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騙妻入懷

正文 第30章 你老婆好像很難受

書名:騙妻入懷 作者:秋暖花開_ 本章字數:333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02:09


天水園。

文翊歆從計程車上下來,每走一步都忍著胃部越來越強烈的絞痛感。終於,在一個禮拜來的不規律作息後,胃開始懲罰這個待它不善的主人。她攔車攔得急,因為擔心周帆會追上來,付錢的時候臉色不好,司機關切地詢問了幾句,甚至提出送她去醫院,被她言謝婉拒。

那幢樓近在眼前,因胃部的疼痛,想要到達似乎比登天還難。

那種疼痛像是有一隻手伸在胃裡面,刮住胃壁,緊抓著一點點收起手指,忽而手肘一轉,似要把胃也翻轉倒位。在該刹那,胃酸猛地翻滾襲上胸腔,在喉間作祟,迫使人禁不住作嘔,又什麼都吐不出來。

文翊歆一手扶著路燈燈杆,一手捂著胃,終是支撐不住,緩緩地蹲了下去。

握著燈杆的手指收得越來越近,因疼痛而出的哀歎隨著呼吸“嘶嘶”作響,偏偏這種痛無法緩解。

她的額頭和鼻尖漸漸滲出細細密密的汗。

“姑娘,你沒事吧?”一個上了年紀頭髮花白的婆婆握住她的胳膊,輕拍她的背,“不舒服就快打電話讓你老公下來接你。”

胃痛得她沒精力說話,直覺地搖頭。

“你老公下班了吧?這個時候到家了嗎?”

又一股胃酸湧上,讓她忍不住作嘔。

婆婆看她難受得說不出話,此時居住在天水園的人多數未下班到家,乾著急又做不了什麼。焦急四處顧盼中,她看見一輛黑色SUV車型的車子駛進了入口,忙一個勁兒地朝那招手。

車子遲疑著遲疑著,快速地緊挨花園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元喬晟連忙跑來。

“你老婆好像很難受,快看看她是怎麼回事。”

元喬晟連連點頭,已蹲下順著文翊歆的背,關切不已,“怎麼了?怎麼這樣子?哪裡不舒服嗎?”

艱難地忍下喉間的酸楚和因疼痛而起的哽咽,文翊歆眉頭深鎖,倒吸著涼氣,“胃……胃痛。”

“去醫院,來,我抱你上車。”說著,他已伸手要去抱她。

文翊歆連連搖頭,呼吸一口氣,吐一個字,“老、毛、病……上、樓……藥……”

往日裡總是溫柔的神情霎時湧現薄怒,元喬晟冷聲斥責,“這個樣子上樓有什麼用?先去醫院!”

手臂穿過她的腰,試圖攬著她讓她先站起來一些,再打橫抱起;不過文翊歆快被不理解氣得斷氣,緊握著燈杆搖頭,“有藥……樓上……有藥!”

元喬晟這才明白過來,呼出一氣,“那我先抱你上樓。”

文翊歆乖乖由著他抱起,疼痛翻攪中聽見他禮貌的話語,“婆婆,麻煩你跟管理員說一聲,我很快下來把車停好。”

“好,好,你去吧。”

上得樓來,把她放到床上,元喬晟直接拉開床頭櫃的抽屜翻找藥片,尋找中不時側臉看她的情況。

許是疼痛太強烈,她的面部輪廓已因此扭曲,額頭的汗密密織了一層,已開始順下流淌;而她則蜷縮起身體,像一隻熟透的蝦米,一動不動地護著胃部。

找出了藥,按照說明書塞了兩片到她嘴邊,“張嘴。”看著她乖乖地聽話照做,心中仍是放不下,又問,“這次吃藥喝水嗎?”

她哽咽地嗯了一聲,緊閉的眼沒有睜開,“溫水,暖的。”

端上水來,借出胸膛讓她靠穩,吸取上次的經驗,他找了一塊毛巾圍在她的領口,這才安心地喂她喝水。

“這個溫度適合嗎?”

她點頭,又繼續小口地啜。

一杯水喝完已過去一刻鐘的時間,扶她躺下,掖好被子,元喬晟並沒有急著去泊車,而是坐在她床邊觀察她的情況是否已無大礙。有很多問題想問她,考慮到她或許因為疼痛不願說話又忍下,只靜靜地坐著陪伴,一手拿毛巾幫她把額頭、鼻尖的汗擦乾,另一隻手伸到她捂著胃部的手心下,一下下輕揉著她的胃。

慢慢地,她的手鬆開,完全信任地任由他的掌心傳遞溫度。

大約半小時後,聽到她因疼痛而嘶嘶不穩的氣息聲變為平穩微弱的呼吸,他湊近看了看,確認她已入睡才下樓泊車。

沒想到那位婆婆還在樓下,正和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說話,遠遠看去,那模樣倒像是在說教。女孩子臉上浮現淡淡的不耐煩,似乎又礙於什麼耐心地聽婆婆的諄諄教誨。

女孩子先看到他朝車子走來,欣喜地握起婆婆的胳膊,目光一直注視著他,不知在和老人家說什麼;隨後婆婆也轉過身,表情讚賞而羡慕。

待元喬晟走近了,才聽到婆婆對拿女孩子說:“以後你要嫁人,就要嫁給像這個哥哥這樣疼老婆的男人。”

“奶奶!”女孩子青春的臉頰浮現紅暈,有些不好意思地

跺了跺腳。

元喬晟亦有些尷尬,微微一笑,謝過婆婆便上車。

婆婆看著他的車子駛動,拉著孫女讓開了道,“他這會兒才下來,一定是等老婆好全了才來停車。”

女孩子不滿地頂嘴,“奶奶,換做任何一個男人,為人丈夫,如果自己老婆難受成那個樣子,都會這麼做的!”

