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大道修真劫

第三卷 逍遙 第132章 波瀾

書名:大道修真劫 作者:逍遙水龍吟 本章字數:493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1日 09:53


卻說眾弟子熄了妄念,每日安穩修煉,汪、葉二人又隨時指點,數年之間,他們的修為穩步提升,汪、葉二人都大感欣慰,葉青冥便和汪曉瀾商議,準備下山遊歷。

畢竟上次下山,二人足跡僅至宣山周邊的燕、晉等國,便趕上世俗遭災,隨後渡了眾弟子回山,當時眾弟子年幼,又是親友俱喪、孤苦無依,二人自然要將他們撫養長大,如今眾弟子皆已成年,可在仙府中自行修煉,所以二人便想去世間各地走一走,開拓眼界,增長見聞。

眾弟子聽說師父師娘要下山,都想跟著一起去,畢竟他們上山也有幾十年了,實在氣悶的緊,若能下山逛逛,想必是人生快事!

可惜,葉青冥和汪曉瀾根本不同意,畢竟這些弟子修煉不足百年,根基淺薄,而周天六道臥虎藏龍,強者如雲,若碰上心術不正的修士加害,汪、葉二人尚有一戰之力,這些弟子卻根本無法自保,所以不肯帶他們同往。

眾弟子苦求一番,見師父師娘執意不允,也只得罷了,汪、葉二人將旅途要用的諸般事物收拾好之後,又對眾弟子囑咐了一番才下山。

此番下山遊歷,仍是信步閒遊,十餘年間,二人足跡踏遍大半個世俗,結識了許多奇人異士,見聞亦與日俱增,這且按下不表。

卻說留守仙府的弟子們自從師父、師娘走後,十餘年間埋頭苦修,功力雖與日俱增,卻也越來越枯燥氣悶,其他四名弟子也還罷了,那宣清卻最為膽大淘氣,便留下一封書信,說要下山行俠仗義,積修功德,讓宣淨等同門看守好仙府,安心修煉,然後宣清就悄悄出了九宮玄門陣,離開了宣山。

等宣淨、宣沖、宣浩、宣冰發現大師兄不見了,都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又不敢私自下山去找他回來,便趕緊給師父師娘飛劍傳書,稟明此事。

此時汪、葉二人正在南海一位散修水仙洞府中做客,接到飛劍傳書,也不禁吃了一驚,既怕宣清初次下山,會吃虧遇險,同時又對宣清的膽大妄為,很有些氣惱,汪曉瀾直埋怨葉青冥平日太過寵溺徒弟,才會縱容的宣清如此無法無天,葉青冥卻沉默不語,緩緩推算宣清的吉凶如何。

過了半晌,葉青冥說道:“清兒此次下山,當無大險,但小災小劫卻在所難免,他初涉江湖,吃點小虧,磨練磨練,也未必是壞事,況且他還有因禍得福之兆,只不過……”

雖然在氣頭上,可汪曉瀾終究關心孩子,聽丈夫如此說,立刻追問道:“只不過怎樣?”

葉青冥卻不答話,緩緩搖了搖頭,适才一番推算,固然查知愛徒並無大礙,卻也同時察覺自己近期有些凶兆,只怕這逍遙自在的日子,快要到頭了!

葉青冥深知劫數難逃,若自己真有兇險,萬難避過,他不願嬌妻憂心,故此不肯言明,也幸虧如此,日後才少了許多麻煩!

既然宣清擅自下山之事並無大的兇險,二人也就不再理會,靜觀其變了。

再說那宣清自幼入山清修,不通俗務,下山之後,也不知道該往哪走,信馬由韁,趕了十幾天的路,來到了一座城池之中。

見了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情景,宣清只覺得恍如隔世,看什麼都覺得有趣,路人見他楞頭呆腦,紛紛訕笑,並指指點點,他也毫不理會,後來聞到街邊酒樓內透出陣陣香氣,便走了進去。

早有跑堂的迎了上來,問道:“小道長,就您一位啊,還是有別的同伴?”

宣清隨口說道:“就我自己。”

“好咧!您想吃點什麼?”

宣清膛目結舌,不知該說什麼,那跑堂的見他身穿道袍,面生的很,便知他是遠來的道士,此刻見他呆頭呆腦,更知他是個雛兒,便說道:“這樣吧,您先坐下,小的給您張羅幾個上等好菜,您看如何?”

宣清忙不迭的點了點頭,跑堂的便給他安排了一張桌子,然後逕自去了。

上菜還需一段時間,枯坐無聊,宣清便朝四周打量,旁邊幾席多是鄉紳、富商,吆五喝六,吃的不亦樂乎,唯獨靠窗的一張桌子邊,坐著一位妙齡女子。

那女子身穿鵝黃色的長裙,膚色瑩白,猶如美玉,大眼迷人,紅唇嬌豔,宣清不覺瞧得癡了,他本非登徒浪子,但涉世不深,故此胸中未存男女有別,該當避嫌之念,渾不知如此盯著人家猛看,乃是大大的失禮!

