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隱婚大叔超暖甜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個男人沒有老婆真可憐

書名:隱婚大叔超暖甜 作者:蚊子 本章字數:4527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21:52


第二十四章 一個男人沒有老婆真可憐

她不會死的,不可以死,不能死,誰都能死,她絕不能!  

走過去想要將她翻過來,伸出去的指尖都在微微發顫著,輕輕撫上她的肩膀,還好,還是熱的,他終於有勇氣將她翻過開平躺!  

那張小臉蒼白的只剩下五官,密密麻麻的汗珠佈滿額頭,只是一天一夜就消瘦了一大圈。  

他到底做了些什麼,該死的!  

賀澤川暗罵自己,緊緊將她摟緊懷裡,每個動作溫柔的像是她一碰就會碎,就會在他眼前消散了。  

醫生提著醫藥箱走進房間。  

“二爺,麻煩讓一讓!”  

賀澤川還是抱著她,只是側過身子意思是他抱著讓醫生檢查。  

醫生只能無奈的配合。  

“二爺,您再抱下去,太太可能真的就死了。”  

祥叔小聲勸慰。  

賀二爺這個樣子要是讓外人看見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這個女人身上動心思。  

誰又能想到無情無義的賀二爺,居然會如此在意一個女人!  

賀澤川的眼睛終於慢慢恢復清明,輕輕將蘇淺放下,站在病床邊。  

“祥叔,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  

低沉的聲音裡帶著痛苦。  

“二爺,您沒病!”祥叔鄭重道。  

賀澤川點點頭,在醫生說完蘇淺沒有什麼事只是身體太虛這兩天又饑餓過度疲憊導致,他緊繃的神經才算放鬆下來。  

……  

蘇淺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陌生的房間裡。  

身下的大床軟綿綿的仿佛騰雲駕霧一般,她舒服的又閉上眼。  

記得她本來應該死了,可為什麼還會活著?  

是賀澤川最後放過她了,還是他不願放過她才會不讓她去死?  

這一刻她沉浸在自己的腦海裡,似乎只要她不睜開眼就可以永遠這樣躺下去。  

就可以不用再見到那個讓她害怕的男人,就可以永遠保護肖珂哥哥和大叔。  

可她的沉浸終究還是被人打破。  

“醒來了就吃點東西,煮了粥,還沒有涼!”  

賀澤川盯著長睫顫動的小女人,俊臉上輕鬆起來。  

他不打算再隱瞞,不管她能不能接受,他都要對她說出他就是賀澤川!  

蘇淺被這道聲音驚的坐起來,然後她看見了坐在病床邊的大叔!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不顧身體的無力撲進他懷裡,再也忍不住委屈哭出聲。  

“大叔……你去哪裡了……嗚嗚……我以為再也看不見你了……”

蘇淺哭的肩膀抽搐,賀澤川修長的手掌,輕輕一遍一遍在她後背輕撫。

  他似乎打算為她撫平他為她留下的那些傷,可是她反倒哭的越是厲害,就像是在時刻的提醒他所犯下的那些不可原諒的罪行!

  賀澤川一時間有些愣神,那個傷害他的小妻子的惡魔真的是自己?

  他怎麼可以這麼做?

  賀澤川不懂,怎麼都弄不清楚為什麼會那麼做!

  手臂緩緩環住她的腰,將她抱進懷裡,小心翼翼的吻上她的臉。

  一點點的吻幹她的淚。

  淚水微苦,酸澀進了他的魂,讓他品嘗到了心裡的刺痛!

  “大叔……”蘇淺抬頭看著他,似乎在確定眼前的男人是他,她才能安心一點,甚至都沒有發覺他在吻她。

  “那天晚上我等了你很久,大叔請你相信我,這一次,我……真的沒有失約……”

  她將臉深深埋進他的懷裡,淚水打濕了他的襯衣,他低頭睨著她,讀懂此刻她眼中的男人是大叔,而不是‘壞人’賀澤川!

  所以他選擇沉默。

  她肩膀抽搐了很久才慢慢平靜下來,聞到鼻子裡好聞的味道,貪婪的不願意離開。

  在她清醒之後陡然坐直身子,才發現和大叔保持的姿勢只有情人之間才能做。

  好像……大叔剛剛吻了她!

  蘇淺臉色紅到了耳根:“大叔對不起……哭髒了你的衣服,我會給你洗。”

  她窘迫的不行,好丟臉!

