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11 嫉妒使人醜陋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21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別呀!”

  一向油腔畫調的蘇大少爺變了臉色。

  要說遇到夏以歡是穆涼川一定要渡過的劫的話,那麼他的父親就是他的噩夢。

  穆涼川則是連看都懶得看穆涼川一眼,長腿往前一邁,便出了包廂。

  走廊上,燈光微亮。

  這個時候,才可以看到,男人的耳朵早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紅了起來。

  恐怕沒有人想的到,剛剛的他正在做什麼樣的蠢事。

  他竟然問蘇錦年怎麼樣才可以追到一個女孩子,才會有剛剛的那麼荒唐的一幕。

  想到剛剛進入包間裡看到他的時候,夏以歡臉上的滿不在乎,穆涼川不由得有些煩悶,扯了扯領帶,快速往夏以歡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

  穆涼川他真的是厚顏無恥!

  想著穆涼川剛剛在包間裡對她做的事情,夏以歡的臉燙得厲害,心跳加速,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這份感情到底是怎麼來的。

  夏以歡跑的有些快。

  路過一個包間的時候,正好對上了男人清澈淡漠的眸子。

  是陸雲深!

  隔著包廂的玻璃門,夏以歡清楚地看到陸雲深坐在包廂內,而她的好妹妹夏溫婉坐在他的大腿上。

  女人妖豔地笑著。

  而坐在陸雲深跟夏溫婉旁邊的那個男人是……王總!

  呵!

  竟然是上輩子陸雲深讓她陪的男人!

  上輩子陸雲深跟夏溫婉是怎麼跟她說的。

  陸雲深在她的面前演了一場苦肉計,他告訴她無論如何一定會努力工作,將自己的事業給做好,然後可以光明正大地來到夏家,讓父親答應他,將她嫁給她。

  可是,陸雲深在跟她說了這些話之後,他做了什麼?

  他特意讓夏溫婉來告訴她,除了父親只有現在的這個坐在包廂裡的王總可以幫助他了!

  她為了追求陸雲深,跑到陸雲深的公司去工作,因為陸雲深遇到了這個王總,只要是睜著眼睛的,都可以看得出來王總對她藏著的是什麼樣的心思。

  她的雲深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

  可是,他還是夥同夏溫婉,親自將她送入虎口。

  她在包間裡被人下藥。

  她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抱入房間。

  早上醒來,她是蕩婦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帝都,父親當眾打了她,她跟父親當眾吵架,父親要將她趕出家門,夏家也因此受到影響。

  就在這個時候,他站了出來,說跟她發生關係的人是他。

  他跪在父親的面前,說要對她好一輩子。

  上輩子,他的甜言蜜語她記在腦海裡,現在想來,真是可笑,這從頭到尾不過就是他陸雲深的一場算計而已。

  如果她的名聲沒有被徹底毀掉,如果他沒有借助輿論,將夏家逼到上輩子那樣的田地,父親怎麼可能會在萬般無奈之下,將她下嫁給他?

  原來,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

  原來,陸雲深當初真的可以為了他的利益,將一心愛慕著他的她送到其他的男人的床上。

  難怪,在她跟陸雲深結婚之後,陸雲深從來也沒有碰過她,原來只是因為她髒而已。

  這輩子,她重生了!

  如果不是遇到了穆涼川,她會遭遇什麼可想而知!

  再看到陸雲深、夏溫婉,還有王總坐在一起喝酒的時候,夏以歡只覺的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凍住了!

  清澈的眸子被血色充斥著。

  心上的疼痛一直傳到身體到,沖到了她的心裡!

  帶著她上輩子的,所有的仇恨。

  看到拐角處的那一抹身影,夏以歡嘴角微勾,特意等到那道熾熱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幾秒之後,才將包間的門給推開。

  女人穿著一身素色長裙,出現在了包廂內。

  夏以歡穿著最普通的裙子,甚至沒有化什麼妝,頭髮被她隨意的放下來。

  突然出現在包間裡的女人看起來如此的簡單,偏偏的就是這份簡單,讓這個突然變了性情的女人,在暗暗的燈光下,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在夏以歡出現的那一瞬間,包廂

