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限時同居,前妻請重婚

正文 第八章 我要和葉小米離婚

書名:限時同居,前妻請重婚 作者:葉芳菲 本章字數:237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4日 09:51


第八章 我要和葉小米離婚

“剛睡了一次,就能讓爺爺把祭祖的事交給你打理,我還真是小看了你的手段,是不是你這種女人,每次都要賣個好價錢?如果昨夜我真的拿你當工具用一次,你要不要騎在我媽的頭上?”秦峰的字從他的唇角逸出。

  葉小米的唇抿成了直線,見過嘴賤的,沒見過嘴這麼賤的,簡直是無時不刻不找機會羞辱她!

  她有些後悔怎麼沒趁著他睡覺把他宰了!

  她轉頭看向男人,“秦峰,你有種去找爺爺說!”

  秦峰的臉狠狠一抽,“特麼的你罵誰沒種?還有,你有什麼資格叫我名字?”

  “你名字不是用來叫的,難道是用來拜祭的?”葉小米咄咄說道。

  “你罵說誰死?”秦峰低吼出聲。

  “是你說你名字不能叫的。秦峰!秦峰!秦峰!秦峰!秦峰!”葉小米故意叫了幾次,看她不氣死他的。

  “你還敢叫?”秦峰恨到咬牙。

  “哎呦,臉怎麼都白了?氣的啊?有本事你咬我啊?哈哈哈。”葉小米惦著腳,頭靠近男人的臉。

  身高差一直是她最鬱悶的,本來很有氣勢的話,都被她身高打折扣了。

  秦峰不懷疑,自己早晚有一天會被小女人氣死!

  咬她?他怎麼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咬她?他又不是屬狗的!

  他已經下定決心,去找自己的爺爺,這個婚他必須離!

  傭人們並不知道兩個主子說了什麼,不過兩個人竊竊私語的樣子好像很親密,似乎秦峰不喜歡葉小米的傳聞是假的。

  他們不敢耽誤手裡的活,連忙按照葉小米的吩咐去做。

  “小米,你穿的這個衣服不對,去換正式的禮服過來。”秋茹走進祖先堂,叫著葉小米。

  葉小米看看自己的衣服,她穿的是上下兩件的中式居家服,不是傳統的旗袍禮服。

  “我馬上去換!”她說完折身跑出祖先堂。

  跑得太急了,她在垮出祖先堂院門的時候,撞入男人的懷裡。

  “怎麼了,跑這麼急?”

  男人溫和的聲音打在葉小米的額頂上。

  不用看葉小米也知道是秦浩楠,想到昨天被他看著她和秦峰在房間裡做的事,她不敢去看秦浩楠的臉!

  “我,我急著回去換旗袍。”她低著頭,想從秦浩楠的身邊繞過去。

  秦浩楠的手一把將葉小米的手臂抓住,“告訴我,你是自願和他在一起的嗎?”

  葉小米一怔,她要怎麼回答他?她知道自己應該說是自願的,但是她從來不會說謊。

  “我,那個”

  還沒等葉小米說完,秦浩楠就打斷了她的話。

  “我知道了,你去換衣服吧。”他的手摸摸女孩的頭頂。

  葉小米愣了一下,她都沒說,他知道什麼了?

  不過,祭祖的時間真的不能耽誤,她從秦浩楠的身邊跑過。

  秦浩楠的眸光絞著葉小米的背影,手緩緩放下攥成了拳頭,我知道你說謊的時候,習慣說那個,還會慢很多拍。

  小米,你不是自願的,對我來說,這個答案足夠了!

  他的眸底卷過阿拉斯加的逆流。

  祖先堂的位置是最高的,站在祖先堂的門前,

可以看到院子外。

  秦峰的臉色沉到了鐵黑,一瞬不瞬的看著的秦浩楠摸葉小米的頭,看著秦浩楠對他挑釁的眸光。

  堂兄的兩個隔著院牆遠遠的對望著,暗潮湧動。

  葉小米跑進房間裡的更衣室,挑了一件藍色的旗袍,旗袍的下擺上繡著一簇玉蘭花,剛才隨意紮的馬尾辮,被她擰了一下,紮成了一顆丸子頭。

  當她趕回祖先堂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到了,包括爺爺秦澤。

“葉小米,就你最慢,還讓爺爺等著你!”陶樂刻薄的說道。

一身藍色旗袍的葉小米,隨便紮個丸子頭,怎麼看怎麼高貴,完全沒了窮酸小職員的樣子。而她幾千塊的燙的波浪頭髮怎麼看怎麼像舞女,和葉小米同框,她只差要氣瘋了。

  “小米一早就去給我請安,還看著傭人們佈置祖先堂。不知道她幹活的時候,你在幹什麼?”秦澤的聲音不大,但很沉。

  陶樂被說得癟了嘴,“外公,我昨天陪二表哥放煙花才睡過了的。”

  秦嵐狠狠拉另一把自己的女兒,不讓自己的女兒再說話,秦澤越生氣聲音就越低。

  葉小米走上前,恭敬的說道,“爺爺,廚房的祭品已經準備好了,傭人們馬上就運來了,現在可以開始祭祖。”

  隨著葉小米的話音落下,一隊傭人提著食盒走進祖先堂的院子。

  秦澤點了一下頭,帶著秦峰和秦浩楠,邁步走進祖先堂。

  莊嚴的祖先堂裡,供奉著秦家歷代的祖先,秦峰站在秦澤的左手後,秦浩楠站在秦澤的右手後。

  秦澤一身灰色的長袍馬褂,蒼老的臉上滿是歲月的痕跡,讓人看著就會心生敬畏。

  秦峰一身深紫色的長袍,不得不說,他穿上傳統服裝,仿佛穿越回清朝。他骨子裡自帶的霸氣深冷,讓人失控的想要跪倒在他的腳下。

  秦浩楠穿的是藍色的長袍,配著他典型的混血兒的臉,不覺得違和,反而覺得他更英俊了。

  葉小米端著傭人拿裡的祭祀用的貢品,隔著門檻一樣樣的交給秦浩楠。

  秦浩楠把貢品再交給秦峰,秦峰親手供奉到長條的翹頭案上。

  貢品擺好,秦峰點燃了香遞到秦澤的手裡。

  秦澤拜了幾拜,讓秦峰將香插好,他跪下行叩拜的大禮。

  秦峰和秦浩楠也跟著下跪行禮。

  葉小米和自己的婆婆還有秦嵐,陶樂,只能在堂外的蒲團上行禮。

  “承蒙祖宗蔭蔽,我秦家可以長盛不衰,如今浩楠也回來,我希望有一天秦鐸也可以回來給祖先們扣頭。秦家子孫聚少離多,是時候團聚了。

  只有嫡孫秦峰不孝,完婚兩年還沒能給秦家開枝散葉,秦澤不敢攪擾祖宗們清淨,然子嗣事關重大,還望歷代祖宗保佑我們秦家早點後繼有人!”秦澤說完又行禮叩拜。

  秦峰擰著眉頭陪著秦澤叩拜。

  祭祖完成後,秦峰攔住要走的秦澤,“爺爺,我有要事要和您在這裡說。”

  秦澤的臉色沉下,抬手意識所有人退下。

厚重的木門關上,祖先堂裡只有秦峰和秦澤兩個人。

  “有什麼事就說吧。”秦澤問道。

  “當著祖先的面,我說我要和葉小米離婚!”秦峰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