  賀澤川端起桌子上的粥,指尖劃過碗底,溫度剛剛好,挑了一勺湊近她嘴邊。

  “如果哭夠了,吃點東西養養胃。”

  蘇淺伸手的想要接過粥碗,賀澤川卻直接將粥放進她嘴裡。

  “你別動,我來喂。”

  蘇淺想要說什麼,他銳利的眸光透著一抹不可置疑,以至於她錯過了拒絕他的機會,只能低頭一勺一勺吃下去。

  甚至一碗粥吃完也沒有嘗到味道,只覺一雙目光灼灼盯著她。

  “我吃飽了!”

  蘇淺舔舔嘴唇,許是餓的太久,吃了一點東西就有強烈的飽腹感。

  賀澤川拿出紙巾,溫柔為她擦去嘴角的米粒。

  “吃飽了就休息。”

  他在床邊守了一天一夜,總部的事情又堆成山了。

  蘇淺目送大叔離去,在他即將關上門的一刻,道。

  “大叔,你什麼時候回來?”

  賀澤川黑眸中深邃的仿佛蘊藏萬千星辰,勾起唇角,笑的迷人。

  “等你睡醒了,我就回來了。”

  蘇淺點頭:“嗯!”

  身體太虛弱,吃飽了就想睡。

  她眼皮忽閃忽閃,躺下去閉上眼睛,幾乎十幾秒過後便進入睡眠。

  賀澤川這時又拿著一堆衣服走進來,為她將被子拉上去保暖,薄唇點上她的額前,才放心的離去。

  蘇淺再次醒來,沒有看見大叔,心裡哼哼著:就知道他是在騙人!

  眼角瞥見枕邊整齊疊好的一堆衣服,附上大叔留下的紙條,意思是說,這些都是他以前買衣服買一送一得到的。

  蘇淺啞然失笑,真服了上次的自己,居然會相信買男式衣服會送女式,就算商家促銷也沒有這樣的!

  他是不想讓她覺得欠他的?

  幾天沒有洗澡她身上都臭了。

  她猶豫了一下,大叔準備好的衣服如果她不穿,會不會傷了他的心?

  最終蘇淺拿著一套衣服走進浴室,很快裡面傳出嘩嘩啦啦的水聲。

  賀澤川剛剛進來過,看見她還沒有醒,他聽見動靜之後又一次走進房間,才發現小妻子在洗澡

  半透明的玻璃,隱隱約約可見曼妙有致的纖細身影,水霧蒸騰中,隨著她的動作,於他而言仿若致命的誘惑。

  幾乎一瞬間賀澤川渾身燥熱的難受,有種衝動立刻進去將她狠狠憐惜。

  賀澤川忽然看見浴室門並沒有關緊,那裡有水霧的香氣撲面而來。

  他喉結劇烈滾動,到底要不要進去,或者為她將門關緊?

  裡面散發出沐浴露混合著她身體的美妙味道,時刻侵蝕賀澤川的理智,終於,他邁開腳步往裡走。

  “誰?”

  蘇淺聽見外面的動靜一聲尖叫,那聲音裡帶著驚恐。

  賀澤川急忙開口:“是我。”

  “哦,原來是大叔!”她明顯松了口氣,緊接著,她的聲音有些雀躍,充滿對他的信任:“很快就好,麻煩大叔你稍等!”

  殊不知門外的男人透過縫隙,灼灼的眸光盯著裡面的身體,他沙啞開口。

  “好!”

  順手將門帶上,哢擦一聲。

  蘇淺整個人僵住,緩緩回過頭,盯著被關上的門,肺裡的呼吸都停頓了。

  剛剛大叔來幫她關門?

  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體溫急速升高,腦海裡嗡嗡作響!

  還好是大叔,要是換了一個人……

  她怎麼可以這麼粗心大意的!

  蘇淺洗完澡後不敢出門,等一下見到他,會不會一開口就是教訓她以後洗澡要關門。

  他會不會以為她是故意的?

  “你來我書房找我。”賀澤川突然在門外開口,然後傳來他離去的腳步聲。

  蘇淺哦了一聲,大叔這是在打破她的窘迫嗎?

  還真是體貼!

  直到賀澤川離開了一小會兒,蘇淺將腦袋伸出浴室,見房間裡沒有人小心翼翼的走出去。

  這時候她才知道這裡是大叔的家,他是怎麼將她從賀家帶到這裡來的?

