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毒妃權傾天下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夜祁寒到底是什麼意思

書名:毒妃權傾天下 作者:湛藍 本章字數:317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22:01


第二十九章 夜祁寒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羽璃驟然睜眼,卻冷不丁的撞入了一雙深邃的眸子裡。

那眸中閃動著的,她看不懂的微光,竟引得她的心,不受控制的跳動了一下。

“你幹什麼?”她沒有動,甚至面上沒有半分驚惶之色,好似此時被輕薄的人,不是她似的。

看著她這淡定自若的反應,夜君墨俊美的眸子裡,卻溢出了幾分笑意。

“你說呢?”他說著,微微勾唇看向了她。

說實話,要不是夜君墨長得極其俊美,林羽璃絕對會忍不住送他一對烏眼青。

因為這傢伙此時的笑容,實在是有些猥、瑣。

但不得不說,好看的人,便是擺出這樣一副欠揍的表情,都是那麼的賞心悅目。

“我和王爺,還沒默契到這種程度。”林羽璃繼續面無表情回道。

所以,她怎麼知道他心底的想法?

哪怕此時兩人靠的很近,甚至呼吸間的氣息都交織在了一起,她的面色,依舊是那雲淡風輕的模樣。

夜君墨頓覺無趣,微微退開了幾分,將視線調轉到了她的左肩之上。

那個地方,赫然印著一個青紫的手印。

夜君墨看著這處於傷,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周圍的曖昧不在,瞬間被一片肅殺之氣取代了。

“夜祁寒,會為傷你的這掌,付出代價。”夜君墨的語氣不急不緩,清淡的猶如在聊什麼無關緊要的小事。

偏生林羽璃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承諾的意思。

他要為她報仇,他傳達給了她,這樣的訊息。

“好,我拭目以待。”林羽璃隨口回道。

其實這對她來說,不過是小傷而已。

對她來說,除卻生死無大事。上輩子大大小小的傷數不勝數,她著實沒把這點傷放在眼裡。

但不得不說,夜君墨的承諾,卻讓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暖了一下。

從來沒有人關心她傷的重不重,他們只關心結果,關心她的任務完成情況。

雖然不知道夜君墨出於什麼目的,但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著實有些美妙!

而林羽璃的態度,也恰恰取悅了他,他抬眸望向她,眼中再次暈染開了幾分笑意。

林羽璃亦回之以微笑,然而沒等笑容綻開,卻驟然僵在了臉上。

看著那只毫不避諱的覆在她左胸之處的手,林羽璃的額角不受控制的跳動了一下。

活了兩世,這地方,還沒被旁人碰過呢!

而且想要占她便宜的人,早就被她給抹殺了!

故而,夜君墨是第一個,敢這麼對她的人!

但是她知道夜君墨不是那種人,而且,她也打不過他!

故而儘管倍感不適,她還是強抑著痛揍他一頓的衝動,繼續保持著一動未動的姿勢。

下一刻,一股子暖融融的熱、流,順著夜君墨的手掌,湧入了她的體內。

這是內力匯入的感覺,這股子內力,讓她體內的痛楚,瞬間消弭了大半。

原來,夜君墨是在給她療傷!

左胸之中,那顆素來平靜的心,忽而快速的跳動了起來。

察覺到她的異常,夜君墨抬眸看了她一眼。

但這個時候,林羽璃卻一直閉著眼睛,儼然就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樣。

如果不是她心跳太快的話,夜君墨保不齊就信了。

禁不住勾了勾唇角,夜君墨收回手,湊上前低聲道:“結束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林羽璃睜眼,看著這近在咫尺的俊顏,玩味道:“王爺的速度,挺快的。”

她一語雙關,成功的看到夜君墨面上的神情微僵。

能讓他吃癟,也算是本事。林羽璃瞬間心情大好,之前被他戲耍所造成的煩悶,也隨之煙消雲散了。

面前閃動著微光的眸子,像是忽然帶上了致命的魔力,引得夜君墨,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這是從未有過的情況,對他來說,也是極其危險的情況。

若是眼前的林羽璃是他的敵人,那麼方才那一瞬的失神,足夠他死的透徹了。

忽然間,他發現,自己同她之間的距離,似乎有些太近了。

下一刻,他閃身來到了林羽璃對面的位置,面上再次恢復了那副沒什麼表情的淡漠模樣。

林羽璃一邊收拾衣服,一邊有些疑惑的望著他。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打量,下一刻,夜君墨抬眸望著她,冷聲道:“傷已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哦!”林羽璃應了一聲,正要下車,卻忽然被他拉住了手腕。

“你這樣下去,是怕自己暴露的不

夠徹底嗎?”夜君墨沒好氣的道,“魅影!”

