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12 她心狠手辣,又如何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1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什麼毒藥什麼的自然是她瞎編的,至於什麼藥丸,也只是她最愛吃的褐色顆粒的糖而已。

  只不過眼前的男人曾經想要強、暴她,這樣的人,她怎麼忍心輕易放過呢?

  女人嘴角噙著冰冷的笑意,看著王總,極盡平靜。

  王總對夏以歡本來是很有意思的,畢竟夏以歡長得好看,還是夏家的千金小姐,有臉蛋又有背景,這樣的女人總是比較吸引男人的。

  在夏以歡走過來的時候,男人的眼睛已經快要黏在夏以歡的身上了,畢竟之前夏以歡一看到他就像是老鼠見到貓,難得一次自己送上門來。

  可是,王總沒有想到夏以歡的膽子竟然這麼大,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一杯下了藥的酒遞到了他的面前。

  “夏以歡,你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操著一口大黃牙,在夏以歡的杯子送到他嘴邊的時候,暴怒了起來,一把推開了夏以歡。

  “就是一點加了料的酒啊!”

  夏以歡不動聲色的避開,看著王總一臉無辜地說道,“至少我比王總你光明正大。”

  下藥也是當著他的面下的。

  王總聽到夏以歡的話,氣得紅了臉,搖搖晃晃地從座位上站起來,肥手往夏以歡的胸部伸過去,“女表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剛好前天晚上讓你跑了,我現在就補回來,讓你看看爺的厲害!”

  王總說著就要去撲倒夏以歡。

  包間裡傳來一陣調笑聲。

  一雙雙的眼睛寫滿了興奮,大家似乎都在看一場好戲呢。

  夏以歡嘲諷地笑了笑。

  在老男人的肥碩的大手還沒有碰到她的時候,女人直接拿著手上的杯子往男人的臉上砸過去。

  伸腳往男人兩腿之間踢過去。

  大家還沒有看清楚夏以歡是怎麼做到的。

  上一秒,還打算給夏以歡一點顏色看看的王總,已經倒在地上哇哇大叫。

  “你們看什麼看,還不給我辦了這個女人!”

  在帝都一直橫著走的王總指著夏以歡,大聲罵道。

  王總的人聽到男人的吩咐,紛紛上前,擼起袖子,虎視眈眈地逼近夏以歡。

  男人們的眼中有些忌憚。

  就在他們以為夏以歡要動手了的時候,夏以歡突然紅了眼眶,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狀似柔弱地說道,“涼川,他們欺負我,我怕。”

  女人的聲音柔柔弱弱的。

  清澈的眸子蓄滿了淚水,一副渲染欲泣的模樣。

  虛偽!

  白蓮花!

  大家顯然是對夏以歡突然這麼大的轉變表示不滿,紛紛鄙夷地看著夏以歡。

  睜大眼睛順著女人白皙的手往上看去……衣袖的主人是……穆涼川!

  “有人欺負了你?”

  男人微微低下頭,伸手拂去女人的臉上的,基本上就看不到的淚水,滿是心疼地說道。

  夏以歡聽到穆涼川的關心,眼淚啪地一聲掉落下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上輩子,被父親趕出家門,她沒有哭,雨夜,被陸雲深趕出去,她沒有哭,甚至在被夏溫婉逼到絕路的時候,她的眼淚都沒有掉落下來,怎麼,明明只是演的一場戲,她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而,穆涼川在看到夏以歡的眼淚掉落下來的時候,墨眸沉沉。

  發了怒。

  “誰?”

  冷冷的一個字,讓包廂裡的溫度降到零下。

  包廂裡的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夏以歡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伸手揉揉自己紅紅的眼睛。

  夏溫婉冷哼一聲,被夏以歡氣得失去了所有的偽裝,“穆少,您不要聽夏以歡胡說,包廂裡的人誰敢欺負她?她可是夏家的千金小姐,您的未婚妻,而且,這間包間是她主動走進來的,是她硬逼著王總喝下下了藥的酒。”

  穆涼川是什麼人?

