這不是她生氣的反應,因為他沒有感覺到那股氣息;於是他站了起來,俯身直接將她橫抱在懷。

她還是沒動,愣愣地任由他抱著下樓。

他把她放了坐在吧台的椅子上,挑了一雙平底單鞋為她換上,又換好自己的鞋,站在她面前伸出了手。

沒有反應。

上前一步,他的手始終伸在半空。

她緩緩地抬起低垂的長睫,定眼瞅著他,嘴唇微微嘟著,像是小孩子在賭氣。過了一會兒,她的眉頭舒展開,她在他掌心拍了一下,從吧椅上跳下來,往門口走。

這是她失落的表現,沉悶不語。

出了天水園,沿著景芝路的兩側全是商鋪,衣食住行全都囊括在內。

經過一家便利店,文翊歆停了下來,站在玻璃櫥窗前抿著唇看裡面的商品,然後她轉過身,向身後的人伸出攤開的手掌。

元喬晟蹙眉,“什麼?”

她翻了一個無奈的白眼,“給我錢啊!”

“什麼?”

她又重複剛才的動作,“我要喝優酪乳,沒帶錢,所以……只有找你要。”

他微抿唇角,直接把錢包遞給了她。

文翊歆顯然怔了一下,沒想到他這麼大方,居然把錢包遞了過來。但是她沒動聲色,拿著他的皮夾進店。

元喬晟站在店口等,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第一次,女孩子用這種方式讓他幫忙付錢……那種動作,那種表情,那種語氣,硬邦邦,賭氣樣,不撒嬌,比小女孩耍賴讓爸爸買吃的還要霸道!

收銀台處出現了她的身影,拿著兩罐優酪乳,掃描後,她打開錢包取錢,動作顯然一滯,連目光都因錢夾裡的照片而顫動。

那是婚紗照中的獨影,照片中她站在歐式窗前,迎著陽光唇角微微上揚,似乎陶醉在這份溫暖中。

收銀員顯然也捕捉到了這張圖片,不自覺地微笑開。

結帳之後,她把錢夾和一罐優酪乳一併遞給他,什麼都沒說,紮開後喝得津津有味往前走。

景芝路的盡頭與天水江相接,江邊綠化別具特色,均以棕櫚種植,間或杜鵑、鬱金香,江河護欄統一紅色,與綠化帶形成強烈對比。

文翊歆喝著優酪乳沿江走,頭微微仰著,不知是在看天還是棕櫚樹。

經過垃圾箱時,她順手把優酪乳瓶扔了進去。

元喬晟借此跟上前,把手中的那罐無言地遞到她面前。

她微微蹙了蹙眉,最後挑眉收下,毫不客氣地再紮開,連

謝字都不說。

雖然這是她失落的表現,不願意說一個字,但是如果就此沉默著走下去,他提議外出散步也就失了意義。

“既然你這麼喜歡喝這種優酪乳,等會兒回去的時候就多買一些帶回家。”

這樣的話語,一模一樣的語氣,一模一樣……文翊歆莫名駐足,反應是那樣的急不可擋,她還沒有做好準備,腦海裡已飄過另一個畫面。

那年高三,霍競航接她放學回家,在學校門前的店裡買了這樣的一杯優酪乳,說了同樣的話。

回憶見縫插針,討厭得讓人忍不住要發瘋。

這麼久了,從分手到現在,她沒有讓過去的畫面出現過哪怕一次,此時此刻,它怎麼就跑了出來?

“你怎麼了?”

文翊歆抬頭,看清眼前的人。其實他真的不錯啊,除了有時候耍流氓占她便宜,真的還是很不錯的。她微笑道:“元喬晟,以後別對我這麼溫柔,即便是說話的時候,語氣也不要這麼溫柔。”

元喬晟皺眉,“怎麼了?”

她笑笑,“怕上癮。”遂繼續往前走。

在原地停了幾秒,元喬晟才跟上她的步伐,主動把她的手握在掌心。

她試圖掙脫卻無果,礙于周圍還有零星的人,只得低喊,“我說過不可以有親密的行為,你快鬆開!”

