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七章 小店靈堂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38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1


  “大爺,你啥意思啊?”

  聽老人這麼說,我心裡當然不痛快。

  “嘿嘿,你能帶著這兩個極品陰煞來到槐園村,還能有幾天活頭?”

  我看了他一眼,強笑道:“咋地,有啥說法嗎?”

  老人回頭朝桑嵐和季雅雲瞄了一眼,轉過頭說:“一個是紅袍子喜煞,一個更厲害,是被火燒死的子母凶!被她倆纏上,你還有的好?”

  我心裡咯噔一下,季雅雲的確是被紅衣紅鞋給纏上了,而桑嵐……

  回想起這兩天發生在她身上的狀況,我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老人家,您是高人啊,您有法子幫她倆除了纏身的禍害嗎?”

  老人乾笑兩聲:“還想幫她們?你自身都難保了!”

  老人似乎有點急,使勁抽了口煙,低聲說:“丁爺我這輩子沒白占過誰的便宜,既然抽了你的煙,我總要回報你。這樣,你到了小桃園村,先去我店裡把我放在桌上的陶土盆給摔碎,然後再去我後邊的桃園,去摘一顆桃下來。只要這兩件事你都辦了,保不齊你就能扭轉天命,能保住你和那倆女人的命。”

  “大爺,這不就是你的店嗎?”我回頭看了一眼,桌上果然擺著個陶土盆。

  老人沒回答我,眼皮卻往下一掃,“你看看你的手!”

  我下意識的低眼看去,渾身猛一抽搐,差點嚇得叫出聲來。

  我左手的手背上,竟然爬著一隻猩紅的大蜈蚣!

  我急忙用力甩手,那蜈蚣卻像是釘在上面,怎麼都甩不掉。

  抬眼再看,老人居然不見了。

  正當我驚恐交集的時候,忽然間,有一隻手從身後搭上了我的肩膀!

  “啊!”

  我終於忍不住大叫起來,想要跑開,卻是渾身猛一激靈,一頭撞在了門框上……

  “徐禍,你沒事吧?”一個弱弱的聲音響起。

  我急忙抬起頭,卻發現自己在車上,腦袋撞到了方向盤。

  想起剛才見到的蜈蚣,我連忙抬起左手,卻哪有什麼蜈蚣,只有那道支楞八叉的傷痕。

  回過頭,季雅雲和桑嵐雙雙縮在後座上,挨在一起戰戰兢兢的看著我。

  季雅雲小心翼翼的說:“你是不是做噩夢了?”

  噩夢……

  噩夢?

  我捂著生疼的腦門,往外左右看了看。

  雨小了很多,車停在路邊的一棵大樹底下。周圍哪兒有什麼村落小店啊。

  “怎麼會在這兒?”我努力回想著之前的事。

  季雅雲說:“我擔心雨大,再開下去有危險,就說找個地方停一停。你……就直接把車停在路邊,停這槐樹底下了。”

  “槐樹?”

  仔細一看,路邊的這棵樹,可不就是槐樹嘛。

  枝繁葉茂,樹幹粗的一人都抱不過來。

  緩了一會兒,我才漸漸理清楚思緒。

  這是昨晚沒睡好,一停下車就睡著了,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做夢。

  可是夢裡的小店和自稱丁爺的老頭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

  槐樹……槐園村……

  經過一番驚嚇,我也顧不上多想了,見雨停了,就翻出地圖找到正路,直奔小桃園村。

  終於到了小桃園村,找到張喜家的桃園,圍欄的門卻從外邊上了鎖,看桃園的窩棚門也鎖了。

  我給張喜打電話,還是打不通。

  “咕嚕……”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回過頭,順著桑嵐低著的頭往下看了看。

  她昨晚‘大洗胃’,早上胃不舒服,也沒怎麼吃東西,這是餓了。

  看看表,居然已經十一點多了。

  在老槐樹底下,我竟然足足睡了一個鐘頭。

  季雅雲說:“要不咱先吃飯吧,然後再試著打給你朋友。”

  “吃飯……”

  我倒是不擔心聯繫不到張喜,關鍵上哪兒吃飯是個問題。

  張喜家的果園在小桃園村,家卻住縣裡。鄉下村落裡飯館子可是不多見的。

  “走,上車。”

  飯館沒有,小賣部總歸是有的,眼下也只能先買點速食麵什麼的對付一頓了。

  “聯繫不上你朋友,咱是不是就白來了?”桑嵐問。

  “切,這無所謂,大不了翻圍欄進去。再說了,這裡家家都種桃樹,桃也已經下季了,找哪家老鄉不能要幾根木頭

啊?”