“王爺!”外面立刻響起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送她……”“回去”兩個字尚未說出口,夜君墨忽而話鋒一轉,沉聲道,“退下吧!”

“是!”魅影應了一聲,瞬間如鬼魅般消失了。

林羽璃見狀,無奈的瞥了夜君墨一眼,似乎在說,她該怎麼回去?

夜君墨此時的臉色不算太好,而且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片刻之後,他才冷聲開口道:“本王送你一程!”

說著,他再次攜著她,化作了一道幾乎難以看清的殘影。

一入清瀟園,夜君墨便離開了。

林羽璃愣在原地,一時間有點緩不過神來。

怎麼覺得,這夜君墨就像是忽然吃錯藥似的?陰晴不定的!

而此時,夜君墨卻不由煩躁起來。心中洋溢著一種異樣的情緒,這種情緒極其陌生。

剛才他其實完全可以把她交給魅影,而且他也相信,以魅影的能力,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她安然送回去。

只是,想到這女人要被旁人抱在懷裡,瞬間他就有點心塞。

而做出把她送回來的事情,好像是他下意識的反應。

這種陌生的,不受控制的感覺,讓他不免有些排斥。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林羽璃緩過神來的時候,才猛然想起,自己這般空降到清瀟園。

到時候門房那邊又該如何交代?若是夜祁寒查起來,她沒有正常的從門口進來,豈不是又要給她惹來麻煩?

“混蛋!”林羽璃低咒了一聲,她覺得八成又是夜君墨故意整她。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招惹到了他!

正想要悄悄出去,從門口再進來一次的時候,房中卻忽然傳來了一聲異響。

林羽璃詫然回首,卻忽然看到一個和自己同樣扮相的女子。

這正是之前夜君墨把她拉上馬車之時,留在外面混淆視聽的那個冒牌貨。

“你無須擔心,我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女子說著,取下了頭上的帷帽。

下面是一張秀麗的臉,雖然不及曾經為京城第一美人的林羽璃,但也算是一個小家碧玉的美人。

如今這美人,正一眨不眨的望著她,那清冷的眸子裡,滿是探究之色。

林羽璃本能的,從她身上察覺到了敵意。雖然很淺很淡,但她的直覺,不會有錯。

她不知道對方的敵意來自於什麼,因而也沒敢放鬆警惕。

“以後,我就是留在此處,保護你的暗衛。”片刻之後,女子才開口道,“若你有什麼事,想要傳達給王爺,我可以代勞!我叫冰羽!”

“好!”林羽璃應了聲,卻見她面色微變,轉頭看向了門口。

片刻之後,外面傳來了一陣陣腳步聲,聽起來似乎有不少的人。

林羽璃下意識的朝冰羽看去,卻見她早就隱匿了身形。

她這才松了口氣,隨即開門走了出去。

園子裡站了五六個王府的下人,一見到林羽璃,趕緊恭恭敬敬的給她問安。

一旁的翠微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看向林羽璃,卻見她也緊蹙著眉頭,一臉不解的樣子。

“王妃,這些是王爺特地派小人送來的藥材。”為首的那個恭聲道,“這些是今年新晉的布匹,都是京中流行的花色。”

說著,他指了指一旁的婦人,那婦人趕緊給林羽璃見禮道:“民婦參見王妃娘娘!民婦秀姑,乃是綺羅閣的繡娘。王爺特派民婦來給娘娘您量體裁衣!”

林羽璃看著這一干人等,和他們手中的東西,忍不住猜想,夜祁寒到底是什麼意思?

既然夜祁寒送來了,林羽璃自然沒有拒收的道理。

尤其是那些藥材,都是皇家特供,那品相,品質,自然非外面可以比擬。

挑了幾份療傷的藥材,叫翠微去熬給翠濃服下。剩下的,則叫翠微給收了起來。

“王妃,之前劉妃娘娘派人送來了藥材。翠濃喝過了!這些這般貴重,您還是自己喝吧!”翠微道。

“劉妃來過?什麼時候?”

“就是您出去買藥的時候。”翠微回道,“說起來,她還算是個知恩圖報的!”

尤其是在林羽璃被夜祁寒厭棄,闔府上下都對她不假辭色的時候,劉清婉敢公然的對她示好,也是個有膽量的!

“從裡面挑點適合的,去給劉妃送去,以示感謝!”林羽璃說完,翠微便應聲退下了。

卻不曾想,當天下午,青嵐苑那邊,卻傳來了劉清婉腹痛如絞,昏迷不醒的消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