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妙手小村醫

正文 第21章:這是你的床

書名:妙手小村醫 作者:了了一生 本章字數:374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7:56


  然而林昊的爪子還沒探出去,吳若藍卻已經掏出了紙和筆,指著藥架道:“快,你趕緊看看,這上面還缺什麼器械?缺什麼藥?”

  林昊有點反應不過來,“呃?”

  吳若藍道:“之前你給那女人做手術的時候,要這個沒有,要那個也沒有。就連那皮下可吸收的羊腸線,也是我上學的時候在室驗室裡順回來的,要不然你以為可以進行縫合嗎?既然現在你在這裡工作了,為了避免再發生這樣的情況,自然要給你添置齊全了。”

  林昊微汗,“你叫我進來就是為了這個?”

  “當然!”吳若藍應了一句,又疑問:“要不然你以為我想幹嘛?”

  林昊大失所望,有些不死心的道:“那為什麼要背著你爸呢?”

  吳若藍道:“因為他不會同意的!”

  林昊道:“為什麼?”

  吳若藍張嘴,但欲言雙止,“這個以後再跟你說!”

  “好吧!”林昊見她不想說,也不強求,抬眼左右看了看之後,問道:“你有多少錢添置東西?”

  吳若藍想了想道:“七八千塊還是有的!”

  “不是吧?”林昊苦笑,“這麼一點錢,一張專業的檢查床都買不到呢!”

  “這……加上今天收的那六千塊,有一萬多的。但也只有這麼多了!”吳若藍無奈的道:“老頭子那裡或許應該還有些的,可是……”

  林昊道:“可是要讓他掏錢,比殺了他還難是嗎?”

  吳若藍睜大眼睛看著他,一副你竟然也知道的表情!

  林昊無力的擺手道:“算了,藥物器械什麼的呆會兒再說,我看這診所的面積挺大的,為什麼連個檢查室,連張簡易手術床都沒有呢?”

  吳若藍道:“老頭子用不著那些啊!”

  林昊疑惑的道:“用不著?怎麼可能?”

  吳若藍點頭道:“他就看些頭疼腦熱,感冒發燒的小病小症,一個聽診器,一根體溫計,一根壓舌棒就全部對付了,哪用得著那些東西呢?”

  林昊狂汗,“你這診所的經營項目也太窄了吧?”

  “誰說不是呢!”吳若藍幽幽歎口氣道:“我爸現在啊,就算是看感冒發燒也很挑的,超過40度他不接。五歲以下的孩子不接,說哭哭啼啼的太難搞。婦科他也不接,說給女人看那個太晦氣,但有時候也例外……”

  林昊介面道:“例如遇著個年輕漂亮的。”

  吳若藍驚訝的道:“你怎麼知道?”

  林昊微汗,“我也是個男人好不好?”

  “男人?”吳若藍失笑,伸手彈了一下他的腦袋:“你就是個小屁孩,而且還是個脾氣很大的小屁孩!”

  林昊二話不說,轉身就往外走。

  “哎哎!”吳若藍忙在後面叫道:“去哪兒?”

  “傷自尊!”林昊甕聲甕氣的道:“不聊了!”

  吳若藍:“……”

  跟著林昊走出去後,見他走進了那個雜物間,這便跟進去道:“嚅,這就是你住的地方!”

  林昊抬眼看看,房間倒是不小,而且向陽,通風採光都不錯,就是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了些。

  吳若藍在後面輕點一下他的肩膀,“別愣著了,咱們趕緊收拾吧,一會兒還得從家裡給你搬張床過來呢!”

  林昊問道:“你家在哪兒呢?”

  吳若藍道:“羊城!”

  林昊道:“那麼遠?”

  “很遠嗎?”吳若藍指向門口道:“前面幾百米就是了!”

  林昊疑惑的道:“那為什麼要在這裡開診所呢?”

  “這裡是惠城唄!”吳若藍輕笑道:“雖然只有五百米的距離,但這裡的租金要比那邊便宜一小半呢!”

  林昊道:“這房子不是你們的?”

  吳若藍搖頭,神色突然間有些落寂,仿佛是被觸動了什麼心事似的,然後就什麼都不再說,開始收拾起東西。

  林昊看著她說情緒低落就情緒低落,很是莫名其妙,不過也他沒有再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吳若藍有,他不一樣有嗎?

  兩人各懷心思的收拾起房間,當房間終於收拾利索後,日頭已經開始下山了!

  吳若藍見老頭子還沒有過來,這就道:“走吧,咱們回家吃飯去!”

  鎖上了診所的拉閘門之後,林昊跟著吳若藍往羊城那邊走。

  正如吳若藍說的,雖然只有五百米的距離,但過了河,這邊卻是另外一番景像,兩層半,三層半,四層半的小洋樓,從河這邊稀稀落落的往前延伸,越往前就越密集,最盡頭的地方竟然還隱約可以看到露出一角的摩天大橋。可是橋的那邊,也是兩人來的方向,卻是殘舊破敗的老宅子居多!

  幾步之遙,兩個世界啊!林昊正在心裡感歎的時候,卻發現吳若藍停在了一棟兩層半,裝修的還算精緻的房子前,不過看起來也有十來年的歷史了,於是問道:“這就是你家?”

  “嗯!”吳若藍點頭應一句,然後又補充道:“不過是好幾年以前的!”

