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重生之超級富豪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討價還價(1)

書名:重生之超級富豪 作者:八爪章魚 本章字數:333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7日 02:03


李穆第二天打電話去約了阿輝他們兄弟倆和他們父親去市中心的五星級賓館裡面的餐廳吃飯,這個餐廳做出來的東西並不好吃,但就是一個字,貴!隨便一碟花生米都要幾十塊錢,上了海鮮那就肯定要四位數了。換句話來說,就是夠排場。李穆早早的到了,特別吩咐了要十個穿著開叉開到腰部的旗袍禮儀小姐在包房裡面一字排開,泡好茶等著,可惜很夠排場的班希國美女艾莉絲在宿舍修養,沒有跟著過來,要不然就完美了。

李穆和阿輝約的是七點鐘,不過他們六點半就到了。來的是三個人,阿輝、阿貴和一個老人。三個人在餐廳中都目光遊移,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看到李穆,阿輝和阿貴才松了一口氣。“李老闆!”兩人一起叫了一聲。

“你們來了啊!”李穆立即起身,迎上前去,無比熱情地招呼他們進來,“快進來。”

三個禮儀小姐跟著李穆迎到門口,先對那三人說一聲:“歡迎光臨!”然後就幫著他們提包,領著他們坐下,站在他們身後。茶桌前的禮儀小姐立即倒出兩杯碧綠色的茶汁,放到這三人面前。他們都不太適應這種無微不至的服務,很不習慣。

“我還怕找錯地方了呢。”阿輝說。

“這位老爺子就是世伯?”李穆看著那個老人問。

“李老闆,這個是我父親。”阿輝也顧不上喝茶,指著老人說。

“你好,李老闆。”阿輝的父親說,他的頭髮鬍子都已經全白了,滿臉的皺紋,看上去就好象已經七八十歲了一樣。阿輝看上去不過30多歲,怎麼他父親這麼老呢?是老年得子還是阿輝的父親老相?或者阿輝上頭還有一個或者幾個兄長或者姐姐?李穆瞎猜了一會兒,不得要領。“我叫做阿輝,世伯不敢當,就是他們兩個的老頭子。”阿輝的父親繼續說。

在國外,把父親名字的一部分嵌入兒子的名字當中是很流行的,不過東旭國似乎沒有這個傳統啊?李穆又開始瞎猜了,難道這家人其實是外國華僑?

“其實我才叫阿輝,麥嘉輝,我的大兒子叫做麥古山,二兒子叫做麥古貴。”老人說,“以前我辦的阿輝修車行,幹了幾十年,也算是有點名聲。後來我老了,我的兒子接班。不過還是老有人來找,一來就問,喂,是不是阿輝啊?我的車壞了,趕緊給我修一下。我的兒子開始還仔細解釋說他是阿輝的兒子,後來他自己也煩了,別人叫他阿輝,他就說我就是。結果把我的名字定了下來。”

“反正都是修車嘛,有什麼要緊的。”阿輝對李穆解釋說,“那時候我年紀小,不過修車的人嘛,滿臉都是機油,也看不出是嫩還是老。”

“那我要怎麼稱呼你們啊?”李穆問。

“你還是管我兒子叫阿輝吧。”老人說,“這個名字我已經給他了。你叫我麥老頭就好。”

“我還是叫你麥伯伯吧。”李穆說,“不好意思,我那個朋友他忽然家裡有急事,不能來了。他叫我好好招待你們。真是不好意思。”王平是真的有事,不過李穆其實也不想讓他出面,免得多生枝節。反正五星級賓館裡面的餐廳,這麼大一間的包房,已經足夠表示李穆那個朋友的‘誠意’了。

“沒事,沒事。”阿輝連忙說,“這茶是龍井?”

還沒等李穆回答,麥老頭就說:“我是個粗人,說話只懂得直來直去的,就先說說正事吧。要不然我心中不安,喝酒吃飯都沒味道。聽說李老闆你的朋友想買我們家房子?”

“爸!”阿輝很無奈地叫了一聲。

“我知道你喜歡先喝酒吃飯再談生意,可是我是個急性子啊!”麥老頭說,“李老闆你不介意吧?我就是這麼個粗胚,沒法子。”

“當然不介意了。”李穆說,他揮了揮手,讓禮儀小姐都出去了。這種自稱粗胚的人往往很難對付,因為一開始他就把自己的地位訂得低,要起價來也就絕對不會溫文爾雅,更加不會不好意思。“我朋友呢,是做飲食行業的,想在省城開一家農家菜館。我覺得你那裡地方很合適,所以想問一問價格,要是價格合理的話,我可以給我朋友做主,把那兒買下來。”

