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十章 燒鬼衣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06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1:37


  孫祿問清楚情況後說:“你這又是忙了大半夜,別跟著著急了,那興許就是……行了,我想法子聯繫喜子。”

  掛了電話,再看表,又已經是淩晨三點了。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不經意間看到門背後掛的背包,忙不迭爬了起來。

  從背包裡翻出那個土盆裡掉出的油紙包。

  想到夢裡老丁對我說的話,我忙不迭拆開紙包。

  “我艸!”

  我怎麼都沒想到,油紙包裡會包藏了一把鋒利的小刀。

  我嘬著被不小心割破的手指,仔細看這把刀。

  整把刀只有三寸,寬不到半寸,刀柄一寸,刀身約莫兩寸,而且有著略微的弧度。

  我見小刀除了格外鋒利和樣式古樸之外沒多特別,就隨手放在一旁,查看油紙包裡的其它東西。

  除了一張折成方塊的紙,就只有兩塊木牌。

  這種木頭我並不陌生,是桃木。

  兩塊木牌幾乎一模一樣,都是原木鋸下的橢圓形,只是一塊刻著一個‘福’字,另一塊刻了個‘禍’字。

  我強壓著好奇打開那張紙,這居然是一封遺書!

  ——丁福順大限將至,苦無子嗣,只能將師門傳承之物燒制於土盆中。若有緣繼承我衣缽,當謹記:得陰陽刀,即入陰陽道;刀可斷魂,亦可引魂;為善者,自當引魂昭雪;心存惡念,必遭禍患。另有桃符兩枚,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福禍相依,命不可說,孰知其極……

  我把紙上的內容反復看了兩遍,不但沒有感到驚喜,反而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我下意識的看向那把小刀,卻見刀身竟似乎隱隱升騰起一股黑氣。

  “嘶……”

  我揉了揉眼,再仔細看,黑氣不見了。

  我以為自己眼花了,可拿起小刀看了看,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桃符倒也罷了,可是這把刀未免就有些妖異了。

  按照遺書上的說法,這小刀名為陰陽刀,繼承這把刀後就要用自己的血來開刀。

  正經的法器都是不露鋒芒的,這小刀卻是鋒利的很,況且,也沒聽說過什麼法器是要用人的血來開光的啊。

  還有,就算是托夢給我,讓我繼承衣缽。為什麼在靈堂上,屍體又有起屍的跡象?

  如果不給他摔盆,他丁福順就要變成僵屍惡鬼……現在想起來,這分明就是要脅。

  又仔細回想了一陣,覺得這事有蹊蹺,雖然遺書上說,陰陽刀能對付凶鬼惡靈,可這來歷不明的東西,還是不要沾染的好。

  我還用油紙把遺書和刀包好,只把兩個桃符放進了包裡。

  做完這些,另外找了把刀,拿過牆角的桃木削了起來……

  上午起來,我給張喜打電話,依然打不通。

  打給孫祿,他說他也聯繫不上張喜,現在正準備搭車去齊天縣張喜的家裡找他。

  剛掛了電話,桑嵐就打來了,問我傷好點沒,是不是能過去了。

  感覺她說話聲音有點奇怪,好像有點閃閃縮縮的,我也沒多想,說下午過去。

  我把晚上削的桃木釘又打磨了一下,去醫院食堂吃了個飯,這才又來到桑嵐家裡。

  桑嵐給我開的門,她的臉色顯得很不自然。

  很快,我就明白這是為什麼了。

  房間裡煙霧繚繞,視窗的位置,竟然起了一個法台。

  一個年約五十來歲,留著三綹鬍鬚,穿著道袍的道士,正在法台前把一個鈴鐺搖的“叮咣叮咣”響。

  邊上還有一個小道士模樣的年輕人,手裡捧著黃紙、木劍等物品。

  桑嵐小聲對我說,這是她的一個叔叔幫忙請來的道長,道號游龍。那個小道士是游龍道長的徒弟,叫雲清。

  她一邊說,一邊偷偷看我的臉色。

  我見那顆梟桃果然用紅線掛在牆角,點了點頭,說能有高人幫忙最好,問她是不是能把我的賬結了。

  “你生氣了?”桑嵐掠

了下頭髮。

  我搖搖頭,剛想說只要能擺平這件事就好。就見一個身材有些發福的中年男人拿著手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桑嵐給我介紹說,這就是幫忙請來游龍道長的世叔,林寒生。

  林寒生看我了我一眼,“你就是徐大師?”

