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品正文卷 028 她的報復

書名:誘妻入懷:老公,請休戰 作者:銀閃閃 本章字數:30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48


  璀璨的燈光,音樂,紅酒,西裝跟長裙。

  在夏以歡進入宴會之前,大家說說笑笑,品酒,跳舞。

  在夏以歡進入宴會之後,所有的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個曾經放蕩不堪、品位低俗的女人身上。

  甚至於,那樣讓人驚豔、甚至從她身上感覺到了高貴的女人,讓在場的人覺得,眼前的夏以歡比夏溫婉長得還要好看。

  夏以歡是直接沖著陸雲深走過去的。

  清澈的眸子在觸碰到陸雲深之前,眸底就氤氳出了一層恨意,那樣的恨意,灼燒得她只感覺自己快要原地自燃了一般。

  這個男人,明明是靠著她才能夠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明明是靠著她,他才有資格能夠參加他們家的宴會。

  明明一切都是因為她。

  可是他在面對她的注視的時候,竟然還可以這般的坦然、理所當然到,她曾經為他做的那一切似乎是理所當然一樣。

  恨意充斥了她的眼眸。

  卻在對上陸雲深的眸子的瞬間染上了媚意。

  那樣的眼神,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明白,她在勾、引他。

  陸雲深勾唇一笑。

  可惜的是,她現在已經是穆涼川的女人,要不然,這麼勾人的她,比那個什麼劉小姐要有味道多了。

  而且夏家的家勢也是劉家比不了的。

  陸雲深想著,卻是端著酒杯走到了劉家的小姐的身邊。

  劉媛媛是劉氏的唯一千金,不算美麗,但是看起來端莊而又清純,在看到陸雲深風度翩翩地端著酒杯走到她身邊的那一刹,就已經羞紅了臉。

  夏以歡冷冷地笑了。

  她不是他們眼中的所謂的名媛,不懂什麼叫做矜持。

  她知道喜歡的就要去追求,恨的,就要去報復。

  很顯然,一身盛裝,被一些男人圍起來的夏溫婉也看到了陸雲深勾搭劉媛媛的那一幕,只是比起陸雲深跟劉媛媛的勾搭,她更加痛恨的是夏以歡。

  她不懂。

  不是說眾生平等麼?為什麼夏以歡生來就比她高貴?

  如果夏家的千金是她,而不是夏以歡,如果她不是什麼所謂的養女,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

  可是,她卻忘記。

  如果不是夏以歡,她夏溫婉此刻還待在孤兒院裡,過不上現在的優越的生活,沒有現在的眼界,沒有夏家的財力,她也成不了現在的,所謂的帝都的女神的夏溫婉。

  “喲!姐姐你過來了,不過,不是說姐夫對姐姐很上心嗎?怎麼姐夫沒有跟你一起來呢?”

  夏以歡直接往陸雲深那邊走過去,而夏溫婉直接擋在了夏以歡的面前,陰陽怪氣地說道。

  夏溫婉咬字清晰,故意加重了音量。

  因為穆涼川,大家看她的眼神又不一樣了起來。

  是的。

  他們對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像是換了一個人的女人很感興趣。

  他們不知道,一向性格冷清的穆涼川怎麼會對眼前的這個,曾經名聲那麼糟糕的女人有興趣?

  而且還將眼前的女人寵到骨髓。

  本來,因為穆涼川對夏以歡的寵愛,他們對夏以歡還是有所忌憚的。

  但是聽到夏溫婉這麼一說,他們的忌憚又少了幾分。

  今天是夏老爺子的生日。

  如果穆涼川真的對夏以歡上心,穆涼川怎麼會不來呢?

  大家都是一個圈子裡的。

  或者說,來這裡的人,有的人還不陪跟夏以歡站在一個圈子,因為比不上,所以心生嫉妒,因為心生嫉妒,才想要從別人的醜聞之中找到成就感跟快感。

  就像是夏以歡是不是真的出軌了陸雲深,而穆涼川在眾人的視線中大秀恩愛是不是只是想要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夏溫婉發現了周圍的奇異的氣氛,冷冷一笑,“還是說,姐夫、哦,不,穆總對姐姐的感情只是逢場作戲呢?畢竟穆總在商場上的那些雷厲風行,我們大家都是知道的,要

是穆總真的對姐姐傷心,為什麼,要將即將舉行的婚禮推遲呢?”

