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腹黑寶貝:這個爹地我要了

正文 第二十八章:冤大頭本人

書名:腹黑寶貝:這個爹地我要了 作者:默默米 本章字數:24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2:32


第二十八章:冤大頭本人

在王漢中家裡“商量”祠堂事情的靳雲瀚,一路冷笑著聽完要他出錢的明示暗示,愣是裝糊塗不搭腔。

  修建祠堂的錢他已經出了,是拿他當冤大頭了?!

  王漢中看他油鹽不進,耐心耗盡,“小瀚啊,王叔就跟你明說了,小漁村以前是靠捕魚活,現在禁海的日子長,我們也沒什麼收入!年輕人還能出去上班賺錢,就剩下我們這些老人……”

  “……這房子一下雨就漏雨,老人家的腿腳都不方便,你看你賺這麼多錢也沒處用,倒不如出點錢把村子裡破了的房子修一下……”

  聽了這些話,靳雲瀚微微垂下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還真拿他當冤大頭了啊!

  正當靳雲瀚想開口,門外忽然傳來吵鬧聲。

  其中還有耿鴿的怒駡聲……

  靳雲瀚抬頭,只見耿鴿推搡著小翠跟幾個鼻青臉腫的女人走進來,路雅捂著小臂跟在旁邊,臉色有些發白。

  “靳哥!”耿鴿在外人面前很給靳雲瀚面子,往前推了一把小翠,“這個女的!剛才帶著這幾個女的,在大路上要打路姐,要不是我及時趕到,路姐現在肯定被打半死了!”

  說著,她啪的一聲把手裡的木棍扔下地上。

  靳雲瀚臉色一凜,急忙跑到路雅的身邊,“雅兒。”

  “我沒事,小傷。”路雅神色淡淡,只是唇上沒了血色,看著憔悴的很。

  靳雲瀚低頭看到她小臂上捂不住的大片青紫,一向溫潤的眼眸黑沉了下去,徒然變狠厲。

  他小心的碰路雅的手,“拿開,我看看。”

  “就是青了一片而已。”路雅往後躲了躲,手掌往傷口正中挪動遮住露出的青紫痕跡。

  靳雲瀚沉著臉,眸光射出不容置喙的暗芒,“雅兒,你鬆開,讓我看看。”

  “……”路雅沉默一陣,鬆開遮掩的手。

  小臂上青紫了半截,甚至還能看到木棍打下的角度。

  靳雲瀚心頭火蹭的湧上天靈蓋!

  他連跟頭髮絲兒都不敢碰的寶貝,竟然被人傷成這樣?!

  靳雲瀚回過頭盯著王漢中,冷聲道,“王叔,我看祠堂的事情你們自己商量就行,小翠打傷了我女朋友,我會報警處理!小漁村在周氏上班的人,我也會全部辭退!我養不起暴力分子!”

  此話一出,小漁村的人們都炸開了鍋。

  王漢中驚慌失措,急忙攔住要走的靳雲瀚,“小瀚,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小翠做事一向不過腦子,你別跟她計較!”

  可靳雲瀚沒理會,冷著臉牽著路雅往外走。

  王漢中咬牙一腳踹翻小翠,一腳一腳狠踹,“你個賠錢貨!誰讓你打人了!現在連累了全村的人,我打死你這個死丫頭!我打死你……”

  小翠捲縮在地上,捂著頭尖叫。

  叫聲尖利刺耳……

  路雅不忍心回頭看,就見王漢中的拳腳落在小翠的身上,她的口鼻都在往外淌血。

  頓住腳步,她皺眉看了眼靳雲瀚。

  靳雲瀚知道她是心軟了,看到小翠的慘狀也不由得皺起了眉,“王叔,別打了。”

  “小瀚啊。”王漢中狠狠的拽起小翠的頭髮,讓她仰頭面對靳雲瀚和路雅,“死丫頭!還不快給我道歉!”

  小翠臉腫的厲

害,倔強的不出聲,幽幽地盯著兩人。

  “我打不死你!”王漢中暴怒又要動手揍人。

  路雅忙叫了聲,“住手!”

  可她的話沒能制止王漢中,眼瞅著他拳頭又要落在小翠的身上……

  耿鴿一手擒住王漢中揮下去的拳頭,往後用力的一崴,眼底滿是厭惡,“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跟姑奶奶我打一架!”

  說完,她撒開手推開王漢中。

  王漢中揉著發疼的手腕,惱羞成怒的瞪著耿鴿,恨不得把她掐死。

  “我不追究,你不用打了。”路雅彎下*身去扶小翠。

  小翠避開她伸出來的手,撇開臉看旁邊拒絕她的好意。

  王漢中一聽不計較,臉上立刻堆起了笑,“那小瀚……在你家公司上班的那些人……”

  “既然雅兒不計較,那就算了。”靳雲瀚面上是這麼說,心裡已經畫上了叉叉,小漁村的人一個都別想留在公司!

  得到靳雲瀚的承諾,王漢中這才松了口氣,殷勤的一路送他們到酒店才離開。

  說是酒店,其實就是自建房改成的酒店。

  大門上方掛著“小平酒店“四個字。

  進門的大廳堆放著織了一半的漁網,角落裡還堆著些農具,上頭還沾了泥沒洗乾淨。

  後面是個院子,前門後門通著,靠近後門有個樓梯上去。

  外面看著不怎麼樣,房間裡倒是收拾得很乾淨,東西也都是全新的多……

  耿鴿前前後後看了個遍,熟悉環境後才一屁股坐在床上,晃著腿歪頭跟路雅吐槽,“路姐,你不覺得這個小漁村跟個原始社會一樣嗎?特別是這裡的女人,那過的都是什麼日子,我真想搖旗呐喊讓她們起來反抗!”

  “一個團體裡都在默默遵循某種潛*規則,突然有一天,其中有個人跳出來說潛*規則是錯的,他的結果是什麼?”路雅冷靜反問。

  “那還用說,當然是英雄啊!”耿鴿俐落的朝著半空打出一記直拳,“然後帶領著所有人打破潛*規則,重新活過!”

  路雅看她那張年輕單純的臉,笑笑沒再說什麼。

  雖然事實上,那個跳出來反對的人,通常只會被更多人壓回去,被吞沒,被當成異類……

  但……

  這些殘忍的道理她可以慢慢懂,現在就保持單純真誠的樣子挺好。

  靳雲瀚拿著跌打油過來找路雅。

  耿鴿嫌棄藥油味太濃,溜出去不見蹤影了。

  靳雲瀚把藥油放在掌心搓熱,蓋在路雅的小臂上輕輕揉開。

  “嘶!”路雅疼的往後抽手。

  “我輕點。”靳雲瀚忙放輕手上的力道,低著頭專心致志的替她揉散小臂上的淤青。

  房間安靜了一會兒。

  小臂一陣陣發熱,路雅不自覺的看著靳雲瀚。

  他微垂著眼瞼,睫毛又密又長,打下一塊陰影在眼窩,讓他整個人都變得溫柔起來,靜的像一幅畫,深深的印在路雅的腦海。

  砰。

  耿鴿提了兩大袋的食物進來,“路姐!看我帶了什麼好吃的……”

  督見路雅對著靳雲瀚“犯花癡”的畫面,她表情有點小曖*昧小微妙以及小小的不開森!

  路雅心虛的收回視線,從靳雲瀚的手裡抽出泛著油光的小臂,語氣冷的掉渣渣,“可以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