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25 要是你想主動,也可以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29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穆老爺子的眼睛裡有莫名的情緒在翻湧,甩在空中的拐杖在空中停頓了好幾秒,才堪堪將手上的拐杖重重地砸在地板上,臉一沉,凝視了夏以歡一眼,隨即說道,“小吳,讓張醫生給你們家總裁看看傷……夏以歡,你跟我上來。”

  說著,老爺子便轉身往二樓書房走去。

  穆涼川本能地反握住了夏以歡的手。

  穆老爺子既然要單獨見她,一定有他的理由……不管穆涼川對她有什麼圖謀,穆涼川為她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不可以為了她,真的跟還在維護著他的穆老爺子鬧翻。

  想到這一點,夏以歡沖著穆涼川笑了笑,告訴穆涼川她沒有事情,便轉身跟了上去。

  “穆總,張醫生來了。”

  吳秘書走到穆涼川的身後的那一刹那,眼睛都紅了,他們家的總裁從小天賦異稟,有經商頭腦,從小就給穆家創造了旁人難以超越的利潤。

  近乎是天才的總裁從小大大基本上都是被人捧在手心裡的,何時受到這般對待……

  他家總裁白色襯衫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我扶您去休息室。”

  “去書房。”

  男人凝著眉,沉聲道。

  不管爺爺找以歡到底是什麼事情,他覺得不能夠讓他的以歡受到一絲一毫的威脅,更不能讓他的以歡受到半分的傷害。

  所以,爺爺到底想要找以歡做什麼他一定要知道。

  穆家書房很大,有寧靜致遠的感覺,書架的顏色很淺,擺滿了各種類型的書。

  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將自己當做這個家的一份子,所以除了臥室客廳餐廳這些地方,其他的地方,她幾乎都沒有來過。

  到了書房,夏以歡才發現,這書房的擺飾跟她曾經想像的書房一模一樣。

  那個時候她還沒有嫁給陸雲深,那個時候陸雲深還會為了他的陰險的目的,偶爾會跟她說一兩句話。

  她記得那個時候,她曾笑著跟陸雲深說過,她希望可以跟她喜歡的人有一個完全屬於他們的房子。

  有他們的客廳、臥室,小陽臺,一張大沙發,和一個很大很大的書房,書房不需要多好,但是一定要有好多好多的書。

  各種類型。

  週末的時候,他們可以窩在沙發裡,懶洋洋地聽著音樂,喝著紅茶,看著書。

  這是她曾經幻想過的生活。

  而這樣的生活,卻是穆涼川已經擁有的。

  夏以歡的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了她跟穆涼川的臥室,那樣的粉色……好像是上一輩子的她曾經希望的樣子……只是,嫁給陸雲深之後,她想要的生活,都被她給弄丟了。

  她也將曾經的還有理想夢想跟想像的自己給弄丟了。

  夏以歡微微愣神。

  穆老爺子示意她坐下來,注意力卻完全放在了她的手腕上。

  “這、手鐲是哪裡來的?”

  一如上輩子一樣,穆老爺子見到她的第一面,關心的就是她手上的玉鐲。

  夏以歡收回了自己的思緒,清澈的眸子微微下垂,再次抬起來的時候,雙眸裡已經盛滿了悲傷,咬著下唇,沉默了很久才說道,“是我媽媽林夕的遺物。”

  夏以歡故意將自己的媽媽連名帶姓地說出來。

  果然,穆老爺子一聽到母親的名字,整個人,都變了,臉上呈現著一種很複雜的感情,像是失而復得的欣喜,又像是永遠失去了什麼的悲涼,良久,老人才緩緩開口,近乎是自言自語道,“她竟然已經離開了。”

  “你的父親是?”