  到了書房,賀澤川坐在書桌後面,一張完美的俊臉風淡雲輕,仿佛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幾天,你沒有去學校念書,我去學校給你請了假。”賀澤川遞了一個男式公事包給她:”老師讓我將這些東西帶給你。”

  顯然是他自己的包,拿來給她裝東西,蘇淺詫異打開。

  刹那之間,一個頭兩個大。

  居然是一大堆作業!

  “老師讓我交代你,最近身體不好就不要去學校了,但也不能亂跑,這些作業你必須完成。”

  話落,他指了指一旁早就準備好的一張書桌:“那裡是你的座位。”

  “……”

  蘇淺一身的精神瞬間委頓,手上的作業,夠她做一整天的了。

  雖然她不是懶學生,可作業也太多了吧!

  蘇淺鼓了鼓腮幫子,向大叔借了一支筆,坐在那裡開始寫作業。

  賀澤川也沒打擾她,走出了書房的時候,隨口問:“晚上想吃點什麼?”

  “蝦仁混沌!”蘇淺隨口答。

  賀澤川來到廚房裡,微微蹙眉。

  他為了掩飾身份並沒有讓祥叔跟來這幢別墅,所以,這裡只有他和小妻子兩個人!

  現在連個做飯的人也沒有!

  她大病初愈,而他,從小到大廚房都沒有進去過。

  不過沒關係,他賀澤川的字典裡從來都沒有‘不會’這兩個字。

  最後決定打電話給祥叔。

  “祥叔,蝦仁混沌的做法是什麼?”

  “怎會突然問這些?”對面的祥叔驚了一下:“您不會是想要做飯給太太吃吧?”

  “嗯!”

  賀澤川認真點頭。

  “二爺,如果太太想吃您讓人送去就好了,那種事情怎麼能讓您親自去做……”

  “混沌放的太久,就不好吃了。”

  “可是……可是二爺……!”祥叔說話都結巴了!

  他的寶貝二爺坐擁半壁江山,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別可是了,快說!”

  就在賀澤川耐心要用盡的時候,祥叔終於說出了蝦仁混沌的做法,好在他的記憶裡力人,祥叔只說一遍就全部記住了。

  一個小時後,蘇淺雙手有些發麻,可作業連十分之一也沒有寫完。

  忽然她吸了吸鼻子,空氣中傳來熟悉的香味。

  大叔將她要的蝦仁混沌買回來了嗎?

  一溜煙跑下樓,卻發現客廳裡沒有人,廚房傳來碗碟碰撞的聲響,蘇淺邁著貓步走過去。

  然後她看見那個男人一手拿著鍋蓋,一手拿著大勺,將鍋子裡的混沌往碗裡裝。

  那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某處沾染著麵粉。

  他的動作生疏的,一看就知道第一次做。

  甚至蘇淺看見他的右手背上燙紅了一大片!

  “大叔,你在做飯?”

  賀澤川抬眸淡淡睨了他一眼,認真將兩碗混沌放上託盤,端著走出了廚房。

  “嗯,蝦仁混沌,你喜歡吃的。”

  前幾天害她沒有吃的食物,他要統統補償她。

  他將混沌搬上餐桌,蘇淺跟上去。

  在他轉身離開,她拉住他的右手臂,心疼的盯著他的手背。

  賀澤川的手掌消瘦修長,肌膚白.皙細膩,只是手背中間燙紅的一塊觸目驚心。

  “大叔,以後如果吃膩了外面的飯菜,你就讓我給你做吧,不會做就別做了!”

  蘇淺嘟起嘴唇給他吹冷氣:“是不是很疼?”

  一個男人沒有老婆真可憐!

  “不疼!”

  賀澤川站在那裡。任由她給他吹。

  薄涼嘴唇的放鬆,本來還是有點疼,現在一點也不疼了。

  蘇淺記得他家裡有個醫藥箱,記得上次她磕到腿的時候他給她擦藥。

  “大叔你等等!”

  她飛快跑上樓,將醫藥箱抱下來,一陣翻找過後拿出消毒水、燙傷藥和棉簽。

  “吃完了飯再擦。”賀澤川將手縮回去。

  蘇淺將他拉到沙發上坐下,按住他的手沖他笑的眉眼彎彎。

  “其實,混沌放糊了沒關係,我喜歡吃糊的。”

  紅潤的嘴唇下露出潔白整齊的糯米牙,賀澤川呼吸停頓。

  蘇淺給他擦藥的時候,似乎不經意間問。

  “大叔,我是怎麼到這裡的,又是你救了我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