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01 姐姐,難道你被欺負了?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7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夏以歡被人按著腦袋,被迫跪在冰冷的地上,壓迫著凸起的肚子在昏暗的光線下顯得格外駭人。

  夏溫婉高高在上地站在她的面前,帶著一臉冷意,“夏以歡,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以這樣卑微的姿態跪在我的面前?”

  夏以歡不服輸的抬起頭,“你這麼做,雲深是不會放過你的。”

  “呵!夏以歡,你真可憐。”

  夏溫婉眼中有些憐憫,“如今,你簽下了財產轉讓書,夏家的財產都已經轉移到了陸氏,你的存在對於雲深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什麼都不是的你,你以為雲深還會在意?”

  “你胡說!”

  夏以歡不可置信的嘶吼了起來。

  夏溫婉莞爾一笑,手中的手機便砸到了夏以歡的額頭上,“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給陸雲深打一個電話,看看他會不會過來救你?”

  女人的語氣中盡是鄙夷的味道。

  額頭紅腫一片,夏以歡卻來不及顧及,快速從地上撿起手機,甚至還沒有從地上站起來,就撥通了陸雲深的電話。

  “對不起,陸總在開會,不方便接電話。”

  電話那邊傳來客氣而疏離的聲音。

  “我、我是夏以歡,是陸雲深的妻子。”

  夏以歡將妻子兩個字咬得很重。

  電話那邊卻傳來了一陣嘲諷的低笑,“小姐,抱歉,我們的總裁從來沒有提過夏以歡這個人。”

  官方的話述猶如驚雷乍響。

  夏溫婉笑得溫柔,“實話告訴你,我跟雲深,早在一年前就在一起了。”

  不可能!

  “你快去叫陸雲深過來接電話。”

  夏以歡沖著電話吼著。

  “賤人!”

  啪——

  夏溫婉一巴掌打在夏以歡的臉上,目眥盡裂,“你到現在都沒有認清現實麼?雲深的心裡從來都沒有你。”

  夏以歡被打的半邊臉都紅腫了起來,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臉,神色異常平靜,“我還懷了有雲深的孩子,他一定會來救我的。”

  她相信陸雲深。

  夏以歡朝著手機沖過去,手機還沒有被掛斷,夏以歡正要再次撿起手機,夏溫婉一腳踩在了夏以歡的手上。

  劇烈的疼痛從手指傳入心間,比身體上的疼痛還要痛徹心扉的是,手機裡傳出的,男人冰冷無情的話語。

  “誰?”

  “她說是您的妻子夏以歡。聽上去、有急事。”

  “不認識。掛了。”

  嘟的一聲。

  夏以歡的心碎得四分五裂。

  “哈哈,你現在清楚了嗎?至於孩子……”夏溫婉微微一笑,“夏以歡,你真確定你肚子裡的孩子是雲深的嗎?”

  “什麼意思?”

  夏溫婉笑著朝著夏以歡緩緩走了過來,諷刺道,“你難道不會覺得奇怪嗎?你在酒店失身第二天,陸氏就轉危為安。因為,雲深把你賣給了穆涼川。”

  “真不知道,穆少怎麼會看上你這樣的姿色。”

  夏溫婉目露凶光,尖銳的指甲劃向夏以歡的臉,“穆少的孩子你還不配。”

  說著,夏溫婉一腳踢在了夏以歡的肚子上。

  鮮紅的血液從兩腿間流了出來。

  夏以歡驚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她感覺她的孩子正一點一點從她的身體裡抽離。

  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夏溫婉,你是我妹妹,你為什麼害我!”

  夏以歡蜷縮在夏溫婉的腳邊,聲嘶力竭。

  “從小到大夏立國的眼裡都只有你一個人,我不過是你的陪襯,憑什麼!”

  夏以歡瞳孔一縮,“是你害死了爸爸。”

  “他一定要將財產全部留給你,是他活該!”

  夏溫婉露出了一絲冷笑。

  “我跟你拼了!”

  夏以歡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拼盡全力向夏溫婉撲過去。

  “就憑你?”