“你懂什麼?他做得還多著呢!休假在家,都是他去超級市場買菜,我都撞見好多次了。而且,那天晚上,他們家陽臺煙火四射,是他求管理人員允許,他說,他惹他老婆不高興了,得想辦法彌補。”

女孩子仍不以為然地撅嘴,“既然是他惹老婆生氣的,彌補是應該的啊!”

婆婆倒抽一氣,“你這女孩子怎麼就是說不聽呢……”

泊好車,本想直接搭電梯回家,又猜想到文翊歆剛才胃痛得這麼厲害,必定還沒有吃飯,元喬晟又上車,駛去市場買了北菇、生菜、雞肉,打算熬一鍋北菇雞肉粥給她暖暖胃。

粥快熬好之際,文翊歆摸索著下樓。

雖然痛楚不在,但她的臉色還沒有緩回來,依舊蒼白;不知是因為被子蓋得太嚴實,抑或睡覺中胃又痛起來,她的額頭發根處還鋪著一層晶瑩的汗珠。

元喬晟瞥了她一眼,繼續攪拌著鍋中的粥,語氣淡然,“如果還不舒服就先回房躺著,我熬好了粥端上來給你。”

文翊歆站在廚房門口,右手扶著門框,身體亦緊緊地挨著。不知道她是精神恍惚尚未復原,或者別的什麼,沉默空白了很久,才聽到她氣若遊絲地吐出一句“謝謝你,元喬晟”。

熬粥的動作微微一滯了,元喬晟收起驚詫愕然,微笑如海風拂起的漣漪,清淺卻柔和,“你是我老婆,照顧你是應該的,不用跟我客氣。”

隨後他關閉無焰電爐,一勺一勺往碗裡盛粥。

四圍很靜,靜到能夠聽到勺裡的粥融入碗中的微弱聲音。倏地,吧嗒一聲,似是珠子類的東西墜地,撞擊出粉碎的聲響,竟是那樣的清晰,乃至震撼。

元喬晟悠然抬起半垂的長睫,目光瞥盡她憔悴蒼然的面龐,那兩道殘留的淚痕一如淚珠墜地的聲響清晰。

她慌張地側過臉,手背摸過額頭的汗,走向了餐廳。

薄唇微抿,他盛滿一碗粥,拿起小勺跟了過去。放下粥讓她喝,他始終沒有多問。

Shining Star Pub。

在一杯又一杯的朗姆灌下肚腸之後,搖曳的光景顯得過於曖昧,身邊往來的人群或三三兩兩,或單獨只影,沒有人上前搭訕,卻也潛藏著最大的危機。

嘭一聲,玻璃杯不輕地撞在琉璃吧臺上,甯婕兒眼神微醺,迷醉地朝著門口的方向招手,聲音喃喃卻高聲喚道:“再來一杯!”

調酒師面露難色,目光投向坐在吧台另一端的男子。

只見那男子勾起唇角,露出的笑容在鷹鉤鼻的映襯下顯得頗為邪惡,他慢悠悠地下了吧椅,繞過半個圈來到甯婕兒跟前,微笑道:“婕兒,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

甯婕兒恍惚地抬起頭,使勁地眯眼,在閃爍交替搖晃的光線中看清眼前的人,不屑地冷嗤,“你走開,少管閒事。”

舒昊抿了抿唇,面露不甘與無奈,“如果是別人,我肯定不管。但是正因為是你,我才要管,不然你喝醉了遇到壞人怎麼辦?”

“壞人?”甯婕兒冷冷地勾動唇角,眸光因醉意而閃爍,似有別樣星光在亮,“這裡除了你,我不知道還能有誰配得起這兩個字。”

她的神經雖然被酒精麻醉,但潛意識裡的認知依然清醒。

舒昊無奈地攤了攤手,“既然你這麼說,我如果繼續賴在這裡就太不識趣了。”移步回原先的座椅,在甯婕兒再次拍案叫酒時,他朝調酒師使了一個眼色,允許他應客人要求上酒。

而擺放在他面前的那一杯伏特加,從進來到現在,就連三分之一都沒有喝掉。

他需要神志清醒,清醒到足夠掌控一切。

對面的女子已無法再承受滿滿一杯朗姆,只三分之一的酒量下肚就已倒在了吧臺上,醉得不省人事。她的身邊開始出現陌生的男子游離左右,時而湊近,時而遠離,每每小心試探都帶著真誠關懷的表情。

一位色眼眯眯的男子伸手扶住甯婕兒,讓她倒進自己的懷裡,借勢要帶她走。一轉身,即被舒昊擋住了去路,刺激他微惱地瞪眼吹鼻,“你閃開!”

舒昊下巴朝他懷中的人揚了揚,“這是我的女人,識相的話快給我放開她!”

“你的女人?哈哈,你以為我剛出來混,你說什麼我都相信啊?!我告訴你,這是哥先看上的女人,你給我讓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