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02 請你記住,養女終究只是養女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在夏溫婉梨花春帶雨的控訴夏以歡的時候,那群跟著夏溫婉一起跑過來捉姦的記者們,紛紛將攝像頭對準了夏以歡。

  他們原本以為事情發生到現在這種地步。

  夏以歡就算沒有害怕崩潰,起碼得陣腳大亂,而,鏡頭面前的女人,從容冷靜。

  這麼一對比之下,記者們紛紛心虛了起來。

  一個男記者似乎是看不下去夏溫婉被夏以歡這麼欺負了,直接站了出來,擋在了夏溫婉的面前。

  “夏小姐,我們以前只是以為夏小姐生活放蕩,行為大膽,沒想到夏大小姐心腸更加歹毒,竟然動手打自己的妹妹。”

  記者說著,直接上前一步,爪子朝著夏以歡伸過去,“大家,夏二小姐可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女神被欺負了,我們是不是應該為她找回公道?”

  有的狗仔無恥起來是超乎別人想像的。

  跌倒在地上的夏溫婉抿唇低笑,就在她以為夏以歡要玩完的時候。

  夏以歡一隻手抓住了記者的手腕。

  沒有看到她怎麼用力。

  剛剛還咄咄逼人的記者,痛得臉已經成了豬肝色。

  幾乎在同一瞬間,夏以歡用另外一隻手抓住了記者的肩膀。

  砰!

  記者應聲摔在了地上。

  動作快的,在場的其他的人都沒有看出夏以歡是怎麼做到的。

  在場所有的人都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最為驚詫跟嫉恨的人是夏溫婉。

  眼前的,站在他們面前的,明媚動人的女人,哪裡還是一直任由她拿捏的夏以歡?

  夏以歡被夏立國保護的那麼好,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怎麼可能將一個身材魁梧的記者給這麼輕易撂倒?

  夏以歡瞥見夏溫婉眸見的詫異,嘴角泛起冷笑。

  上輩子,陸雲深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得罪了很多人。

  時不時遭受商場上的那些人的暗算。

  她為了保護陸雲深,不知道替陸雲深當了多少棍子跟拳頭。

  如今一個小小的記者,如何跟她鬥?

  記者倒下去的時候,臉都氣得變形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被一個看起來如此瘦弱的女人給打倒了,憤怒地吼道,“夏以歡,你居然動手打人?我要寫報導,揭發你。”

  夏以歡連個眼神都沒有給他,冷漠地抽出一張紙擦了擦手,淡漠地說道,“你不是說我私底下連我的妹妹都不放過嗎?我連夏溫婉都敢打,更何況只是一個想要對我出手的小小的記者?至於我的好妹妹……請你好好的記住,養女終究只是養女,父親寵愛你,不過是因為我對你好,愛屋及烏罷了。”

  夏以歡說著,便將視線放在了夏溫婉的身上,漂亮的眸子裡含著冰涼的光芒。

  那樣的冷意幾乎要將夏溫婉凍傷。

  沒來由的,夏溫婉心底一慌。

  夏以歡慢慢走近夏溫婉,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留情的一腳踹在了夏溫婉的肚子上,“這,只是你欠我的一部分,剩下的,我會一點一點的討回來的。”

  留下這麼一句沒有溫度的話,夏以歡絲毫不顧及其他人錯愕的目光,轉身離開。

  “夏以歡,你這個賤人,怎麼敢真的打我?”

  夏溫婉沒有想過,夏以歡竟然敢踢她,因著痛苦跟憤怒,溫婉的臉都氣得變了形。

  夏以歡聽到夏溫婉尖銳的聲音,笑著轉頭,略帶鄙夷地看了夏溫婉一眼。

  那樣嘲諷的眼神,仿佛是在質問夏溫婉,她不是溫柔善良麼,怎麼會說出這麼粗鄙不堪的話?

  夏溫婉讀懂夏以歡眸中的諷刺的瞬間,臉蛋憋得通紅通紅的。

  夏以歡瞧著夏溫婉一副想說說不出來的模樣,只覺得身心舒暢。

  她可跟要在大眾面前,繼續表演好自己的溫柔善良大方得體的人設的夏溫婉不一樣。

  她是夏以歡。

  從她自降身段追求陸雲深以來,幾乎伴隨著所有不好的名聲。

  被人陷害

都跟人滾了床單了。

  如今當眾打了她的好妹妹一頓,又算的了什麼呢?

