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四章 死人衣服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432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1:38


  不但如此,我還發現,在搖曳的燭光裡,她居然沒有影子!

  “小姨!”

  “別過去!”

  我拉住桑嵐,急著又退了幾步。

  “你看看她的腳。”

  桑嵐驚惶下低頭一看,驚叫:“姨,你怎麼穿的紅布鞋啊?”

  季雅雲眉心一緊,緩緩低下頭看了一眼,慢慢把頭抬了起來,臉色眼神卻已變得無比怨毒。

  和她雙眼一對,我就知道說什麼都是白搭,又攬著桑嵐退了幾步。

  “大師,你怕什麼?是我啊!”

  季雅雲抽搐著嘴角,竭力想要擠出笑容,可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住眉宇間的猙獰,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我強作鎮定,冷眼看著她:“你都已經死了,何必還在陽世作惡,混淆陰陽,難道不怕天譴嗎?”

  季雅雲猛地上前一步,兩眼一翻露出白多黑少的眸子,盯著我的左手,淒厲的咆哮:“把她的三魂給我!”

  “給,一定給!”

  我緊了緊左手,點了點頭,猛地拉開一旁的邊櫃,抓起藏在那裡的太空杯,將剩餘的黑狗血潑了過去。

  “我給你奶奶個孫子!”

  “啊……”

  被大蓬狗血淋中,季雅雲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在瞬間騰起的黑氣中消失不見了。

  緊接著,就聽房間的各處不斷傳來“劈啪劈啪”像是木柴燃燒爆裂的聲音。

  片刻,房間內恢復寧靜。

  我只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

  轉眼看去,季雅雲門前的七根蠟燭,已經恢復了橘黃色的火焰,不禁長長的松了口氣。

  空了的太空杯失手落地,我下意識的屈伸著手指。

  驀地,一隻手握住了我的右手,一個幽怨惡毒的聲音在我耳邊問道:“你點蠟燭幹什麼??”

  “你點蠟燭幹什麼??”

  這已經是桑嵐第三次問這個問題了。

  就算是再沒有常識,也不該在這個時候糾結這種問題啊。

  我心裡倏地升起一股寒意,開始覺得不對勁。

  桑嵐是美女,而且正是青春靚麗的年紀。

  她的手應該是滑滑嫩嫩的,為什麼現在握著我的手,粗糙的像是枯樹皮一樣。

  冷汗涔涔下落,我下意識的攥緊了左手,咬了咬牙,緩緩的轉過頭。

  看清桑嵐的臉,我不禁松了口氣。

  多麼完美的一張臉,黑白分明的眼睛裡還滿是驚恐,這是還沒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神呢。

  我也是神經繃的太緊了,自己嚇自己。

  低頭看了看兩人握在一起的手,我還是把手從她手裡抽了出來。

  見桑嵐恐慌的盯著季雅雲的房門,我安慰她:“別擔心,那東西被淋了黑狗血,已經走了。”

  ‘至少今晚是不會來了。’我在心裡補了一句。

  桑嵐微微點了點頭,目不斜視的一步一步向季雅雲的房間走去。

  我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可又說不上來哪兒出了問題。

  心裡犯嘀咕,可看著桑嵐的背影,眼睛卻有點發直。

  她的睡裙,就是一件白色的長T恤,雖然是棉的,但卻很薄。

  從前面看倒沒什麼,看後邊,卻是貼在身上,勾勒出了女性完美的曲線。

  我看得有點走神,忽然,不知道從哪裡散發出一股子焦臭的氣味,像是腐肉被燒焦了似的。

  氣味鑽進鼻孔,熏得人腦仁疼。

  就在這時,我腦子裡像是驀地劃過一道閃電。

  我終於想到哪裡不對勁了。

  她那驚恐的眼神,看的不是門,而是門口的蠟燭……

  “你點蠟燭幹什麼?”桑嵐又問了一遍。

  猛然間,她把頭轉了過來,“你是不是想燒我?!”

  聽到這淒厲的聲音,我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都炸開了。

  刹那間,我看清了她的樣子。

  她的臉像是被火燒過一樣,黑漆漆皺巴巴的,一隻眼睛沒有眼皮,另一隻眼珠乾脆凸了出來,就那麼掛在眼眶外面。

  “媽的,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我一邊往後退,一邊咬著牙強迫自己鎮定。

  都說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這話雖然未必是真理,可一旦失了膽氣,那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全無生機了。

  桑嵐瞪著血紅的眼睛,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了過來。

  一邊走,下巴上焦黑的爛肉開始不住的掉落,很快就露出了白森森的牙床。

  焦臭的氣味越來越濃重,幾乎充斥了整間房子。

  我被熏得不住的幹嘔。

  再這樣下去,不被這娘倆整死,也得被臭氣熏死!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急著往窗邊跑,想打開窗戶透氣。

  可是沒跑出兩步,就覺得眼前發黑,腿腳發軟。

  情急之下一眼瞥見桌上的水杯,趕忙抓起來,沒頭沒腦的向窗戶甩了過去。

  “噹啷!”

  隨著一聲玻璃碎裂的脆響,一股清新的氣流撲面而來。

  被這股氣流一吹,我只覺得渾身鬆弛,竟然猛一恍惚,軟在了地上,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徐先生,徐先生!”

  聽到哭喊聲,我猛地睜開眼。

  一張嬌美嫵媚,卻梨花帶雨的面孔映入了眼簾。

  “徐先生,你可醒了。”

  桑嵐抹了一把眼淚,肩膀跟著抽搐了兩下。

  回想昏迷前見到的情形,我連忙一個翻身,爬起來倒退了幾步。

  “怎麼了?”