裡的所有的人都往夏以歡的那邊看過去。

  夏溫婉為了將陸雲深約出來,特意化了一個濃妝。

  配上火紅色的長裙。

  她本來應該是整個包間裡的最靚麗的風景的。

  就在剛剛,包間裡的所有的男人的視線都放在她的身上的,可是在夏以歡出現的刹那,毫無疑問,夏以歡吸引了他們的所有人的目光。

  嫉妒使人醜陋。

  而夏溫婉對夏以歡,天生嫉妒,在看到夏以歡出現瞬間,驚起的那抹麗色的時候,夏溫婉氣得變了臉色,陰陽怪氣地說道,“姐姐,你今天不是要搬到穆家去嗎?怎麼在去穆家的第一天,就那麼耐不住寂寞,跑到夜色裡來,姐姐你該不會還是跑過來纏著雲深的吧!姐姐,雲深都已經說了很多遍了,他不喜歡你,你就算是再怎麼腆著臉,雲深都不會喜歡你的。”

  夏以歡長得比夏溫婉好看。

  夏以歡是夏家的千金小姐,而夏溫婉只不過是一個養女。

  論顏值,論家勢,在帝都能夠比得上夏以歡的女人幾乎沒有。

  作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千金小姐,陸雲深為什麼就是看上了夏溫婉,偏偏看不上夏以歡呢?

  還不是因為夏以歡將她所有的好全部都給了陸雲深。

  上輩子的夏以歡愛著陸雲深,低到了塵埃裡。

  因為夏以歡的姿態太低了,所以,陸雲深才永遠看不到夏以歡的好。

  也算是大部分的男人的劣根性,不喜歡倒貼過來的女人。

  果然,夏溫婉的話一說出口,陸雲深的臉上便有了毫不掩飾的厭惡的神色。

  夏溫婉看到陸雲深的臉色,一陣得意,說到最後,聲音裡帶了一些惋惜,她知道夏以歡一遇到陸雲深,就什麼都思考不了,直接抓住了陸雲深的衣袖,故作親昵地說道,“姐姐,其實……”

  夏溫婉說著,白皙的臉上微微泛紅,欲語還羞的模樣勾人得厲害。

  夏以歡也不打算夏溫婉就這麼安安靜靜地站在門口,似乎正在很認真地停夏溫婉說話。

  眉間的不在意就像是一根刺直接刺入了夏溫婉的心頭上。

  “夏以歡,我跟雲深,我們……!”

  “夠了!”

  夏溫婉被夏以歡氣得失去了理智,差一點當眾說出她跟陸雲深的不可告人的關係。

  陸雲深在夏溫婉脫口而出之前,伸手冰冷的推開夏溫婉。

  “雲深……”夏溫婉的身體微不可見的僵硬了起來。

  夏以歡淡淡一笑。

  她本來以為夏溫婉多麼聰明,原來也不過如此。

  陸雲深能夠,願意為他失去一切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她,棄之敝履,這麼薄情的男人,對誰能夠有幾分真情呢?

  陸雲深跟夏溫婉曖昧不清,不過是因為她還有利用價值罷了。

  可是,一個區區養女的價值,對於陸雲深來說也是有限的吧。

  “妹妹說笑了,我進來,並不是過來找陸總的。”

  夏以歡看著包間裡的人平靜地說道。

  說道“陸總”兩個字的時候,夏以歡臉上的神色平靜得沒有起一點波瀾。

  可是,之前的夏以歡每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都恨不得將自己貼到他的身上。

  他記得夏以歡見到他的時候,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小哥哥,以歡終於找到你了。”

  從那以後,夏以歡每次看到他的時候,眼睛都亮得厲害。

  男人想著,不由得朝著夏以歡看過去,如今……夏以歡看著他,比看向一個陌生人還要陌生。

  不知道為什麼,陸雲深的眉頭竟是微不可見地皺了起來。

  晃神的瞬間,女人已經在老男人的面前站定,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紅酒,紅唇一勾,從包裡拿出一粒藥丸,放入了紅酒杯裡。

  “這杯酒裡被我下了藥,嗯,也不是什麼劇毒,就是一般的人會浮腫,越胖的人浮腫得越厲害,到了最後,嗯,就算是浮腫消退了,皮膚也很難恢復。”

  晃了晃,便將當著包廂裡的所有的人的面下了藥的酒,遞到了王總的面前,聲音悅耳,“王總,前天晚上您敬了以歡一杯被下了藥的酒,現在,以歡敬回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