  殺伐果斷,冷靜睿智。

  她不相信,夏以歡的這點小把戲,穆涼川看不出來。

  夏溫婉奮力辯解著,說道激動處的時候,變了音調。

  夏以

歡冷冷一笑,忽略掉了夏溫婉,轉而紅著眼睛,狀似害怕地說道,“是他,他給我下藥,逼我喝下被下藥的酒,還有他們,那麼多的男人想要欺負我一個弱女子,涼川,我害怕,還好有你。”

  夏以歡說著便朝著穆涼川靠過去。

  男人的身上帶著淡淡的清香。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穆涼川走進包間的那一刻,她覺得很安心。

  包間裡的人聽到夏以歡這麼顛倒是非,都詫異地瞪大了眼睛。

  這分明是睜著眼說瞎話!

  穆涼川的心狠手辣在帝都是出了名的,心計深沉,聰明更是。

  夏以歡竟然敢在穆涼川的面前,玩弄這麼拙劣的把戲,在場的人都以為夏以歡從此要被穆涼川踢出局了。

  而陸雲深深邃的眸子一直放在夏以歡的手上,可能夏以歡都沒有意識到,從穆涼川走進來的時候,她的手就沒有放開過穆涼川的袖子。

  “穆總,這些人怎麼處理?”

  吳秘書微微彎腰,不動聲色地問道。

  “給我的女人下藥?”

  穆涼川反手輕輕握住了夏以歡的手,朝著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王總,冷冷一瞥,“小吳,發一條通告,從現在開始,所有的敢跟王氏合作的公司,都是在跟穆氏作對。另外,穆氏持有的王氏的所有的股票全部拋售出去。”

  男人冷冷地說完,躺在地上的王總嚇的肥膩的老臉變成的豬肝色,哭著跪在地上抓住了穆涼川的大腿,一個巴掌一個巴掌的往自己的臉上扇去。

  “穆總,我錯了,是我錯了,我不該打夫人的主意,不該給夫人下藥,不過我上有老下有小,還請穆總放我一條生路。”

  剛剛還不可一世的王總跪在穆涼川的面前,哭著磕了好幾個響頭。

  在場其他的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麼拙劣的把戲,他們都看得出來,精明如穆涼川怎麼會被夏以歡蠱惑呢?

  “以歡你怎麼看呢?”

  穆涼川將身邊的女人摟在懷裡,憐惜地問道。

  “穆夫人,求您開恩。”

  哐當一聲,王總跪著爬到了夏以歡的面前,將自己的腦袋往地上重重的磕了下去。

  磕頭聲振聾發聵。

  鮮血也順著老男人的額頭流了出來。

  夏以歡卻視而不見。

  她不是以前的夏以歡,她惡毒,她是個壞人,對傷害過她的人,更是沒有一點同情心。

  女人勾唇一笑,放開了穆涼川,高高在上地站在王總的面前,嘲諷地看著眼前的,哭著跪在地上求著她的老男人,涼涼道,“不知道前天晚上,王總在對我動手動腳下藥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今天呢?”

  “王總,你說,當時我哭著求你,拿玻璃片紮自己求你放過我的時候,你怎麼不放過我呢?”

  女人一字一句冷靜地說道。

  女人的神情很冰冷。

  暗暗的光線下,看起來很殘忍。

  在所有的人都驚訝于夏以歡的殘忍,懼于夏以歡的心計的時候,穆涼川墨眸沉沉,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墨色的眸子望向夏以歡的瞬間,全部都變成了憐惜。

  王總被拖走的時候,地上被拖出了一道血痕,看著地上的血漬,夏以歡心頭湧出一陣快感。

  上輩子要不這個老男人對她起了色心,要不是他給她下藥,要不是他,她怎麼可能真的被人強暴?

  女人看著看著,身子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男人長臂一伸,捂住了女人的眼睛,極盡憐惜,“以歡好了,以歡不怕,你還有我。”

  “穆涼川,謝謝你。”

  夏以歡說著,便“柔弱”地倒在了穆涼川的寬厚的胸膛裡。

  夏溫婉氣得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夏以歡涼涼地瞥了夏溫婉一眼。

  她是睜著眼說瞎話,她是故意假裝柔弱,她是心狠手辣,睚眥必報,可是,這又如何?

  穆涼川上臂一伸,將夏以歡抱了起來,轉身的瞬間,夏以歡的餘光瞥到了陸雲深,也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心理,女人帶著笑意,當著包間裡的所有人的面,親昵地勾住了穆涼川的脖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