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二十一章 符文石棺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18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2


  聽了劉瞎子的話,趙奇顯得很不屑,甚至還用鄙視的目光瞥了我一眼。

  我很清楚這一眼的意思,之前我告訴季雅雲,她是被紅袍喜煞纏身,趙奇是聽到的。

  現在,劉瞎子又說蓮花塘下有什麼喜煞陰屍,這在他看來,多半是我和劉瞎子串通好騙人錢財。

  至於蓮花塘裡有沒有棺材死屍,誰又能去證明?

  我也懶得跟他解釋,安慰了季雅雲幾句,拉著劉瞎子進了鎮上的一家飯館。

  我讓劉瞎子點菜,他卻一反常態,只點了幾個素菜和米飯。

  我又點了幾個葷菜,問他要不要整兩盅?

  他指了指我頭上的紗布,說你都這樣了,還敢喝酒?

  我訕笑著說,我可以捨命陪瞎子。

  他擺擺手,“今天不能喝,說實話,我身體也不怎麼妥帖。要不是你徐禍禍的事,旁人給再多錢我都不來。”

  我問他哪兒不舒服,他卻不回答。

  飯菜上來,我和劉瞎子旁若無人的一頓猛吃。

  吃的差不多了,見桑嵐和季雅雲都沒有胃口,我就對桑嵐說,讓她陪小姨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兩人出門,我低聲問:“瞎子,人命關天,這事上你別給我打玄機。你老實跟我說,這十蓮塘到底有什麼問題?”

  劉瞎子點了根煙,吸了一口,同樣壓著嗓子說:“我可以肯定,那片喪蓮下頭,必定有一口棺材,而且棺材裡裝殮的必定是紅袍喜煞!”

  “呵。”趙奇輕笑了一聲,顯然還很不以為然。

  劉瞎子看了他一眼,挪了挪屁股,低聲說道:“照我看來,這十蓮塘在百年之前的確算是風水旺地,乃是獨鳳擔陽的格局。”

  “獨鳳擔陽?”

  劉瞎子點點頭,又看了趙奇一眼,皺著眉頭問我:“你怎麼和員警扯上關係了?”

  趙奇一挑眉毛,“你怎麼知道我是員警?”

  我擺擺手,說現在不是閒話的時候,讓劉瞎子趕緊說正事。

  同是陰陽圈裡的人,劉瞎子和我最投脾氣,因此也不故弄玄虛,直接把他瞭解的狀況說了出來。

  原來如今的十蓮塘,在百年前曾是兩片單獨的水塘,中間有一塊扁擔狀的攏地。

  十蓮塘周圍水塘諸多,雖然殊途同歸,彼此間卻不直接相連。

  因此,百年前,十蓮塘單梁挑雙塘的格局被稱之為獨鳳擔陽。

  如果誰家把家中的女主人葬在這‘扁擔’攏地上,就能使這家人運勢興旺。

  劉瞎子說,獨鳳擔陽雖是旺地,卻不長久。

  原因很簡單,一家人的運勢靠一個女人頂著,那又怎麼會長久?

  但是,古往今來從不缺投機取巧,劍走偏鋒的邪門邪術。

  要按照原先的局勢,某家人把女主人葬在扁擔攏地上,能保全家十年興旺。

  可就如今的風生水勢來看,有人改獨鳳為毒鳳,將正局改成了邪局。

  聽到這裡,趙奇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風水格局怎麼能改?

  劉瞎子再次看了他一眼,神情竟有些古怪。

  我擔心季雅雲回來被嚇著,催他趕緊說下去。

  劉瞎子先是說了一些關於風水格局的原理,然後說,獨鳳擔陽局裡如果葬的是普通女人,那就能保闔家興旺十年。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如今的形勢看來,局中殮葬的絕不是壽終正寢的女主,而是有人刻意造勢,找來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生的女子,先是拜堂行夫妻之禮,使得該女子有了本家女主人的身份,然後再將這女子釘在棺材裡,埋在扁擔攏地上。

  這樣一來,新嫁娘被活活悶死在棺材裡,成為怨念滔天的紅袍子喜煞,用煞氣擔當陽勢,就能保這家人興盛百年!

