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24 只要是她說的,我都信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1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好硬。

  “穆涼川,你有病吧!”

  夏以歡痛得倒吸一口涼意。

  穆涼川聽到夏以歡的聲音,才意識到自己可能弄傷了夏以歡,趕緊放開夏以歡,握住夏以歡的肩膀,認真地檢查道。

  穆涼川有些無措,在夏以歡的訓斥下活脫脫地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直到確認了夏以歡沒事之後,才松了一口氣,轉而將夏以歡塞到了自己的身後,“爺爺,以歡不是外人說的那種女人。”

  “可她夜會陸雲深,還開了房!”

  穆老爺子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家的孫子中了這個叫做夏以歡的女人的毒,中得這麼深,現在人證物證都在,穆涼川竟然還跟瞎掉了一樣,完全看不到。

  夏以歡心裡惴惴不安,在穆老爺子沖著她吼著的時候,只覺得手腳冰涼。

  “以歡,你真的這麼做了嗎?”

  穆涼川突然轉身,淡漠地問道,男人眼中的陌生不似剛才的溫情。

  夏以歡的身體一僵。

  她、怎麼可能回去跟陸雲深開房,可是,這些照片、明顯只有吳秘書可以拍,如果吳秘書出來作證,那她說的話還有什麼意義。

  “沒有。”

  夏以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在看到照片之後,剛才的底氣竟然泄掉了一半,感覺又回到了上輩子她被誣陷的時候。

  那個時候,沒有一個人肯聽她說一句話,她的所有的辯解全部都成了狡辯。

  她就是他們口中的心機婊,賤、人。

  那個時候,就連她最敬愛的父親,最最最愛的愛人陸雲深,都未曾信任她半分,上輩子近乎是黑暗的壓迫與窒息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夏以歡感覺自己的腳開始發軟,理智快要喪失……她跟穆涼川又沒有認識幾天……穆涼川應該會將她推開吧。

  “爺爺,她說她沒有。”

  忽的,男人低沉的嗓音響在她的耳邊。

  穆涼川他剛剛說了什麼?

  夏以歡猛得抬起頭,正好看到男人堅定而又絕色的側臉,周圍的場景開始變得模糊,她看到穆老爺子對穆涼川動了怒,一拐杖打在了穆涼川的身上,“她說你就信?”

  “只要是她說的,我就信。”

  男人薄唇微張,淡漠而有平靜地說道,那樣的淡淡的,幾乎沒有思考的話語,好像他為了她頂下了穆老爺子那麼大的壓力,是理所當然一樣。

  穆涼川這樣,就好像是,此時此刻,她真的是他這輩子最深愛最深愛的女人一般。

  可他,喜歡的明明另有其人啊。

  紅唇微張。

  心口忽然有些疼,男人認真的側臉跟記憶深處的某個稚嫩的面容漸漸重合,可曾在記憶深處的那張稚嫩的臉實在是太模糊了……她想要拼命去看清,卻怎麼也看不清。

  啪的一聲,穆老爺子的拐杖就這樣毫無徵兆地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穆涼川硬生生地挨了一棍子。

  那麼大的聲音……夏以歡小小的身板不由自主地震了下……

  “跪下!”

  穆老爺子沖著穆涼川怒吼道。

  “小吳,今天有些晚了,你先將夫人帶上樓。”

  穆老爺子雖然就對穆涼川對夏以歡的那樣的幾乎是毫無徵兆的炙熱的喜歡非常的不滿,但是穆涼川現在畢竟是穆家唯一的繼承人,于情於理,他都是捨不得下重手的。

  怎麼想到,到這樣的情況下,穆涼川還要保護夏以歡。

  “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好的,我看根本就是一個狐狸媚子,要不怎麼能夠將你迷城這個樣子?”

