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正文 029 我不該破壞你爸媽的感情

書名:情深幾許,我的後半生 作者:芒果千層 本章字數:244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0:56


029 我不該破壞你爸媽的感情

我心下狐疑。

難道他對古瓊做了什麼,以至於古瓊沒空來找茬?

周勳卻不說話了。

我望著他。

周深深看我一眼,便朝外走去。

我望著他背影,等他快要上車時,心一橫,跑出去,喊道:“周叔叔!”

之前我沒在葉南庭和姜景琛面前喊過這個稱呼,我看到姜景琛張大了嘴巴,連一向穩重的葉南庭,眼裡也閃過詫異。

我要達到的就是這種效果。

他們誤會我和周勳的關係,我就當著他們的面叫周叔叔。

叔叔和侄女,他們總不可能再亂想吧?

周勳想必看穿了我的動機,默默地盯著我,沒說話。

我其實就是臨時起意,搞個惡作劇。

見他一言不發,我有點怕他生氣,忙道:“你們……你們一路平安啊……”

周勳忽地笑了。

他眉眼彎成一個弧度,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微微俯身,親在我的嘴巴上:“知道了。”

我:“……”

他心情似乎很好,掃過正在看熱鬧的姜景琛和葉南庭,道:“走了。”

說完便上了車。

我不敢去看葉南庭和姜景琛的表情。

周勳當真是……睚眥必報。

我只不過開個玩笑,他便當場見招拆招。

他當眾吻我,誰還會懷疑我們不是男女朋友?

說不定人家還在想著,叫他叔叔,是我和他之間情趣……

我簡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直到車子開出院門,我才長舒了口氣。

好在他離開了,我不用再面對他。

如果天天被他這麼調戲,我肯定會招架不住。

……

很快三天時間過去,周勳還在帝都,沒有半點音訊。

我猶豫著要不要和他聯繫。

但我只有他的電話,就這麼打過去未免顯得太突兀。

可古瓊給的三天期限已經到了……

古瓊確實沒來找麻煩,但我覺得她不像是輕易放棄的人,她說過,只要我出周家的門,她就不會對我客氣。

但現在搬出去也不現實,周勳不在,我總不可能不告而別。

我琢磨了下,最終找了周寧,委婉地提起古瓊。

結果周甯告訴我,古瓊也回帝都了。

我詫異不已,接著想到,她估計是追著周勳去的吧。

難怪她一直沒出現。

不管怎樣,總算能緩口氣,我還是很挺高興的。

又過了兩天,醫生給我的手指頭拆了線,說是恢復得不錯,但是半年內不能再受傷,也最好不要碰重物。

期間我接到唐老師的電話。

她已經得知我的學籍保留在學校,很是高興,道:“半年後你就能返校了,到時候還是來我班裡,我繼續教你……你特別有天賦,功課也扎實,肯定能趕得上進度。”

在學校裡,唐老師就一直很關心我,就像是我的另一個媽媽。

我感動不已,向她道謝。

唐老師道:“其實我給你電話,是想起一個事。我有個學生在重案組,正好這段時間在花臨辦案,我剛好聽說他要一個法醫實習生,你有沒有興趣去試試?”

做法醫嗎?

我還真沒想過。

但既然是唐老師主動提出來的,肯定對我有幫助,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唐老師道:“他叫沈子衿,也是帝大醫學院畢業的,是你的師兄。”

竟然是沈子衿……

就在前不久,姜景琛還問過我跟他熟不熟。

事實上,對於沈子衿的大名,我如

雷貫耳,並不僅僅是從珺瑤那裡聽來的。

沈子衿是大我幾屆的學長,至今在校園裡都特別有名。

主要是他長得帥,成績又好,家世也很厲害,據說是帝大近十年來綜合素質最高的校草之一。

沈子衿的醫學成績很好,後來不知怎麼轉去做了特警,又轉到專案組。

他的履歷幾乎可以稱得上傳奇。

我遲疑道:“可我的手……”

唐老師笑著道:“我已經和他打過招呼了,只是去實習觀摩,不要緊的。”

我這才放下心來。

想到之後半年我確實無所事事,有個觀摩的機會也挺好的,我忙向唐老師道謝。

唐老師道:“那行,我把你的聯繫方式給知州,讓他聯繫你。”

我忙道:“還是我來聯繫他吧,顯得重視些。”

唐老師笑了笑,沒有反對。

隨後唐老師便在微信上把沈子衿的名片推薦給了我,又把他電話號碼給我了。

我做事向來乾脆俐落,立刻加了他的微信,驗證資訊是:【師兄,您好,我是蘇念君。】

那邊很快便通過了。

他的頭像是橄欖枝,倒也挺符合他的職業。

我打了幾個字:【師兄,你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去報到?】

那邊回復的是語音:“我們剛到花臨,這兩天忙著安頓,後天見面吧,地點你定。”

看來他也是很乾脆的性子,我也就沒扭捏,打了個中餐廳的名字過去。

沈子衿用語音回復了一個好字。

事情就這樣定了。

放下手機,我立即想到,既然要出去實習,怎麼也得給周勳報備一聲才是,更何況還是做沈子衿的助手。

隨即我又愣住。

我為什麼要給周勳報備,難道真的把他當成了家人嗎?

仔細想想,這段時間我住他家,吃他的用他的……

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就好像他真的是我什麼親戚似的,可明明人家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我越發羞愧。

本來我是有點想他,想找個藉口和他聯繫。

但想到自己一直在賴著他,就再沒勇氣給他電話了。

只能在家裡乖乖地等著他回來。

結果第二天,周勳沒有回來,龔珊卻找上了門。

當然她是沒法直接進來的,還是周寧告訴我,龔珊在院子外跪著,問我見不見。

我看到監控裡,她挺著大肚子,跪在地上不斷地磕頭,眼淚鼻涕一起流,嘴裡還念叨有詞。

看起來挺可憐的。

我道:“阿甯哥,你覺得該見她嗎?”

周寧道:“看你自己的意願。”

我想了想,道:“讓她進來吧。”

並不是同情她。

龔珊這種女人,壓根不值得同情憐憫,她此刻表現得可憐,但下一秒可能就能吃人。

我敢肯定,如果她再次得勢,肯定會對我下毒手,並且比上次更狠。

之所以讓她進來,是因為我想聽聽,她找我做什麼。

更何況我還想問問我媽被害的事。

龔珊一進來,便撲倒在我腳下,拼命磕頭道:“念念,我錯了,我以前被豬油蒙了心,我是賤人,我不該破壞你爸媽的感情,不該插足你們的家庭……我該死,我該下地獄……”

我冷笑著聽她懺悔。

不,連懺悔都算不上,她只是迫于形勢向我低頭。

這種假惺惺的道歉,我根本不稀罕。

她還在抱著我的腿苦苦哀求:“你就原諒我吧,我知道你心地最善良……我以後做牛做馬報答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