“你也說過親密是接吻和上床,沒說牽手。”

“那只是兩個典型例子,後面還有一串省略號,省略號沒有辦法說出來。”

“是嗎?”

他轉過身正面她,鬆開了手,卻驀然將她擁入懷裡,她手裡的三明治沒握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不要擔心我對你溫柔會讓你上癮,即使上了癮,也不會要你戒掉,因為這份溫柔會陪著你一直到老,知道了嗎?老婆。”他擁著她,低頭把下巴擱在她的肩上,在她耳邊輕聲說,語氣比剛才還要溫柔千百倍。

像是中了蠱一樣,溫柔得讓人全身發軟。

他鬆開了她,沒有要她回答,但手緊箍著她的肩膀,眼睛凝視著她的眼睛,“文翊歆,你要記住,我們已經結婚了。雖然目前你還沒有從心底接受這件事,接受我,但是我要告訴你,我娶了你做我老婆,就是一輩子的老婆,不管你有什麼心事,在我面前,都不要隱藏。因為那樣,只會讓我擔心。”

涼風習習吹過,拂起她的髮絲,停在了唇角落不下,但是她怔然的眼神沒有因此起過一絲的漣漪,只一眨不眨地與他對視。

半晌,他為她撥下唇邊的發,柔和微笑著拍了拍她的臉頰,鼓勵道:“老婆,要加油啊!不要輕易就被擊倒了!嗯?”

眨了眨眼,文翊歆猛地回神,不自然地別開臉。剛才……她有些出神,因為他的眼神和那番話,低咳一下,她挑了挑眉,哼聲道:“我哪裡被擊倒了?全是瞎說!”

“哦?”元喬晟刻意把尾音拖長,鬆開她的肩膀有限地往前走,“那麼這幾天垂頭喪氣的人是誰?是刺魨嗎?又豎起了全身的刺,鼓起眼睛,默默地攻擊身邊的人。”

被他說的無話還擊,但文翊歆還是不甘示弱,跟上前,“喂,元喬晟,我告訴你,你最好是弄一隻刺魨來讓我親眼看看長什麼樣,不然我真找一隻刺蝟來紮你!”

“還用找嗎?這裡現成的就有一隻!”

“哪裡?”

元喬晟停下腳步看了看她,邪氣地笑起來,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大步邁開。

“喂——你越來越過分了!”

“以免誤傷,請保持一點距離啊,小刺蝟!”

“元喬晟!”

“快保持一點距離,萬一我一不小心也變成刺蝟,挨太近兩敗俱傷,這叫做刺蝟定理,知道嗎?小姑娘。”

“那你還摸我的頭?!別碰我……”

元喬晟笑得更邪惡,眼神裡的那股子痞氣又浮現,“那你說,不讓我碰你的頭,要碰你哪裡?”

“喂——”她連忙環視四周,還好沒有人,“說話注意著點啊!”

元喬晟挑眉,一下子就攬住她的肩,強制地摟著她往前走。

“你快放開!別勾肩搭背的!”

“小夫妻不就應該這樣嗎?老婆,我們新婚啊!新婚夫妻應該更親密的!”

文翊歆拗不過他,掙扎著掙扎著漸漸放棄,轉了話題,“我要去上班了,沒時間跟你耗,快鬆手。”

“我開車送你去。”

“不用!我打計程車就好了!不敢勞煩你這位斯威夫特亞太區的總經理大駕,我勞煩不起!”

說完,已來到計程車站,元喬晟也放下了搭在她肩上的手臂,看著她坐上計程車離開,才折回天水園駕車去摩士寫字樓上班。

夏日裡,天色黑得越來越晚,路燈亮起時已是晚上八點,散步的人提著一箱優酪乳回了家。

然而元喬晟到家沒多久接了個電話就下樓去,文翊歆繼續待在房間,上網重新搜索一些與服裝有關的招聘資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