  “徐禍。”

  林寒生微微皺了皺眉,說:“你可以留下,不過我只能給你五萬。”

  我愣了愣。

  五萬?前頭我開的價,算上後來加的修車錢也才一萬二。

  只能給我五萬……那游龍道長得是什麼價?

  聽他口氣中明顯帶著輕蔑和不信任,我笑笑說:“一開始我就跟桑嵐說過,這件事我擺不平。既然請了別人,給我兩千塊修車錢就好了。”

  “不行,你不能走。”桑嵐一下子急了。

  林寒生皺眉道:“既然嵐嵐這麼相信你,你就留下吧。”

  我算看出來了,他這就是花一百塊錢買肉,就不怕再多花二十加一副下水,免得讓人說寒磣啊。

  我剛要說算了,鈴聲戛然而止,游龍道長從雲清手上拿起木劍,跳舞似的揮舞起來。

  我看的眼花繚亂。

  忽然,游龍道長木劍一挑,從法臺上挑起一張黃符,那黃符就像是黏在劍尖上一樣,任憑怎麼揮舞都不落。

  游龍道長的動作越來越大,一旁的季雅雲不得不退到了我們這邊。

  忽然,劍尖上的黃符居然自己燃燒起來。

  看著老道的動作,再看看旁邊吊著的梟桃,我下意識的快步走了過去。

  可還沒走到跟前,他的木劍就已經掃到了吊著梟桃的紅線。

  那本來就是普通的紅色棉線,被木劍一挑,頓時斷開。

  我急著跑過去,可還是晚了一步。

  梟桃落在地板上,發出“啪”的一聲輕響。

  我過去撿起來一看,忍不住歎了口氣。乾癟的果皮已經摔裂開了一條縫。

  我正為這難得的寶貝被損壞惋惜,就聽游龍道長一聲“急急如律令”,把劍尖燃燒的黃符甩進了法台旁的一個銅盆裡。

  銅盆裡的事物立刻被點燃,一下躥起了一米多高的火苗子。

  “啊!”

  桑嵐和季雅雲同時驚呼起來。

  林寒生也從喉嚨裡“呃”了一聲。

  銅盆裡的火焰大起大落,落下後,騰起的煙霧中,竟然現出一個人形。而且,還隱約響起淒厲哭嚎的聲音!

  人形消散,游龍道長收了架勢,把木劍交給雲清,拿起桌上的方巾,邊擦臉邊對雲清說:“把法盆拿到陽臺去,務必要燒成灰燼。”

  說完,放下毛巾,轉過身,背著手走到桑嵐等三人面前。

  “道長,那鬼是不是被打散了?”季雅雲激動的身子發抖。

  林寒生欣慰的點著頭。

  桑嵐也明顯輕鬆了許多。

  游龍道長卻搖了搖頭,神情凝重的說:“難辦,難辦,難辦。”

  他連說三個‘難辦’,季雅雲和桑嵐又都緊張起來。

  林寒生問:“道長,情況到底怎麼樣?”

  游龍道長捋了捋鬍鬚,皺眉道:“那妖孽乃是三百年前的一名女鬼,而且還是一個寡`婦。她好不容易又找了戶人家,不想出嫁途中被土匪給劫殺了。守寡七年,再嫁之日卻遭橫死,怨念可想而知。卻不知你們是怎麼招惹到她的。”

  季雅雲看了看我,帶著哭腔說:“我真的不知道。”

  游龍道長眼皮一垂,在她胸口掃了一眼,歎了口氣:“唉,貧道本來想要用三清攝魂法收服那妖孽,沒想到她法力竟高到如此地步。如今我用法符燒了她的嫁衣,卻只重傷了她,沒能將她誅除。雖然能保得了你們一時安寧,但七日之後……”

  “什麼?糟了!”

  我猛然一驚,邊往陽臺跑,邊把背包摘了下來。

  雲清從陽臺進來,差點和我撞了個滿懷。

  我跑上陽臺,銅盆裡卻只剩下半盆冒煙的灰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