  桑嵐像是被我的舉動嚇到了,跪坐在

地板上錯愕的看著我。

  她還是穿著那件白色睡裙,皮膚仍然是那麼的白皙。就像是受驚過度的小兔子一樣楚楚可憐的看著我。

  季雅雲房門外的蠟燭已經全都燃盡熄滅了。

  我攤開左手,看看手裡的三枚銅錢,再看看表,已經是淩晨四點三刻了。

  五更天,總算挨過去了。

  松了口氣的同時,我疑惑的看向桑嵐,“我給你的符呢?”

  “在這兒!”

  桑嵐慌忙把手伸進領口,把那道三角符拿了出來。

  我湊上前,蹲在她面前,接過符展開。

  上面的符籙毫無異狀,仍然很鮮豔。

  如果昨晚發生在桑嵐身上的變化是真的,符籙怎麼會沒起作用?

  難道是我受驚過度,出現幻覺了?

  我順手把她拉起來,幾步走到窗邊。

  窗戶完好無損,地上卻有個水杯,只是把兒被摔斷了。

  “你怎麼會暈倒的?”桑嵐小心的問。

  我反問她:“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桑嵐抹了抹眼角的淚痕,有些狐疑的看著我反問:“你沒事吧?”

  見我盯著她,忙說:“小姨……那個……被你淋了血以後,不見了。你讓我別擔心,說那東西已經走了。我想進去看看小姨,你就……你忽然就甩開我……那表情可嚇人了。然後你就把杯子扔了過去,再然後,你就昏倒了。”

  “這還真他媽見鬼了。”

  見桑嵐一臉糾結,我不禁失笑。

  這麼說,怎麼就好像承認我是神棍騙子了。

  “看看你小姨去。”

  推開季雅雲的房門,就見她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只有腦袋露在外面。

  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呼吸悠長均勻,明顯是還在沉睡。

  “我小姨是不是沒事了?”桑嵐小聲問。

  我想說沒事了,就此收錢離開,可看著季雅雲額頭的陰霾,實在昧不住良心。

  我讓她出去說。

  剛要轉身,季雅雲睫毛顫了顫,緩緩張開了眼睛。

  “小姨。”

  桑嵐過去坐在床邊,“你沒事了吧?”

  見季雅雲看我,我說:“先換衣服吧,出去說。”

  我前腳出門,門還沒關,就聽屋裡傳來兩人的尖叫。

  然後,就聽到季雅雲“嗚嗚”的哭聲。

  我連忙轉身,進去一看,起了一腦門的白毛汗。

  桑嵐站在一邊。

  季雅雲坐在床上,被子已經掀到了一邊。

  她身上居然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喜服!

  喜服是上下兩件,上面是側開襟的旗袍款式,下面是同樣大紅色的長裙。

  裙擺下,白生生的赤足被映襯的觸目驚心。

  “這衣服哪兒來的?”

  “不知道,我不知道,這不是我的衣服!”季雅雲抱著頭哭喊。

  “別哭了,快把衣服脫下來!”我急著說道。

  季雅雲邊哭邊解衣服,桑嵐在一邊嗚咽著不住的跺腳,顯然也沒了方寸。

  上衣解開,裡面竟是一件繡著鴛鴦的紅肚兜。

  “這不是我的衣服……”

  崩潰了的季雅雲一把將肚兜扯了下來,連同上衣丟在地上,又去解裙子。

  桑嵐這會兒才回過神來,“你快把臉背過去!”

  我吞了口口水,轉身往外走,“把衣服拿出來。”

  我跌進沙發,抽出煙盒,叼了一根在嘴上,點煙的手不自禁的有些哆嗦。

  我算不上色中惡鬼,也不是沒見過光身子的女人。

  緊張是因為情況遠比我想的要嚴重的多。

  不一會兒,桑嵐扶著季雅雲走了出來,把團成一團的衣服放在我面前。

  兩人眼淚水還沒幹,看著我的眼神卻都有些古怪。

  好一會兒,季雅雲才帶著哭腔說:“這衣服不是我的,真不是。”

  “我也沒這樣的衣服。”桑嵐小聲道。

  我隨手拿起那件肚兜,竟還有些溫熱。

  猶豫著把肚兜湊到鼻尖聞了聞,大腦‘轟’的一下,暫態變得一片空白。

  我丟開肚兜,又拿起上衣和裙子仔細聞了聞。

  桑嵐扶著季雅雲走到一邊坐下,杏核眼斜視著我,“你不是這麼惡趣味吧?”

  季雅雲蒼白的臉上隱約泛起酡紅。

  “惡趣味……”

  丟開衣服,看看地上門口變成焦黑粉末的黑狗血,我徹底懵了。

  連著抽了兩根煙,才有些忐忑的對兩人說:“這件事我搞不定,你們另請高明吧。”

  “什麼?”桑嵐一下子就急了,沖過來瞪著我,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好半天也不說話。

  我心中有愧,避開她的目光,低聲說:“纏上你阿姨的不只是紅鞋那麼簡單,你也看見了,這是一整身的紅衣服。我真的對付不了,錢我一分不要,你們趕緊去找真正的高人吧。”

  季雅雲踉蹌著來到跟前,一把將那堆紅衣紅裙抱在懷裡,“大……大師,我弄錯了,這衣服是我的,是我昨天……前天買的,我……”

  我盯著她問:“哪兒買的?”

  季雅雲囁喏著回答不出來。

  我知道她是嚇瘋了,生怕我就此離開,才‘急中生智’編了這麼個瞎話,不禁更覺得慚愧。

  我把衣服從她手裡奪過來扔在地上。

  季雅雲想撿又不敢撿,只是囁喏的說:“這衣服真是我的……”

  “行了!”

  我躁狂的把煙盒拍在桌上,“你的衣服?這他媽是死人的衣服!是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