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十七章 尋找李蕊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09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1:38


  

  感覺一陣溫香滿懷,我不禁心神一蕩,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一隻手就勢環住季雅雲柔軟的細腰,另一隻手往後摸進了包裡。

  “小姨,你幹什麼?”桑嵐被眼前的一幕弄愣了。

  孫祿瞪圓眼睛看著季雅雲,“這是……色`誘?”

  桑嵐反應過來,臉一沉,站起來就要來拉季雅雲。

  “站在那兒別動。”我冷聲道。

  季雅雲雙臂環住了我的脖子,整個人都貼在我懷裡,在我耳邊用酥媚的讓人骨頭發麻的聲音說:“徐大師,你就幫幫人家,保住人家的小命吧。”

  “好啊。”我冷冷說了一句,猛地抬起手,從後邊一把揪住了她的頭髮,把她的臉從我肩上拉開。

  “小姨!”桑嵐驚呼一聲,想要上前,可是看清季雅雲的臉,卻嚇得尖叫一聲,停下了腳步。

  季雅雲的臉孔依然秀美,以往的溫柔怯懦卻全然被狠厲猙獰代替,一雙眼睛裡更是透著深深的怨毒。

  她被我拽著頭髮,卻大張著嘴,呲著白森森的牙齒,“哢哧哢哧”的掙扎著想要咬我的脖子。一雙手也早已掐住了我的脖子,指甲深深的戧進了皮肉裡。

  即便我有所準備,也沒想到她的指甲會突然暴漲,吃痛之下猛然起身,把她從身上甩了出去。

  孫祿抄起板凳,就要砸過去。

  我急忙攔住他,左手一翻,亮出從包裡拿出的陰桃木劍,右手在脖子被戧破的傷口上蘸了一抹血,快速的在木劍上畫了道符籙。

  見季雅雲再次撲來,忙將畫了符的木劍向她胸口刺去。

  “啊……”

  季雅雲被木劍刺中,仰天發出一聲慘叫。

  慘叫聲中,一道紅影從她身後飛了出來。

  看清紅影的樣子,我不由得大驚,想要追上去念咒結果了她,她卻快速的消失在了牆角,只留下一雙怨毒眼神,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裡。

  見季雅雲兩眼翻白,向地上癱去,我連忙攔腰抱住她,把她扶進椅子。

  我用力掐了掐她的人中,不一會兒,她就醒了過來。

  一直緊繃的桑嵐卻搖晃了兩下,一下跌坐在椅子裡。

  季雅雲恍惚的問我,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見桑嵐一臉慘然,我搖了搖頭,讓她不用問了,我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會幫她們把纏身的厲鬼除去。

  孫祿張了張嘴,末了卻歎了口氣:

  “你既然決定了,我也不多說了。我這就回去,儘快幫你再弄些黑狗血。”

  孫祿走了以後,又過了一會兒,季雅雲才完全緩過來。

  桑嵐也緩和了些,看了我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我輕易就讀懂了她這一眼的意思,淡淡一笑說:

  “你是想問,為什麼有游龍道人在的時候,你們倆就會沒事。游龍道人不在,和我在一起會被鬼纏身對不對?”

  桑嵐沒說話,等同是默認了。

  見季雅雲急著想說什麼,我擺擺手,“不用說了,我為了你,用自己的血給陰桃木劍開了血光,糾纏你的女鬼被我重傷,已經連我也記恨上了。她如果害了你,過後還是會找上我,我現在是想脫身也脫身不了了。”

  說著,我把陰桃木劍在她眼前晃了晃。

  看到劍上用血畫的符籙,我忽然愣住了。

  我做陰倌只是生活所迫,沒想過一直幹下去。

  所以,對破書上一些過於複雜的法門符籙並沒有深入瞭解。

  直到這幾天邪事纏身,才不得不時常翻看。

  用血符配合陰桃木,可誅厲鬼。

  用血給法器開光,我怎麼記得我前不久才幹過一次呢?