若是尋常女子被陌生男人如此盯看,早就羞得面紅耳赤,退避三舍了,但察覺到宣清的目光後,那妙齡女子卻狠狠的回瞪過來,宣清吃了一驚,急忙移開目光,卻聽那女子“嗤”的一笑,頗有嘲諷之意!

宣清不由自主的臉上發燒,趕緊端起茶杯喝茶,藉以掩飾窘態,卻不想喝茶喝的急了,嗆得連連咳嗽,越發狼狽!

見到這一幕,那女子微微一笑,不再理會這個呆頭呆腦的小道士,自顧自的想起了心事,她滿腹憂愁,無可排遣,不由自主的輕歎了一口氣!

此時宣清的菜已上桌,便提起筷子吃了起來,沒過多久,長街上走來一隊官兵,擁簇著一頂轎子,緩緩走過酒樓,那妙齡女子豁然起身,雙足輕跺地面,已從窗口穿出,人在半空,手中卻多了一柄長劍,直刺進轎子,她同時高喝道:“狗官,你欺壓百姓,戕害良善,今日教你難逃公道!”

長街上頓時一片大亂,路人齊聲驚呼,紛紛逃避,眾官兵各自取出兵刃,手忙腳亂的想要圍攻那女子,酒樓內的眾多食客也都驚得呆了,而宣清雖修成一身法力,但他自幼被師父師娘呵護的無微不至,從未經歷如此變故,更無應變之才,此刻只管呆看,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女子持劍刺入轎中,卻無慘叫之聲傳出,劍鋒上傳來的感覺,也不似刺中人身,不禁暗道:“不妙!”

她猛力拔劍,卻拔不出來,仿佛長劍被鐵鉗死死鉗住了一般,她立刻棄劍後躍,眾官兵此時也圍了上來,被她施展武藝打倒兩人,奪了一柄鋼刀,隨手揮舞,將眾官兵逼退!

那轎子猛然一震,爆碎開來,只見一位身穿武官服飾,年約三旬、長髯過腹的男子筆直站立,左手兩根手指夾著那柄長劍,笑道:“沈姑娘!沈女俠!想引你現身,可真不容易啊!你一夜之間,連盜七家官邸,震驚朝野,本官奉旨將你緝拿歸案,你還是束手就擒吧!”

那女子正是姓沈,芳

名憐雪,她年紀雖輕,卻是近年來名頭最響的女飛賊,屢次出手劫富濟貧,著實犯下了不少大案,官府幾次想抓她,卻始終未能如願,而那坐轎的武官貪贓枉法,積惡如山,知道她恨自己入骨,便故意洩露自身行蹤,引她前來行刺,準備趁機將她擒下。

先前一擊不中,沈憐雪已知對頭絕非易與之輩,況且先機已失,再打下去多半討不了好,還是儘快離去為妙,當下施展輕功想要躍上屋頂逃走,那武官微微冷笑,手臂一揮,指尖夾著的長劍立刻甩出,正插在屋簷上,將她的去路阻斷,跟著身形一縱,雙掌猶如鷹爪,朝沈憐雪雙肩抓下!

見他指力了得,沈憐雪不敢硬接,施展身法,閃避開來,跟著揮刀反擊,與那武官打的難解難分!

宣清雖然經事不多,但他久在葉青冥門下,常聽師父講解天下道術法門,卻也有些見識,此刻冷眼旁觀,已知沈憐雪與那武官的修為相當,只不過一方身法巧妙,一方力氣奇大,因此平手相鬥,仍是難分勝負。

不過,單打獨鬥雖然難分勝負,可那武官並非孤身一人,因此那些官兵一齊圍攻,沈憐雪便漸漸落了下風,險象環生。

宣清暗想:“聽這位姑娘先前的話,似乎這武官欺壓百姓,不是善類,而師父也曾教誨要行俠仗義,急人之難,嗯,且待我助她一臂之力!”

當下手掐法決,施展雷系道法,五道淡銀色的閃電淩空下擊,將眾官兵劈的屁滾尿流,那武官吃了一驚,立刻知道敵人來了援兵,急忙後躍,同時從腰間取出一柄短劍,隨手揮舞,護住全身要害,卻聽沈憐雪一聲嬌叱,猛然揮刀進擊,雙刃一交,火星四濺,沈憐雪不及對方力大,鋼刀竟被震得脫手,而那武官忌憚宣清施法夾攻,因此不敢停留,逕自轉身逃走,沈憐雪和宣清剛要追擊,那武官反手打出一蓬銀針,二人急忙閃避,就這一耽擱,那武官已拐進了一條胡同,逃得無影無蹤。

此刻大街上一片混亂,沈憐雪說道:“此地不宜久留,隨我來!”

