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11 那你學幾聲狗叫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42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11 那你學幾聲狗叫

我不由苦笑。

對他而言,我不過是一個故友的女兒。

更何況我媽跟他的交情也只有那麼深。

他對我隱瞞行蹤也是正常的。

只是此時此刻,少了他的震懾力,龔珊一定無所顧忌。

我該怎麼?

龔珊得意洋洋地彎下腰,抬手就朝我抽了兩巴掌:“剛剛你打我一巴掌,我現在還你兩巴掌,你知道我這個人最記仇,必須加倍奉還才行。”

我被保鏢壓制著,根本躲不開,只能任由她抽在臉上。

龔珊打完了,大概是心氣順了,慢悠悠地坐進沙發裡,翹起二郎腿。

她撫摸著肚子,趾高氣昂地盯著我,道:“蘇念君,從前你看不起我,現在你卻被我踩在腳底,以後我的兒子還會繼承你外公的家產……怎麼樣,你是不是很痛苦,恨不得殺了我?”

我驚訝地對上她充滿仇恨的目光。

那時候她還沒暴露本性,表面上看,她學習好,脾氣也好,我很喜歡她的不卑不亢,這才帶她回家……

結果在她眼裡,我卻是看不起她?

她狠聲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你媽都是一個德性,你們對我好,不過是把我當成一隻可憐的狗,想讓我成為你的陪襯……你們是不是覺得,給我買幾件衣服,交個學費,我就會感恩戴德?做夢吧!我只會覺得噁心,你們都是道貌岸然的畜生,虛偽透頂……”

我忍不住打斷她,道:“我從來沒有看輕過你,也從來沒想過要讓你成為我的陪襯。”

當初我和我媽確實是因為喜歡她,才對她好。

如果她以為我們是看不起她,她完全可以提出來。

可我記得,那時候她壓根就沒表露出任何不滿,反而毫無障礙地接受了,甚至把我的東西當成是她的,理所當然地拿去用。

或許我真的沒有看透過她。

但不管怎樣,她享受著我媽給她的東西,反過來卻罵我媽是畜生,我實在看不出她有多委屈。

我媽那樣善良的人,這幾年卻一直受著她的氣,最終導致跳樓。

她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我真的想不通,她的良心去哪裡了。

午夜夢回時,她難道就不怕被鬼差找上門?

龔珊斜著眼角,用高高在上的語氣,道:“我要的東西,我自己能搶過來,不用你們施捨。”

她或許以為自己這句話又霸道又帥氣。

我卻只覺得她可笑至極。

她所謂的搶過來,就是當小三插足別人的婚姻,把我媽害死,再來謀害我?

如此不折手段,她卻當成驕傲。

我忍不住嘲諷一笑。

龔珊可能是看出我在笑話她,拿起茶几上的空調遙控器,直接朝我的腦袋砸過來:“賤人,你笑什麼笑!你媽自己沒本事看住男人,你爸他就是喜歡我,我有什麼辦法,你把所有的錯都怪在我頭上,真當我好欺負嗎!”

我偏頭躲過了遙控器,心裡生起一股悲愴。

當然不能只怪她。

她勾引蘇石岩,確實是錯。

可如果不是我把她引到家裡,她又怎麼會有機會爬床。

說到底,是我識人不清。

但我媽何其無辜,她那麼愛蘇石岩,當初蘇石岩只是一個鄉下窮小子,我外公卻是花臨有名的富豪,我媽苦苦哀求,我外公又只有她這麼一個女兒,終究是疼她的,這才同意他們結婚。

結果我媽的一心一意,換來的卻是蘇石岩的

背叛。

我心裡突然湧起一股難言的憤懣。

我媽這一生,沒害過任何人,溫柔善良地對待這個世界,可到頭來她得到了什麼?

——外公的家業沒守住,她自己跳樓自殺,而我此刻正被龔珊抓著羞辱。

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這個世間真的是惡人當道嗎?

龔珊還在氣焰囂張地嚇唬我:“你猜猜,我到底會不會殺了你?”

我垂下眼瞼,沒搭理她。

她咯咯地笑著:“你放心,雖然我恨不得你去死,但我現在還不想要你的命,我要留著你,慢慢地折磨你,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聽著她像魔鬼一般的笑聲,我心底沒來由地冒出陣陣寒意。

她肯定想了許多方法來折磨我……

就聽她陰笑道:“你得了精神病,我今天就把你送到樂山,以後你就待在裡面,我一定會請人好好地照顧你。”

樂山是花臨最有名的精神病院。

龔珊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

她所謂的照顧,不用想也知道是折騰我的手段。

如果我被關起來,那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我又急又恨,沒忍住,厲聲道:“我有沒有得病,你心裡很清楚,你跟蘇石岩喪盡天良,就不怕得報應嗎?!”

龔珊嗤笑:“我怕什麼,反正不該做的我都做了,也不差這一件。”

我頓時啞然。

確實,她能把我媽氣死,把我送去精神病院又算得了什麼。

龔珊這時候露出了她的真面目,扭曲著臉,大笑道:“你讓我進監獄,我就讓你進精神病院,那裡面比監獄可怕多了,聽說有些病人動不動就打人……我要讓你日日夜夜經受折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要讓你看著我跟石頭哥哥結婚,看著我的孩子繼承你本該得到的東西。”

我冷冷地盯著她。

比起直接殺了我,這種方式果然更讓我難堪。

我不禁握緊了拳頭,難道就這麼束手就擒,讓她得逞嗎?

龔珊站起來,緩緩走到我跟前,微笑道:“不過在送你去精神病院前,我還要做一件事。”

保鏢揪著我的頭髮,迫使我抬起頭來。

我對上龔珊的視線。

她眼裡透著陰狠和怨毒。

我心頭一驚。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便抬起腳,用細尖的高跟踩在我的手指上,狠狠地碾壓。

細跟幾乎穿過我手指的骨頭,鮮紅的血淌滿了我的雙手,我痛得五臟六腑都揪起來了,渾身在痙攣。

我的腦袋昏昏沉沉,仿佛下一刻就會暈過去。

龔珊在我耳邊嬌笑道:“所有人都在誇你考上帝都大學的醫學院,誇你有出息,現在我就廢了你的手,看你以後還怎麼當醫生,怎麼做手術……”

我眼淚刷地一下掉落下來。

當醫生是我的夢想,如果我的手廢了,我的夢想也就沒了……

我哭著喊道:“龔珊,你不能這麼對我,看在我曾經把你當好朋友的份上,你放過我吧……”

龔珊再次狠狠地碾壓我的手指,笑嘻嘻道:“你不是很有骨氣嗎,你不是恨我嗎,這時候求著我,你不覺得噁心?”

我痛得意識都快模糊了,只有一個念頭,不能失去我的手。

所以我趴在地上,拼命搖著頭:“求你,放過我吧……”

龔珊蹲下來,抬起我的下巴,道:“那你學幾聲狗叫,學得好,我就考慮放了你。”

透過淚眼,我看到她臉上滿是不懷好意的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