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農姐有漁,王爺家的小廚娘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驢打滾(上)

書名:農姐有漁,王爺家的小廚娘 作者:花無葉 本章字數:2780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21:58


第二十六章 驢打滾(上)

錦潤接過鮮花餅,輕輕咬了一口,緊接著眉頭輕揚,嘴角也勾了起來。

  迎上的許丞暖的目光,他道:“不錯,外酥裡嫩,有面的甜味,餅裡也有鮮花的芬芳,不同於尋常的甜膩糕點。”

  許丞暖道:“其實鮮花餅,大師傅也會做,只是他們用蒸的,所以鮮花餅又叫做鮮花糕。”

  “是嗎?我倒是沒見過有廚子這樣做。”

  “烤的話,格外費神,而且一不小心就會糊掉,所以沒有人用。除了花生酥那些粗糙一點的粗糧之外,很少有人用面餅去烤。”

  畢竟這裡是古代,又沒有烤箱,怎麼烤都是問題。

  錦潤看著鮮花餅,複而問道:“那你是怎麼烤的?”

  “用土牆和水泥灰啊,只不過烘烤的時間慢了一些而已。”

  如果是現代的烤箱,十幾分鐘就搞定的事情,可是在這裡要用上一個小時。因為土牆傳熱慢,一直要用大火燒著才行。

  “果然是奇思妙想的法子。”錦潤心情不錯,手裡的鮮花餅給吃完了:“這是你想的法子嗎?”

  “當然不是了。”

  許丞暖一邊吃自己做的餅,一邊絞盡腦汁的想著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眼珠子一轉,主意咕嚕嚕的來了。

  “公子可曾吃過叫花雞?那叫花雞不就是用荷葉包了,然後用泥土在包一成,最後丟進火堆裡烤的嗎?不過是有樣學樣罷了。”

  “有樣學樣,也還不是自己想的法子嗎?”

  “錦潤公子,你要知道我長在窮溝溝裡,不會像這王府一樣天天山珍海味,多數都是吃野菜,野果,都沒有東西就自己想法子把東西變得好吃。”

  “我曾經還在山裡掏過鳥蛋,把蛋液塗在窩窩頭上,放在火上烤著吃呢。”

  許丞暖說的一臉不在意,可是眉眼之間卻是對那段時間的恐懼。吃了上一頓,就怕沒了下一頓,害怕娘會病死,害怕自己在那陌生又充滿惡意的山溝溝裡活不下去。

  她眼底對的過去苦澀,讓錦潤猶如感同身受一般。他不想看到許丞暖的眼睛裡有那些哀傷,他只想看見她暖暖的笑。

  “沒關係,你以後不會過那種生活了。”

  錦潤本來想握住她的手,卻又覺得那樣做太過唐突,最後摸了一下她的腦袋。

  動作暖心的就像是一個長輩對小輩的關懷一樣。

  來到這陌生的王府裡,許丞暖被人冷漠的夾擊,乍然被錦潤這麼關心,鼻子都有些酸。

  她自認為是個很堅強的人,面對冷漠刻薄的伯母和堂姐都能應對自如,在這裡被人關心照顧著,反而矯情起來了。

  “錦潤公子,能不能在麻煩你幫我一個忙?”

  許丞暖實在放心不下自己的娘親,她怕她沒有跑出去,她怕宋招娣和許虞薇那兩個人又會想什麼毒招。

  “你說!”

  “能不能幫我去汾縣的李家村找一個人?”

  聽到這個村莊的名字,錦潤眼前一閃,總覺得這個村落的名字好像有誰說過一樣?

  “找誰?”

  許丞暖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找我娘,她叫馮林靜,因為一直病著,所以跟大伯家住在一起。”

  “賣你的親戚就是你大伯一家吧,因為你和你娘拖累了他們,是這樣嗎?”

  錦潤並沒有生氣,而是根據她的隻言片語,拼湊了一個完整的事實。

  不過許丞暖誤導了他一點,要帶走她的是堂姐許虞薇,而且是要毀了她的臉,去縣城裡當苦役。

  但是許丞暖沒有反駁他,點了點頭,默認了這個事實。

  “錦潤公子,可以嗎?”

