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十六章 救護車上走下來的女屍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80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1:38


  孫祿回頭看了一眼,倒吸著冷氣說:“那屋子後面著火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小店後面果然冒起了火光。而且躥出的火舌,居然都是綠色的。

  見桑嵐要回頭,我急忙抓住她的手:“別回頭看!”

  眼下還不知道出了什麼狀況,這娘們兒要是再因為看見火玩‘變身’,一車人都得玩完。

  “砰!”

  又是一下悶響,似乎是從側面撞在了車身上。

  緊接著,時大時小的撞擊聲從車子的四面八方和上頂一起傳來。像是下冰雹,更像是有無數的野獸飛鳥在衝撞著車子。

  孫祿黑臉發白,看看我,死死的抓住把手,愣是咬著牙沒吭聲。真是沒虧了他孫屠子的名號。

  桑嵐和季雅雲早嚇得縮在後座,抱在一起抖成了一團。

  我把油門踩到底,不顧一切的往前沖。

  忽然,一個人影閃現在前方。

  我急著想踩刹車,卻聽張安德的聲音在我耳邊大聲說:“是老丁,快沖過去!”

  聽他聲音淒厲焦急,我一咬牙,再次踩死了油門。

  不等看清那人的樣子,已經撞了上去。

  沒有撞擊聲,前擋風玻璃卻被忽然炸開的一大蓬鮮血糊了起來。

  我急忙打開雨刷。

  血跡掃除,卻又見一大片黑色的陰影淩空向著車頭撞了過來。

  見黑影來勢兇猛,我不敢硬碰,猛地一把方向,繞過黑影,直沖了出去。

  我根本不敢想這些是不是幻覺,只顧猛踩油門,沖出了小桃園村,開上了大路。

  外面的撞擊聲停止。

  我不敢停車,打了把方向,徑直開上了高速。

  “你快跟我說,剛才我是做夢。”孫祿歪在座椅裡不住的喘粗氣。

  “剛才那是什麼啊?怎麼會這樣的?我們是不是撞死人了。”季雅雲帶著哭音問。

  “不知道。”我回答的很乾脆,也很冷漠。

  張安德的聲音忽然再次突兀的在我耳邊響起:

  “是老丁,他不是想要你當他的徒弟,他想要你的命,要你的陰煞肉身……”

  和之前的焦急淒厲不同,這一次,他的聲音竟顯得十分虛弱。

  我強迫自己冷靜,卻終於忍不住爆發,大吼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既然要幫我,那天晚上為什麼又要害我?”

  “唉……”

  耳邊傳來一聲歎息,居然就再也沒了動靜。

  我大腦一片混亂,索性咬著牙什麼都不想,一路開車往回趕。

  連著開了四個鐘頭,下了高速,在國道上開過一座公路橋的時候,見一側在施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直接把車開進了公路分局。

  剛停好車,那輛黑色奧迪就風急火燎的停在了旁邊。

  雲清從車上下來,擼胳膊挽袖子的沖了過來。

  我一把推開車門,劈手揪住他胸口的衣服,一下把他頂在奧迪車上,冷冷的說:“別再惹我,不然我就弄死你。”

  這些天發生的事,已經讓我開始有了一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那就是……不光是桑嵐和季雅雲麻煩纏身,我也已經被牽連在內,置身危險之中了。

  關乎到自己的小命,我特麼跟誰都不會再客氣。

  我看了林寒生一眼,直接進了公安局。

  我向一個年輕員警打聽,負責大巴翻車案子的是哪位。

  我說我是李蕊的朋友,想問問事情進展的怎麼樣了。

  那員警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他說負責屍體丟失案的是他們支隊長趙奇,把我帶到後邊一個單獨的辦公室。

  “你是李蕊的朋友?”

  趙奇的年紀並不大,約莫只有三十五六,國字臉,生的很魁梧。

  我說我是李蕊的男朋友的同學。

  趙奇皺起了眉頭,說這都事發多少天了,為什麼她男朋友不來?不光這樣,還有李蕊的家人也一個都聯絡不上。

  我使勁搓了把臉,說李蕊的男朋友不是不想來,而是已經死了。至於她的家人,我根本不認識。

  趙奇愣了一下,抱歉的說不好意思。

  我問李蕊的事查的怎麼樣了,有線索沒?

  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很奇怪,不答反問我:知不知道除了李蕊的男朋友以外,她還有沒有其他朋友或者親戚。

  我搖了搖頭。

  趙奇沉默了一會兒,再開口,卻把我嚇了一跳。

  “李蕊可能沒有死。”

  “什麼?”我懷疑自己聽錯了。

  趙奇的神情變得更古怪,“我們調看了事發時所有能找到的監控,醫生的確認定李蕊已經當場死亡,她也被打包抬上了救護車。可根據醫院的監控來看,她是自己從救護車上走下來,然後走掉了。”

  “你是在開玩笑吧?”我想要從他眼睛裡找出答案,但很快就明白,作為一個警務人員,他跟我說謊毫無意義。

  趙奇說:“按說醫生的認定應該不會錯,但也不排除她假死的可能。就監控證明來看,警方只能認定李蕊是失聯,而不是屍體丟失。所以,我們要做的,是聯繫上她。”

  我感覺腦仁都快麻木了,只好說:“趙隊長,我給您留個電話號碼,麻煩您有李蕊的消息就通知我一聲,謝謝了。”

  我把手機號碼報給他。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

  “徐禍。”

  “徐禍?”趙奇眼睛裡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你是幹什麼的?”