“李老闆,”麥老頭呵呵地笑了一聲說,“現在地價不斷上升,我哪兒雖然不算什麼商業旺地,可也是在省城的市中心,想來以後也是會不斷升值的。我們一家老小,都要靠著這麼一塊地吃飯。不賣出去,混

兩餐一宿,什麼時候都沒問題。要是賣了出去,雖然一時可以拿到很多錢,但長久來說,可就虧了。”

“地價當然是不斷上升的。”李穆說,這句話一直到2011年都是正確的,從長久來說也應該是正確的,至少直到人類能夠開發外星球之前都是。“不過上升的幅度,可不一定能夠追得上通脹。”李穆說,“特別是城市內部的舊區。現在政府的方案呢,傾向于開發新區,而不是重修舊區。”

開發新區多有成就感啊,多出政績啊,一片片農田荒地化為高樓大廈,市區面積擴大,常住人口增加。重建舊區可就沒這麼多好處了,征農村的土地建新區,一畝地多的可能涉及十個八個農民,少的十畝八畝地才一個農民。城市舊區,隨便一棟占地2,300平米的舊樓,就可能有幾十戶人,花費大,拆遷困難,容易出事。

“雖然說如此,可是我也不希望把我的房子賣掉。”麥老頭說,“不如這樣吧,我把地租給你朋友開餐館,然後我們另外找地方把車行搬過去。你朋友只要出租金和搬遷費用就行。”

“要是租房子的話,能選擇的地方那就太多了。”李穆說,“我朋友是幹實業的,就是希望買一個地方下來,不受租金的影響,踏踏實實的經營餐廳,做個幾十年的,把名聲打出去,做永續經營。我那朋友以前在省城開過一家餐館,開始的時候租金很低,過幾年他把名聲打出去了,客人多了,生意好了,房東就開始加租金了。一年加了50%,把利潤都給加沒了。沒兩年我朋友做不下去,只好搬走。做餐館的,搬一次家,丟多少老客戶啊。所以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買下一個地方來,絕對不租了。”當然這是胡說八道,要是買了下來,李穆立即就會去找規劃局的人,看看能不能建商場,要是不能建商場,那就建個住宅樓什麼的也不錯。

“這樣的話……”麥老頭說,“我不要錢,希望以地換地。”

“換地?”李穆想了想,覺得可以答應,只要在汽車城周圍再找一塊差不多大小的地就行,不過前面已經編了這麼個故事,當然不能立即改口,“你是想換怎麼樣的地呢?可以做二手車行的地?”要是李穆很爽快的就買下另一塊也是在市區內的地,那麼他們就該懷疑了,幹嘛李穆不直接用那一塊地來開餐館呢?

“不是。”阿貴今天第一次開口,“我哥哥已經不想做二手車了。我爸也老了,我們希望能住的好一些,同時還能做點輕輕鬆松的小生意就行。”

能住的好一些,同時還能做點小生意?李穆馬上有了主意,不過先壓一壓,不說出來。“那麼你呢?”李穆問阿貴,“你也想做點小生意?”

“我在父母和大哥身後躲得太久了,現在是我自己一個人出去闖蕩的時候。”阿貴笑了笑說,“我會修車,讀過大學,什麼地方找不到工作啊!就算找不到工作,我去扛大包做苦力,養活自己也沒問題啊。”

“哎,你不要這麼說啊。”阿輝說,“弟弟,一個人出去打工很苦的。而且也賺不了什麼錢。舒舒服服的和我們在一起不好嗎?家裡總麼都不會少你一口飯吃。”

“是我一定要買那輛騰達·薩,是我害得車行沒了周轉資金,做不成生意。”阿貴情緒很是低落,“我會負起自己責任的,大哥,你不用勸我了。我下定了決心要自己出去闖蕩的。”

“不如這樣吧。”李穆又有了一個好主意,“正好我的朋友也需要一個熟悉情況的人來打點打點,要是我們這單生意能做成的話,阿貴哥你就幫我朋友做個經理怎麼樣?”當然不是在餐廳做經理了,到時候隨便讓他去王平那兒做個賣房子的銷售經理好了。反正王平那兒對外的部門裡面,十個有四個是經理,還有四個是副經理,剩下兩個是主任。

“這樣好啊!”阿輝大加贊成,“這樣我們也放心一些。”

“我沒幹過餐館啊。”阿貴倒是有些怯場。

“沒關係,誰不是從新手開始的。”李穆說,“我朋友需要有一個人來幫他處理附近的鄰里關係,你也知道開餐館這種事情,對周圍鄰居影響是很大的,要是不能好好處理,三天兩頭的來吵架,或者投訴到環保城管那裡去,那可就麻煩了。再說貴哥你不是還能開車修車嗎?到時候能用到你的地方多著呢。”

“如果這單生意能成的話,那就拜託李老闆了。”麥老頭對李穆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