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16 以歡,你變了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4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大家傻愣愣地望著那個毫無感覺地往門口走去的女人。

  女人踩著恨天高,穿著百褶裙,每走一步,裙擺便跟隨著飄逸的長髮搖動了起來,在暖色的陽光下,刹是美麗。

  更致命的是,女人的肌膚白皙如同上好的溫玉,露出來的白皙的脖頸引人遐想,每走一步都帶著數不清的風情。

  她們不知道那些關於她們家夫人的那些,行為放蕩的傳言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那些說她們家少夫人長得醜,穿衣風格令人窒息的傳言肯定是假的。

  她們家的夫人美得就跟仙女似的。

  開始還準備一起同仇敵愾疏離夏以歡的穆家傭人們,在看到夏以歡如此讓人驚豔的一面之後,紛紛倒戈相向。

  吳秘書摸著自己被打的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夏以歡的力氣並不大,剛剛那一下,目的也不是為了打他,只是為了震懾他一下而已,所以夏以歡是沒有下重手的。

  只是,就算她沒有下重手,她動手打他,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打他!

  “哼!”

  吳秘書氣得直跺腳……這筆賬……他他他算是記下了!

  哼!

  ……

  藍藍的天空,白白的雲,暖色的陽光。

  走出穆家別墅,夏以歡停下腳步,將手背頂在自己的眼睛上,眯著眼睛,抬頭看了看藍天白雲,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得渾身舒暢。

  紅唇咧開,笑容燦爛。

  高興的在原地轉了一圈,裙擺跟隨著她一起飛舞了起來。

  她嗅到了自由跟生命的味道。

  從前的,在她還沒有找到陸雲深之前的夏以歡是怎麼樣的呢?

  那個時候的夏以歡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活的肆意瀟灑。

  那個時候的夏以歡努力生活,有人疼愛,想要的東西全部都擁有,得不到的,很快便釋懷。

  那個時候的夏以歡,她是真的很懷念啊!

  嘴角向上揚起,她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按了下鑰匙,踩下油門,車子便飛奔了出去。

  吳秘書呆愣地站在門口,微微愣神,直到車子從他的眼前一閃而過才反應過來,趕緊上了一輛車,朝著夏以歡開出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

  將車子停到停車場之後,夏以歡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下午一點。

  她跟陸雲深約定的時間是下午兩點。

  上輩子的夏以歡遇到這樣的情況是怎麼遇到了呢?

  她一定會焦慮不安,一定會不顧及任何形象跑著到達她跟陸雲深約定好了的地方,因為她擔心她會遲到,害怕耽誤到陸雲深的時間,害怕看到他眼底的不悅。

  可是,那麼在意陸雲深的感受的夏以歡遭遇到了什麼呢?

  她提前趕到,而她苦苦等待的男人卻從來沒有準時過。

  她記得有一次,他們約定好了要一起吃午餐,她就化著美美的妝,穿上了挑選了很久的衣服,坐在他們約定好的餐廳開始等她,一直從午餐時間等到了晚餐,直到人家餐廳關門。

  她都沒有等到他。

  出了餐廳,已經淩晨一點多了。

  夜色很暗,風很冷,她……紅了眼睛,明明受盡了委屈,想要給他打電話,去問問他為什麼不過來,偏偏的看了看時間,偏偏的,沒有敢給他發一條資訊。

  第二天他說了兩個字“忘了”,他竟然就釋懷了。

  ……

  女人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不慌不忙的朝著一家美容店走了過去,在裡面做了個面部護理,化了個精緻的妝容,然後又去了周圍的服裝店,買了條新裙子,才施施然地走到了她跟陸雲川約定好的餐廳。

  而她出現在餐廳的那一刹那,陸雲深漲紅了臉。

  “夏以歡,你耍我?”

