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09 他對於她來說,太過涼薄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3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夏以歡的心頭閃過一絲的不自然。

  夏父高興得合不攏嘴。

  夏以歡擔心父親的身體,看著父親喝完姜湯之後,便將父親扶回了房間,而一直看著她,恨不得朝著她撲過來的夏溫婉恰好擋住了她的去路。

  夏以歡不想理會夏溫婉,她對於夏溫婉的恨意超出了她的想像。

  一看到她,她的小腹就隱隱作痛,她失去的那個孩子就一直在提醒著她,眼前的這朵白蓮花曾經對她做過的噁心的一切。

  在夏溫婉傷害她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會心狠手辣到那樣的地步!

  只是一瞬間,夏以歡變紅了眼眶,恨意在心頭蔓延,源源不斷!

  夏以歡擔心自己再停留下去會對夏溫婉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破壞了她現在的計畫,加快了腳步。

  她想要暫時放過夏溫婉,但是夏溫婉卻沒有絲毫的放過她的意味,直接邁開一步,穩穩地擋住了夏以歡。

  “夏以歡,我以為你被男人睡了一覺,變了很多,沒想到,並沒有多大長進嘛!”

  夏溫婉走近夏以歡,一臉挑釁地看著夏以歡,言語之間竟是挑釁的味道,“夏以歡,沒有想到你真的那麼下賤,直接勾搭了一個跟你一、夜、情的男人,真是不要臉!”

  “不過,作為妹妹,我可是要勸你一句,一個隨隨便便就可以睡了你的男人,是不可能會真心對待你的。”

  夏溫婉說著說著就笑了,她是不相信的,除非穆涼川眼睛瞎了,否則以穆涼川那樣的條件,怎麼可能會看上臭名遠播的夏以歡。

  “涼川,對我的好壞,不勞妹妹掛心。”

  夏以歡的眼色很涼。

  夏溫婉以為夏以歡是傷心了,繼續說道,“姐姐,要是穆涼川真的在意你,怎麼可能會不陪你一起過來呢?而只是派一個秘書?要知道像穆涼川那樣的男人,最缺的不是什麼膩歪到極致的鈴聲,而是時間,而且,像剛剛的那種哄騙小女生的手段,穆涼川不知道拿來對付過多少像姐姐這樣的無知的傻白甜呢!”

  夏溫婉的聲音歡快,帶著嘲諷。

  那樣的姿態似乎是已經預料到了,夏以歡被穆涼川拋棄的命運了。

  在意一個人,需要陪伴的是時間麼?

  心口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當初陸雲深是怎麼對她說的呢?

  他說,以歡,等我,等我有錢,等我能夠給你更好的生活,等我拿下這個項目,等我打敗穆涼川……

  他的一句等我,讓她等到最後,成了一個永遠都打不到的永遠。

  夏以歡嘴角擠出一抹諷刺,“涼川,他只是有點忙而已。”

  聲音小的快要被她給吞掉。

  夏以歡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隻大手突然攬上了她纖細的腰身,身子被男人的大手用力一拽,就被扯到了男人寬厚的胸膛之中。

  “以歡,怎麼辦?才幾個小時沒有見到你,就很想很想你了,因為太想你了,所以我就跟著來了。”

  想她?

  夏以歡眼底閃過一絲不屑。

  夏溫婉站在原地,詫異地看著眼前的驚為天人的男人——

  怎麼可能?

  她聽小夕說過,穆涼川今天下午有一場十分重要的會議,關乎到穆氏集團下半年的盈利,一般情況下,穆涼川忙著加班都來不及,他怎麼可能會有時間跑過來陪夏以歡收拾東西呢?

  可是,穆涼川就是來了。

  穆涼川不僅來了,還將穆家的私人醫生來了,並且聽到夏家的傭人說,夏父已經躺下去休息了,所以他的腳步很輕。

  而且幾乎是在看到夏以歡的那一刹那,穆涼川就已經靠過去了,長臂一伸,夏以歡小小的身子就落到了男人的懷抱中。

  然後,當著夏溫婉,吳秘書還有夏家所有傭人的面,男人抱著夏以歡直接來到了夏以歡的臥室。

  “以歡,有什麼東西,需要帶走的,就帶走,不是很

重要的話,就都不要帶了,想要什麼,我重新給你買。”

  “以歡,做了我穆涼川的女人,我的東西都是你的,你的東西還是你的,包括我這個人都給你,好不好?”

