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婚不由己:淩少強勢索愛

正文 第4章撤銷起訴

書名:婚不由己:淩少強勢索愛 作者:陳半夏 本章字數:239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10:02


謝嘉南沒見過這種動不動就向人鞠躬的女孩,他一樂,扯了扯嘴角,嘴角立刻翹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本來就明媚的天空,忽然一下子陽光四射,燦爛得讓人睜不開眼,他的笑容有一種很強烈的感染力,讓人有種開心愉快的感覺。

“這個是我的名片,我雖然不是精神科的,但也認識幾個這方面的大夫,以後有需要可以打電話給我。”他伸手從西裝的口袋裡掏出名片,雙手遞過去,態度謙遜。

方恬冉接過名片,細密的眼睫眨了眨,輕聲念道,“謝嘉南。”

對方笑了笑,清澈的眼眸蕩起滿滿的笑意。

“我叫方恬冉。不過……我沒有名片。”方恬冉感激的留下名片,小聲的放到包裡。“謝先生,多謝你了。那我先進去看看我媽媽了。”

“嗯。去吧。”謝嘉南手插著口袋笑著離開。

方恬冉又向謝嘉南行了個禮,然後抽身進了病房。病房裡,方雅正安靜的躺在床上。方恬冉放輕腳步,小聲的走到床邊坐下,細細的端詳著她的那張優雅顯年輕的臉。

大概是聽到了什麼動靜,方雅緩緩的睜開眼皮,看到熟悉的臉,她便笑呵呵的扯了扯方恬冉的袖子,嘟著嘴興奮的說道,“小冉,我剛才見到你爸爸了,你爸爸說很想我,他還說他處理好手頭的工作就回來陪我過生日。哦對了,他還說他也給你和小憶準備了禮物!”

只因方雅的這麼一句話,方恬冉再也控制不住,“嗚嗚”的抽噎起來。

真是一夜之間,天上人間啊。

方爸爸早就跳樓去世了,可方媽媽卻拒接承認這個現實。

她的觀念裡,方爸爸沒有死,他是出差了,總有一天會回家的。

她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扯著她和哥哥的袖子,講著她又夢到方爸爸了。還說方爸爸很快就會回來。這麼幾年,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的憧憬中。她的丈夫曾經給了她整個世界,她不相信他就這麼心狠的撇下她離開了。

耐著性子好不容易的安慰住方雅,方恬冉出了病房,便奔向繳費處交錢,繳費處的護士卻說,謝嘉南已經幫她交完了。

她收回錢包,心裡對他不禁又感激了幾分,想著找個時間,把錢還給他。

回到病房她見方雅已經睡得很香了,她拿起包包,便輕輕的關了門離開。看看時間,已經淩晨四點多了,她得回家洗澡換衣服,還要給方媽媽和方哥哥送飯。

一個人慢慢的出了醫院的大門。

這個時間裡醫院也很難打到車,她哆嗦的在站在風口邊,全身像是散了架般的酸疼。

一輛黑色的馬巴赫緩緩的停在她的面前,擋風窗緩緩的拉開,謝嘉南的臉清晰的倒映在方恬冉的瞳孔裡,“你去哪?我送你!”

“不、不用麻煩你了。我在等等。”方恬冉禮貌性的拒絕了。方媽媽的事情已經夠麻煩他了。

“這個時間段,這裡很難打到車的。如果你要等,恐怕天亮都等不來車子。”謝嘉南看著寒風中瘦小的她,很是紳士的繼續說到,“上來吧,我今天不用上班,時間多些。”

方恬冉為難的伸頭看了看遠

處的方向,又看了看醫院頂樓不斷走動的時針,把牙一咬心一橫,從善如流得點了點頭。

“那就麻煩謝先生了!”

謝嘉南打開副駕駛座,笑著應了聲,“不用。”

方恬冉小心的上車,客氣的報了處位址,然後小心的坐直,不再多話。

謝嘉南笑笑,車子平穩的向前方行駛。他見方恬冉有些拘謹,便沒話找話的對他說起來,“我看你年齡挺小的,是不是還在讀書?”

“嗯。”方恬冉應了聲,“A大設計系。”

“這個專業倒是不錯,出來能找的工作挺多的。”

“還可以吧。”

“看來你平時不怎麼喜歡講話嘛?”

“好了,你別那麼緊張。我又不會把你賣了!”

“沒有,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呵呵,我看你太緊張,要不先眯一會兒,等到了,我再叫你起來。”

“那……好吧。”方恬冉點了點頭,慢慢的靠在椅背上。這一天她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她一個人早已經是超負荷工作了。她緩緩閉上眼皮,沒過一會兒便睡了過去,還隱隱的做了個夢。夢裡他們一家四口一起出去玩,她笑的一臉燦爛,根本沒有什麼負擔。

謝嘉南平穩的開著車,時不時的看了看身邊已經睡著的人,他的嘴角彎了彎,笑意深了些。這個小姑娘的性格倒真像是刺蝟,明明不是冷漠的人,卻一直與人保持著一種疏離的距離感。

過了大概有二十分鐘的功夫,睡夢中的方恬冉感覺有人在輕輕的推她。她迷迷糊糊的睜眼,一時間有些懵住,待反應過來,才看見謝嘉南正對著她笑。“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沒關係。你說的地方到了。”

“謝謝。”方恬冉朝他點了點頭,再推門下車。因為是夏天,天亮的比較早。路上已經有些老人出來跑步運動了。

方恬冉向謝嘉南禮貌性的鞠了個躬,然後抬腳“噌噌”的往自己的樓道跑。再不跑她非得路邊經過的那些老人圍觀個夠

謝嘉南看著她逃荒似的逃跑速度,嘴角彎彎,看了看她住的那棟樓,便打轉方向盤,離開了。

方恬冉回到家,家裡被方媽媽弄的亂成一團。她收拾了一番,然後又燒了些熱水,準備洗澡。當她脫下衣服,洗有些羞辱般的使勁搓著,想要去洗掉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可身上的那些痕跡卻沒有一丁點的消失。

她歎了口氣,匆匆的洗完,剛出來。便又接到了接手方憶成案子的律師的電話。律師在電話裡抑制不住高興的對她說道,“方小姐,淩氏集團已經撤銷了對你哥哥的起訴。那你哥哥剩下的罪名就只剩下‘怠忽職守”一條了,法院判下來,也只會判幾個月而已。你快點來,今天要開庭了。”

掛掉律師的電話,方恬冉松了口氣。那個淩謙還算守信用。對於他的方哥哥來說,判幾個月總比判幾年、幾十年來得好。

匆匆的出門買了些菜,又做完飯菜,盛在兩個飯盒裡。她便醫院、法院兩頭跑。其實方雅在醫院躺了一個晚上已經沒事了。但看方恬冉要走,她纏著方恬冉要找方憶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