  男人隱忍著怒意,咬牙切齒地說道。

  陸雲深長得很好看,唇紅齒白,面目清秀。

  身材也好,要是去選秀,肯定

也是裡面的佼佼者。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披著令人驚豔的皮囊的男人,將她逼到了上輩子那樣近乎是萬劫不復的地步。

  夏以歡攥緊了自己的手,本來快要溢出眼眶的眼淚,被她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女人看著男人控制不住的怒火,勾唇一笑,故作無辜地說道,“陸總您好,我、剛剛在路上堵車了,實在是沒有想過,今天會這麼堵。”

  說完,便不在看陸雲深一眼,直接坐在了陸雲深的對面,拿起了桌子上的功能表,開始淡定的點菜。

  面前的女人從容不迫,說起謊話來,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就算是堵車,她也不能夠讓陸雲深就這麼乾巴巴地等在餐廳裡等了她整整一個下午吧!

  而且她去美容院的時候,明明看到了陸雲深的車子。

  一直跟著夏以歡的吳秘書,聽到夏以歡的話之後,嘴巴不受控制地抽了抽。

  最生氣的人就是陸雲深了。

  男人的一腔怒火堪堪打在了棉花上。

  陸雲深不懂,從前那麼善解人意的夏以歡怎麼就變成了如今這個樣子。

  只是能夠來這個餐廳的人都在帝都有一定的地位,他們這些人的圈子是互通的,要是他現在當眾翻了臉,估計等一下就會被曝光。

  而他一直經營著的溫潤如玉的形象,也就會隨之崩塌。

  陸雲深硬生生地扯出了一個笑容,“以歡,你看看你想要吃什麼?”

  “這個、這個、這個。就夠了。”

  夏以歡指了這家餐廳的三個最辣的特色菜,而且道道都是海鮮,點完之後,便讓服務員下去了。

  而剛剛努力穩定下來的陸雲深,卻已經是憤怒到極致。

  他最怕辣,對海鮮過敏,而夏以歡點的三道菜卻都是他不能夠吃的。

  “以歡,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現在這是怎麼了?”

  這麼的不顧及他的感受。

  陸雲深還是忍不住開口道。

  夏以歡冷冷地笑了,“陸總說笑了,我沒有變,我從小就喜歡海鮮,從小就愛辣,無辣不歡。”

  “可是。”

  “之前不吃只不過是因為自己有眼無珠喜歡上的男人不喜歡吃而已,現在我的老公很疼愛我,只要是我喜歡的,他都喜歡,所以現在的我也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說完,夏以歡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他們的位置定在靠著窗戶的旁邊,窗戶旁擺了一瓶幹花,窗戶被打開,陽光直射進來,射在夏以歡白皙的臉上。

  從前的夏以歡跟他約會的時候,也會化妝的,但是每一次見她,她都塗上一層厚厚的粉,濃妝豔抹,穿著低俗的衣服,簡直跟出來賣的小姐別無二致。

  而眼前的,坐在他面前的女人,乾淨美好,一笑起來,更是美得出塵,比擺放在旁邊的鮮花,有過之而無不及。

  究竟是經歷了什麼,一個人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呢?

  陸雲深的眸光微怔。

  “以歡,你真美。”

  陸雲深突然開口說來,細膩的聲線,讓夏以歡的心漏掉了一拍。

  翹起來的嘴角隱者幾絲嘲諷。

  從前的她為了陸雲深付出了一切,愛眼前的這個男人卑微到了塵埃裡,可是這個男人從來沒有看過她一眼,還對她百般利用。

  而現在,一直厭惡她的男人對她說,她真美,多麼嘲諷。

  “陸總,請注意措詞,我是有老公的人,我老公聽到了,會不高興的,另外,我們就不拐彎抹角了,您給我發資訊說要請我吃飯,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找我吧。要是陸總一直都不說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說著,夏以歡便真的站了起來。

  陸雲深顯然是沒有想到,以往追著他寸步不離,看到他恨不得將她的所有的一切都貢獻出來的女人,有一天會對他這麼的冷淡,也是慌了神,立馬站了起來,也不顧場合,直接抓住了夏以歡的手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