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姐有漁,王爺家的小廚娘

正文 第一十七章 包豆包湯包素餡

書名:農姐有漁,王爺家的小廚娘 作者:花無葉 本章字數:3487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21:58


第一十七章 包豆包湯包素餡

許丞暖做好了豬皮凍,又把肉餡給剁成肉泥,然後加入生抽,鹽巴,料酒和芝麻油,最後加點水將肉餡攪拌均應,直到水完全被肉餡吸收,

這樣做出的肉餡彈牙緊致,更加有粘性,口感也會更好,

  因為小二的活蝦還沒買回來,所以許丞暖就沒有繼續往下做灌湯包,而是揉面做素餡包子。

  雖然這個廚房沒有什麼山珍海味,但是素菜還是有的,黃豆綠豆豌豆都有很多。

  許丞暖拿了一些豆子,豌豆蒸熟,包進包子裡用肉餡裹著,綠豆先是煮開,然後放進的小米裡一起煮粥,直到小米開花。

  “姑娘,姑娘,這回可是鮮蝦了。”小二提著一個小籃子,一路小跑著進廚房。

  許丞暖揭開籃子上的布一看,果然是活蹦亂跳的鮮蝦。

  “好,等會做好了,我給你吃兩個包子。”

  許丞暖接過蝦子,十分爽快的給小二承諾。

  “好嘞,謝謝姑娘賞。”

  怕小二的處理不乾淨這蝦子,所以許丞暖親自動手剔除蝦線,然後在熱水鍋過了一遍,剁成蝦段,包進灌湯包裡。

  許丞暖分成了兩屜蒸,一個是肉餡包豆和純豆餡的包子,一個是鮮蝦灌湯包。

  一邊煮著小米粥,一邊蒸著包子,許丞暖又做了兩個小菜。

  一個是涼拌小白菜,一個是爆炒小黃豆。

  黃豆煮水後,爆炒至開花,然後放入鹽粒和少量辣椒面,若是喝酒,下飯最好,比花生還要香。

  半個時辰後,灌湯包,素餡包,全都出鍋。

  小二站在灶台邊上,盯著包子的眼睛都在發光,一邊流口水,一邊搓手。

  “姑娘,這包子真香啊。”

  許丞暖淺淺的笑了,用碟子盛了一個灌湯包和一個素餡包子給他:“諾,這是我承諾給你的,嘗嘗這包子裡灌湯是怎麼吃的。”

  小二訕訕一笑,連忙接過了包子,沒等冷下來,直接拿起灌湯包咬了一口,瞬間被裡面的湯汁燙的哇哇亂叫,即便這樣,也沒有把燙嘴的包子往外吐出來:“啊啊啊,真香,真好吃!”

  “你小心燙嘴。”許丞暖好心的提醒他,小二一邊點頭,一邊狼吞虎嚥的吃包子。

  易風聽見了聲音,也主動走進了廚房,沒有想到看到小二如此狼狽的一幕。

  他不禁有些好奇,真的有這麼好吃嗎?應該是這個小二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所以才會這樣大驚小怪的吧?

  許丞暖看到了他,也拿了一疊包子給他:“易風大哥,剛出鍋的包子,要不要嘗嘗?”

  易風皺了眉頭:“不用了,公子已經洗漱好了,你擺飯送上去吧!”

  他一張臭臉,簡直冷漠至極,許丞暖再也不敢廢話,連忙用擺盤將包子稀粥還有小菜送上樓去。

  她端著飯菜上樓,易風站在門口主動幫她打開門。

  錦潤洗漱過後換了一件青綠色的長衫,很素淨的衣服,只有在領口和袖口上繡了竹葉。

  顏色寡淡,但看上去卻十分高雅。

  他坐在桌子旁,正端著茶杯在喝水。

  一舉一動,都十分優雅。

  錦潤的側臉比正面更要好看一些,菱角分明,更有鋒芒,正面看過于清秀,偏向于美麗。

  許丞暖一邊擺飯,一邊忍不住歎息,真是的,一個男人生的比女人還要好看,到底圖什麼呀?

  “這是什麼包子?”錦潤指著灌湯包問道,這個東西跟一邊的素餡包子不一樣,它的皮更薄,而且褶皺更好看一些,胖嘟嘟,軟塌塌的,十分可愛。

  “公子,這是灌湯包,裡面有湯,小心燙嘴。”

  許丞暖幫他夾了一個湯包放進他面前的碗碟裡,然後放了一小碟醬:“公子若是喜歡吃辣,可以蘸點辣椒醬吃。”

  “不用了。”

  錦潤用筷子夾起灌湯包,咬了一小口,湯從包子裡流出來,香味在嘴裡蔓延。

  包子裡包了肉,好像還有其他東西,的確很好吃!

  錦潤認真的看著的筷子上被他咬了一半的包子,然後問:“這裡面有肉,還有什麼東西?”

  “是鮮蝦,這個叫鮮蝦灌湯包。”

  “哦,原來鮮蝦也可以做包子呢。”錦潤解了疑惑,卻將灌湯包放下,卻並沒有再繼續吃。

  許丞暖連忙說道:“其實灌湯包裡可以加好多東西呢,也不只是這一種。如果公子不喜歡豬肉,我還可以做別的。”

  “挺好的,沒有不喜歡。”

  錦潤指了一下另一疊包子:“這個是什麼餡的?”

