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十八章 燒屍的味道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08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2


  和趙奇剛說了兩句,季雅雲就打來了電話。

  說她已經跟林寒生說過,我會再幫她們,問我什麼時候能過去。

  我看了看趙奇,說要遲一點。

  掛了電話,趙奇問:“有約會?約了女朋友?”

  我搖了搖頭。

  趙奇好奇的上下打量著我,“我怎麼都沒想到,即是法醫,又怎麼會做陰倌,你不覺得這很矛盾嗎?”

  我聳了聳肩,沒說話。

  趙奇好像也通過我的住所猜到些什麼,沒再就這個問題多說,“有時間嗎?找個地方聊聊。”

  我遲疑著說:“您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趙奇點點頭,“李蕊的事你怎麼看?”

  我下意識的往樓上看了一眼,咬了咬牙說:“我相信她已經死了。”

  “可監控顯示,她是自己從救護車上走下來的。”

  趙奇盯著我的眼睛,忽然壓低了聲音,“你相不相信有詐屍這回事?”

  “相信。”

  趙奇饒有興致的問:“你是做陰倌的,有沒有見過詐屍,或者我更直接點問,你真的見過鬼嗎?”

  我一時無語。

  我能說,不久前,我才在自己的房間裡和死了的朋友聊過,而且前幾天他才剛變成了僵屍?

  “嗡…嗡…嗡…”

  我摸出手機的同時,忽然覺得心口有點發悶,本能的捂住胸口,一看螢幕,居然又是季雅雲打來的。

  我接通電話問:“什麼事?”

  季雅雲急著說:“你能不能現在過來,嵐嵐她好像很不舒服。”

  “我馬上過去!”我掛了電話,使勁按了按胸口。

  上次在小桃園村出現的那種奇怪感覺,又再次出現了,季雅雲的電話,只是讓我更清晰的尋覓到了這感覺的來源。即便她不打電話來,我也已經猜到,桑嵐出事了。

  我急著對趙奇說,我有急事,有什麼事電話聯絡。

  上了我的車,卻發現怎麼都打不著火了。

  趙奇拉開車門,拍了拍我的車頂,“你這車都成這樣了還能開啊?上我車,我送你。”

  我遲疑了一下,拔鑰匙下了車,上了他的吉普,報出了桑嵐家的地址。

  見我捂著胸口,趙奇問:“你是不是心臟不舒服?要不要先檢查一下?”

  “不用,我沒事。”

  作為醫科生,我能分辨出,胸悶絕不是來自心臟自身,而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特殊感覺。

  到了桑嵐家,剛一出電梯,就聞到了濃郁的檀香味。

  防盜門虛掩著,燃香的味道就是從她家裡傳出來的。

  推開門,跟著上來的趙奇立刻“謔”的一聲,捂住了鼻子。

  看到屋裡的情形,我也愣了。

  原本整潔明亮的客廳裡,這會兒到處貼滿了黃紙符籙,窗口處不光起了一座法台,兩邊還點著兩頂近一米高的塔香。

  一個身穿黃色道袍的人正跪在法台前,趴在地上低聲快速的念叨著什麼。

  道袍雖然闊大,可也讓那人臀部的曲線更加的誇張,那居然是一個女人!

  我走到跟前,看側臉,竟然是季雅雲!

  “你幹嘛呢?”我疑惑的問。

  儘管我的聲音不大,季雅雲還是肩膀一哆嗦,急慌慌的站了起來:

  “你可來了,嵐嵐剛剛暈過去了,雲清道長把她抱進房間,要替她作法驅邪。游龍道長不在,我只好幫著念經……”

  “靠!”

  不等她說完,我就沖到桑嵐的房門前,抬腳踹開了房門。

  看到眼前的一幕,卻又是一愣。

  桑嵐端端正正的平躺在床上。穿著一身藏青色道袍的雲清正懷抱拂塵,盤腿端坐在一旁的地板上,雙眼低垂,快速的念叨著什麼。

  門踹開好一會兒,他才像是從入定中驚醒似的,倏地睜開了眼睛,惡狠狠的瞪著我:“又是你!無恥狂徒,幾次三番打攪我們作法救人,可惡之極!”

