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倌法醫

第一卷 陰陽道 第二十三章 影樓

書名:陰倌法醫 作者:天工匠人 本章字數:384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1:22


  我仔細看了看那張照片,再看看季雅雲,從包裡拿出一個本子和一支筆。

  季雅雲明白我的意思,接過筆在本子上快速的寫下了‘我願意’三個字。

  我撕下寫字的那張紙,反過來和照片上的字對比,筆跡九成相似。

  那三個字就是季雅雲寫的。

  我問她當時為什麼要寫這三個字,她卻茫然回答不上來,只是驚恐的渾身顫抖。

  我又看了看那張照片,除了季雅雲本人和那三個字,其它景物都像是被裹在濃重的暮靄中一樣朦朦朧朧的。

  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這種虛化有點不必要,照片中的暮靄似乎在遮擋著什麼東西。

  我左右看了看,找出一把小巧的瑞士軍刀,低聲對季雅雲說:“你幫我擋著點,我把鎖弄開,我們進去看看。”

  季雅雲“嗯”了一聲,卻把手伸進包裡,拿出一把鑰匙給我。

  “影樓的鑰匙我有一把。”

  我無語……

  影樓的一樓接待廳同樣是硬朗的美式風格,原木的櫃檯,簡潔的真皮沙發,俐落中帶著一絲冷清。

  我四下打量了一眼,不經意間一回頭,嚇了一跳。

  門後有人!

  仔細一看,不禁失笑。

  那就是一幅放大的巨幅照片,上面的人和真人差不多大小,乍一看,還以為門背後藏著兩個人呢。

  看清照片上的人,我不禁一愣,回頭看了看季雅雲。

  這居然是一幅婚紗照,男人約莫三四十歲,高大俊朗,氣宇軒昂。

  女的身披婚紗,臉上透露著滿滿的幸福,正是季雅雲。

  “你連婚紗照也放在店裡?”我有點好奇。

  季雅雲白了我一眼,“誰會把真正的婚紗照擺在店裡做陳設?”

  “呵,也是。”我馬上想起來,她的工作就是模特。

  “我可還沒結婚呢。”季雅雲補充著說道,似乎對我的唐突有些不滿。

  我聳聳肩:“這男模挺帥啊,你們倒是很相配。”

  季雅雲咯咯一笑:“可別瞎說,這是小紅的老公。”

  淩紅的老公?

  我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有點犯嘀咕。

  照片是固定在牆上,長期陳設的。

  淩紅是影樓老闆,婚紗照的女主是自己的閨蜜,男主是自己的老公…

  就算是為了廣告效應,這女人的心也太寬了吧?

  我指了指櫃檯上的臺式電腦,“你上次在蓮塘鎮拍的照片在電腦裡嗎?”

  季雅雲搖了搖頭:“應該沒有,我的照片大多是小紅親手替我拍的,她喜歡用老式的機械單反。”

  “那原始的照片應該在哪裡?”我問。

  “上次拍完照沒多久,我就出事了,也沒來看,如果洗出來了,應該在……”

  季雅雲熟絡的走到一個櫃子旁,拉開抽屜拿出一本影集。

  我走過去,見抽屜裡全是影集,隨手拿起一本翻開。

  “我去,這一抽屜全是你的照片?”

  季雅雲邊翻影集邊點點頭:“嗯,都是小紅幫我拍的,我也有一份。”

  說著,合上影集,“沒有。”

  “沖洗照片的暗房在哪兒?”我問。

  “在三樓。”

  “去暗房看看。”

  季雅雲說:“我沒有暗房的鑰匙。”

  我說:“先上去看看。”

  上了二樓,我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二樓和大多數影樓一樣,是室內拍攝室。不過這裡的佈景怎麼讓人感覺這麼不舒服呢?

  我走到一面佈景前。

  這是一幅歐式貴族豪宅的內設客廳,猩紅的地毯一直從佈景延伸到腳下。

  腳邊就是一張復古的歐式沙發。

  站在巨幅佈景前,就好像真的置身在一個貴族的客廳裡似的。

  可是這佈景,怎麼就…就讓人感覺很奇怪呢?

  我說不出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索性不去想,叫季雅雲直接上三樓。

  上了兩階樓梯,我忍不住又回過頭,看了一眼那面佈景。

  季雅雲也轉過身,“怎麼了?”

  “沒什麼。”我搖了搖頭。

  “咣當!”

  忽如其來的一聲悶響,嚇得我猛一哆嗦。

  季雅雲“啊”的一聲驚叫,本能的撲進我懷裡。

  響聲是樓上傳來的,三樓有人!

  我順手抓起拐角處的一個金屬擺件,抬頭大聲問:“有人嗎?誰在上面?”

