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三章 青樓會約

書名: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者:言晚 本章字數:286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5:21


  

  但是此時,她不能,她告訴自己,唯有沉住氣,才能成大事。

  這樣想著,沈月卿便假意離開,實則拉著瑩兒偷偷的躲在拐角處的窗外。

  “田禦史到!”

  話音剛落,田之安人未到,聲就先到了,“卑職前來拜見丞相,望丞相不嫌棄討杯茶。”

  田之安的聲音有幾分悶作,幾分女聲,像極了宮裡的太監,前世聽來覺得此人算的文韜爽朗,如今才識的其中奸詐。

  緊接著,田之安便進了大堂,他身著錦團暗紋祥雲流邊的官服,腳踩一雙金絲邊紋制的官靴。田之安長相初看倒是秀氣,細看之下卻發現眉眼透著一股傲氣。

  沈淩風並無半點起身問候之意,他故意端起茶杯,輕嗅了幾下,便又輕輕放下。

  “沈府並無好茶,全乃粗制糙茶,怕的禦使吃得不慣。”

  沈月卿聽得出,爹爹並不想與太子有何干係,即使是傳聞,就連小小的幕僚,都是拒於千里。

  “哈哈哈,丞相慣會說笑,誰人不知丞相府家產遍佈,哪裡還尋不得好茶?只怕是不願給本官嘗嘗。”田之安笑言道。

  田之安不愧是混跡官場,這點場面說辭拿捏的還是精准的。

  “聽聞禦使剛從西域歸來,可是有事拜訪?”沈淩風直接開門見山。

  田之安神色微微一愣,隨即笑言道:“聽聞丞相府名下有一商行,名中饋,乃是東黎國最大的商行,不知在下可否加入,分得一杯羹?”

  沈淩風忽的面色一滯,眉頭微蹙,頓了一會道“禦使說笑了......”

  田之安知曉沈淩風的意思,大喊一聲,直接打斷了沈淩風的話。

  “來人!帶上來!”

  隨即,幾個小廝抬著一尊紅珊瑚,色質通透紅潤,十足罕見珍品。只聽田之安道:

  “丞相說得是,下官剛才得話只是玩笑罷了。聽聞丞相千金體弱,此珊瑚最是養人,是下官特從西域尋來,今日特意前來贈與丞相,還望丞相大人莫嫌。”田之安說道,言語卻又步步緊逼之意。

  沈月卿聽得好是惱火,他一小小禦史竟如此倡狂,便輕聲喚來瑩兒,說道:“一會兒派人跟蹤他,一定要精心,看他去了何處。”

  瑩兒聽得糊塗,還問來得及問的緣由,便被沈月卿支開了出去。

  “多謝禦使惦念,小女已無大礙,不敢受此厚禮。”沈淩風說道,心裡深知田之安走的太子門路,今日他若是收下此禮,便與太子沾邊,若不收下,也不好抹的太過生硬。

  “丞相這是哪裡話,在下也算的是丞相的門生,學生孝敬老師也是應該,老師安心收下便是。”田之安說道,便起身做禮,“學生告辭!”

  沈淩風像是懸著一口氣,只是揮手示意小廝送客。

  沈月卿聽罷,重新走了進來,她看了一眼紅珊瑚,說道:“爹爹,聽聞此等寶物是贈與女兒的嗎?那可否交由女兒自行處置?”

  沈月卿的明志倒是讓沈淩風醍醐灌頂辦醒悟,是啊,那田之安可是說了,這是美其名曰送給他女兒的,今日這禮,自然也是他女兒收下的。

  “月兒,你覺得如何處置較好?”

  “放著吧,就擺在園中,也好讓眾人觀賞。”

  沈月卿淡淡的說,便命人抬到院子中間,立時好多下人圍過來,甚是稀罕這個寶物,滋滋讚不絕口。

  她將這寶物光明正大擺出來,也是在告訴別人,沈淩風可沒有偷偷受了太子的大禮。

  第二天,派去跟蹤的小廝前來回話,跟蹤一天一夜,收穫也是頗豐,這小廝便是老管家的人,指派來侍候沈月卿。

  沈月卿一打眼便瞧出了他,“你可是沈伯的人?”

