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28章 不怒自威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51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看著她抱著自己睡得安穩,靜謐的深夜聽到她柔柔的呼吸聲,感覺到她柔軟溫暖的身體隨著呼吸而微微起伏,始料不及,他的腦海出現從認識她以來的每一個畫面。

包括在巴賽隆納的假面舞會,那一曲《Por Una Cabeza》。

娶她,也許根本就不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即使不為別的,單是這樣一個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壓力的女孩,就值得他這麼做。

而白雅芙,她的要求太多,儘管七年前他們走到了一起,儘管當時他抱著別樣的目的,但他在三年後醒悟,這不僅不是捷徑,反而繞道而行更耗費精力。

她不適合自己,她跟他在一起,不外乎是一時的賭氣,相處過後,他才明白。

至於文翊歆,上一段感情讓他成熟,他不敢百分百確定她適合他,但至少,他已下定決心,這一輩子,都會對她好。

只要她願意……

文翊歆一出天水園,搭上計程車,就立刻給楚弦撥電話。

甫接通,入耳的不是楚弦的聲音,而是另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有點熟悉,但是又有些陌生,她正在焦急火頭,沒空細想聲音所屬。

“阿弦,你知道Maria章早餐是吃什麼嗎?咖啡和什麼蛋糕?另外,今天拍平面,要到那些品牌店裡拿衣服?”

楚弦的聲音很輕很小,似在有意壓低,“Maria早餐習慣到藍蘊點一杯拿鐵和一份起司蛋糕,不過蛋糕的口味不固定,依她心情而定……”

“那你知道她今天要吃什麼口味嗎?”

“她沒有告訴你嗎?”

“我……”文翊歆忍不住要抓頭髮,“她說了,我當時剛醒沒聽清,你知道嗎?快告訴我!還有要拿哪些品牌的衣服?”

“你先,我幫你問問Sarah,等會兒回復你。”

“好!”

車子剛好到達藍蘊咖啡廳,楚弦的電話準時打來。

資訊準確地告訴她之後,以防她忘了,又發來短信。這些都是從Sarah那裡得知。Sarah是Maria章的一線助理,當然也是從二線做起,面對捉摸不定的上司,她苦心鑽研她的脾氣喜好,雖然蛋糕口味依心情不定,但皇天不負有心人,還是讓她找到了規律。

早晨時間本已不夠,恰逢上班的高峰期,交通並不通暢,而每一個品牌並非只是一套衣服,等所有衣服都拿到之後,計程車的後座已堆得滿滿當當,而咖啡也已不再溫暖。

距離酒店還有十五分鐘,如果此時去Mei雜誌樓,絕對可以感到,但如果要折回去……文翊歆抿唇,堅定對司機道:“博源大樓。”

提前五分鐘到達,文翊歆把衣服和蛋糕送上樓,又匆匆忙忙折了下來,再去藍蘊買咖啡。

遲到是必然。

彼時,Maria章已不在辦公室,亦不見一線助理Sarah,而她放在Maria章辦公桌的蛋糕一絲未動,掛在衣杆上的那些衣服已沒了蹤影。

第一天上班,竟然是這樣的狀況,真是糟糕。她應該把前後順序顛倒一下,這樣時間就不會來不及了。

思前想後,文翊歆詢問著找到了攝影室,但房門緊閉,她在門口踟躕片刻,又折返回去。

主編室的電話一直在響,是各大品牌和主要負責人打來預約,希望Maria能夠給他們提供一些有關時裝潮流走向的意見,為他們設計師的作品把關,或者是爭取下一期的雜誌能夠刊登某品牌的新裝,或者從國外打來詢問Maria檔期安排,是否能夠參加時裝展……

Maria章帶著Sarah回來已是三小時後,文翊歆正在接電話,看到人來了,不假思索便跟對話的那人道:“您等一等,Maria回來了。”

電話剛移開臉頰,Maria已沉著臉色進辦公室,Sarah皺眉,上前接過電話跟那邊溝通。

她做錯了什麼?

“……好,我們這邊會根據時間來安排……您放心,處理好就聯繫您……嗯,不客氣,那拜拜……”Sarah嫺熟地處理完這通電話,從辦公桌取來一張紙給文翊歆,“以後,除了這些人的電話,其餘的都是我們截斷。”

文翊歆點點頭,還沒看清就聽到Sarah冷冰冰道:“午餐時間到了,你去三樓的餐廳為Maria點餐,今天要一份牛排扒飯,牛排七分熟,另外再要一份紫菜蛋花湯。快一點,中午還有事。”

文翊歆不敢耽誤,匆匆下樓把牛排扒飯端上來,又才得到指示去午餐。

餐廳裡已有很多人在端著餐盤自選,楚弦亦在其中,那裡排著很多人不知道在等什麼。楚弦看到了她,招手讓她過去。

“等會兒要上蛋羹,你也吃一份。”楚弦微笑道,“怎麼樣?第一天工作還習慣嗎?”

文翊歆快口吐白沫,“忙死了,一早上什麼都沒吃。”

“你的胃怎麼受得了?”說著就把餐盤裡的一份排骨飯給她,

“你先去吃,這邊好了我給你帶一份。”

“那……我就不客氣了!”

