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妙手小村醫

正文 第24章:這感情,發展得太快了吧

書名:妙手小村醫 作者:了了一生 本章字數:34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7:56


  林昊也不忘回敬他一個大拇指,病人有的時候要嚇,有的時候要勸,有的時候也得哄,三管齊下才能讓他乖乖的掏出兜裡的銀子,“不錯,這位先生果然有見識,重病得下猛藥,你這腎虧得可是不行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前前後後,也就三分鐘吧。也許還包括一分鐘的前奏!”

  胖子這下終於無話可說了,由衷的道:“醫生,你太厲害了,好像是看著我昨晚……咳,我對你真是服得五體投地再四腳朝天了!”

  林昊適時謙虛的道:“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厲害的,學有所長,術有專攻,這不過是難者不會,會者不難的事情罷了!例如先生你會炒股,我對炒股卻像炒夢一樣!”

  胖子睜大眼睛,“你連我炒股也能診斷出來?”

  林昊洋氣的聳聳肩:“哦福科斯!”

  胖子被徹底征服了,當場拍板道:“醫生,十萬塊,我治了,你給我藥方吧?”

  林昊搖頭,“你的藥方所用的每一種藥都必須特製,一般的藥店與醫院絕不可能有。當然,你可以這樣理解,這是我的獨門秘方,不能外傳,所以三天后,你帶十萬來,我把你的藥給準備好。”

  胖子點頭道:“行,三天后我再來!”

  林昊也點頭,“記得帶錢來!”

  胖子搖頭道:“我不用帶錢!”

  林昊一直都好言好語的嚇著哄著勸著他,可聽到他這話,感覺他像是要吃霸王餐的樣子,那張笑臉終於消失了,沉聲問:“你什麼意思?”

  胖子忙道:“醫生你別緊張,我叫飯桶……”

  林昊:“飯桶?”

  胖子道:“規範的範,統治的統!你告訴吳仁耀,扣除這筆醫療費用,他還欠我十一萬八千!”

  林昊愕然:“呃?”

  範統道:“我走了,記得給我備好藥!我三天后來取!”

  看著他大搖大擺的走了,林昊仍反應不過來,喃喃的道:“折騰半天,瞎忙活了?”

  “怎麼會瞎忙活呢?”吳若藍笑顏逐開的從後面走出來,那興奮的表情仿佛恨不得親林昊一口似的,“你剛剛幫我們家免了十萬元的債務呢!”

  林昊:“呃!?”

  吳若藍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指著範統離去的方向道:“他就是那對夫妻的小兒子,今天是月供的日子,他上門收債來的。”

  “我說這麼牛B哄哄呢!幸虧我也一眼看出他不是好人,所以宰了他一頓。不過剛才你躲開了,要是你提前告訴我,他就是債主的話,我就要他二十一萬八,把你家的債全都拆了!”

  吳若藍忍不住又笑了起來,“你要真說那麼多的話,估計他就不肯了!你別看他叫飯桶,人可精著呢,雖然有的是錢,可比我家老頭子還摳……”

  “咳……”一聲咳嗽從後面傳來,便秘了很久的吳仁耀終於出現了。

  不過他出來之後,並沒有在診所裡停留,而是往外走去。

  吳若藍忙道:“爸,你去哪兒啊?”

  吳仁耀道:“去買雞!”

  林昊忙在後面叫道:“哎,老摳,不,大叔,要兩隻,要肥一點的,一隻不夠吃呢!”

  吳仁耀理也不理,直接就走了。

  吳若藍則纏著林昊道:“哎,哎,快跟姐說說,剛剛你是怎麼治的,他那熏死人不償命的味兒,每次他來,我都差點被弄窒息,怎麼被你紮了兩針就消失了呢?”

  林昊不以為然道:“這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吳若藍道:“怎麼沒有?你不知道,我在學校的時候,有個女同學因為這個味道被男朋友分手,差點跳樓自殺呢!”

  林昊狂汗,“那你這女同學真的太傻了,因為這麼一點小毛病就分手,那個男人怎麼值得她喜歡,甚至付出生命呢?”

  “我也覺得她很傻,這個事是天生的,又不是她願意的!”吳若藍有同感的說一句,忙又道:“哎,別管她傻不傻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林昊道:“其實這個很簡單的,首先,我們知道這個味道的病因,那是因為體內的細菌與大汗腺的分泌物發生作用產生不飽和脂肪酸導致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破壞大汗腺或者切除大汗腺就可以了!剛剛我那兩針,就是破壞了他的大汗腺!”

  吳若藍搖頭道:“不對啊,我看過這種手術,一般要做梭形或S形切口,切口很大,切開之後還要切除不少的汗腺組織,可你就這麼兩針,怎麼可以做到徹底根治呢?”

  林昊笑道:“姐姐,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秘訣,請允許有所保留好嗎?”

  吳若藍雖然很好奇,可是見他不說,也沒有強求,只好改口問道:“那你這個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嗎?”

