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十一章 光華路48號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22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2


  “怎麼了?”桑嵐走過來問。

  我一陣氣火攻心:“我是不是說過要你們別碰那套紅衣服?”

  桑嵐顯然被我陰沉的表情嚇到了,“是……是道長他……”

  我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錢我一分不要了,你們自求多福吧。”

  我看了看她戴在脖子裡的三角符籙,走到季雅雲面前,把那枚摔裂的梟桃交給她:

  “如果這桃沒有落地,還能幫你抵擋一陣子。現在桃摔裂了,你把它帶在身上,它或許還能幫你應付一些普通的陰魂邪祟。”

  說完,扛起包就往外走。

  桑嵐追上我,嘴唇動了動,卻拿出了手機,“我把錢轉給你吧。”

  “算了,不用了。你……你們自己小心點,如果感覺不對勁,就去城隍廟躲一躲,天亮再去找別的高人幫你們。”

  見她明顯是信了游龍,我再無話可說。

  “小道友,這百年女鬼雖凶,卻也不是無法收服。貧道不才,下番力氣,請來三清聖祖,還是能夠降服她的,又何用再求高人。”游龍道人傲然的說道。

  我本想就此抽身離開,卻被他這番話又激起了火氣,回過身冷冷道:“道長,給你一句忠告,做事有點底線,要不然到頭來有錢都未必有命花。”

  “放肆,居然敢這樣跟我師父說話!”雲清擼起袖子,瞪著眼睛沖到我面前。

  游龍道人倒是淡然的很,“雲清,休要和他一般見識。招搖撞騙之徒,見識到了吾道家高法,自然無顏再留下。求財不得,反咬一口也是意料之中。吾等修道之人,以寬厚仁德待人,又何必與這樣的俗人計較。”

  說完,又對林寒生說:“此間的陰晦邪煞已經被我作法消除,想要徹底剷除那女鬼,須得另尋一處寬敞清靜的所在。貧道再開壇作法,有請三清聖祖前來誅邪。”

  “寬敞清靜?你嫌她們死的不夠快、不夠慘?”我氣得渾身哆嗦。

  “你知不知道你剛才都幹了些什麼?你燒了鬼衣,而且是紅衣,只有紅衣沒有鞋,不是一套!她們本來只是被紅衣鬼給纏上了,鬼衣一燒,兩人身上的陰煞等於沒了遮蔽。現在她們倆就是唐僧肉,方圓百里的孤魂野鬼都要來糾纏奪舍!游龍道人,你闖下大禍了!”

  游龍道人冷哼一聲,“哼,信口雌黃,危言聳聽。貧道自幼研習三清道術,幾十年來剷除了無數妖邪厲鬼,也沒曾聽說被妖邪纏身,還要用妖邪的衣物做庇護的。江湖騙子,速速離去,別再汙我耳目!”

  見桑嵐和季雅雲滿臉糾結卻並不留我,林寒生更是一臉的冷漠,我知道再說什麼都是白搭,拉開門徑直離開。

  晚上,老軍從外面打包了幾個菜,拎了瓶二鍋頭要跟我喝兩盅。

  兩人喝了會兒酒,老軍問我悶聲不吭的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我因為白天的事憋屈,就跟他說了說。

  老軍聽完,把酒杯一頓,虎著臉說:“明知道那是個假道士,你還撒手不管,這不是害人嗎?”

  我說:“老軍叔,不是我不管,是管不了了。這些天辛苦不說,好容易準備齊了東西,結果他們把鬼衣給燒了。現在只要過了夜裡十一點,就不知道會有什麼鬼啊怪的找上她們。你也知道我有幾斤幾兩,我應付不了。”

  老軍更來火了:“應付不了是一回事,你至少應該提醒她們那道士靠不住!”

  “我說了,他們不信我。”

  老軍是早前的老兵,性子執拗的很,說什麼都要我再次提醒桑嵐她們一下。

  我只好又給桑嵐打了個電話,沒想到接電話的是林寒生。

  他非常冷淡的說等事情處理完,會把桑嵐之前答應我的報酬轉帳給我,不等我多說,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一來,老軍也沒話說了。

  喝完酒,我躺在床上又把那半本破書拿出來翻看。

  我正覺得有點犯眯瞪,恍惚間,忽然就見牆角多了一個人影。

  看背影,是個身材很好的女人,就那麼站在牆角,低著頭背對著我。

  我看這背影有點熟悉,一時間卻分不清是桑嵐還是季雅雲。

  於是,下床走了過去。

  一靠近,比對身高

才確定,這應該是桑嵐。

  “桑嵐。”

  我叫了一聲她的名字,見她沒反應,伸手去扳她的肩膀。

  就在手指快要碰到她的一瞬間,她忽然一下轉過了身。

  “啊!”