  劉瞎子一口氣說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說:

  “這麼逆天而行絕不是沒有後顧之憂,改獨鳳為毒鳳,雖然能保百年興旺,但每十年,扁擔攏地就會下沉三尺三寸,百年之後,墓葬下沉三丈三,運勢走盡,棺材裡的紅袍喜煞就會破棺而出,對埋葬她的人進行報復,直到這家人全家死絕為止。”

  “你該不

會是想說,百年前是季雅雲的祖宗把那個女人活埋的吧?”趙奇問道。

  劉瞎子看著他皺起了眉頭:“趙警官是吧?我劉炳從來不會管人閒事,可既然你是徐禍禍的朋友,我就不能不提醒你一句。你就快大難臨頭了,就不要再招惹這些沾陰帶晦的事,不然你一定會後悔。”

  趙奇也是眉頭一皺:“你什麼意思?”

  劉瞎子搖了搖頭,不再理他,轉頭對我說:“

  我從不染指邪局,可也知道要破這邪局,保全那家人的性命,就必須找一個同樣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生的女子,讓她和紅袍喜煞換命。這樣一來,紅袍喜煞就能夠去輪回轉世,而那個女子就會永不超生,那家人也就從此再無後顧之憂。你那個大美女事主,恐怕就是被人算計,成了被紅袍換命的替罪羔羊。”

  我使勁撓了撓頭,問:“瞎子,咱現在不管是誰害誰,你有法子幫我救救那娘們兒嗎?”

  劉瞎子頭一偏,斜眼看著我:“嘖,你怎麼越活越倒退了?你難道忘了‘紅煞纏身、鬼衣先到’?既然是被人陷害,你把鬼衣燒了她不就沒事了?”

  “燒……燒……”

  想起游龍道人胡亂燒了那身紅衣,我恨不得把他揪出來活活掐死。

  劉瞎子看了看我的臉色,試著問:“你不是連燒鬼衣的規矩都不懂吧?”

  我用力搓了把臉,“如果鬼衣沒有燒全套,而且是用普通的火燒的……”

  “砰!”

  不等我說完,劉瞎子就狠狠一拍桌子:

  “徐禍!咱倆剛認識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過:蒙事行,但絕不能害人!你真要是胡亂燒了鬼衣,那個女人就被你害死了!要是那樣,無論她到天涯海角,紅袍喜煞都會死纏著她不放,不光要她的命,陷害她的那家人也一個都跑不了!”

  話音剛落,就聽旁邊傳來一陣急促的倒吸氣的聲音。

  轉頭一看,就見季雅雲和桑嵐臉色煞白的站在一旁。

  我摒了摒氣,說:“回來了,再坐會兒吧。”

  “徐禍,他說的……是不是真的?”桑嵐訥訥的問。

  我勉強一笑:“先坐吧,我接了你們的生意,就一定負責到底。”

  說話間,外面下起了大雨。

  我點了壺茶,想安慰兩人幾句,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就想轉移話題,和趙奇說說李蕊的事。

  剛要開口,就聽荷塘邊傳來一陣嘈雜。

  “快看,水裡有東西翻上來了!”

  “乖乖,這麼大個兒,是魚還是大王八?”

  “去你的吧,這麼大的王八,那不得是王八精啊……我艸!是棺材!”

  我一個激靈,跳起來就往外跑。

  剛跑到十蓮塘邊,就見幾個穿著雨衣的傢伙拿著抄魚的網兜四散跑走。

  大雨中,十蓮塘裡污泥翻滾,原先的那片白蓮全都折斷翻進了水裡。

  果然有一口偌大的棺材從水下翻了上來。

  隨著大雨的沖刷,棺材上的淤泥水藻很快被沖掉。

  看清棺材的本貌,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居然是一口刻滿了符文的石棺!

  雨雖然大,荷塘裡卻沒有風浪。

  水下卻像是有無數隻手,推得石棺不住的翻滾。

  “那是什麼?”

  聽到一聲驚呼,我心一沉,回頭就見季雅雲和桑嵐跟著趙奇、劉瞎子冒雨跑了過來。

  “你們過來幹什麼?!”

  眼見石棺翻騰的厲害,我隱隱有種不妙的預感,忙不迭轉過身,迎面將季雅雲抱在懷裡。

  “嘭!”

  就在我把她的臉按在我胸口的下一秒,石棺的棺蓋猛然打開了,一具屍體從棺材裡滾了出來。

  “啊!”

  看清屍體的模樣,桑嵐雙手抱頭髮出一聲尖叫。

  “我艸!”趕來的趙奇也倒吸了一口冷氣。

  棺蓋打開,石棺便不再翻滾,很快沉入了水中,只留下那具屍體浮在水面上。

  那是一具白淨光潔的女屍,保存的十分完好,乍一看,就像是才死了沒多久。

  那女屍的臉,分明就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