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重生之超級富豪

正文 第十四章 烤乳豬

書名:重生之超級富豪 作者:八爪章魚 本章字數:3461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7日 02:03


“太不科學了,實在是太不科學了。”鄧高喃喃自語。

“那我呢?那我呢?”黃舒華連忙問,“我有什麼毛病?”

“脂肪太多。”李穆看了他一眼說。

“哎,除了脂肪多呢?”黃舒華問。

李穆想了想,黃舒華胖是胖,好像還真的沒得過什麼病,當然感冒或者咳嗽是有的,不過都不是很嚴重,好像也沒有什麼先兆的樣子。“我看不出來。”李穆實話實說。

“我這麼胖肯定有什麼病的吧?”黃舒華不信,“高血壓啊脂肪肝什麼的,總會有一樣的吧?我這麼胖。”

“可能吧,不過我看不出來。”李穆說。從大一入學到他搬出去,這個胖子每天早上5點起床,都在宿舍裡打電腦遊戲,風雨不改,直到晚上10點多睡覺。大二李穆搬了出去之後,也沒聽說黃舒華有過什麼病痛。

“我現在就去醫院做檢查……算了還是等吃完烤乳豬再去吧。”黃舒華說。

“那我呢?”趙明新跑出來說,“我有什麼毛病?”

李穆上一輩子壓根就沒見過這個黃毛,哪裡知道他有什麼病,他搖了搖頭說:“我看不出來。”

“真的嗎?我身上很多病的啊!”趙明新自信滿滿地說,“要不給一個最容易的讓你猜一下好了。”他指著自己的耳朵說,“我有一個耳朵聽力很弱。你猜猜是哪一個?”

李穆看了看趙明新的耳朵,兩隻耳朵看起來都很正常,除了那幾隻形狀怪異的耳環之外。剛才別人和趙明新說話的時候,似乎趙明新都微微側向右邊,這麼說趙明新很有可能是左邊耳朵不行?不過趙明新的耳朵和李穆有什麼關係呢?李穆又不是真的想扮演神醫,“對不起,我看不出來。”

“左邊耳朵!”鄧高搶答說,“我注意到你和別人說話的時候都是側向右邊。”

“錯了。”趙明新說,“李穆說的沒錯,我兩隻耳朵都沒問題。我年輕的時候有一次離家出走,我爹找到我,一巴掌打在我左邊耳朵上,把我打得耳膜破裂。不過我現在已經好了。只是留下那個側耳聽人說話的習慣。”

李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的父親從小忙於生意,對李穆疏于照看,李穆對此並不是毫無怨言。不過李穆的父親從來都沒有打過他,連重話都沒怎麼說過,還給了李穆很多的零用錢用來掩飾他對自己兒子的漠不關心。所以李穆沒法子想像,如果被父母毆打要怎麼面對……不過要是真打起來,李富貴大概是打不過李穆的,李穆剛上初一的時候就比自己的父親高了,而且經常運動、肌肉發達,而李富貴早就被繁重的工作掏空了身體。

“你現在也是年輕人啊。”李穆只好這麼說。

“十三、四歲才叫年輕人好不好。”趙明新說,“我現在已經是18歲的老男人了,再也趕不上最新的潮流,再也配不上年輕美好的女孩。”

“那麼大學畢業的時候怎麼辦?”黃舒華問,“那時候你就22歲了。”

“別說22歲大學畢業,我連20歲都不知道怎麼面對。”趙明新說,“你說人一旦變成了20歲,還能算是人嗎?那麼老,那麼無能,那麼……大人。過了20歲要怎麼活下去呢?去找一份工作,找一個老婆,然後生孩子嗎?那我寧願自殺算了。”

李穆很確定這個趙明新20歲的時候沒有自殺,要是他自殺了的話,作為同宿舍的同學,一定會被學校叫去問話的。所以這個趙明新作為一個20歲的大人活了下去,也許還找了老婆生了孩子努力工作供房子呢。

“世界有60億人,絕大多數都是20歲的吧。”鄧高說。

“是啊,不過他們都是些土氣、整天營營碌碌不知所謂的東西。”趙明新說,“我這麼一個精緻的、脆弱的人,怎麼可以活那麼久呢。”

另外一個精緻脆弱所以活不久的就是乳豬,酒樓把它烤的十分的香脆可口,還帶著蔥絲、黃瓜、甜麵醬和死面薄餅。不過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肉沒有切開啊?”黃舒華說,“皮很好吃,但是我更喜歡吃肉啊。”

“一般不吃肉的,烤乳豬最好吃的就是皮。”陸成說,“你要是喜歡吃的話,就叫人幫你打包拿回去吃唄。”

“好啊好啊!”黃舒華說,“打包回去當宵夜,我們可以一邊吃烤乳豬一邊打遊戲……要不再叫兩個豬蹄膀?一隻烤乳豬我怕不夠我們四個人吃啊。”

“這麼熱的天,要不是在空調房裡,我連冷面都吃不下。”鄧高說,“除非加辣椒。”