  林昊不解的看著她,卻發現她的眼眶竟然微微有些發紅,終於忍不

住道:“美腿姐姐,你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若藍沒有回答,只是神情黯然的垂頭朝前走。

  林昊苦笑,自己顯然是又問了不該問的話了,於是閉緊了嘴,默默的跟在她後頭。

  走了一段路後,卻聽她突然來了一句,“林昊,其實我爸以前不是這樣的。”

  林昊道:“比現在更惡劣嗎?”

  吳若藍沒好氣的橫他一眼,“以前我爸積極樂觀,熱情好客,很喜歡幫助別人的,有的時候看病人困難,他甚至不收診費呢!”

  “呃?你確定你說的是你爸!”林昊撓頭疑問道:“不是雷鋒?”

  吳若藍停下來,腮幫氣鼓鼓的眼瞪著他。

  林昊只好揚起雙手作投降狀,“好吧,那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吳若藍指了指前面的一顆被瓷磚圍成一圈的百年大榕樹,顯然是要和他坐下來聊。

  看見那棵大榕樹,林昊的表情竟然也突地變得有些複雜古怪,不過只是微微失神後便走了過去。

  此時的天空,瑰麗的彩霞簇擁著日頭,深情地望著兩地之隔的江河,欲揮不去,好像要把自己的光和熱留在人間。

  在這樣的時分,和一個長腿美女談談人生,聊聊理想,無疑是林昊喜歡的。

  吳若藍緩緩的拉開話閘子道:“那個時候,我媽還在世的……”

  林昊以為自己已經猜到了結尾,問道:“那你爸是因為對你媽用情太深,你媽不在了,所以才性情大變的?”

  “不是,不過也算是一部分原因吧!我爸和我媽確實相敬如賓的!”吳若藍搖頭,接著剛才的話道:“這事說起來,應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我爸還是一個頂好頂好的大夫,什麼病都看,什麼朋友都交,其中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叫做明叔,在一個藥材公司當主管的,我爸診所裡的藥物,全部由他供給。兩人的合作關係有好幾年,一直也沒有出什麼事情。有一次,明叔說他們藥材公司搞活動,有一批人血白蛋白正在搞特價!”

  林昊沒有插話,心裡卻清楚,好貨不便宜,便宜沒有好貨,特價往往就是殘次的代名詞!

  她說的這事,估摸著就是人血白蛋白引發的。

  果然,吳若藍接著道:“當時我爸的診所裡還有十瓶人血白蛋白,沒那麼快要貨的,可明叔說機會難得,我爸也不想怯這份人錢,便讓他送了三十瓶過來。你知道的,人血白蛋白是成分血,補血效果挺不錯的,例如今天那個女人發生的出血性休克就可以用。但也有很多人視為補藥,那個時候正值秋天,進補的人也比較多,我爸估摸著也有這層考慮吧!結果第二天早上診所就來了一對要求打人血白蛋白的老夫妻,當時給他們掛針的是我媽,拿的就是明叔前一晚送來的人血白蛋白。結果吊瓶剛掛上去沒幾分鐘,兩人便雙雙出現了嚴重的過敏反應。”

  林昊聽得心懸了起來,忙問:“然後呢?”

  吳若藍道:“然後我爸就趕緊實施急救,可情況太嚴重了,我爸使出了渾身解數,也沒控制住情況,那一對老夫妻卻還是沒能送到醫院便走了!”

  “這……”林昊道:“應該是那人血白蛋白惹的禍吧!”

  吳若藍道:“是的,出了人命的醫療事故,地方上很重視,衛生局藥檢局公安局幾乎全都介入了,調查結果出來後,確實就是那批人血白蛋白存在嚴重的品質問題,因為那根本就是假冒偽劣產品!”

  林昊道:“那找明叔或他所在的藥材公司啊!”

  吳若藍道:“找啊,怎麼不找,可是那個明叔當天晚上收了我爸的藥款就已經跑了。那批假冒偽劣藥品,藥材公司是讓明叔送去銷毀的,可明叔卻貪財心黑,私自進行銷售。而且還不只賣給我爸,同時還賣給了十幾個門診與診所,總價值六十多萬,只是他們都比我爸幸運,因為他們還沒開始使用,我爸這事就上新聞了!”

  林昊道:“那再然後呢?”

  吳若藍道:“再然後,我爸就被那死者家屬告了,法院判決賠償一百一十多萬!”

  林昊疑惑的道:“全部由你爸賠嗎?不可能吧,就算明叔跑了,那藥材公司不用承擔責任的嗎?”

  吳若藍道:“當時我爸收藥的時候,明叔說公司票據第二天送過來,可那無疑只是托詞。藥材公司見沒有票據,便推脫這只是明叔的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雖然最後法院判決的時候,藥材公司承擔了連帶責任,但我爸還是要出大頭。約摸九十多萬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們哪有那麼多錢,存款,股票,房子,能賣的通通都只能賣了,直到現在,我們還欠那對死者家屬二十多萬,每月就像還房貸似的還給他們。我媽承受不住這個打擊,一病不起,沒多久就過世了。自那以後,我爸就變了一個人,雖然慶倖的沒被吊銷行醫資格,雖然把診所從羊城搬到惠城,可是他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他了。”

  林昊聽完之後,多少有些同情起吳仁耀,一個醫生發生這樣的事情是不幸的,那不但會毀掉他的職業生涯,也會毀掉他的心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