  怕他不答應,許丞暖情急之下有抓住了他的袖子,一雙眼睛濕漉漉的像小鹿的眼睛一樣。

  從她的眼神裡

,錦潤看到了擔心。

  這一刻,他相信許丞暖不是什麼奸細,她只是他意外遇見的一個偶然。

  不,不是現在,是很早之前就相信了。

  許丞暖的眼神裡透著真誠,讓人無法忽視的誠懇。

  對上她的眼神,錦潤突然笑了:“好,我幫你去找。”

  聞言,許丞暖眼前一亮:“真的嗎?錦潤公子你答應我了?”

  “真的,不會是煮的。”

  錦潤笑道;“難得你有孝心,如果我能幫你找到,便幫你安置下來。你在這王府裡應有俸祿,養活你和你娘也是綽綽有餘的。”

  許丞暖這下相信,自己是真的逆天改命了,錯失了報恩的機會,還是遇到了貴人。正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真真是應了這個道理了。

  “多謝錦潤公子。”

  許丞暖連忙站起來,要給錦潤行禮,被錦潤攔住了。

  “不必如此,如今的這一切都是你該得的。若非你有廚藝,也並非有今日的境遇。只是王爺最近心情不好,你自己多加小心,如若多說多錯,不如少言寡語。”

  許丞暖明白錦潤是在給自己提醒,也是在關照她,於是連忙應下:“小暖知道了,以後不會與任何人提起過往,也不會多說什麼閒話。”

  錦潤微微愣住,他其實不是這個意思。

  他的意思是,不要讓她與這府裡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多說什麼,而她卻誤以為他不讓她跟任何人交心……

  算了,這樣小心也不是什麼大錯。

  錦潤沒在說什麼,離開的時候,許丞暖用油紙包了一份點心給他。錦潤想了想,把油紙包的點心交給易風拿著,自己又讓許丞暖裝在盤子裡裝了一份。

  儘管還有很多雜事需要處理,但他並沒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間裡,而是帶著點心徑直去找了連墨旭。

  送走了錦潤,小玲立刻就來了。

  一張小臉緊繃著,眼神不善。

  許丞暖見她這個樣子,於是主動問道:“有什麼事嗎?”

  小玲語氣冷漠的說:“王爺想吃點心。”

  許丞暖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小玲,笑道:“哦,原來你能開口講話呀,我還以為你在我面前永遠裝啞巴呢。”

  小玲眼神微變,卻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三個字:“做點心。”

  “不是有剛做的花餅嗎?”許丞暖不解,把那個拿去不就好了嗎?

  “王爺說,不想吃花餅。”

  “知道了。”

  許丞暖抽了一下鼻子,轉身朝著廚房走去,心裡忍不住犯嘀咕。

  權貴家都是吸血的,沒人性啊沒人性。

  喜歡吃就算了,還要好個面子,每樣嘗一口,又不多吃,害的她時常坐了不到幾分鐘,又要去做點心。

  難伺候啊,難伺候。

  許丞暖在廚房裡找了一些糯米粉,還有黃豆麵,又抓了一把紅 豆。

  既然之前做了水果班鏘花餅之類的,這次就做過面餅吧。

  驢打滾,可不就像現在一樣,王爺傲嬌的在打滾。

  這個點心好,這個名字也好。

  把糯米粉揉成粉團,然後放進熱鍋裡蒸熟,然後晾成溫熱。

  黃豆麵炒熟,然後灑在糯米團上擀勻,最後加入紅 豆餡卷起來,切成小段之後,在黃豆麵上在滾一遭。

  如此驢打滾就做好了。

  甜糯而且有韌性,顏色也好看。

  一個婢女走過來,看到成品之後,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這個大廚的師傅也會做呢。”

  “哦!”

  許丞暖只是簡簡單單的應了一聲之後,轉身將驢打滾交給了小玲。

  小玲不會送菜,轉身交給了另一個婢女,她立刻欣喜的問道:“什麼名?”

  許丞暖笑眯眯的說道:“沒名字,我詞窮,還請王爺賜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