  男人大手攬住了女人纖細的腰肢,腦袋枕在了夏以歡的肩胛上,靠近女人的耳垂,輕聲地說道。

  夏以歡不自然地推開了穆涼川。

  她不習慣跟不是很熟的人靠得很近,眼前的這個男人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目的對她寵入骨髓,但是,他對於她來說,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都不夠是一個剛剛認識了兩三天的人而已。

  “穆涼川,謝謝你。”

  夏以歡想了想,看著眼前的這個讓她又懼又怕的男人,神色認真地說道。

  “真的很謝謝你。”

  不管穆涼川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他説明了她是真的。

  夏以歡說的認真,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眼底的那份認真狠狠地傷害到了穆涼川。

  “夏以歡,你心裡還在想著陸雲深嗎?”

  男人咽到喉嚨的話,卻怎麼也沒有說出來。

  墨色的眸底閃過一絲的淩厲。

  男人的身上瞬間被戾氣給籠罩。

  向來萬事藏於心不表於情的他竟然又一次被眼前的這個該死的女人該惹怒了!

  長腿一邁,逼近夏以歡。

  暗暗的房間裡,男人的身上隱隱藏著危險的味道,夏以歡的一顆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在穆涼川逼近的瞬間,急急往後退了好幾步。

  後背碰到了衣櫃,重重地撞了上去,預料之中的疼痛沒有傳來,後背被男人的大手給摟住,而富帶著男性氣息的薄唇在她閉上眼睛的瞬間堵住了她的紅唇。

  旖旎的氣息刹那間被擴大。

  周圍安靜得可怕。

  穆涼川高大的身體緊緊地貼著她的身、子,夏以歡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穆涼川的抵住了她。

  夏以歡怕得全身顫抖得厲害。

  就在她以為,有什麼不該發生的事情要發生的時候,緊緊吻著她的男人突然放開了她。

  借著皎潔的月光在她的額頭印下了一吻。

  “以歡,什麼東西都不要帶了,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買,忘掉所有的過去,從今以後,你的生命之中,只有我一個人,也只能夠有我一個人。”

  明明是那樣溫情的話,從穆涼川的嘴中吐出來卻讓夏以歡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

  上一輩子陸雲深負了她,可是曾經的,她跟陸雲深的那個曾經,還有縈繞在她心間的白衣少年,是她無論如何都忘記不了的風景。

  陸雲深對於她來說太過於涼薄。

  可是,陸雲深卻是那個深深地藏在她的心底深處的那個永遠都無法割捨下的記憶。

  他曾經救過她一命,他曾經是她暗無天日的生活中的唯一。

  所以哪怕光芒萬丈似穆涼川曾經那樣追求過她,也無法讓她動心。

  ……

  夏以歡紅著眼眶盯著穆涼川看,顫抖的身體跟眼底的悲涼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男人心中一頓刺痛,“小吳,帶夫人回家。”

  穆涼川說完,便轉身離開。

  夏溫婉看著穆涼川冷冷地離開,勾唇一笑,只要是她想要的男人,從來沒有得不到的,像是想到了誰,撥通了電話,在電話被接通的一瞬間,換上了一副妖嬈嫵媚的表情。

  “雲深,我想你了。想要見你,還是老地方,怎麼樣?”

  ……

  “夫人,您讓總裁傷心了。”

  夏以歡聽從穆涼川的話,上了車。

  夜色有些寂靜。

  在前面看著車的吳秘書冷不丁地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夏以歡微微晃神,隨即毫不在意地笑了,“吳秘書,您說笑了。我跟穆涼川相識不過數日而已,那麼普通的我,怎麼可能會讓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根本就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存在的穆涼川傷心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