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04 他走過來,彎腰抱起我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49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04 他走過來,彎腰抱起我

我不奇怪龔珊變臉的速度,她向來是這樣,在蘇石岩面前一套,在我和我媽面前又是另一套。

但我不能容忍她侮辱我媽。

我媽白天才下葬。

她還在陰著臉放狠話:“我告訴你,你一個子兒也別想拿到!”

我眯起眼睛,盯著她。

她臉上忽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勾著嘴角道:“我還要讓你坐牢……”

我還沒反應過來,她突然朝我走近,打翻我身後的古董花瓶,尖叫出聲。

蘇石岩第一個沖進來。

龔珊捂著肚子,哭喊道:“蘇念君她……她瘋了……她想殺我和孩子!”

蘇石岩想也沒想,一腳朝我踹過來。

好在我躲避得及時,他並沒有踹到我胸口,只擦過我的胳膊。

我暗暗松了口氣。

之前被蘇石岩打一把掌,我的臉過了好幾天才消腫,要是剛剛被他踢中,我估計得在床上躺好幾個月。

龔珊大哭著,還不忘假惺惺地勸蘇石岩:“石頭哥,你別生氣……”

她眼淚不要錢似地往下掉,死死捂著肚子,像是痛得快要暈過去。

蘇石岩摟住她,臉上掩飾不住心疼。

她越是勸,蘇石岩就越生我的氣,他瞪著我,那雙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

仿佛我不是他親生的骨肉,而是他的仇人,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我冷眼旁觀,並不解釋。

蘇石岩卻不放過我,嘴裡怒駡道:“我警告過你,讓你別碰她,你就是要跟我對著幹,是吧?”他幾乎是咬牙切齒,“今天不教訓你一頓,我就不是你爸!”

說完他把龔珊扶到沙發上,然後操起茶几上的煙灰缸,就朝我砸過來。

我當然不可能讓他得手,趕忙避開。

他越發動怒,欺上來就要抽我耳光。

但他的手還沒落下,就有傭人帶著幾個員警進來。

員警說他們接到報案,有人蓄意謀殺。

我看了龔珊一眼。

才十五鐘,員警就來了。

雖然別墅區旁邊就是一個警局,但這是大晚上,這效率也太高了點。

不用想也知道是早有預謀。

難怪蘇珊說要讓我坐牢,原來在這裡等著。

蘇石岩似乎也很意外,皺眉道:“誰報的警?”

我狐疑地掃過他。

難道他不知道龔珊的計畫?

轉念一想,他就是個偽君子,最看重虛名,不願意報警也有可能的。

雖然我們家的事早在花臨成了一件奇談,但他還要在外面裝得家庭和睦,畢竟他是上門女婿,卻奪家產養小三,這種名聲說出去實在不好聽。

這也是之前他為什麼願意被我媽拖著,不和我媽離婚的原因。

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他離了婚,就什麼都得不到。

龔珊瞥了傭人一眼。

傭人立刻回答說她聽見書房裡傳來叫聲,以為發生了什麼事,這才報警。

龔珊假意呵斥了幾句。

我冷眼旁觀,這傭人是龔珊招進來的,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員警很強硬地表示既然報了警,他們就有權力瞭解情況。

龔珊故意朝我瞥了好幾眼,支吾道:“我們就是鬧著玩的……”

員警黑著臉打斷她:“報警這種事很好玩?”

蘇石岩連忙護住龔珊,賠罪道:“是我女兒,她不小心把我老婆推倒了,我老婆懷著孩子……”

他還沒說完,龔珊就捂著肚子大叫起來:“好痛!”

她身下似乎還流血了,在蘇石岩懷裡打滾。

員警面面相覷,看我

的眼神立刻變了,上前銬住我,不管不顧地把我帶走了。

蘇石岩並沒有阻止。

在離開前,我看到他和龔珊對視了一眼。

所以,其實蘇石岩是知道內情的,他們剛剛是在做戲,聯起手來陷害我嗎?

我心裡冷笑,頭也不回地跟著員警往外走。

既然他要害我,我也不介意再給他加上苛待原配女兒的名聲。

……

到了警局,連筆錄都沒讓我做,員警就直接把我關進審訊室。

接著進來幾個女員警,對我進行一連串的逼問。

目的是要我承認,我親手推了龔珊,還想害死龔珊肚子裡的孩子。

動機是我怕龔珊的孩子搶走蘇石岩的產業。

我當然不可能認罪。

她們便對我拳打腳踢,甚至用警棍打我。

到現在,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是要屈打成招。

想必蘇石岩和龔珊已經買通了這些員警。

而一旦我認罪,就得坐牢。

到時候別說奪回外公給我留的股權,就是我媽的那兩千萬遺產也不一定保得住。

我強忍著身上的痛,道:“我要見我爸……”

立即就有個女警諷刺:“你爸不會見你的,你心腸這麼歹毒,連小孩都不放過,要是我就直接把你給掐死!”

我來不及辯駁,又是一棍落下來,我下意識閉上眼。

但這次警棍久久沒有落下。

我遲疑地抬頭。

因為被打得有些昏頭漲腦,我視線有些模糊,隱約看到,有人攔住了女警。

而為首的人……似乎是周勳。

他怎麼來了?

我努力睜大眼。

即使在慢慢變熱的初夏,他也依舊穿著一身西裝,打著領帶。

我趴在地上,從我的角度看過去,他是那麼高大,宛如從天而降的神祗。

他走過來,彎腰抱起我。

身後是他的保鏢,一個個嚴陣以待。

我輕輕地攬住他的脖子。

此時此刻,我知道他是可以信任的。

我靠在他胸口,模模糊糊地想著,他怎麼來了。

是專程來救我的嗎?

隨即我便否認了這個想法。

這件事發生得太突然,除非他時刻留意著我的動靜,否則不可能來得這樣及時。

但我和他並沒有什麼交集,所以這個猜想並不成立。

可能是見我不說話,他低頭看了看我,蹙眉道:“哪裡不舒服?”

我下意識搖頭。

他看了保鏢一眼,道:“叫人給她看看。”

保鏢應聲而去。

很快就有醫生進來,恭恭敬敬地喊了聲先生。

周勳點頭,將我放到一旁的長凳上,示意醫生上前。

醫生給我檢查傷口,給我上藥。

我全程都有些發懵。

他竟然還帶了醫生來這裡……

是巧合嗎?

等傷口處理好,我低低地和他道謝。

他嗯一聲,道:“沒事了。”

這句話就像是一劑強心針,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剛剛雖然被打了幾棍,但或許是因為我身體不錯,還算承受得住。

但奇怪的是,周勳並沒有離開警局的意思,反而氣定神閑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什麼人。

他不動,我也不好走。

那些女員警早就傻眼了,戰戰兢兢地站成一排,全部噤若寒蟬。

幾分鐘後,局長小跑著進了審訊室。

周勳眼都沒抬,淡淡道:“我不知道現在這個法治社會,還有員警動用私刑。”

局長是個中年肥胖男人,原本就跑得氣喘吁吁,這會兒更是一直抹汗,道:“是我監察不嚴,我一定給周先生一個交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