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26 哪裡痛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主動,主動你妹!

  夏以歡被穆涼川給氣到了,小腳胡亂地踢著。

  她不是一個毫無策略的人,特別是在她處於下風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遇到穆涼川,她都變得不像是她自己。

  許是穆涼川長得太好看了。

  就是,那種哪怕心裡並不是很喜歡這個男人,或者一眼看到就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危險至極,可是心底裡還是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眼前的男人很吸引人。

  而顏值即正義,長得好看的人說什麼都是對的。

  臥室的燈光璀璨,卻被男人身上自帶的光芒給壓了下來。

  夏以歡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又氣又急,深深呼了一口氣,這輩子她是要好好珍惜自己重生的機會的。

  她要好好的談戀愛,好好的享受生活,可不能被眼前的男色給迷住了。

  想著,夏以歡的拳頭便加大了力道。

  不過,雖然是用了力道,可是對於面前的男人來說,還是微不足道的,所以,當夏以歡看到她一拳打過去,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穆涼川痛得悶哼了一聲的時候,嚇得僵在了原地。

  穆涼川那麼厲害。

  剛剛被穆老爺子那樣揍的時候,都沒有喊痛,這樣的一個男人的忍耐力根本就不是像她這樣的一個凡人可以想像的。

  可是,偏偏的,穆涼川就是痛了。

  而且好像很痛的樣子。

  夏以歡有些害怕,忽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將男人從床上翻了過來,這才發現,男人的白色襯衫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鮮血給染紅了。

  指尖微微顫抖。

  夏以歡想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像穆涼川這樣的男人。

  明明都已經傷成這樣子了,偏生的紅口白牙地說著那樣羞人的話,無時無刻的不想要占她便宜。

  “疼嗎?”

  翻身下床,蹬蹬蹬地跑到櫃子那裡拿起醫藥箱,拿著剪刀將男人的白色的襯衫給剪開。

  然後將止血的藥塗在了穆涼川的身上。

  夏以歡的手法很熟練,上輩子為了陸雲深受傷的時候,她擔心陸雲深會因為她的付出而心生愧疚,所以每一次不管是為了陸雲深擋下了什麼,她都笑著告訴陸雲深,她不疼。

  後來,她好像真的生出了一層厚厚的盔甲,再後來,她好像就真的一點都不怕疼似的。

  可是,只有她知道,那看似無堅不摧的厚厚的盔甲下,早就橫生出滿目的瘡痍。

  想到了上輩子的自己,夏以歡忽然有些憤怒,不知道是心疼還是怎麼樣,塗著藥的力道突然加重。

  有滴汗從男人的脖子上冒了出來,抵在了男人蜜色的後背上,男人的手上已經青筋爆出,明明就很疼,明明就疼成這個樣子,怎麼就是不吭一聲呢?

  “穆涼川,你痛嗎?如果痛的話,為什麼不喊出來呢?”

  夏以歡被自己剛剛的行為給驚到了,突然,心疼而又愧疚地說道。

  痛?

  她在他的身旁他怎麼會痛?

  瑰麗的燈光下,男人突然笑了起來。

  明明後背已經被鮮血侵染,偏偏的,他竟然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就這樣,勾起薄唇笑了起來。

  夏以歡給穆涼川包紮好之後,停下了所有的動作,看著男人線條堅毅的側臉,眉頭皺了起來,好久才深呼出一口氣,說道,“穆涼川,你知道我在利用你嗎?”

