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12 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3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12 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真的要學狗叫嗎?

我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樣的侮辱。

可如果……不按照龔珊的要求去做,我的手估計真的會被她廢掉。

我咬著唇角,一時猶豫不決。

龔珊滿臉嘲諷地盯著我,那眼裡有厭惡,有仇恨,有怨毒……

我忽然意識到,即使我學了狗叫,她肯定也不會放過我。

她不過就是想侮辱我,耍著我玩。

或許是見我久久都沒有動作,龔珊不耐煩地皺眉,一腳踩在我的指頭上,怒駡道:“賤人,去死吧!”

我痛得牙齒發顫。

她尤不解氣,用腳跟更狠地碾壓我的手指頭。

我緊緊咬著牙齒,可還是抵擋不住那股鑽心的痛。

簡直痛入骨髓,我腦袋不知怎麼,也昏昏沉沉。

可能是傷到神經了……

我痛得渾身發寒。

可比起身理上的疼痛,我心中的恐懼更甚,我怕我的雙手真的斷掉。

在極度的恐慌中,我漸漸失去了知覺。

在暈過去之前,我隱約聽見龔珊在指揮保鏢:“把她扔到車上。”

……

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正在車上。

我被保鏢扣押著,就像是被送去行刑的罪犯。

現在應該是開去樂山吧。

比起被當成精神病,我更在意的是我的手。

手指的筋骨已經斷了,沒被包紮,傷口就那麼露在外面,一直流著血。

這雙手,以後還能用嗎?

我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任由眼淚流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停了。

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往窗外望去。

借著昏暗的燈光,我看到高大的圍牆後面是一片像度假山莊的建築。

這裡應就是樂山了。

樂山是花臨人聞之色變的地方,一般人是不會來這裡的。

我從前也沒來過。

在我看來,這就是一座牢不可破的監獄。

而現在,我被蘇石岩和龔珊強制關進來。

我的心一點點往下沉。

大門被打開,車子開進去,經過幾個彎道,終於停在一幢房子前。

房子外面黑黢黢的,只有漆黑的樹影偶爾隨風搖動,就像是鬼影子,看著可怖極了。

更可怕的是,大廳裡亮著慘白的燈光,卻一個人影都沒有。

我腦袋裡閃過恐怖片裡的場景,心裡有點打鼓。

好在我是學醫的,大一上學期開始就和大體老師打交道,有時候大晚上做實驗,一個人跟大體老師待在一起,也算是訓練出膽子了。

其實比起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所以我更怕龔珊,她是我在這世界上見過的最惡毒的女人。

這次她沒有親自來,我不知道接下來等待我的是什麼,可我敢肯定,她必然已經交待保鏢折磨我。

保鏢推搡著我,下了車。

我被押著進了那幢可怕的房子,走廊上依舊只有慘白的燈光,偶爾能聽見兩旁的房間裡傳來各種嘶吼尖叫,在空寂的夜裡顯得格外的突兀。

這不像精神病院,更像是一幢鬼屋。

最後抵達走廊的盡頭,我被推進了一間封閉的屋子,四面都是牆壁,只有一扇小窗戶,房間裡沒開燈,一片漆黑。

我聽見其中一個保鏢道:“好好看著,別讓她跑了。”

其他人都應了

好。

對方又道:“龔小姐的意思,每隔幾個小時就打她一頓,讓她受點教訓,但不能讓她死了,要慢慢地折磨她,你們注意點分寸。”

我聽得心頭發冷。

龔珊果然在變著法子磋磨我。

看來她不單單是想讓我的手報廢。

我更深層次地見識到了她的惡毒。

可我此時也想不到辦法來擺脫。

我的十根手指頭都腫了,即使不碰,也痛得我腦袋發昏。

更何況這間屋子只有一個小窗戶,外面還有人看守,我是無論如何都逃不掉的。

等漸漸適應了屋裡的黑暗,我慢慢地摸索,發現這是一間空屋子,沒有任何傢俱。

我靠著牆,坐在冰冷的地上,默默地想著對策。

後來實在是撐不住,竟然就這樣昏睡過去了。

半夜卻被冷水潑醒。

原本初夏的夜裡就有些冷,再被冷水一澆,我一下子驚醒過來。

我打著寒戰,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拖拽了幾米遠。

接著就感覺有人一腳踩下來,正好踩在我沒有被包紮的手指頭上。

我痛得尖叫出聲。

腦袋裡閃過一個念頭,原來之前在走廊上聽見的嘶吼聲是這麼來的。

我死死咬著牙齒,不想讓自己變成只知道吼叫的瘋子。

可是不行,太痛了,痛得我五臟六腑都在扭曲。

我鼻涕眼淚一起流,壓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最終痛得暈了過去。

……

等我再次醒來時,我發現自己正躺在溫暖的床上,有明亮的日光透過白色窗簾照進來。

我立刻意識到,這不是在樂山的精神病院!

可這是哪裡?!

我慌亂地坐起來,看到自己的手指頭竟然已經被包紮過了。

藥水的味道充斥著我的鼻腔,雖然還有些刺痛,但藥水很清涼,讓我感到很舒服。

這讓我詫異極了。

再看我的衣服,也被換過了,之前的衣服上都是鞋印,還有血跡,現在卻換了一套白色睡衣。

我打量了下房間的佈置,很是清雅,床頭櫃上竟然還有一束百合,是我最喜歡的花。

這實在太詭異了。

總不可能是龔珊大發慈悲放過了我。

那我是在做夢嗎?

我搞不清楚狀況,坐在床頭發懵。

這時候房門突然被敲響,兩個女孩子走進來,一個甜美,一個清純。

甜美的女孩子沖我微笑道:“蘇小姐,您醒了,我來給您換藥。”

兩人手腳麻利,動作輕柔地給我的手指頭上藥。

我回過神來,低聲問道:“請問……這是哪?”

一開口,我發現自己嗓子都啞了,應該是昨天夜裡哭太多的緣故。

清純的女孩子立刻給我倒了杯溫開水,還很體貼地遞到我嘴邊。

這樣的細緻周到,讓我有些不適應,更讓我狐疑,為什麼她們對我這樣好?

甜美女孩笑著回答我道:“這裡是周家,您只管好好養傷,有什麼事吩咐我們一聲就行。”

周家……難道是周勳家裡?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問道:“是周勳……叔叔的家嗎?”

畢竟我認識的人裡,只有他會幫我,也只有他有這樣的本事,能將我救出來。

不過,他不是回帝都了嗎?

怎麼會知道我被龔珊抓了起來,還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