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白富美老婆

第一章 走投無路

書名:我的白富美老婆 作者:涼水塞牙 本章字數:30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7:29


近年來有關重金求子的話題屢見不鮮,時常會在各種廣告上看到這樣一句話“老公是香港富豪,不能生育,重金求男共度春宵!”照片上附帶一張性感美女的照片。

而我,就因為一時色心,深陷重金求子局……

我叫許浩,23那年走投無路為了錢,做了一件傻事,借子。經人介紹,我認識了一對不孕的夫婦,原以為這種事像是天上掉餡餅。

雖然不是詐騙,但隨後一個月我感覺仿佛在地獄裡面生活,為此也壓抑了整整一個月,險些得了抑鬱症。

從我認事起,家裡的經濟情況一直不太樂觀,六歲那年我媽為這個家操勞過度,一夜之間丟下這個家庭撒手而寰。十年浩劫沒難道我爸,卻在我媽離世那晚,哭的像一灘爛泥。

長大後更是家徒四壁,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上市公司打工。

二十三歲這年,家裡傳來噩耗,我爸中了風寒,癱倒在床,一筆巨大的醫藥費壓得我喘不過來氣。

我曾試過犯罪,半夜尾隨孤身在外的妹子,打算搶奪她的包。

關鍵時候我心軟了,或者說良心發現了,我因為搶劫未遂,加之認錯態度比較好,得知我家的情況,念我是初犯被拘留了幾十天,還丟掉了工作,出來後我更加自閉了。

此後找工作,得知我有案底,很多面試官都大搖其頭,這裡招的不是搶劫犯,要對公司員工的安全負責。

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時候,遠方堂哥打了個電話給我,問我做件事,報酬二十萬,但作為一個男人,可能不光彩。

當時我笑著告訴他,我最極端的事情都做了,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堂哥告訴我,他有個朋友不孕不育,家裡鬧得厲害,兩口現在鬧離婚了。男這邊想要最後拼搏一次,也不顧臉了,打算借子。

有兩個要求,第一必須是聾啞人。

這事于雇主和我來說,聾啞的身份可以防止事情在身邊傳開,這點我表示理解,沒有異議。

第二點要老實,不准亂翻亂看,偷竊雇主家的財務,不然人家會報警抓人。

人家招的是借子物件,不是小偷,這點我也表示理解。

堂哥讓我考慮下,如果可以做,和他聯繫。具體的要看雇主要求,人家讓幹什麼就幹什麼,之前先給我十萬,懷孕後再結最後十萬。

我當即表示自己可以做。

我們是在一家咖啡廳見面的,猶記得第一次見雇主陸歡歡的時候,我被驚豔到了。這個女人看起來二十五歲上下,皮膚白皙,前凸後翹,五官尤為的精緻漂亮,保養的極好。

她穿著一件露背黑裙,裙擺到大腿位置,露出一雙被黑絲包裹的修長大腿。腳下踩著一雙高跟鞋。

堂哥介紹我是聾啞人,方方面符合她家的要求。

陸歡歡和堂哥簡單的交談了幾句,笑了笑,提著包起身離開了。

原以為這件事情泡湯了,對方肯定是沒有看上我。誰知道第二天就接到了堂哥的電話,說事情成了,讓我自己去野鴨湖別墅區302棟。

我最記得自己被保安攔在了門口,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是陸歡歡出來領我的。她眼睛有些紅,看都沒有看我一眼,不耐煩的在手機上輸入一行字:走吧。

在她面前,我只能裝成聾啞人。

要是讓她知道這些只是我偽裝的,恐怕她會立刻把我掃地出門,本來這種事情傳開的話,雙方都會被身邊的人恥笑。

這件事上,我們兩邊都背負著巨大的壓力,所以大家格外的小心。

站在她家門口,我一度自卑的不敢脫鞋,害怕自己腳臭。

陸歡歡對我擺擺手,示意我走進去,猶豫了下,我目不斜視的跟在了她身後。

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大肚子男人,他板著一張臉,自打我進來後就死盯著我看。可能在思考我這樣的人,有沒有資格借子?

想必他就是陸歡歡的老公了,長得一臉橫肉,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

“好了,這段時間我會搬出去,把房子騰出來給你們兩個人,一個月,一個月必須懷上,不然就離婚。反正為了孩子,我也不要臉了。”

他冷冰冰的對陸歡歡說了句。

陸歡歡當時就生氣了,把包包丟在茶几上:“孩子孩子,你滿腦袋就有孩子,生不出來孩子怨我麼?你怎麼不去看看你自己,你有臉和我離婚?呵呵,姓宋的,你丟不丟人?”

對於借子這件事情,陸歡歡是抗拒的,這點從她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來。

胖子看了眼陸歡歡,沒好氣的說:“當著外人的面,我不想和你吵。”

陸歡歡冷笑了出來:“姓宋的,你還知道要面子麼?你這麼做,我們還有什麼面子可言?忘記告訴你了,他是聾啞人,不會把你這些爛事說出去。”

當天中午,胖子和陸歡歡大吵了一架,胖子罵她是不會下蛋的老母雞,陸歡歡則是罵胖子是個不會硬的陰陽人。

他們以為我聽不見,其實這一切早被我悉數聽去。

胖子掀翻了茶几,摔門離開了。

她坐在沙發上,小聲的哭泣著,看見我盯著她看,立刻冰冷的罵了我一句:“看什麼,滾。”

我定定的站在原地,裝作什麼都沒有聽見的樣子。

想了想,我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她,結果被她一把打掉了,還推了我一把,用手機打了一個字:滾。

得,老子自作多情,走就走,省得看著我心煩。

接下來陸歡歡幫我安排了房間,是二樓堆放雜物的,旁邊就是他們的房間。

晚上吃飯時,胖子開著車回家了,是一輛七系寶馬,他提著很多的菜進來。我尋思著這是買給陸歡歡的,結果是買給我的。

胖子對我還算客氣,男人何苦為難男人,一個那方面有問題,一個為了錢來做這種事。

他在手機上打出一排字:先補一下身子,明天歡歡會帶著你去醫院檢查,沒有問題的話我就搬出別墅,你們自己商量著來,我只看結果。

胖子給我買的菜,大多數那種大補的,我這個人不喜歡吃肉類的東西,看著那些噁心玩意兒,只有硬著頭皮吃下去。

隨後她們兩個人好像有事情要解決,讓我先上去,雖說我是‘聾啞人,’但不是瞎子,有些事情還是不能讓我看見的。

我點點頭就上去房間睡覺了。

半夜我口渴的厲害,打算下樓找點水喝。

結果剛出門就聽見一陣興奮的喘息聲。起初我以為是自己聽錯了,站在原地仔細聽了一會兒,確認聲音就是從隔壁房間發出來的,正是陸歡歡和胖子的房間。

本來想繼續回房間,等著她們完事再說,不經意間的餘光一瞟,我頓時提不起腳步了。因為他們居然沒關門,裡面的場景令我頭暈目眩。

我明白了,胖子下面有問題,沒有反應,怪不得提起孩子這方面的事陸歡歡就來氣,因為這些全是胖子的原因。

胖子小聲的開口:“動靜小點,別被他聽見了。”

陸歡歡大汗淋漓的說了句:“沒事,他是個聾啞人,這個時候應該睡著了,快點,我要來了。”

胖子加快了手中的動作,我看見陸歡歡整個人繃緊,我也感覺到呼吸困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