  林昊道:

“旦凡手術,多多少少都會有副作用的,但他這個基本是沒有的。”

  吳若藍道:“那會不會復發?”

  林昊搖頭,“一般情況下有可能,但經我的手,我的針,絕對不會。”

  吳若藍更是好奇的道:“對了,你的針是從哪裡來的,我剛剛看你拿一個盒子很漂亮的,你藏哪去了?”

  林昊笑道:“姐姐,每個人都有一點自己的小秘密,請允許我有所保留好嗎?”

  “切,懶神秘的樣子!”吳若藍撇撇嘴,不過也不再糾纏,改為問道:“那你又是怎麼診斷他炒股的呢?”

  林昊笑問道:“想知道?”

  吳若藍點頭,“想!”

  林昊指著自己的臉,“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親你?”吳若藍一記爆粟就敲到他的頭上,“你個小屁孩兒,連姐的便宜也敢占。”

  林昊揉著被敲得生疼的腦袋,卻仍嘴硬的道:“怕什麼,咱們又不是親姐弟!”

  吳若藍愣了一下,隨即道:“可我已經把你當親的了!”

  “不是吧?”林昊哭笑不得,“咱們才相處一天一夜,這親情也發展得太快一點吧?”

  吳若藍抬眼看看外面,見老頭子一時半會回不來,這就猛地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凶相盡露的道:“說不說,說不說?”

  顯然,這女人見軟的不行,來硬的了!

  林昊的耳朵被揪得生疼,很沒骨氣的求饒道:“好嘛好嘛,我說,我說,就是從那兒診斷出來的!”

  吳若藍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那是懸持在半牆上的電視,電視上正放著天氣預報,仔細回憶一下,頓時恍然大悟。

  在天氣預報之前,曾播放過新聞,而新聞要結束的時候往往會說一下財經指數,股市行情什麼的。

  想必就是那個時候,範統頻頻抬頭往電視上看,被林昊給觀察到了,因此猜測他是炒股,而且還炒得非常大,要不然怎麼會在治療下半身性福這麼關鍵的事情上,還心思分神去關注股市行情呢!

  一時間,吳若藍不由佩服起他的觀察入微的洞悉能力。然而心裡雖然佩服,嘴上卻罵道:“你說你是不是賤的,好好跟你說話不行,非要逼我動粗不可!”

  林昊捂著仍被揪著耳朵道:“那姐姐可以放開我了嗎?”

  “不行!”吳若藍果斷的說一句,然後聲音低了一些問道:“你再告訴我,他那個什麼三分鐘的,還包括一分鐘什麼的,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林昊汗道:“這個你也想知道?”

  吳若藍道:“當然!老師沒教過你不恥下問嗎?”

  林昊只能道:“好吧,如果你真想知道,我也會告訴你的,不過這得從一個男人的身體造構說起,尤其是某個特別的生理部位,它的特徵,功能……”

  “閉嘴!”吳若藍終於知道他要說什麼,臉有些紅的悻悻撒了手,“當我沒問。”

  中午吃飯的時候,果然有吳若藍昨晚說的紅燒肉,白切雞,而且還是兩隻。

  毫無疑問,林昊這一次立的功勞太大了,吳仁耀不想良心發現都不行。

  林昊吃相從來都是那麼恐怖的,一隻手十分兇猛的撕扯著雞腿,另一隻手則從兜裡掏出一疊處方箋扔到吳仁耀面前,顯然這些就是他早上一直在寫的東西,“這上面都是我要用的,你給置齊全了。”

  吳仁耀拿起來看看,不由一陣頭大,因為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各種各樣的藥物,有西藥,有中藥。再往後翻翻,發現還有一些醫療器械,大到外傷處置床,檢查床,中藥櫃,強光燈,手提心電圖,手提B超……等等,小到手術器械,手術剪,手術鑷,血管鉗,組織鉗,巾鉗,環甘,牽開器,探針,刮匙……等等。

  吳仁耀看得一陣陣頭暈眼花,指著一疊厚厚的處方箋道:“這總共得多少錢啊?”

  林昊一邊撕咬著雞肉,一邊抽空道:“幾萬到幾十萬,看你用什麼樣的品質!不過我得告訴你,別的東西都可以湊合,手術器械,必須得給我整齊了,品質也必須過硬!”

  吳仁耀道:“這……”

  “我給你打工,別的不要求!”林昊不等他把話說完便揚起兩根手指,“只有兩點,一,給我吃飽。二,給我稱手的工具!所以我不管你有多摳,這些東西你添置也得添置,不添置也得添置!”

  吳仁耀被氣得吹鬍子瞪眼,“哎,哎,你什麼語氣,現在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

  林昊淡淡的道:“我是老闆的話,早就添置齊全了,還用得在這兒跟你磨吱嗎?”

  吳仁耀氣得不行,一掌拍到那些處方箋上:“你只要給我看感冒發燒就可以了,別的不用看那麼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