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九章 少了一具屍體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17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1


  “砰!”

  一聲巨響過後,我死死的踩著刹車,從方向盤上抬起頭,在腦門上抹了一把,手上全是血。

  回過頭,就見桑嵐和季雅雲像是嚇傻了,雙雙縮在座位上惶恐的看著我。

  “你流血了?”季雅雲反應過來,一邊從紙盒裡往外抽紙,一邊急著說:“嵐嵐,快打電話叫救護車。”

  “別碰我!”

  我打開她塞紙過來的手,瞪著桑嵐:“你幹嘛?你知不知道我在開車?會死人的!”

  “我不是故意的。”

  桑嵐急得直抹眼淚,另一隻手卻指著窗外:“河裡有人!河裡有人!”

  “有人?”

  有人你他娘的也別推我啊。

  要不是我反應快,及時踩死了刹車,這一下就他媽撞破橋欄開河裡去了。

  我跳下車,顧不得查看車況,扶著橋欄往橋下看。

  黑漆漆的河面靜悄悄的,有個屁的人,連個鬼影都沒有!

  我看了看車頭,悻悻然回到車上,捂著撞破的頭靠進座位使勁閉了會兒眼睛。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眼一花……我就看見河裡有個穿白裙子的女人,她朝我招手……”桑嵐帶著哭音說道。

  “穿白裙子的女人……”

  我心裡一咯噔,這兩個倒楣催的女人,這是又碰上邪茬了。

  想起破書上‘寧惹山,莫涉水’的說法,我連忙想要發動車子。

  “嗡……嗡……”

  我拿過駕駛臺上的手機,居然是張喜打來的。

  “喂,你找我?”電話那頭,張喜的聲音有些低沉,像是把頭蒙在被子裡說話似的。

  “昂,本來想找你要點東西,現在不用了。”

  “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正往回趕呢。”我一邊抽出紙擦頭上的血,一邊問:“你這兩天怎麼沒開機啊?”

  張喜低聲說:“有點事。”

  “昂,那沒什麼,我先掛了。”

  “徐禍,先別掛。”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兒?”

  “你能幫我找一下李蕊嗎?”

  “我找她幹嘛?她不是你女朋友嘛。”

  “你幫我找找她吧。”

  “我說……我連她電話都沒有……喂……喂喂……”

  “嘟…嘟…嘟…嘟…嘟……”

  “我靠!”

  我鬱悶的把手機扔在駕駛臺上,這他媽哪兒跟哪兒啊。

  我試著打火,這破車倒是給力,關鍵時候沒掉鏈子。

  打著雙向燈,磨磨蹭蹭開回市里,天都快亮了。

  我把桑嵐和季雅雲送到樓下,探頭往車頭看了一眼,回過頭對兩人說:“加錢,我得修車,再加兩千。”

  桑嵐糾結的看了我半天,才訥訥的說:“你還是先去醫院把頭包包吧。”

  “我回去包,你們趕緊回去睡覺吧。”

  我從包裡拿出那顆乾癟的桃子,回頭看看兩人,把桃子交給了季雅雲。

  “把這個用紅線吊在屋子的東南角,尋常的孤魂野鬼就不會騷擾你們了。記住,桃子千萬不能沾地,更不能沾到土。”

  “那……那個紅衣服呢?”季雅雲問。

  我咧了咧嘴,點著額頭的傷口說:“總得等我補好腦袋,才能幫你們想辦法吧?”

  娘倆下了車,我直接把車開進了修理廠,打車回到住所,讓人幫著包紮了傷口,栽進床上昏頭漲腦的睡了過去……

  “徐禍,徐禍!”

  聽到喊聲,我翻了個身,睜開惺忪的眼睛,就見到一張橫肉縱生的老臉。

  “老軍叔,什麼事啊?”

  “來活了,起來搭把手吧。你頭怎麼破了?”