  穆老爺子說著,又打了穆涼川一下。

  穆老爺子是下了狠手的,那麼重的一下,夏以歡清晰地看到了男人額頭上的薄汗,可是他在棍子落到他身上做的第一件事是動作輕柔地捂住了她的眼睛。

  “以歡,我沒事,你先上去,我等一下再上去陪你,乖。”

  說著,穆涼川給了吳秘書一個眼色。

  吳秘書看到穆老爺子一棍子又一棍子打在穆涼川的身上,心疼得快要窒息的。

  一邊心疼,一邊

自責,並且更加的厭惡夏以歡,當他看到自家總裁在這種情況下都這麼維護夏以歡,而夏以歡則沒有良心的先他一步往樓上走去,而且走的沒有一點留戀的時候,吳秘書恨不得就這麼將夏以歡趕出去了。

  可是,自家總裁的命令,他不可以違背,所以只好不情不願地跟在了夏以歡的身後,上了樓梯。

  穆家的傭人一邊心疼著自家先生,一邊看向夏以歡的眼神之中帶了幾分輕賤。

  穆涼川看著夏以歡乾淨俐落地轉身的時候,墨色的眸子黯了下去。

  “跪下!”

  穆老爺子被穆涼川荒誕的行為給氣到了極致,血氣沖到了臉上,直接沖著穆涼川怒吼道。

  穆涼川無所謂地跪了下來,臉上沒有什麼大的表情,好似那一下下不是打在他的身上一樣。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就是失去她……除了這個,其他的,對他來說,都算不得痛與苦……

  男人一言不發地如同一塊雕塑一般跪在地上。

  如果忽略到男人額頭上的薄汗,跟白色襯衫上的血漬,甚至會懷疑那些棍子不是甩在他的身上一樣。

  離開了穆涼川的灼熱的視線,夏以歡的腳步就開始加快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樓下的動靜,她竟然慌亂了。

  往她跟穆涼川的臥室跑去。

  搬到穆家別墅那天,她什麼東西都沒有帶,就只帶了媽媽離開之前留給她的玉鐲,她不知道那個玉鐲到底有什麼意義,但是媽媽一直告訴她,這個玉鐲對於她來說很重要,讓她一定要一直帶上身邊。

  上輩子,她在一次意外之中遇到了穆老爺子。

  無意中穆老爺子看到了她手上的玉鐲,開始對她的態度不一樣了起來,所以她想,這個玉鐲可能是她的護身符。

  想著,夏以歡將她一來到臥室就藏好了的玉鐲翻了出來,帶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後快速地沖到了樓下,在吳秘書跟穆家的傭人的震驚的目光中擋在了穆涼川的身前。

  啪。

  重重的一棍狠狠地打在了她的後背上。

  夏以歡痛得白了臉。

  緊咬著下唇,卻本能地抱住一直跪在地上的穆涼川,如果說她只挨了這麼一下,就痛得感覺皮開肉綻了,那一直跪在地上為了她挨了一頓毒打的穆涼川,該多痛?

  “以歡?”

  穆涼川猛得摟住了夏以歡的肩膀,心疼地皺起了眉頭,本能地想要將夏以歡藏在自己的身後。

  “涼川,我知道你讓我上去,是不想要讓我看到你為了我被爺爺責罰傷心……為了不讓你擔心,所以我假裝毫不在意地上了樓。可是當我真的轉身上了樓,我每走一步,就聽到一聲巨響,打在你身上的每一下,我都感同身受般的感覺到了難以忍受的疼痛……我才發現,我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偉大,能夠為了讓你安心,裝作什麼沒心沒肺,什麼都不知道。”

  夏以歡卻反握住了穆涼川的手,故意將自己的手腕露了出來。

  明晃晃的燈光照射在她纖細的手腕上,玉鐲閃爍著螢光,格外吸引人注意力,夏以歡在看到穆老爺子神色變得嚴肅起來之後,清澈的眸中漸漸濕潤了起來。

  “爺爺,我發誓我跟陸雲深一點關係都沒有,就算我之前有眼無珠曾經追求過他,遇到涼川之後,我也不會再跟陸雲深有任何的關係。

  我是真的很愛很愛涼川,愛到……如果涼川一定要受到懲罰,不管是什麼都想要擋在他的面前,愛到無論要為涼川做什麼,都情出自願,事後無悔。”

  夏以歡說著說著,眼淚就開始一顆接著一顆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清澈的眸子在望向穆涼川的時候,充滿了情意。

  原來,自家的夫人剛剛之所以上樓只是為了讓自家的先生放心,原來,自己的夫人在出事的時候,第一件事想到的還是他們家的先生。

  穆家的傭人們為自己剛剛的對夏以歡的輕賤感到羞愧。

  就連吳秘書都不敢相信的,身子定在了樓梯上。

  而穆老爺子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夏以歡的手上的玉鐲上,那玉鐲不是當初他送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