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17 是周勳救了我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53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17 是周勳救了我

龔珊的手瞬間湧出鮮血。

她撕心裂肺地叫著,在安靜的別墅裡顯得格外淒涼悲慘。

我卻連眉頭都沒動一下。

不是我心狠,實在是她害我在先,如果不是周勳救了我,現在我的手肯定早就廢了。

龔珊慘叫道:“臭婊*子,不就是傍上了周先生嗎,也不自己照照鏡子,就你這窮酸醜樣,也配跟周先生在一起?!你就等著被拋棄吧!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我沒搭理她,往她手心裡再刺了一刀。

她沒說錯,我此刻能毫無顧忌地報復她,是因為周寧在這裡。

而周甯是周勳放在我身邊保護我的。

說到底,我還是在仗周勳的勢。

可我並不想和龔珊廢話,就讓她去嫉妒好了。

龔珊還在大叫:“古小姐可是周先生的未婚妻,你巴著周先生不放,就不怕她生氣?”

剛剛她暈了過去,還不知道古琴已經被趕出了周家,更不知道周勳已經和古瓊解除了婚約。

我也並不打算告訴她,木然地聽著她叫駡。

直到她精疲力盡,只剩下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力氣,我才開口,道:“我問你,我在周家的消息,是不是古小姐透露給你的?”

龔珊否認:“哼,花臨這個地方,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

我一腳踩在她手指上:“不說實話是吧?”

她手指和手掌本就被我刺了幾刀,再被我踩住,立馬痛叫起來。

我挪開腳,道:“願意說了嗎?”

龔珊這次老實了,期期艾艾道:“是……是她……”

果然是古瓊。

估計她就是想借龔珊的手,把我弄走。

我回頭看了周寧一眼。

周寧神色微動,似乎在思索。

我琢磨著,我的目的應該達到了。

周勳明擺著在幫我,古瓊倒好,還給龔珊通風報信,這也就意味著她在跟周勳作對。

我確實是在挑撥她和周勳的關係。

更重要的是,我隱約覺得事情恐怕不簡單。

也許古瓊還答應了蘇石岩和龔珊其他事也不一定。

我這也是給周勳提個醒,我相信周寧會轉達的。

龔珊蜷縮在地上,可能是受不了痛楚,暈了過去。

我蹲在她跟前,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就此放過她。

可如果不放過她,難道把她囚禁在周勳家裡?

說真話,被她和蘇石岩逼到這個地步,我是真的恨不得她去死。

但實際上我還真沒想過要殺了她,頂多是想把她弄進監獄。

我突然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周寧似乎看出我的遲疑,道:“蘇小姐,你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我來處理。”

我看了看他。

他沖我點頭。

我便道:“那麻煩你了。”

之後我便回了二樓。

在上樓之前,我回頭看了眼,周寧已經叫手下把龔珊弄醒了。

龔珊滿眼的仇恨,像是要吃人一般。

我莫名有些不舒服。

古瓊是想直接把我弄死,龔珊卻是想把我拆成幾塊,慢慢地折磨我。

這兩個人,說不上誰更狠毒,但她們都不好對付。

我暗暗咬牙。

反正已經得罪她們,我也不會退縮。

慶倖的是,還有周勳幫我。

我不知道我媽到底給過周勳什麼幫助,讓周勳如此關心我。

但我很清楚,沒有誰會對另外一個人無緣無故的好。

所以我心裡很感激周勳,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他。

我回到房裡,站在二樓的陽臺上,看到龔珊被保鏢扔進車裡,很快車子就開出了別墅。

過了片刻

,我聽見外面響起腳步聲。

房門被敲響,周寧走了進來。

他道:“抱歉,蘇小姐,我之前有點事出去了……你沒受傷吧?”

我搖頭。

他來得很及時,我並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我向他道謝,頓了頓,道:“你叫我念念或者念君吧,叫蘇小姐太生疏了。”

周寧遲疑了下,道:“好的。”

我笑了笑,問他:“昨天晚上,是你把我從精神病院救出來的嗎?”

周寧的表情有些古怪:“是三少親自帶人去的。”

我不由瞪大了眼睛。

當時周勳不是去了帝都嗎?

周寧道:“三少有事耽擱了,後來得知你被龔珊抓住,便叫人查了你的行蹤。”

所以,是周勳親自救的我?

我心裡一時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

當然有感動,但還有許多別的說不上來的心情。

周寧道:“三少今天才回帝都。”

我訝然地看他。

他卻不再多言,只道:“你好好休息吧。”

我看著他走出去,腦袋裡在想,他是不是在告訴我,周勳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接下來周勳果然沒有出現,就連周寧也很少看到。

好在別墅裡有不少傭人,我也不至於住得發慌。

周寧不在,卻派了保鏢保護我,讓我也覺得心安。

醫生每隔一天來給我檢查,說是我的手在慢慢恢復了,再休養半年就能好。

那兩個女孩子和阿姨有時間便來陪我說說話。

更重要的是,或許是礙于周勳的威懾力,不管是蘇石岩和龔珊,還是古瓊,都沒再來找茬。

在周家的這幾天,算是我這段時間過得最順心的時候。

但我心裡其實一直有些焦慮。

被蘇石岩和龔珊抓住把柄,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學校那邊也回不去了。

我感覺前路迷茫,甚至都不敢回芙蓉苑那個家,害怕再次被龔珊抓住。

期間我給珺瑤和唐老師都聯繫過。

珺瑤不知道我跟我爸鬧翻了,我也沒和她多說,只說家裡有點事。

唐老師那邊,估計是猜到了一些原因,安慰了我很久。

最後她道:“我會再給你去爭取,把學籍留下,等你把事情解決了,再回學校來。”

我心下感動不已,向她道了謝。

趁著沒事做,我花兩天時間把論文寫了,發給了唐老師。

可惜的是沒法做臨床實驗,交不出報告。

忙完論文,我想起蘇石岩和龔珊結婚的事,找周家的傭人打聽了一番,得知他們照常舉行婚禮。

龔珊傷得那麼重,竟然沒把婚期推遲。

我有點煩悶。

他們結婚,就相當於是在打我媽的耳光,我無論如何都沒法看著他們的婚禮順利進行。

可怎麼樣才能破壞婚禮呢?

我一個人,肯定進不去現場……

看來又得請周勳幫忙。

我敢篤定,就算周勳救了我,就算龔珊在周家受傷,就算蘇石岩攀上了沈家,蘇石岩也還是會給周勳請帖,因為他就是那種欺軟怕硬的人,一定不敢得罪周勳。

可惜一周過去,周勳還沒有回來。

我想找周寧問問他的行蹤,又怕周寧覺得我多事。

如此又過了兩天,某天半夜,我忽然聽見院子裡響起汽車聲。

我剛好睡不著,便跑去陽臺上。

結果便看到周勳從車裡下來。

院子昏黃的燈光打在他身上,讓他看起來像蒙上了一層朦朧的光,可他的身影又那麼的高大,讓人根本無法忽視。

我怔怔地瞧著他。

恰巧這時,他突然抬起頭,直直地朝我望過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