楚弦微笑相送,在她轉身時看到突來一個高大男子,急忙去拉,結果還是晚了一步。

文翊歆拿臉撞上了別人端高在胸前的餐盤,只覺得鼻樑驟疼,一股暖流溢了出來,她伸手去捂,移開再看時手心裡鮮紅一片。

慌亂間,楚弦已接過她的餐盤放下,手堵在她的鼻口,帶著她去洗手間清理,“頭往後仰。”

楚弦走在她的左邊,右手攬著她的肩,一路說著“麻煩讓一下”。他的眉微微皺著,眸眼如山水潑墨間的露珠般清澈,那眼神恍若穿過晶瑩露珠的陽光,照映在整張白皙而精緻的面龐。

“阿弦,我要是沒結婚,一定追求你。”

楚弦猛地怔住,就連匆忙的步伐都隨之停下,側臉看向她時頗為無奈,“文大小姐,你都成這副模樣了,還有心情開玩笑?”隨即快速地轉臉,眼神閃爍地望向前方。

文翊歆笑彎了眼,“阿弦,這麼多年朋友,你害羞什麼?”

“都這麼多年了,你都沒有追求我,即便沒結婚,也不會那麼做。”

“這可不好說。或許我哪天就真追求你了也說不定,你看起來這麼養眼。”

楚弦淡淡一笑,並不答話,把她送到洗手間門口便在外等著。

捧水清洗了血跡,又拿紙巾堵住了鼻孔不讓血再流,文翊歆悠然完成這一切,只是當她走出洗手間,還未來得及跟楚弦說話,已瞧見Sarah遠遠地走來,眉微蹙,唇緊抿,神色依舊冰冷。

“怎麼這麼久?Maria要去看Joanna Donne首席設計師Ken的新裝,快一點跟去!”

說罷便轉身要走,楚弦匆忙攔下,“她還沒有吃東西,總得讓她先吃點東西再跟去吧?”

Sarah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抱歉,整個人看起來總算有一絲人味,“楚總監,很抱歉,Maria的時間表排得很滿,她的做事風格您也清楚。”

話已至此,楚弦不好再多說。

文翊歆快步跟上Sarah的步伐,在經過楚弦的時候拍了拍他的肩,讓他不必擔心。

搭車到達Joanna Donne首席設計師的辦公室,Ken已經在門口相迎,笑容裡除了歡迎更多的是阿諛,然而Maria始終冷著一張臉,不苟言笑。

Sarah此時在文翊歆耳邊低語,“等會兒不需要你說話,只要看著。如果Maria覺得新裝不錯,會微笑,但如果她沒有表情,就說明這些衣服她看不上眼。你要懂得察言觀色,不壓亂說話,因為Maria不喜歡她的權威和專業受到質疑。”

既然Sarah已經提醒至此,文翊歆自然不好多言。上午一杯咖啡引起的各種事件已經讓她遭受夠Maria的冷言冷臉,連飯都沒時間吃,她的胃已餓得隱隱作痛,她不敢再造次。

果不其然,看新裝時,Maria的臉色始終冰冷,眼神明明淡淡的,卻散發著一種清冷的氣息。看到不合意的作品,她會轉移視線,多一秒都不願停留。

Sarah後來告訴文翊歆,Maria曾經說過,她的眼睛只用來看美好事物。

Ken對於Maria的態度並不敢多言,甚至不敢表現一丁點兒的不滿,只訕訕地讓模特去換新裝。因為他心裡比誰都清楚,Maria是時裝界裡的風向標,她對潮流的把握和敏感度從不會出錯。

果真不怒自威,看著Maria的側面,文翊歆頭一次發現竟然還有比夏筱雨更會不怒自威的女人。

女人一旦練就了不怒自威的氣質,那並不同于男人的霸氣,而是一種冷漠的高貴。

Maria開口說話的語氣竟然無比的輕柔,但是不帶任何感情色彩,聽不出是喜是怒是樂是哀。即使是長篇批評,也感覺不到她在生氣。

這得追溯到一次有關胸章的爭辯。

主編辦公室齊聚著攝影師和造型師、化妝師,一排排衣服被推了進去,Maria撥過一件又一件,挑出一條冰藍色吊帶及膝連衣裙,黑色綁帶高跟涼鞋,外搭白色小西服。

文翊歆恰好送咖啡進去,看見整套衣服,不免覺得有些簡單,簡單得乏味可陳,便忍不住插了一句,“是不是加一個胸章會更好看一點?”

原本討論的聲音就低小,她這麼突兀一句讓討論聲霎時消弭不在,Maria極緩極緩地轉過身,用一種錯愕、難以置信的眼神打量著她。

但依舊寒冷如冰。

“你說什麼?胸章?”她立在原地一動不動,轉臉看向搭配好掛在衣架上的服裝,輕輕地嗤了一聲,語氣是不變的柔和,“你知道這期的雜誌主題是什麼?或者,你知道胸章的來歷嗎?”

她不給人回話的機會,就胸章的歷史、不同的形狀代表的不同含義展開,從西方到東方,足足四十六分鐘的時間,一句不停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