  “公子,這個是素餡豆包子,裡面放的是煮過水的豌豆。”

  看他盯得時間挺長,許丞暖連忙夾了一個放在他的碗碟裡。

  這一下,錦

潤倒是把素包子給吃完了。

  許丞暖的心裡忍不住在犯嘀咕,難道這個公子不喜歡吃蝦?她是不是拍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了?

  這時錦潤看向易風,還有許丞暖:“不用愣著,一起坐下來吃吧!”

  許丞暖看了一眼易風,並沒有敢立刻坐下來,直到看見了易風坐下,她才敢坐下。

  雖然錦潤沒怎麼吃灌湯包,可是易風並不客氣,許丞暖才吃了兩個,他接連吃了五六個,而且一口一個,速度很快。

  不過他也沒有白吃,到底還是沒有忘記誇她一下。

  “小姑娘,做飯做的不錯,這灌湯包我還是第一次吃呢!”

  易風朝著許丞暖豎起大拇指,語氣裡對她十分讚賞。

  “易風大哥覺得好吃就行。”許丞暖謙虛的笑笑,這個時候,她要低調,她不能驕傲。

  “看這姑娘的手藝,不像是民間的,怎麼有點像宮裡大廚的味道?”

  “宮裡大廚?皇宮裡的廚子嗎?”

  許丞暖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我自小在山溝裡長大,但是我爹從前在外面給人幹過廚子,據說好像還是一個大酒樓呢。”

  易風又問:“那怎麼不做了?”

  “不知道,我娘沒說,反正我爹是帶著一身的傷回來的。”

  許丞暖編起瞎話來一套一套的,反正她的手藝肯定不能說是從現代學來的,她爹已經死了,隨便怎麼說都可以,反正也查不出來。

  她放下筷子也沒有在吃包子,一臉落寞和悲傷。

  錦潤輕輕咳了一下,易風連忙收起疑問的心思,連忙跟許丞暖道歉:“丞暖,實在不好意思,你易風大哥我有個毛病,一問起來就沒完沒了,你可千萬別放在心上。”

  “沒關係,我都習慣了。”

  許丞暖抬起頭,嘴角扯出一抹勉強的笑:“易風大哥要是不嫌棄,以後叫我小暖就行。”

  “不嫌棄,不嫌棄。”易風連忙說道:“小暖做飯這麼好吃,怎麼會嫌棄呢!”

  聞言,許丞暖看向錦潤,眼神裡充滿希望,她希望錦潤能給她一個機會。

  錦潤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然後放下筷子,用錦帕慢悠悠的擦嘴。

  “公子,不知道我算不算過關?如果不算,我還可以做別的……”

  “算。”

  沒等許丞暖說完,錦潤已經給了答案。

  不過許丞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接收到了錦潤淩厲的目光:“我之前說的那個機會,是給禹城之主做飯。”

  “禹城之主?”

  許丞暖有些疑惑的問道:“他是誰啊?”

  她的話讓易風大吃一驚:“你連禹城之主是誰都不知道?”

  “不知道啊!”許丞暖如實搖頭,怎麼了,她一定要知道這個人嗎?

  她一來就是在孤村野窪裡呆著,連皇帝是誰都不知道,她能知道禹城之主嗎?

  不過說來也是奇緣,那個給她玉佩的人也說自己的主子在禹城,不知道這一次去禹城能不能偶遇到這位要報恩的人。

  “禹城之主,乃是當今聖上的五皇子,被冊封逍遙王的連墨旭。”  

  易風的答疑解惑,許丞暖腿一軟差點從凳子上摔下去,幸好易風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你怎麼了?”

  許丞暖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她只是被嚇到了而已,她沒有想到錦潤不給機會則已,一給機會就是這麼大一個天坑。

  皇上的兒子,當今的王爺,如果是個暴戾的,如果做不好飯,她會不會被殺頭啊?

  仿佛就是為了證實她的猜想,錦潤繼續說道:“逍遙王近來胃口不好,脾氣十分暴躁,如果做不好,惹了他生氣,那可就不是簡單的讓你走人了,那可是……”

  他故意留了半句話讓許丞暖猜,結果易風搶先說了出來:“逍遙王發起火來,可是要殺頭的!”

  許丞暖一口氣沒提上來,差點昏厥過去。

  果然,皇子王爺什麼的,都是不好伺候的。

  這下,她還要不要去呢?

  錦潤給的這個機會,既是個天大的坑,可也是一個奪取潑天富貴的好機會。

  如果能給王爺做好了飯,哄好了他的胃,那麼她許丞暖就在也不怕什麼許虞薇宋招娣了,就連許虞薇那個在縣城耀武揚威的縣官大老爺也要對她點頭哈腰了。

  這個誘惑,實在太大了。

  許丞暖覺得自己要是不爭取一下,只怕又要跟上次一樣錯失良機了。

  她記得曾經有一個故事,就是一個人掉進了水裡,路人和船隻都救他,他卻非要等上帝來救,結果活活淹死。他哪裡知道船隻和路人都是上帝變的,他白白錯失了上帝而已。

  許丞暖覺得,這肯定是上天給她的第二次翻盤的機會。

  所以她不能放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