  “我是醫學院的學生,法醫科。”

  他“哦”了一聲,說沒什麼了,讓我回去等消息。

  臨出門的時候,他小聲嘟囔了一句什麼,我也沒仔細聽。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個趙隊長有些怪裡怪氣的。

  出了公安局,那輛奧迪已經不在了。

  我邊拉開車門邊悻悻的說:“走了最好,每次見到那兩個瘟神婆娘准沒好事,最好老死不相見。”

  上了車,才覺得氣氛有點不對。

  見孫祿沖我使眼色,順著他斜眼一看,就見桑嵐正在後座上瞪著杏核眼瞪我。

  季雅雲也是一臉的糾結。

  我只覺得一陣疲憊,也懶得說什麼了,讓孫祿直接往回開。

  到了醫院,食堂已經下班了。

  孫祿說一起去外邊喝兩盅,當是緩緩情緒。

  我看了一眼小二樓上我那間屋,黑漆漆的。

  自打住進來,我頭一次覺得這屋子有些恐怖。

  “我請你們吃飯吧。”季雅雲小聲說。

  “呵呵,沒被女人請的習慣。走,一起吧。”我邊說邊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桑嵐下了車,問我:“你就住這兒?”

  順著她眼神一看,就看到了那塊‘太平間’的牌子。

  我聳聳肩,“這裡清靜。”

  她強打精神,問我想吃什麼。

  我和孫祿不約而同的說吃火鍋。

  不管是春夏秋冬,一說到外面喝酒,火鍋一準是我和孫祿、張喜三人的保留節目。

  到了一家常去的四川火鍋店,老闆娘一看見我們,就笑嘻嘻的問是不是老樣子。還別有深意的往兩個女人身上瞟了兩眼。

  四個人直接上了二樓,進了小包。

  一進屋,孫祿就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他咋就這麼想不開呢。”

  我也是鼻子一陣陣發酸,強忍著開了瓶酒。

  一瓶白酒,正好勻分三杯。

  鍋底和菜很快就上來了。

  我這才想起問桑嵐和季雅雲喝什麼。

  “您二位,要不要也來點白的,壯壯陽氣?”我調侃著問。

  季雅雲臉一紅,和桑嵐一起瞪了我一眼,點了兩罐優酪乳。

  看著鴛鴦鍋撲簌簌的翻滾,我心裡一陣難受,站起身端起酒杯,大聲說:“兄弟,幹了!”

  孫祿也站起來,和我一飲而盡,然後兩人一起看著桌上另外一杯酒發怔。

  坐下後,桑嵐問我,是不是有什麼事。

  我說沒什麼,一個哥們兒剛走。

  自從得知張喜出事,我和孫祿都一直心情壓抑。

  現在借酒消愁,一杯接一杯的幹。

  “誒,禍禍,你那車明兒去修修吧,那都撞成啥樣了。”孫祿含混的說道。

  “下星期再修。”

  “為什麼啊?”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我忘了續保險了。”

  “靠。”

  對季雅雲和桑嵐的幾次欲言又止,我一直看在眼裡。

  我借著酒勁問:“這些天游龍道長是怎麼幫你們驅邪避凶的啊?他是怎麼跟你們說的啊?”

  桑嵐抿著嘴看了我一眼,“你還為這事生氣呢?”

  我搖了搖頭,“無所謂生不生氣,我從來不幹斷人財路的事,不管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就是好貓。你們倆現在平安無事,我什麼氣都沒了。”

  “徐禍,你別怪我和嵐嵐。我們不傻,知道你是真心幫我們。可我們根本就不懂,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遇上這種事。”季雅雲帶著哭音說。

  我點點頭:“明白,換了我也寧可花錢多買幾重保險。”

  孫祿端著酒杯在眼前晃悠著,大著舌頭說:

  “禍禍,咱可就快畢業了,你可不能看人家漂亮,就沒口子的什麼都答應。”

  “呵呵。”我只能乾笑,這小子是喝大了,但是沒迷糊。

  桑嵐咬了咬嘴唇,說:

  “徐禍,我和小姨都受夠了。這樣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我們都快瘋了。當是我求求你,幫我們想個法子,怎麼才能把那個幾百年的寡`婦弄走,只要能讓小姨不再擔驚受怕,我折壽十年都行。”

  “嵐嵐……”

  “百年女鬼?”

  我冷笑了一聲,剛想說什麼,忽然,季雅雲站起身,徑直走到我身邊,挪開我一條胳膊,坐在了我的腿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