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前妻來襲:惡魔總裁晚上見

正文 第1章 昨晚是你求我的

書名:前妻來襲:惡魔總裁晚上見 作者:暮秋瓷 本章字數:237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11:38


第1章 昨晚是你求我的

月明星稀,夜色撩人。

夏穆瓷跌跌撞撞從酒店出來,就感覺胃裡翻江倒海的難受。除此之外,來自身體深處不斷攀升的燥熱,讓她恨不得找個冰原體,徹底發洩。

今晚的接風宴是夏菲菲為她準備的,她什麼都還沒吃,只喝了夏菲菲給她的一杯水果酒,就出現了這種怪異的狀況。

第一反應,她被下藥了。

她搖了搖混沌的腦袋,沒想到她十年沒回家,那個惡毒的女人依舊有恃無恐,對她這般居心叵測,剛才要不是內急出來透氣,指不定現在肯定被某個男人壓在身下。

“什麼狗屁接風宴,根本就是鴻門宴!”

冷了眼的夏穆瓷,扯著唇角說了一句,就邁著蹣跚的步子超馬路走去。

她從來就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讓夏菲菲該死的算計見鬼去吧!

一輛黑色的布加迪威龍跑車疾馳而來,確切的說,這輛車一直蓄意等在暗處,是在專門等她出來。

車子在酒店門口停住,故意擋在夏穆瓷前,一道高大挺拔的身體,直接從車裡下來。

倉皇逃跑的夏穆瓷,瞥見車裡下來的人,將他當做救命稻草,蹣跚著步子超他過來。

她撲在他冰冷的懷裡,死死拽著他黑色的西服,央求他,“我被下藥了,求你救救我!”

她仰著的小臉酡紅一片,紅潤的唇瓣在月光下格外的誘(和諧)人,有種讓人一親芳澤的衝動。

顧霆琛知道她是夏穆瓷,不曾想到她本人比照片中漂亮幾萬倍,更沒想到,她竟然會這般毫無矜持,主動對陌生男人投懷送抱。

深邃的眸底閃過一絲不屑,順勢攬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如王者俯瞰眾生一般睥睨著她:“你想讓我怎麼救?”

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撩人心弦。

一八八身高的他,與身居來的冷漠疏離,讓人很有壓迫感,一看就是不容生人勿近的危險類型。

然夏穆瓷竟沒有絲毫畏懼感,一心想要逃離夏菲菲掌控的她,死死拽著他黑色領帶,祈求他,“帶我離開這裡,馬上帶我離開這裡。”

他笑的耐人尋味,“好!”

二話不說,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扔在跑車的副駕駛車座上,絕塵而去。

奢華的總統套房裡,到處彌漫著讓人意識萎靡的熏香。

小臉酡紅的夏穆瓷,早已被藥物折磨到極致。她雙手摩挲在顧霆琛的胸前,早將他的裁剪得體的昂貴西服,揉成褶皺一片,來自他身體冰涼的溫度,讓埋在他懷裡的腦袋鑽的更深,熾(和諧)熱的唇幾乎可以熨燙到他的身體。

“熱,好熱,該死的難受。”濡軟的聲音,撩人心扉。

顧霆琛一臉漠然,直接將夏穆瓷扔在king size大床上,來不及站起身,卻被夏穆瓷及時扯住了領帶,一個趔趄,身體就跟她來個親密的接觸。

他及時穩住身體,雙手分別撐在她身體兩側,將她纖瘦的身體籠罩在身下,看似尊重,但眸底卻掃過看到垃圾一般的厭惡,“把你的手拿開!”

命令般的話語,算是對她最後的警告。

意識萎靡的夏穆瓷腦袋一片混沌,根本聽不進他的話,更是看不見

,他眸底閃過對她狼狽樣子的不屑和輕蔑。

她長臂直接勾住他的頸子,將他冰涼的身子拉下來,渙散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救我,幫我趕走這該死的難受。”

她真的好難受,真的很想徹底發洩。

她迷(和諧)離的眼裡除了銷(和諧)魂的誘(和諧)惑外,還有著讓人想要沉(和諧)淪的驚豔。

顧霆琛第一次對女人的身體,產生了想要的衝動!

愣神之際,她已將他黑色襯衫的領口撕扯開來,蔥白的指,直接探進去,溫涼的觸感,讓她的意識徹底混沌不堪,紅唇朝他的唇送過去。

顧霆琛的喉嚨滾了滾,腹部的邪火在燃燒。他故意偏了臉,她的唇面只擦過他的臉頰,根本沒吻到。

看著她萬般煎熬的難受模樣,明明很想將她徹底摧毀,卻故意狡猾的問了句,“女人,你確定你這種熱情的邀請,不讓你後悔?”

“後悔?後悔個屁!”

夏穆瓷嘀咕了一句,“我夏穆瓷長這麼大,還從沒後悔過。”

說罷,嬌滴滴的紅唇,直接印在他胸口果(和諧)露的肌理上,將他僅剩的理智徹底摧毀。

他嗓音暗沉,俯身而下:“但願如此!”

說罷,涼薄的唇直接印在她紅潤的唇上,舌尖撬開她的牙關,攻城掠池般席捲著屬於她的一切美好,扯開她身上的衣物,毫不憐香惜玉的佔有她的身體。

“啊……”

身體撕(和諧)裂的痛,讓她本能的慘叫出聲,身體繃緊!

來自她身體的緊(和諧)致和意外的阻礙,讓他神經一滯,突然停下來,蹙眉微愣,她竟然還是完璧之身?

繼而,當他腦海裡拂過她跟弟弟那些纏(和諧)綿的照片時,頓時,將所有的猜想都否定了,只不過是人造了一張膜而已。

看來,她就是靠這種技巧,輾轉在各個男人之間。

眸底掠過一抹狠戾,再次化作午夜的豺狼,更加狂野的掠奪起來。

夏穆瓷是被斑駁的太陽光刺醒的,她揉著欲裂的頭,意識還是一片混沌。

“醒了?”

頭頂傳來一道慵懶的男聲,緊接著,男人一個翻身,再次將她壓在身下,姿勢格外的曖!昧。

夏穆瓷有些混沌意識,在看到男人清俊無雙的臉時,徹底清醒,大驚失色道:“你是誰?怎麼會在我的房間?”

“能在你身上種草(和諧)莓的人,當然是你的男人。”

慵懶的嗓音,帶著幾分狡黠和玩味,無不讓夏穆瓷魔怔般的震顫。

她觸電般的推開他,屁滾尿流的掉在地上,腦海中猛然閃過昨晚七零八落的片段,來自身上的痕跡和某處的灼痛,以及彌漫在空氣中濃重的特殊氣息,不斷提醒著昨夜的瘋狂。

夏穆瓷氣的咬牙,沒想到昨晚被她當做救星的男人,竟然是頭趁人之危的狼!

仰臉就迎上男人落在她胸口那些鮮嫩草(和諧)莓上的肆無忌憚的目光,雙臂本能護在胸前,咬牙說:“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謂。”

男人掀著薄唇,神態倨傲,“昨晚是你主動投懷送抱,求我的。”

懶散的語氣,毫不關己的態度,無不讓夏穆瓷有種想要掐死他的衝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