  “夏立國。”

  夏以歡平靜地說道,像是想到了什麼,繼續補充道,“我媽媽很愛我的父親,她臨終前曾經跟我說過,她這輩子最愛的人跟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我的父親,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她的時間可以長一點,可以多陪陪我的父親。”

  夏以歡說著,聲音有些顫抖。

  “我的父親跟媽媽都告訴過我,要嫁給愛情,而幸福需要自己爭取。

  在遇到涼川之前,我可能真的對陸雲深動過心。

  可是,在遇到涼川支行,我才發現,什麼叫做在對的時間遇到那個對的人。爺爺,我對涼川是真心的,沒有任何其他的意圖……如果您不放心的話,我可以簽下協議,日後不管我跟涼川怎麼樣,是在一起還是不在一起,分開之後,我不要穆涼川一分錢。”

  對於豪門來說,最怕的就是財產之間的糾紛。

  穆氏是個大家族,尤為複雜。

  夏以歡想,她都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一定能夠打消穆老爺子的疑心。

  穆老爺子聽到夏以歡的話,沉默了好久。

  “以歡,我對不起你媽媽,是我虧欠了她,我本該補償你的,但是如今的夏家跟藜家終究是沒有辦法比的。”

  “爺爺,這輩子,我只認定以歡一個人,除了夏以歡,我誰都不要,為了夏以歡,穆氏我也可以放棄,如果爺爺一定要讓我拋棄以歡,娶藜小小的話,那麼我甘願自行從穆家的族譜中排除。”

  一直站在書房門口的穆涼川突然走了進來,站在夏以歡的身旁,抓住了夏以歡的手。

  她的手很涼。

  他有些心疼,便握得更緊了些,目光堅定,聲音沉沉,“哪怕一無所有,我也要跟以歡在一起。”

  那樣認真的神情,讓夏以歡的心跳快了一拍。

  這樣的場景,這樣的信誓旦旦,不是當初穆涼川為了林依依做的事情麼?

  怎麼會提前了?

  還是因為她?

  穆涼川的手很燙人,灼人的溫度從男人的掌心一直燙到了她的心底,夏以歡的微不可見的顫抖著,感受到自己的心慌意亂,想要將自己的手從穆涼川的掌心抽離,卻被穆涼川握得更緊了。

  “爺爺,我要說的,我都說了。您知道我的脾氣,我向來說到做到。”

  穆涼川說完,長臂一伸,竟是當著穆老爺子的面,將夏以歡抱了起來,往臥室走去,男人墨色的眸子亮得厲害,夏以歡的心跟著快速跳動了起來。

  本能的伸手勾住了穆涼川的脖頸。

  “以歡,你知道嗎?當我聽到你說,你喜歡的人是我的時候,我有多麼的開心……以歡,我想睡你,可不可以?”

  當她被穆涼川放在超大size的大床上,當男人充滿侵佔性的身軀壓向她的時候,她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個上一秒還一本正經,一臉信誓旦旦的男人,在下一秒,就關上了門,拉上了窗簾,想要睡她……

  什麼叫做想要睡她可不可以?

  夏以歡被穆涼川壓在床上,氣得大腦短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只得睜著大大的眼睛,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這個好看到該死的男人。

  不是說穆涼川是天才嗎?

  不是說穆涼川不近女色,屬於那種冰山系的禁欲男神麼?

  怎麼一到了她這裡,總是動不動的變成了睡不睡。

  “穆涼川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剛剛之所以當著穆爺爺的面那樣說,之不過是權宜之策。”

  是抱住他心上人最好的辦法。

  “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你不需要再裝什麼深情了。”

  夏以歡抽了抽嘴角,用力將壓住她的男人推開。

  說完心裡的話,她竟然有些生氣,推開男人的動作用了很大的力道。

  壓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已經料到了她的動作,任由她將他推開,卻在她警惕的起身想要下床的時候,大手扯住了她的手腕。

  一個不穩,她就這樣尷尬地坐在了他的身上。

  就像是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一樣,被她壓在身下的男人,嘴角邪氣地向上勾起,“以歡,要是你想要主動,也是可以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