  夏溫婉笑著看著夏以歡,想要從夏以歡的臉上看出什麼不一樣來。

  她不相信。

  明明在安排好王總之前,她的這個愚不可及的姐姐是一心撲在陸雲深身上的,而且夏以歡她身邊有什麼人,跟人接觸過,沒有人比她更清楚。

  在那天晚上之前,她,夏以歡跟穆涼川根本就是不認識的。

  她才不相信什麼睡了一覺就睡出了感情。

  像穆涼川那樣的男人,怎麼會在意一個跟他發生過關係的女人。

  夏溫婉盯在夏以歡身上的眼睛就像是淬了毒。

  那樣赤裸裸的嫉妒,讓夏以歡有些心驚,因為從前,夏溫婉是喜歡陸雲深,可是,夏溫婉很理智,她跟陸雲深之所以能夠在一起,現在想來,有很大的程度是夏溫婉在推波助瀾,能夠將本來屬於自己的男人送到姐姐的床上。

  她這個妹妹很不簡單。

  可是現在的,夏溫婉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什麼心事都寫在臉上。

  真是蠢得厲害。

  夏以歡沉思著。

  而她的沉默,在其他人的眼中等於是默認。

  她們之中大多數是豪門貴婦,那些表面上的風光,人後的清冷孤寂,她們大多是嘗過的。

  再加上夏以歡的態度,她們基本上已經確認了,夏以歡其實也不過是一個不得丈夫喜歡的女人罷了。

  看向夏以歡的眼神鄙夷又憐憫。

  氣氛尷尬得厲害。

  夏溫婉原以為,夏以歡會直接跟她辯解,然後越描越黑,或者直接擼起袖子跟她掐架,反正不管夏以歡選擇哪一種方式,她穆少夫人的光環都將一去不復返。

  結果,夏以歡只是淡淡地笑了,然後從容的側過身,然後就像是她不懼怕任何流言蜚語一般,直接就坐在了緋聞男豬腳陸雲深的身邊。

  頭頂上的燈光很璀璨。

  璀璨的燈光下,夏以歡臉上的肌膚看的一清二楚。

  在夏以歡靠近他的那一刹那,陸雲深清楚地聞到了夏以歡身上好聞的味道,不僅如此,他還那麼近距離地看到了夏以歡的細膩的肌膚。

  從前,從來沒有發現過這個一心倒貼他的女人竟然如此好看。

  從前一看到她就噁心,倒胃口,怎的想到,如今再這麼近距離一看,竟然覺得眼前的女人很好看,覺得她跟其他的女人是不同的。

  陸雲深只覺得心神一蕩。

  而夏以歡看也不看他一眼,在所有的人都以為夏以歡又要重蹈覆轍,像是以往一樣,堅持不懈的討陸雲深的歡心的時候,夏以歡微微側過頭,跟坐在陸雲深身邊的劉小姐談了起來。

  不知道說了什麼,剛剛還一臉嬌羞的劉小姐忽的變了臉色。

  夏以歡趁熱打鐵,直接將手機遞給了劉媛媛。

  然後。

  發生了很奇異的一幕。

  “人渣。”

  在所有人的震驚中,一向溫婉的劉媛媛,忽的激動地站了起來,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陸雲深的臉上。

  清清脆脆地說了這麼一句,隨即轉身離開。

  陸雲深看到劉媛媛離開,立馬慌張了起來。

  陸氏現在正在走下坡路,夏溫婉不過是夏家的養女,娶她是什麼都得不到了,夏以歡現在是穆涼川的女人,是他不能夠動的存在。

  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將目光放在劉媛媛身上。

  現在能夠幫他的女人只有劉媛媛的,他怎麼能夠放她就這麼走掉。

  想著,陸雲深直接朝著劉媛媛跑了過去。

  劉媛媛打了他一巴掌,他竟然毫不在意。

  夏以歡突然想明白了,為什麼上輩子,這個這麼討厭她的男人為什麼還可以在旁人的面前裝的深情款款。

  夏以歡冷笑著攔住了陸雲深,將剛剛擺在劉媛媛的面前的東西擺放在了陸雲深的面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