  說著,居然一下跳起來,抬腳向我踹了

過來。

  我一把抄住他的腿,用肩膀照他胸口一頂,重重的將他別倒在地。

  跟著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我說過,別惹我!”

  “你……”雲清驚恐的看著我,忽然大喊:“殺人啦!有人殺人啦!”

  我掄起拳頭,狠狠一拳打在他鼻子上,“再喊?再喊老子先打死你!”

  雲清是典型的外強中乾,欺軟怕硬的傢伙,見我兇相畢露,立馬用雙手捂住了嘴。

  “徐禍,鬆開他!”

  趙奇過來拉開我,往床上看了一眼,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回頭瞪著想爬起來的雲清,“你脫她衣服?”

  “我沒有!”雲清捂著流血的鼻子急道。

  聽趙奇質問,我才看清,桑嵐外面的衣服雖然還算整齊,裡邊的肩帶卻歪到了肩膀上。

  這雜毛道士,果然還是對桑嵐動手動腳了。只是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才替她整理衣服,在那裡裝模作樣。

  我上前探了探桑嵐的脈搏,稍稍松了口氣。

  作為醫科生,在健康方面,我還是偏重科學的。桑嵐脈搏平穩,這就說明她的性命沒有威脅。

  趙奇又瞪了雲清一眼,皺著眉頭對我說:“別愣著了,趕緊送醫院吧!”

  我點點頭,彎腰想去抱桑嵐,她的眼睛忽然張開了,眼神中竟充滿了媚惑渴求,像是變成了一個饑渴的怨婦。

  “你來了,我想要……”她含混呢喃的說道。

  我還沒反應過來,她忽然張開雙臂,緊緊的摟住了我的脖子。

  我身體被墜,頭一低,兩人的嘴唇就牢牢的貼合在了一起。

  “嵐嵐!”季雅雲不知所措的喊了一聲。

  感覺柔滑的小舌不住的叩擊我的牙齒,我並沒有喪失理智。

  開玩笑,打死我也不會以為身下的美女會饑`渴到這種程度。

  而且,桑嵐的動作雖然狂熱,嘴裡卻發出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惡臭,熏得我腦仁都麻了。

  我一邊掙扎,一邊反手伸進背包,取出陰桃木劍,扣在手心,將劍身印在桑嵐的前額。

  “唔……”

  隨著一聲輕哼,桑嵐迷離的眼神驟然聚起了光,眼珠一定,直勾勾的和我四目相對。

  下一秒鐘,她抬起膝蓋狠狠的頂在了我的腰上。

  “你在幹什麼?”門口傳來一聲怒喝。

  我捂著腰滑坐在床邊,就見林寒生陰著臉,和游龍道人一起走了進來。

  “我……”

  桑嵐那一下頂的很重,又是頂在了軟肋上,我疼的直冒虛汗,捂著腰話都說不出來。

  游龍道人二指併攏,朝我一指:“混帳東西,不光騙財,居然還想騙色!”

  林寒生伸手從旁邊拿起一個水晶擺件,抬手就向我扔了過來。

  我連忙抬手去擋,可還是晚了一步,擺件砸中額頭,頓時眼冒金星。

  見游龍趕來,雲清立刻又張牙舞爪起來,抓起一個花瓶舉過頭頂要砸。

  “砰!”

  一個拳頭橫揮過去,花瓶被砸的粉碎。

  “都給我住手!”趙奇沉聲喝道。

  雲清見他揮拳打碎花瓶,嚇得往後一蹦,隨即指著他大叫:“師父,這人是騙子帶來的幫兇!”

  “呵呵……”

  雖然又特麼被砸開了瓢,可我還是忍不住笑了。

  說不上來是苦笑還是自嘲,總歸是覺得滑稽。

  帶著個刑警隊長出來裝神弄鬼招搖撞騙?如果是真的,那我絕對算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了。

  “嵐嵐,你沒事了吧?”季雅雲上前把桑嵐抱在懷裡。

  桑嵐用力抹了抹嘴,瞪著我道:“你幹什麼?”

  我也抹了抹嘴,卻忍不住往地上吐了一大口唾沫。

  “呸,嘔……”

  殘留的臭味翻上來,我差點吐出來。

  這女人的嘴也太臭了,這絕不是普通的口臭,我前不久才聞到過這種氣味。

  這是腐爛的屍體被火燒……這是燒屍的味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