  “昨日瑩兒

姑娘找的管家,管家見小的算是機靈,便指了過來。”小廝頓了頓,繼續說道:“小的昨日跟蹤田禦使,最後跟蹤至香月閣。”

  “香月閣?那是何處?”沈月卿問道。

  小廝輕聲笑了聲說:“那是城中最大的煙花之地,只是小的還聽說,田禦使家有悍妻。”

  “噗!”瑩兒一旁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這倒是讓沈月卿抓住了可趁之機,眼神裡射出一道寒光,心裡暗道,這次就讓你石榴花下死,也算是便宜你了!

  瑩兒被她的眼神嚇得後退幾步,輕聲喚道:“小姐......”

  沈月卿隨即恢復了神色,看向小廝,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回稟小姐,小的名喚沈真。”小廝回道。

  沈月卿悶聲應了,揮手示意他退下。

  瑩兒竟沒有想到平日裡柔柔弱弱的小姐,竟可以眼神裡透出陰狠的殺意,一時慌了神,不小心將茶碗打碎。

  沈月卿聽得聲音,便探過身子,問道:“瑩兒,你怎麼了?”

  “沒......沒事......”瑩兒胡亂的應道,心思卻全然不在了。待她回神來,定睛一看,沈月卿不知何時早已換了衣物,還是一身男人的青色長衫。

  “小姐,你這是.......”

  換了男裝的沈月卿,倒是一副柔弱書生之態,霎是英俊逼人,沈月卿拿起桌上摺扇,幾步走到瑩兒面前,一挑下巴,“本公子要出府,誰來都要替我擋下,就說我身子不適即可。”

  說罷,便動作瀟灑的轉身而去,瑩兒對小姐的轉變之快一時無法適應,過了好久,才是回神,而此時沈月卿早已不知去向。

  沈月卿喬裝出府,竟是去了香月閣。

  香月閣不愧是城中最大的煙花之處,還未進的跟前,便聽得女子們鶯鶯燕燕的招攬客人,幾乎霸得了整條街。

  樓梯轉角的倚欄處,一個女子,身著絳紅色牡丹花紋長裙,梳著流月髻,金釵玉飾甚是雍容華貴,看的是半老徐娘,確認是風情萬種。

  這女子便是香月閣的管事媽媽,喚作月姑。一眼瞧上了沈月卿,便笑語盈盈的迎著走來,“呦,這位公子可是稀客,不知您要尋得哪位姑娘?”

  沈月卿最瞧不得這煙花之地的鶯歌燕舞,她一把將月姑拉上了二樓僻靜處,一副開門見山的語氣道:

  “你可是這裡的主事?”

  沈月卿雙眸犀利,說是尖銳問詢,更像是野獸尋得食物一般,緊緊扼制著月姑的手腕。

  月姑慌了神,沈月卿的力氣倒不是很大,只是她的眼神像極了某人。

  “我自是,不是姑……公子這架勢大抵不是尋花問柳,有何事指教?”月姑恢復了鎮靜,原來她早就識破了沈月卿,險些說出了口。

  沈月卿從懷裡掏出一遝銀票,“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些你可以收下,只是得你幫個忙。”

  看到厚厚的銀票,月姑立刻變了臉色,雙眼放著光,笑的合不攏嘴。

  “哎呀,這麼多呀?公子您有何事吩咐,妾身必當盡心。”

  沈月卿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這世上還沒有錢不可辦成的事,話還未說,便已成了大半。

  “你這裡可否有一位姓田的大人經常光顧?”

  “您說的可是左都禦史田大人?”月姑反問道。

  沈月卿微微一笑,“是的,我要你幫的忙便是他。”

  月姑下意識的抽出了剛放進懷裡的銀票,神色也變得不自然了,“你需要我什麼?”

  “你只需給我盯住他便成,將他與別人會面或者談話的事情一字不差的給我記下。只要你能做好這些,我會幫你賺的更多,現在這點錢只是微薄小利而已。”沈月卿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