  夏溫婉看著處於崩潰邊緣的夏以歡

輕飄飄地飄出了這麼一句話,無害地笑了,“綁上石頭,丟下去。”

  “夏溫婉,我就算是死了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噗通一聲。

  身體猛得墜入冰冷的海水中。

  女人猛地睜開了眼睛。

  瞬間,男人俊朗的面容便出現在她的眼前。

  女人精緻的眉頭緊緊地皺著,黑漆漆的眸子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睡在她身邊的男人……

  這個男人是誰?

  他怎麼會睡在她的身邊?

  她不是被夏溫婉害死了麼?

  砰——

  包廂的房門被人踹開,無數的攝像頭對準了夏以歡,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哢嚓哢嚓。

  夏以歡臉色瞬間蒼白。

  這樣的場景跟上輩子她被夏溫婉陷害的場景一模一樣!

  夏溫婉帶著一大群記者沖進包間,將莫須有的罪名扣在了她的頭上。

  他們說,她是蕩婦,她讓夏家名譽掃地……

  現在是……夏以歡下意識地撫上自己的小腹,平坦的小腹,沒有一丁點的孕育過生命的痕跡……

  難道……她重生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突然瘋狂地笑了起來。

  當初,夏溫婉以一個區區養女的身份,睡了她的男人,搶了她的家人,蠱惑陸雲深,騙走了父親留給她的財產,還害死了她的孩子,她的父親,最後逼死了她!

  如果上天給了她重新來的機會,她一定要讓曾經欺她、害她,傷她的人,千倍萬倍奉還!

  夏以歡冷冷地看著站在她面前的盛世白蓮花。

  夏溫婉被夏以歡看的渾身不自在,故作關心的說道,“姐姐,你昨天晚上一夜未歸,我很擔心你,可是,你怎麼會跟一個陌生的男人躺在床上,難道你被人欺負了?”

  “可是,父親說過的,姐姐你是堂堂的夏家千金,在帝都誰都不敢欺負你呢。”

  夏溫婉故作驚訝的大聲問道。

  夏以歡看著眼前的看起來溫婉善良的女人,淡淡地笑了。

  上輩子聽在耳中的,她以為的是在關心的話,如今聽來,字字誅心。

  跟夏溫婉一起過來的記者,一聽到夏溫婉這麼說,都變得騷動了起來。

  “夏小姐,夏二小姐說的是真的嗎?作為夏家千金,您真的在外面跟其他的男人亂搞?”

  “看這男人我們也不認識……夏小姐……別的女人出來賣,是為了錢,您出來,該不會還是倒貼錢吧。”

  “之前,夏小姐不是還口口聲聲地說喜歡陸總麼?現在看來,夏小姐喜歡的人還真是多。”

  周圍的譏笑跟嘲諷如同潮水一般壓向夏以歡。

  女人冷眸一掃,伸手拿起了掛在一旁的睡衣,隔著薄被穿上了睡衣,從大床上走了下來,不顧他人奇異的眼光,俯下身,紅唇湊近躺在床上的男人,輕聲說道,“這件事,與你無關,他們想要對付的人是我,你穿上衣服趕緊走。”

  躺在床上的男人,聽到女人的話,有些不悅,眉頭微蹙,眉間隱隱藏著說不出的絕色。

  夏以歡微微晃神,嘲弄地笑了下,就轉過身,神色平靜地看著夏溫婉,“妹妹,你是在關心我麼?可我不需要這麼虛偽的關心,畢竟你剛剛的一番話,不瞭解的人還會以為你是故意將髒水潑在了我的身上呢。”

  夏以歡冷笑著,越過夏溫婉想要離開。

  夏溫婉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姐姐,你怎麼可以這麼誤解我?”

  “你放開我。”

  夏以歡眉心一蹙,本能的將她的手從夏溫婉的手裡抽開。

  “姐姐。啊——”

  幾乎是在夏以歡將手抽出來的一瞬間,夏溫婉便跌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狼狽地坐在地上的女人,楚楚可憐地看著她,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立馬對著站在身旁的記者說道,“你們不要亂拍,姐姐她不是故意的。”

  真是一場好戲。

  女人清澈的眸子泛著冷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