宣清尚自遲疑,說道:“貧道吃了飯,還沒給錢呢,等貧道去酒樓結了飯錢再走……”

他一句話沒說完,沈憐雪已拉著他飛跑,同時說道:“官府爪牙甚多,再耽擱下去,就走不成了!”

宣清邊跑邊從儲物指環中取出一塊靈石,揚手扔進酒樓之內,大喊道:“這是飯錢!”

沈憐雪冷笑道:“你不僅婆婆媽媽,還是個大傻瓜!你知不知道,一塊靈石能值多少銀子?你剛才吃的那頓飯,最多也就幾百文錢而已!你虧大了!”

宣清笑了一笑,並不反駁,他自幼在葉青冥門下修道,性子與乃師一脈相傳,從不虧欠別人,同時只要是自己認為對的事,就會去做,至於別人的冷嘲熱諷,根本不予理會!

二人出城之後,又一路東拐西轉,跑了老遠,估計官兵追不上了,才尋了一處密林歇息。

沈憐雪看似傲慢,其實十分感激宣清的救命之恩,此刻便說道:“小道士,今天多虧有你相助,這個人情我記下了,我叫沈憐雪,以後有事記得來找我!對了,你叫什麼?”

宣清打個稽首,說道:“貧道宣清。”

沈憐雪點了點頭,又說道:“你剛才施展的仙道法門,挺厲害啊!你是哪個門派的?”

聽了這話,宣清愣住了,師父葉青冥從沒說過自己這一派叫什麼名號,所以他也不知道,當下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回答。

見他這副模樣,沈憐雪輕歎道:“果真是個大傻瓜!連自己是什麼門派都不知道!”

宣清道:“貧道自幼隨家師在宣山之中修煉,確實不知自家門派為何,倒讓姑娘見笑了……”

沈憐雪驚叫道:“你……你……你在宣山之中修煉?你……你是葉青冥的弟子?”

宣清疑惑的說道:“敢問姑娘可是與家師相識?”

沈憐雪喃喃自語道:“天呐!終於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她悲喜交集,神色頗為激動,跟著急迫的說道:“你……你快帶我去見你師父!”

宣清說道:“家師與師娘雲遊四海,貧道也有十幾年沒見過他老人家了。”

沈憐雪露出失望至極的神情,仿佛心哀若死,宣清忍不住說道:“貧道雖然不知道家師現在何處,不過,你若真有急事,貧道可以給家師飛劍傳書……”

沈憐雪聞言大喜,急忙說道:“那就有勞了!”

當下宣清取出一柄小小的飛劍,乃是傳遞書信的專用法器,其中有葉青冥留下的元神印記,因此不論相隔多遠,只要將此劍拋出,很快便可飛到葉青冥手中。

宣清跟著說道:“沈姑娘,你想和家師說些什麼?”

沈憐雪剛要開口,忽然想起一事,立刻問道:“你剛才說,你師父和師娘在一起?”

宣清點了點頭,沈憐雪略一沉吟,說道:“那……這封信能不能讓我來寫?”

聽了這話,宣清心中起疑,因此有些猶豫,沈憐雪察言觀色,已猜到他的擔心,立刻說道:“我與你師父確實相識,而眼下更有一件至關重要的事,非你師父莫辦!若是耽擱了,你師父也會抱憾終身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見她說的誠懇,宣清點了點頭,將飛劍遞了過去,沈憐雪匆匆寫下了四句詩,跟著揚手一拋,那劍立刻穿入雲端,瞬間消失不見。

沒過多久,葉青冥便接到了飛劍傳書,上面寫著一首詩:“玉石山中藏,嬌花伴斜陽,有緣終相會,難得留韶光。”

此詩不倫不類,似乎是才疏學淺之輩,隨意寫的打油詩,因此葉青冥看完之後,覺得莫名其妙,而汪曉瀾取過飛劍,看了笑道:“清兒下山之後,看來是詩興大發啊,只不過此詩欠通,不知所云!這就叫為賦新詩強說愁了!”

葉青冥素來精明幹練,又深知宣清的性情,覺得這徒兒無緣無故傳遞此詩,定有緣故,他再仔細一看,這字跡與宣清的截然不同,顯然此詩並非他寫的,不禁更加疑心!

凝神思索片刻,葉青冥已經悟出了其中的奧秘,登時大吃一驚,急忙施法推算天機,想要查明因果!

過了半晌,忽然開口對汪曉瀾說道:“你即刻返回宣山,我另有要事,需趕去處理!”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