  “沒事,擦破點皮。”我看了看表,再看看窗外,都晚上九點多了,我居然睡了整整一天。

  “老軍叔,你先過去吧,我馬上過來。”我搓著臉道。

  叫我起床的人就住我隔壁,認識他的人都喊他老軍。

  他可不是我同學,名字裡也沒有‘軍’字。叫老軍,是因為他很久以前真的是老軍醫。

  說到老軍,就不得不說我現在的住所。

  我就讀的醫學院和諸多高校一樣,都在新區。

  剛入學那會兒,我一窮二白,交完學費,實在交不起住宿費,於是想盡辦法,找了現在這麼個免費的住所。

  這是老縣城被並進市新區前的一家老醫院,後邊的住院部旁邊的一棟小二樓。

  我和老軍住在樓上,一人一間屋。

  順著樓梯下到底,是地下一層,穿過一條走廊,就是門診樓下的太平間。

  簡言之,在做陰倌以前,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醫院的臨時工。主要工作是晚上和老軍一起看守巡視太平間,有時候老軍忙不過來,我也客串一下搬屍工。報酬是有免費的單間住和免費的停車位。還有,受點小傷,比如撞破頭,包紮不用錢。

  我胡亂洗漱了一下,套了件藍大褂來到地下一層。

  “軍叔,什麼情況啊?”我一邊幫老軍把架子車往外拉一邊問。

  “說是一輛大巴翻河裡了,三十多個人就跑出來倆,其他都淹死了。”

  “哪條河啊?”

  “城外國道那邊的。離得近的,也就咱這兒有條件能臨時安置這麼多人了。”老軍說。

  出事的大巴是整輛被從河裡吊起來的,屍體也是被集中送過來的。

  工作量可想而知。

  好容易把所有屍體都運到太平間,其餘幫忙的護工都撤走了,就剩我跟老軍倆人並排坐在樓梯口抽煙。

  “你這頭是咋整的?”老軍問。

  “別提了,我不是幫人平事嘛,結果攤上事了。”

  “幹完這回別幹了,夜路走多了哪能不撞上鬼?跟鬼打交道,不是一般人能幹的了的。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嗎?”

  我用夾著煙的手撓了撓頭發:“老軍叔,你真給鬼看過病?”

  老軍呵呵一笑,剛想說什麼,就聽走廊另一頭傳來一個聲音:“老軍!徐禍!人呢?!”

  我和老軍趕忙掐滅煙跑了過去。

  “徐主任。”

  “徐主任。”

  徐主任:“我過來再核對一下死者身份,晚上送進來的一共多少個?”

  “二十九個。”老軍說。

  “多少?”徐主任托了托近視眼鏡,把口罩往下拉了拉。

  我說:“二十九。”

  徐主任翻了翻手裡的本子,抬眼問:“沒弄錯吧?上面寫的明明是三十個!”

  我和老軍對視一眼,老軍說:“到我這兒的,就只有二十九個。要是數目不對,趕緊翻吊牌,對數!”

  徐主任看了看我倆,掏出手機打電話。

  不大會兒,就又有幾個白大褂跑了下來……

  “都核對清楚了嗎?”徐主任問。

  一個白大褂點點頭:“核對清楚了,一共二十九個,是……是少了一個。”

  徐主任用拿著筆的手背搓了搓腦門,問:“怎麼會少一個?核實身份了嗎?少了誰?”

  那個白大褂端起本子翻了翻,指著本子說:“少的那個叫李蕊,二十二歲,是本市體育學院的學生……”

  我只覺得頭嗡一下就大了,劈手奪過本子翻看。

  上面有警方根據車站登記提供的照片資料,看到其中一張照片,我手忙腳亂的摸出手機。

  照片上的人,居然就是張喜的女朋友——李蕊!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掛了電話,見徐主任和老軍都看著我,我忙說:“這個李蕊,是我同學的女朋友。”

  徐主任和所有人對視,轉身往上走:“報警!”

  死屍不是旁的,院方說送進來三十個,那就不應該少。

  然而,送到太平間的,卻只有二十九個。

  “喂,孫屠子。”

  “喂,禍禍,這都幾點了,你禍禍我幹啥?”孫祿在電話那頭甕聲甕氣的說道。

  “除了手機,你還有別的聯繫張喜的號碼嗎?”

  “微信,QQ……”

  “嘖……”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他女朋友出車禍死了!現在屍體也不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