  為上輩子出了一口氣,心中的鬱結稍微緩解了一些。

  臉上漸漸露出了重生以來,第一次真心的笑意。

  夏溫婉跌坐在地上,咬緊了牙根,眼底被刻毒與憤恨浸染。

  冷眼看了一場好戲的男人,也慢慢起身,淡定從容的穿好了衣服。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簡單的西裝襯托男人愈發得清朗。

  夏溫婉眼睛都看直了,故作姿態的呻吟一聲,在男人走近的同時,朝著男人伸出了手。

  可是,穆涼川看也沒有看夏溫婉一眼,從始至終,目光都緊緊追隨著夏以歡,長腿一伸,徹徹底底的無視了朝著他頻頻拋媚眼的夏溫婉。

  ……

  夏以歡心裡很惦記父親,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父親,想要跪在父親的面前,告訴父親,是她錯了。

  她不該輕信陸雲深,不該為了陸雲深跟父親反目,更不該沒有好好的保護父親。

  可是,她不敢就這麼回家。

  現在的她太狼狽了,情緒也太激動了,她,還是不敢相信,她是真的重生了。

  夏以歡深呼了好幾口氣,按住胸口,好久好久,才稍稍平靜了下來。

  低頭看了眼,只穿著一件睡衣就從包間裡跑出來的自己,眸子暗了下來,她不能夠以如此狼狽的姿態去見父親。

  想著,夏以歡去了酒店旁邊的商場。

  “夏小姐,這條裙子是我們店到的新款,您要不要試試?”

  女售貨員一看到是夏以歡來了,立馬殷勤上前。

  整個帝都誰不知道,夏家的大小姐夏以歡粗鄙不堪,揮金如土。

  女售貨員說著,立馬從衣架上取出了一條顏色亮麗的裙子。

  夏以歡淡淡地看了售貨員手上的裙子一眼。

  眸光一冷,上輩子為了討陸雲深的喜歡,她聽夏溫婉的話,選了很多很俗氣的裙子,可是現在……她只想取悅自己。

  夏以歡擺擺手,轉而自己挑了一件素色的長裙。

  售貨員沒有想到夏以歡會選擇這麼一條單調的、還是過季的裙子,有些錯愕與不甘。

  夏以歡沒有注意到售貨員臉上的細微的變化,微微點頭,直接拿著裙子進了試衣間。

  換好衣服從試衣間裡走出來的那一刹那,售貨員看得呆在原地。

  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一個女人能夠將一條做特價處理的裙子穿出驚豔的味道。

  站在落地鏡前的女人,肌膚白皙,五官精緻,身著一條簡單得不能夠再簡單的素色長裙,長長的黑髮隨意的散落下來。

  簡單的耳飾,使得打扮的一向俗不可耐的夏以歡此刻美得出塵。

  “夏小姐,你穿這件衣服真好看。我幫你包起來?”

  “嗯。”

  夏以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微微愣神。

  她知道自己的底子很好,但是從來不知道她竟然這麼好看。

  上輩子,她,從遇見陸雲深起,就一直迎合陸雲深的喜好,似乎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

  夏以歡的心突突地跳著。

  應了一聲,打算付錢,卻愕然發現……因為昨天晚上的混亂,她的錢包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了。

  “不好意思……這條裙子我暫時不要了。”

  女人白皙的臉龐微微泛紅。

  售貨員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刻薄道,“夏小姐,你不會是沒有錢吧。”

  “難怪這次進店,挑了一條最便宜的裙子,原來是因為沒錢呀!”

  “早就聽說夏小姐的行為放蕩,該不會是被夏總斷了經濟來源吧。”

  “今天早上還有爆料呢,說是夏家大小姐為了錢,跟一個有錢的男人一夜情。看她只穿著睡衣就知道了!所以說,你們別看,有的人天生是小姐的命,很多時候,過的連我們都不如……起碼我們可以自力更生。”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