  當著他的員工的面,穿上了他親手設計的婚紗,是因為她知道婚紗是他親手設計的,因為害怕他的手段,所以她穿上了。

  可是,漸漸的,她發現他對她的好,太不一般了。

  她為了氣陸雲深當著陸雲深的面勾住了他的脖子,她知道她被穆老爺子叫了回去,她明明知道他被叫回去是被逼婚的,可是她呢,她在他走後,歡呼雀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赴了陸雲深的約。

  “剛剛在穆老爺子的面說的話,也是假的。”

  女人說著

說著聲音越來越小。

  周圍很安靜。

  她感覺自己的頭皮開始發麻,她在害怕,她覺得穆涼川對她一定有所圖,但是不管穆涼川對她有什麼意圖,她終究是欠了他。

  而她,不喜歡欠人東西。

  “穆涼川,你說吧,你到底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只要不是太過分,沖著這幾天他對她的照顧跟信任,無論真假,她都盡力去幫他做到。

  夏以歡看著穆涼川認真地說道。

  女人的眉頭皺得很緊。

  清澈的眸子毫無畏懼地對上了男人墨色的眸。

  忽的。

  穆涼川笑了,性感的薄唇輕啟,眸中隱隱地透著幾分難解的深意,“以歡,我想要什麼你不知道嗎?”

  夏以歡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帥得沒有道德的男人,指甲陷入了手心,這個男人很危險,她不可以輕易相信。

  拉回理智,淡漠轉身,打算趕緊離開這個充斥著男人的味道的地方。

  “利用完了我就打算丟棄我嗎?”

  危險,冰冷,甚至於還夾雜著幾分委屈。

  夏以歡微微一怔,淡漠的眸子裡泛起了一絲困惑,轉身對上了他熾熱的眸。

  這句話她曾經問過陸雲深。

  陸雲深一直在回避她這個問題,直到最後用他的行動告訴了她,答案。

  “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夠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趁著女人愣神的時候,男人長臂一伸,便抓住了夏以歡的手腕,然後一拉,夏以歡就這樣跌到了男人的身上,隨即男人寬厚的胸膛便覆了上來。

  屬於男人身上獨有的冷冽的氣息迅速將夏以歡給席捲了,夏以歡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厲害,本能的想要推開穆涼川,可是,想到他身後的傷痕,她便放棄了掙扎。

  穆涼川的動作有些不自然,墨色眸子裡盛著的欣喜,要是夏以歡看到一定會被嚇住的。

  他當然知道她的利用跟小心思,可是,那又如何?

  她,註定是他的女人。

  “以歡,以歡不許背著我去找陸雲深。”

  “你要記住你是我的。”

  “要是你再去找他,我就打斷你的腿。”

  在夏以歡快要陷入沉睡的時候,男人突然發了狠,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狠狠地在她的耳邊警告著。

  不去找陸雲深?

  她怎麼可能不去找陸雲深,她還有大仇沒有報呢?

  可是,男人的聲音一直在她的耳邊縈繞著,氣息噴灑在她的耳邊癢癢的。

  “以歡,我很痛。”

  在夏以歡眼皮越來越沉,越來越重的時候,男人猝不及防地說了一句。

  痛?

  哪裡痛?

  為什麼會痛?

  腦袋裡突然浮現出了穆涼川擋在自己的身前的場景,突然夢到穆老爺子手上的拐杖往她的身上砸去,砸在她的身上火辣辣的疼。

  夏以歡渾身一顫,本能地坐了起來。

  “哪裡痛?是我碰到你了嗎?”

  小手直接就要掀開被子察看穆涼川的傷口,卻被穆涼川一把抱在了懷裡,“心痛。”

  夏以歡:“……”

  “我知道你在利用我,但是我甘之如飴。”

  忽然的,男人開口淡淡地說道,說完,雙手捧起了夏以歡的臉頰,薄唇虔誠地在夏以歡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了進來。

  照應在兩人的身上。

  在光潔的地板上投射出了兩個人相互依偎著的影子。

  後來,他就這樣抱著她,他們一起躺在超大size的床上,睡著了。

  夏以歡一直在提醒著自己,穆涼川很危險,她一定要清醒,一定要保持理智,但是不知道是男人身上的味道太好溫了,還是她真的太累了,她就這樣,輕易的,甚至於自然而然的在穆涼川的身邊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站在床邊伺候她起床的小傭人,羞紅了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