  看到一張黑漆漆,不斷往下掉爛肉的臉,我忍不住大叫起來。

  叫聲中,我整個人像是從高處掉下來似的閃了一下。

  激靈過後,睜開眼,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下意識的看向牆角,見那裡只有一個衣架,這才反應過來,剛才只是做了個噩夢。

  我越想越覺得不安,想再打個電話給她。

  拿起手機一看,上面有條未讀短信,居然是季雅雲發來的。

  短信的內容只有一個位址:光華路48號。

  我打過去,她居然關機了。

  再打給桑嵐,也是一樣。

  看看時間,十點一刻,再有半個多鐘頭就是十一點了,也就是子時陰陽交替的時候。

  季雅雲給我發短信是什麼意思?

  光華路四十八號,這個號碼怎麼好像在哪兒聽說過似的?

  手機上的QQ提示一閃而過。

  隨手點開,看到一個熟悉的頭像,我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

  發消息的是一個‘圈裡’的朋友,內容無關緊要,關鍵是看到他,我想起為什麼會對光華路四十八號有印象了。

  發消息的這哥們兒是專門給人看風水的,兩年前我和他相識,曾聽他說過,光華路四十八號的風水是大凶之相,那是一座凶宅!

  想到白天游龍道人說要找寬敞清靜的地方起壇作法,我再也待不住了,胡亂套上衣服,背上包出了門。

  打車來到光華路,剛過路口,就感覺一陣寒意,像是氣溫驟然下降了五六度似的。

  四十八號是一座小洋樓別墅,據說是早期來大陸開工廠的一個台商造的房子。

  這洋樓的樣式就現在看來也是很洋氣的,在九十年代更是絕對的豪宅。

  從外面看,裡頭黑燈瞎火的,再打給桑嵐和季雅雲,依舊關機。

  按門鈴,門鈴居然是壞的。

  眼見就快到十一點了,我也顧不上敲門了,直接從圍欄翻進了院子裡。

  見洋樓的大門從裡邊鎖上了,就從一旁繞到了後邊。

  後邊是一個小花園,隔著外牆就是一條河。

  花園裡果然起了一座法台,而且還點著香燭。

  洋樓裡的後屋倒是亮著燈,走到窗戶邊,順著燈光往裡一看,我鼻子差點氣歪。

  隔著走道,就見桑嵐、季雅雲,正和林寒生、游龍道人一起坐在沙發上吃飯喝酒!

  我急著推開後門,大步走進去,一把將桑嵐手裡的酒杯奪了過來。

  “誰讓你們喝酒的?!”

  桑嵐等人,包括游龍道人和雲清都嚇了一跳。

  “你怎麼來了?你是怎麼進來的?”林寒生陰著臉問。

  季雅雲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到我身邊,腳下一個趄趔,半邊身子都靠在了我懷裡,含含糊糊的說:“是我讓他來的。”

  見她站都站不穩,桑嵐也是喝的眼睛都快張不開了,我氣不打一處來。

  剛要把杯子裡的酒潑掉,卻發現杯子裡泡著什麼東西。

  仔細一看,居然是那顆開裂的梟桃!

  “我艸!”

  我是真急了,把酒杯舉到季雅雲眼前,“這是怎麼回事?”

  季雅雲迷迷瞪瞪的看了看酒杯,訥訥道:“道長說,酒可以增加陽氣,用幹桃泡酒,可以辟邪。”

  我徹底無語了,一把拉起桑嵐,“走,快跟我離開這裡!”

  “你要帶她們去哪兒?”林寒生抓住我的胳膊厲聲問。

  “撒手!”

  我用力掙脫他,雲清卻陰著臉攔在我面前,“你這是騙人的伎倆被識穿了,想改綁票啊?”

  “別墨蹟了,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急火攻心,一腳蹬開他,半拉半抱的夾著兩個女人往後門走。

  剛走到門口,兩邊的肩膀同時被兩隻手搭住了。

  “砰”的一聲。

  後門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奮力甩了一把,關上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