  我一邊給娘倆寬心,一邊開著車四下張望,不知不覺就到了村尾。

  “那兒有個小店!”季雅雲指著不遠處說。

  順勢一看,我渾身猛一哆嗦,差點把油門當刹車踩下去。

  那的確是個小店,是一個對開的視窗,牆上用紅漆寫著‘小賣部’。

  想起老槐樹下做的那個夢,我忍不住心生寒意。

  這小賣部居然和我在夢裡見到那一家一模一樣!

  我停好車,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咬著嘴唇下車。

  “有人嗎?買東西!”

  桑嵐對著小賣部裡喊了兩聲,回過身,“好像沒人。”

  我徑直走到正門,看著兩扇關著的斑駁木門,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起來。

  “店開著,裡面應該有人吧。”季雅雲邊說邊去敲門。

  她才敲了兩下,手還沒收回來,門就“吱呀”一聲開了。

  “啊!”

  看清屋裡的情形,季雅雲和桑嵐同時尖叫起來。

  屋子裡,正中間架起的門板上躺著一個穿著壽衣的老人。

  條案上擺著香燭供奉,正中間赫然是一張放大了的黑白照片。

  這居然是一間停屍的靈堂!

  “走吧,快走啊!”季雅雲哭著拉我。

  然而此刻我已經全身僵硬,根本就挪不動步了。

  照片裡的那人,居然就是之前在夢裡向我要煙抽的那個老人!

  “你們是幹啥的啊?”身後有人問道。

  恍惚中,我就聽那人“哎呀”一聲,“丁爺咋倒頭了?栓子,趕緊找村長去!”

  我緩緩走進靈堂,看清停放屍體的面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等到清醒過來的時候,屋裡屋外已經聚集了幾十號人。

  一個年紀約六十上下的老人提著煙杆走到屍體旁看了看,又看了看條桌上的遺像擺設,喃喃道:“老丁哥,你咋說走就走了呢……”

  季雅雲把我拉到一邊說:“我剛才向村民打聽了,這老人家是村裡的老絕戶,就一個人開了家小店,種了一畝桃。這是知道自己快死了,給自己發送呢。”

  “是你們發現他走了的?”老煙杆走過來問道。

  桑嵐忙說:“我們本來是想買東西,在外面喊,沒人應,推開門,他就已經這樣了。”

  老煙杆沉聲說:“我是小桃園村的村長,老楊。我替老丁謝謝你們了,要不是你們撞見,隔個一夜他就得讓老鼠給啃了。”

  “不客氣。”季雅雲看了我一眼,小心的對他說道:“楊村長,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

  “走吧。”

  楊村長擺了擺手,轉頭沖外面問:“問事的來了沒?”

  “來了。”隨著一聲不慍不火的回應,一個五十來歲,身形瘦削的半大老頭走了進來。

  問事的,算是一種副業,也是一種職業。

  一般都是德高望重,懂得禮法的人來擔當。

  哪家有紅白喜事,負責主持和打理。

  小桃園村的問事和張喜是本家,姓張,叫張安德。

  季雅雲要拉我走。

  我說等等,再看看。

  我有種很強烈的感覺,之前老槐樹下的那個夢,絕對不是偶然。

  更主要的是,在條案的一邊,赫然擺著一個陶土盆!

  張安德先向停放的屍體拜了幾拜,然後在靈堂內四下打量一番。

  “嘶……”

  看著供桌,他忽然吸了口氣,“這靈牌……”

  “咋了?”楊村長問。

  張安德回過身,和他低聲耳語了幾句。

  轉過頭來,眉頭還微微皺著。

  很快,他舒展開眉心,大聲對外邊的人說:“丁爺的情況咱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鄉里鄉親的,咱就一起送他一程吧!”

  楊村長走到門口,招呼村民站好。

  張安德走到條案前,攏了攏上面的一把香,看著遺像歎了口氣,低聲說著什麼。

  “爸。”一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男人走了進來,沖張安德點了點頭。

  張安德把三支香用燭火引燃,交給他:“給你丁爺上香。”

  那人點點頭,走到停放的屍體正前,雙手捧著香,大聲的說道:“丁爺走好。”

  說著,便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但是,就在他剛彎下腰的一瞬間,屍體的眼睛猛然間張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