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10 周先生忙得很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48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10 周先生忙得很

我戒備地盯住她。

龔珊雙手抱胸,得意地挑眉,道:“蘇念君,沒想到吧,才過一天,我們就見面了。”

我沒說話。

龔珊冷笑:“賤人,你把我媽和我弟弄進監獄,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道:“是他們先動手的,那是你們罪有應得。”

龔珊呸了一聲,惡狠狠道:“你算什麼東西,就是把你打死了,也是你活該!小瑞的主意不錯,就該把你送去做妓女,看你以後還怎麼在我面前充當大小姐!”

我不想和她逞口舌之爭,她恨我入骨,我對她也只有仇恨,爭來爭去也只是增加彼此的惡感。

但我不能不提防她。

她突然出現在這裡,顯然不可能僅僅是來炫耀一番。

再看看她身後那群虎視眈眈的保鏢,我就更警惕了。

我暗暗思索,如果她對我動手,我該怎麼應對。

就算我學過散打,要對付這麼多保鏢,也還是有些困難。

龔珊臉上突然揚起笑,睨著我,道:“你看著吧,我媽和我弟肯定沒事。倒是你,馬上要倒楣了呢……”

她故意拖長尾音,一臉的挑釁。

我皺了皺眉。

她笑眯眯道:“聽說你今天打算回帝都的,怎麼沒走?”

我盯著她,沒作聲。

她斜著眼角看我,嘻嘻笑道:“哦,對了,你有精神病,被退學了。”

這副嘴臉要多醜陋有多醜陋。

蘇石岩做事從來都是簡單粗暴的手段,不太可能想得到用精神病逼迫我退學,肯定都是她的主意。

龔珊冷哼一聲,道:“高中同學都看不起我,尤其在你考上帝都大學後,他們都在背地裡罵我。現在我就想讓他們看看,一個精神病人,還讀什麼大學,趕緊被關去精神病院才是!”

她表情突然變得扭曲。

我心裡生出一絲不安。

她心腸向來狠毒,大晚上找到我,明顯是要對我下手……

我眯起眼,道:“你想做什麼?”

龔珊嘴角依舊勾著笑,只是那笑怎麼看都帶著惡毒:“你害我和石頭哥哥被關押,害我媽和我弟進監獄,我要讓你嘗嘗同樣的滋味!”

我道:“你這是惡人先告狀,你可別忘了,是你插足我爸媽的婚姻,逼迫我媽跳樓。說到底,是你自己造的孽……”

龔珊猙獰著臉,惡狠狠地打斷我:“閉嘴!誰叫你媽一直拖著不離婚,石頭哥哥早就不愛她了,她死皮賴臉纏著不放,死了活該!”

我用力捏緊拳頭。

她還在叫囂:“她是自己跳樓的,關我什麼事!不過她死得好,也免得我天天詛咒她!”

我不由自主地往前幾步,停在她跟前,冷冷地道:“你再說一遍?”

龔珊笑得好不倡狂:“我有什麼不敢說的,你媽就是個老不死的,她自殺死了,我不知道多痛快!”

我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往腦袋裡湧。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惡毒的人。

我媽都不在了,卻依舊被她如此仇視。

可我媽生前並沒有虧待過她。

她也不怕遭報應!

我忍無可忍,抬起手,一巴掌煽過去:“你怎麼不去死!”

龔珊大約是沒料到我會動手,來不及躲閃,被我結結實實地打在臉上。

她捂著臉,冷冷盯住我,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我毫不示弱地回瞪她。

只不過我心裡在打鼓,她帶了這麼多保鏢,如果她動怒,吃虧的還是我。

我剛剛……不該衝動的。

可她口口

聲聲都在咒駡我媽,我想誰遇到這種情況,都沒法容忍吧。

龔珊果然吩咐保鏢道:“把她綁起來!”

我有點焦急,暗中撥了物業的電話。

但我也沒報什麼希望,現在已經是晚上,物業只有值班的,不知道能不能引起他們的重視。

保鏢聽見命令,全部圍上來。

我一步步往後退。

雖說我身手還算不錯,可要對付十來個大漢,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也顧不得多想,直接往門口跑去。

可惜那幾個保鏢似乎早就察覺到了我的想法,把門堵住了。

我暗暗思索著對策,一邊和他們交手。

畢竟是專業保鏢,個個都很厲害,很快我就被制伏在地上。

我很清楚,自己得趕緊想辦法逃脫才行,否則龔珊肯定不會放過我。

偏偏我家在二十六樓,想跳窗都沒辦法。

龔珊走過來,一腳踢在我腿上,居高臨下地盯著我,嘲諷道:“你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裡去!”

我痛得直打哆嗦,咬著牙齦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龔珊大笑:“當然是要你死!”

我瞪大眼睛,難道她真的要趕盡殺絕?

以她陰毒的性子,就這麼不管不顧地殺了我,也不是不可能。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道:“我知道你在開玩笑,我怎麼說都是蘇石岩的女兒,你難道願意讓大家指著蘇石岩的鼻子罵他殺妻害女?而且我外公也有不少親信,要是知道你把我害死了,他們肯定會跟蘇石岩打官司,到時候你跟蘇石岩都別想得到我外公的家產!”

聽我提起財產,龔珊果真遲疑了一下。

但隨即她就輕蔑地沖我笑了一聲:“石頭哥哥早就把你外公那些狗腿子給踢出公司了,有幾個還進了監獄,你以為我會害怕?”

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

原來蘇石岩早就對我外公的親信下手了,難怪他會肆無忌憚地鯨吞我外公的產業,還敢偽造我是精神病人。

可笑的是,我還在幻想著報仇雪恨,奪回外公的東西。

就像我在考上帝都大學後,一心投入到學業裡,很少顧及家裡的情況。

因為我總想著,我媽就算是為了我,也會慢慢振作起來。

可事實卻是,我媽被逼到了絕境,跳樓自殺。

對我來說,一切都措手不及。

但仔細回想,這些都是有徵兆的,比如我媽在自殺前的幾個月,不再歇斯底里,反而很平靜地關心我的生活,那時候我以為她是想通了,實際上呢,她只是做好了永遠離開的準備……

是我太過天真,才會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為所有的事都來得及,以為自己足夠強大。

我靜靜地望著龔珊。

她恨我,肯定早就想對我下毒手。

我腦袋飛快地轉動,道:“你別忘了,我背後還有周叔叔……你敢動我試試,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提到周勳,龔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她像是嫉妒,又像是恐懼,咬牙切齒道:“周先生忙得很,哪有時間和精力來管你,你少給自己臉上貼金!”

我道:“他之前有多維護我,你是親眼見過的,你真的不怕他生氣嗎?”

龔珊眯起眼睛,似乎有所忌憚。

但沒多久,她便勾起嘴角,道:“周先生回帝都了,等他回來,黃花菜都涼了,到時候無憑無據的,他能把我怎麼樣。”

我一怔。

原來周勳今天也回帝都嗎?

可早上分別時,他並沒有透露他的行蹤,更沒有提出同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