“我們就不能

在宿舍裡面裝空調嗎?”趙明新問,“這麼熱的天氣沒有空調,我都覺得自己像是烤乳豬了。”

“你裝了也沒用,晚上10點鐘就斷電。”黃舒華說,“心靜自然涼啊,相信我吧,其實沒那麼糟的,只要拿一本高等數學,很快就能睡著的。”

“是啊,高等數學的題目都很難,想著想著,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鄧高說。

“嗯……其實我的意思是,高數書那些公式,看兩眼就能睡著。”黃舒華說,“我知道自己上這個專業以後就開始預習,其他的書還好,就算看不懂,至少大概也能明白是怎麼回事。可是那個高等數學,簡直就像是天書一樣。我看了十幾遍了,至今還是一點都沒弄懂。”

“高等數學啊,”陸成苦著臉說,“我差點就掛了,我拼了老命才拿到55分,還好我們教授給了我5分卷面分,才60分及格。要不然的話這個學期我就得花錢重修了。一想起那些什麼求導啊,微分啊,極值啊,函數啊,我就想死。”

“卷面分?”李穆問,“那是什麼啊?”李穆從來沒聽說過什麼卷面分。

“我把試卷的其中一面保持的非常整潔,所以我拿到了卷面分。”陸成說。

“要整潔成什麼樣才能拿到卷面分啊?”李穆問。

“一個字都別往上面寫。”陸成說。

吃完了飯,陸成和李穆他們一起回去宿舍。這時候臨近開學,宿舍樓裡已經住滿了人。天氣很熱,大家都光著膀子走來走去,有的在侃大山,有的在玩遊戲,還有的在打牌,甚至還有人把麻將都帶來了。不過他們也沒能打多久,李穆記得開學第一天宿管就把麻將收了,宿管還妄圖收撲克,不過從來沒有成功過。

一進門,黃舒華就說:“哎,我有點餓了,我們把打包打開來吃吧。”

“我們剛剛吃過晚飯。”鄧高說。

“剛才你沒吃飽?”陸成問。

“剛才是吃飽了,可是走回來很消耗能量的啊。”黃舒華說著就打開了飯盒,拿起一塊烤乳豬就塞進嘴裡,“嗯……真不錯,烤乳豬還是肉好吃,那個豬頭上哪裡去了?難道沒有打包嗎?我還想知道乳豬的豬頭是什麼味道的呢。”

“你可真能吃啊胖子。”趙明新說,“我覺得你真的應該去醫院檢查一下。”

“吃得是福啊。”說著黃舒華又吃了一塊。

“這麼熱的天虧你還吃得下這麼肥膩的東西。”李穆也說。不管看過多少次,他都很佩服。走回來這麼一小段路,李穆已經渾身淋濕了,他脫下衣服,光著膀子喝了一瓶汽水,才算是好受了一些。

“不行了,胖子,你別當著我的面吃這麼肥膩的東西了,我看著都覺得熱死了。”說著趙明新也脫了衣服,露出兩扇排骨,“你們買了風扇沒有?”他拿出一把落地扇,打開了對準自己開到最大擋,可是連吹出的風都是熱的。

“風扇我也是有的。”鄧高從床上拿出一把鴻運扇來。

“你們這是什麼風扇啊。”黃舒華嘲笑他們兩個說,他拿出自己的風扇,這是一把牛角扇,一般是工業用的,一開起來呼呼直響,風刮的臉都疼。

“你這風扇也太響了吧!”鄧高說。

“沒關係,只要我們用電腦放音樂,放大聲一點,不就聽不見風扇聲音了嗎。”黃舒華把電腦打開,開始放音樂。

“你這又是風扇又是音樂,你叫我怎麼複習?”鄧高抱怨說。

這是黃舒華和鄧高的另外一個吵架原因,他們會越吵越厲害,吵得李穆頭疼。既然李穆要在這裡住一陣子,那麼就不能讓他們為了這件事吵個不停。於是李穆從行李箱裡面拿出一個空調扇,這東西在08年的時候還不是很流行。“你們別吵了,把你們的風扇都關上吧。用這個,只要加一點冰晶和水,就能涼快一晚上。”說著他打開了空調扇,宿舍裡很快就涼快了下來。

“這個真不錯。”黃舒華說。

“這個哪裡買的?我也要去買一個。”陸成說,“這裡真是太涼爽了,我簡直都不想走了。”

不想走的人不只是陸成一個,“嗨,你們好,我是隔壁宿舍的,你們這裡好涼爽啊。”“你們這裡真涼爽,打不打牌啊?”“哇,你們這裡好涼快。”“我剛洗完澡,今天我都洗三遍了,每一次洗完走上來就又是一身汗,你們不介意讓我在這裡呆一會吧?”來的人越來越多,很快就把宿舍擠滿了。

現在李穆覺得自己像是趙明新說的那樣,像一隻烤乳豬一樣,不行,一定要想辦法才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