  喝了那麼多酒,脖子又被掐的火辣辣疼,我也顧不上想了。

  我問季雅雲,她們還有沒有再去光華路。

  季雅雲說沒有。

  我叮囑她們,千萬別再去人少空曠的地方,更別去48號。

  鬼害人就像打悶棍,拍黑磚,越是人少陰氣重的地方,越會招引它們下手。

  一直以來,我腦子裡就存在一個疑問,林寒生看上去不像是不明事理的人,48號死過人,他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是貪便宜買了那棟洋房,明知道兩個女人被邪祟纏身,也不該帶她們去那麼邪門的地方。

  桑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問,說光華路48號是林叔叔去年才買下的。之前房子裡死過人,他也是事後才知道,而且已經請人做過法事了。

  我搖了搖頭,感覺更不對了,可至於哪裡不對,又說不上來。

  我讓兩人先回自己家,明天再去找她們。

  兩人居然很痛快就答應了。

  出了火鍋店,被風一吹,酒勁上湧,我有點犯迷糊。

  搖搖晃晃回到住所,連燈也沒開,躺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醒來,還沒睜眼,我就猛一激靈。

  昨晚回來後,也沒查看,半夜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做夢還是怎麼,總覺得有人在嘬我的脖子。

  這一清醒,忽然就想起,張喜曾來過我這兒,還在我的床上躺過。

  他該不會……

  我戰戰兢兢的把眼張開一條縫,斜眼看向一邊。

  “呼……”

  我松了口氣,真要是身邊還躺著一個……別說是鬼了,是人也受不了啊。

  “禍禍,你醒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

  我猛一哆嗦,像被火燙了似的一下從床上彈了起來。

  寫字臺前,坐著一個人,居然就是張喜!

  他依然穿著那身紅色的籃球隊服,就那麼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我。

  我跳下床,想去包裡拿木劍,摸到包,手卻又縮了回來。

  回過頭,就見張喜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禍禍,原來你真的能通陰陽。你現在知道我已經死了,你會收了我嗎?”

  “喜子……”

  看著曾經的兄弟,我百感交集。

  “禍禍,我不會害你的,小蕊不見了,我只想你幫我找到她。”

  我用力搓著臉,“我已經去警局問過了,她……她好像沒死。”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抬起頭悚然看著他,“你找她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如果李蕊沒死,那找到她以後,張喜會不會害她?

  “小蕊死了,我找不到她,你幫我找找她吧。”

  張喜嘴裡說著,緩緩站起身,走到床邊,躺了下來。

  他呆呆的看了一會兒天花板,忽然轉過頭看著我:

  “兄弟,昨天晚上的那杯酒,我喝了。謝謝你和屠子幫我做的一切,我不會害你的。但是你要小心,你和別人不一樣,你一定要小心啊。”

  “你想說什麼?”我無力的問。

  他卻搖了搖頭,轉過頭去喃喃道:“天亮了,我先走了。”

  說完,竟然就消失了……

  草草洗漱完,臨出門,我給趙奇打了個電話。

  “喂,你好,趙隊長,我是徐禍。”

  對方反應了一下,才說:“哦,是你啊。你是想問李蕊的事吧?”

  我說是。

  趙奇在電話那頭頓了頓,“對了,徐禍,我想問你件事。”

  “您說。”

  “你的名字……我就直說了吧,我聽說市里有個陰倌就叫徐禍,不會就是你吧?”

  我愣了愣,說:“是我。”

  “真是你!”趙奇一下抬高了調門,居然顯得有些興奮,“你看我們方不方便見個面,有些事我想和你談談,是關於李蕊的。”

  想起和季雅雲的約定,我有點為難,“趙隊長,我今天有點事,要遲一點才能確定什麼時間去局裡找您。”

  趙奇說:“你不用來,我現在就在新區的醫院呢,你什麼時候有空了打電話給我,我去找你。”

  “新區醫院……”

  我背上包,出門下了樓,就見一輛大吉普停在那裡,趙奇正在走廊下和徐主任、老軍說著什麼。

  “你就住這兒?”趙奇一臉驚訝的往樓上看了看,又看了一眼樓下太平間的牌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