  沒人回應。

  “平常三樓住人嗎?”我低聲問季雅雲。

  “三樓是有間休息室,可大門是從外面上鎖的。”

  感覺溫熱的氣息拂面,低頭一看,才發現季雅雲整個人都貼在我懷裡,兩人的距離已經到了呼吸相聞的地步。

  “會不會是沒關窗戶,風吹的?”季雅雲又小聲說了一句,才發現彼此間的距離已經到了曖昧的地步,連忙鬆開抱著我腰的一隻手,往後退了半步。

  “上去看看。”我把她拉到身後,一手拉著她的手,一手握著沉重的擺件。

  三樓更像是普通的兩居室,除了一個小客廳,就只有兩個房間。

  一間的房門開著,是個小休息室。

  另一間外面掛著黑色的帷布,牆上有個‘閒人免進’的牌子,應該就是暗房。

  所有窗戶都關著…

  想到剛才那聲悶響,我和季雅雲對視一眼,暗房裡有人!

  我大聲喊了兩聲,沒有人回應。

  掀開暗房的帷布,是一個不到半米的小過道,然後就是一扇門,門上居然插著一串鑰匙。

  我過去敲了敲門,裡面依然沒回應。

  我伸手去摸鑰匙,眼前忽然一暗,整個人都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底片不能見光的。”季雅雲在我身邊小聲說。

  我去,這時候她居然還想著保護底片…

  好在我已經摸到了鑰匙,輕輕一擰,門開了,門縫裡透出一道暗紅。

  “裡面有人嗎?”

  我又問了一聲,見還是沒回應,乾脆把門推開。

  裡面除了一片血一般的暗紅,空無一人。

  我松了口氣,估摸著是把鑰匙落在門上了,真是自己嚇自己。

  我也懶得再去想剛才的聲音是怎麼回事,走進暗房,剛看了一眼夾在繩子上的照片,身後忽然又傳來“咣當”一聲悶響。

  接著,就聽“吧嗒”一聲,然後就是“嘩啦”拔鑰匙的聲音。

  我反應過來,急忙去拉門,果然被鎖上了。

  “誰在外面?”我大聲問。

  “誰啊?是小紅嗎?我是雅雲!”季雅雲聲音發顫。

  我拉了拉她的手,“不用怕,肯定是有人在搞鬼。剛才那下響,就是暗房門關上的聲音。”

  門被鎖上,我反倒沒那麼緊張了,那肯定是人為的。只是不知道那人剛才躲在哪兒,又為什麼要把我們鎖在屋裡。

  我鬆開季雅雲的手,又去看照片。

  洗出來的那一組照片是一對陌生男女的婚紗照。

  我拿起一張透光卡,對著紅燈逐張看上面的底片。

  看了沒幾張,就覺得氣氛有點不大對了。

  轉過頭,就見季雅雲挨著我,表情顯得很局促,呼吸也有點不穩。

  我很清楚她為什麼會這樣,儘管只是底片,兩人也都看出底片拍的是什麼了,那是一對男女在…只是姿勢不同罷了。

  “你同學這影樓還接這種活啊?”我隨手把透光卡放在一邊,想去拿另外一張。

  不經意間,看到一個抽屜開了一條縫,裡面似乎有照片。

  我拉開抽屜,果然是一遝洗好的照片,而且就是季雅雲在蓮塘鎮拍的那一組。

  兩人一張張翻看著,翻到其中一張,頓時都愣住了。

  這張照片並不是在蓮塘鎮拍的,而是在一個臥室裡。

  照片上有一男一女,正在光著身子做那回事。

  看清那對男女的模樣,我就把一遝照片都甩在了桌上。

  “臥槽……當我什麼都沒看見!”

  那女的我一眼就認出來了,就是此刻正挨著我的季雅雲。

  男的我起初覺得眼熟,一回想就想起來了,一樓婚紗照的男主,淩紅的老公!

  季雅雲先是目瞪口呆,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忽然沖我用力的搖頭,“不是我,那不是我!”

  不是你還能是鬼啊?

  鬼!

  我猛一激靈,再看看季雅雲,眼淚汪汪的,實在是只有委屈和驚恐,沒有半點被撞破J情的羞恥。

  “啊!”

  她忽然尖叫起來。

  狹小封閉的暗房裡,尖叫聲顯得格外淒厲刺耳。

  “你叫什麼啊?”我捂著耳朵皺眉道。

  她指著桌子,哭道:“你快看,快看!”

  順著她手指一看,我頓時愣住了。

  照片被我甩在桌上散開,她指的是其中一張照片。

  那張照片和樓下櫥窗裡的照片一模一樣,只是沒有虛化過。

  照片裡,季雅雲依舊是那副純真燦爛的笑容。

  然而,就在她的身後,還緊貼著一個盤著頭,穿著旗袍裙服的女人!

  那女人的樣貌居然和她一模一樣,嘴角卻掛著一抹陰森怨毒的笑。

  這笑容很快和我腦海中的另一幅詭笑重疊,這個女人,是石棺裡翻出的那具女屍!

  “徐禍,怎麼會這樣啊?當時水裡只有我一個人的!”季雅雲抱著我的一條胳膊,明顯是崩潰了。

  “咚咚咚!”

  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季雅雲嚇得一頭撲進我懷裡,把臉埋在我胸前,整個人哆嗦的像篩糠一樣。

  我急忙想推開她,她卻不肯撒手。

  我只好繞過她抓過一個牛皮紙袋,手忙腳亂的把照片和幾張貼了底片的透光卡一股腦塞進袋子裡。

  剛做完這一切,門“嘭”的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